Browsed by
作者: joujou

花季(伍)夜火-1

花季(伍)夜火-1

也許是這段時間跟太多惡意相處已經很習慣了,當嘉凌站在被封條和木板隔起來的錄音室樓梯口,看著板子上那堆欠錢不還死全家的髒話塗鴉時,她被這畫面衝擊到笑出來,接著煩惱手上這幾杯冰咖啡該拿給誰喝。

潛水很久的樂手匿名群從年前就有消息流傳,說中部有間錄音室資金出問題可能會跑路,嘉凌沒放心上,因為羅伯工作排那麽滿,陰德值又高到頂天,怎麼想都不會覺得會是他出事。

但到了約定交歌的日子打了電話沒人回應,原來連錄音室也人去樓空。

Read More Read More

花季(肆)暗湧-5

花季(肆)暗湧-5

「妳應該多放點歌上平台才對。」沅沅是念媒體出身的,也在家族企業做行銷,所以對作品放上平台的看法和力和完全南轅北轍。

「如果是要賣錢的作品完整度當然很重要,但社群的持續性更重要,對你的潛在粉絲來說,可以看到一個歌手、創作者的成長軌跡更有意思。」

真的嗎?一般人是這樣想的嗎?

這樣的疑惑讓沅沅翻了個白眼,大美女就算擠鬼臉還是很漂亮,嘉凌想著。

「力和的標準簡直有病,妳都離團了,不需要照他的標準做事。」沅沅用蛋糕叉殺氣騰騰的指著嘉凌。

於是嘉凌又找了幾首比較滿意的錄音給上了文案、做簡單的圖示後上傳到平台。

Read More Read More

花季(肆)暗湧-4

花季(肆)暗湧-4

這段期間嘉凌寫了不少歌,也錄了不少還算滿意的Demo,但真的放上平台發表的歌不多。

即使在創作樂團當吉他手好幾年,她卻沒有正式發表過作品的經驗,應該說那些歌都經過力和改寫編曲過,不能算原本的作品了。

或許就如力和說的,網路上那麽多競爭者,別人聽音樂是要享受,誰浪費時間要聽她那些半生不熟的練習曲。

眼看著存款累積越來越接近目標,嘉凌鼓起勇氣傳訊息給之前合作過,認識但不熟的錄音室大哥,沒想到對方很熱情的請她過來聊聊。

熟悉的地下室,當年大家也是這樣湊錢來這裡錄歌,錄音室老闆,同時也是樂團的大前輩羅伯已經在辦公室等她了:「真的是大車的吉他小妹欸,好久不見,妳需要我幫什麼忙嗎?」

Read More Read More

花季(肆)暗湧-3

花季(肆)暗湧-3

健志很高興博人突然帶著便當出現在辦公室,但是一來就要健志報告最近合作案,本來就忙著規劃明年整年度活動的辦公室就更混亂了。

「明年上半年已經排定有三個大活動,其中東京和博多的活動是我們主辦,會從新加坡、韓國跟台灣邀請合作的樂團,還有一些國外的活動協力正在洽談。」

健志拿著簡報一件件對博人作詳細報告,博人是他的大股東,卻極少過問這些事情,但只要開口就代表很可能有狀況,他不敢怠慢。

博人把幾個檔案抽起來扔在桌上:「這些內容讓律師再確認一次。」

Read More Read More

花季(肆)暗湧-2

花季(肆)暗湧-2

力和坐直身子回應:「妳要不要再確認一次內容,合約上寫的是在去年離團前妳交出的所有作品,妳也很清楚那些都是未完成品,律師說公司根本不用付妳任何費用,是我拼命幫妳爭取才有那麼大一筆錢的。」

「我本來已經讓公司答應培養妳繼續寫歌,妳卻封鎖我們後就徹底消失,我一直很擔心卻找不到妳,還好前陣子沅沅遇到妳,聽到妳很平安我才放心。」

他靠近了一點:「嘉嘉,我聽過妳放網上的新作品了,這麼久才寫這幾首歌嗎?妳彈奏的技巧進步很多,歌也唱得不錯,想傳達的概念很有趣,但詞曲的老毛病還是一樣,沒有亮點,完整性也不夠。」

