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蝦湯x小廚娘(九)漸漸染上彼此的色彩-3

龍蝦湯x小廚娘(九)漸漸染上彼此的色彩-3

之三 合約審閱期間請勿東張西望

予光的工作看似多姿多彩,但說起來都是相似的循環。

以扮演開始,將外貌內在都整理成符合角色的樣子,和團隊合作完成作品後再回到金予光的身份到處去說故事。因為明明不需要,但觀眾們喜歡將演員與角色之間大做連結,好滿足窺探欲。

予光將會不斷向廠商證明他是具備商業價值的頂尖商品,必要時,他和公司也會對不實傳言保持曖昧態度,不說破才能讓群眾的想像力和好奇蔓延,進而佔領媒體版面,影響力就能更加擴大。

除了本業的戲劇外,代言工作更要追著季節運行,舉凡所有的商業行為,