Read More Read More

花季(肆)暗湧-1

花季(肆)暗湧-1

嘉凌最近有種被世界善待的錯覺。

今年秋颱多,讓博人好一陣子沒往外跑,大大壓縮了她偷渡到客廳錄音的時間,可是健志最近很常說要過來吃飯,又因為太忙而臨時取消,讓嘉凌白白蹭了不少次晚餐。

雖然吃白食有些抱歉,但博人不喜歡吃隔夜餐,嘉凌說服自己是為了不浪費食物,才勉為其難的幫忙的。

書店也因為開學進入淡季,她才能常這樣在下午給自己煮杯咖啡,在咖啡區看本書偷閒到和老吳交班。

「看到妳真好,今天忙嗎?」沅沅很自然的坐到嘉凌對面。

「一樣熱拿鐵?想吃點什麼?」

Read More Read More

花季(參)流年-6

花季(參)流年-6

健志載著他們到會場就先行離開,嘉凌握著他塞過來的全場通行證發愣,這可是傳說中的夢幻逸品,就算是表演貴賓也拿不到這等寶物。

平常看健志一副凶神惡煞流裡流氣的樣子,竟然是個主辦過很多音樂活動,還和許多獨立品牌有密切合作的代理經銷商。

「原來他是日本人喔……」嘉凌對過去老是嫌棄他講話腔調怪異感到抱歉。

博人才覺得嘉凌這丫頭太神奇了。健志的名字、口音都在在顯示他是外國人,相處這麼久還全然不覺,實在太令人敬佩。

Read More Read More

花季(參)流年-5

花季(參)流年-5

博人簡略的跟嘉凌說了事情經過,為了不讓她更混亂,他把單方面碾壓小混混那段給省略了。

「妳有得罪過什麼黑道還是幫派嗎?或者妳非法借貸還不起,要被拉去賣腎?」博人的合理推測讓嘉凌氣得跳腳。

「我只是玩音樂不是玩命啊!」嘉凌氣到血壓飆高,「我是奉公守法好國民懂嗎!最多就是喝點酒,認識的人也不多,誰會那麼閒給我下藥啊?藥很便宜嗎?幹嘛浪費在我身上啊!」

轉頭看著落地窗上的倒影不免悲從中來,別說身材了,這段時間拼命存錢連飯錢都捨不得花,胸口都瘦到肋骨清晰可見,臉色蠟黃難看,連頭髮都缺乏營養乾的像團草。

Read More Read More

花季(參)流年-4

花季(參)流年-4

失去意識的人身體是很沈的,當他們忙了大半天才扯掉上衣,發現裡頭竟然還有件背心,氣得鬼吼鬼叫一番後又繼續努力拉扯。

還不確定這些人跟上次下藥的是不是同一批,但能確定是針對嘉凌的預謀犯案,只要繼續跟著這些人就可以追蹤到指使者,但再拖下去她可能有危險,博人只能插手了。

小鬍子發現背後突然起了陣怪風,吹得他站不穩,前額重重的撞上平頭仔的腦袋,周遭也同時傳來吵鬧哀號的聲音,還來不及確認狀況就暈了過去。

等他再醒來發現月亮已經高掛在天上,而他整顆腦袋又漲又痛,想確認是不是受傷了卻發現四肢動彈不得。

Read More Read More

花季(參)流年-3

花季(參)流年-3

「太祖爺爺,您都等那麼多年才來台灣,光是待在家和往山上跑也太無聊?最近風大不能上山我真怕您憋壞了。」健志非常努力不懈的磨著博人。

「不如我帶您去海邊渡假?我下週正好有個活動要到海邊待好幾天,那裡天氣好、空氣好,連豬腳的風味都特別不同……」

博人本來不為所動,聽到美食瞬間不小心讓嘴角抽了一下,眼尖的健志立刻就發現了。

果然還是美食能命中紅心,健志立刻加碼誘惑:「那邊不只豬腳好,去年我認識的老師帶我去他們部落吃飯,他叔叔做的吉拿福真想帶您去嚐嚐,葉子的高雅香味滲進飯裡和醃肉一口咬下,實在是從沒吃過的美味……」

Read Mor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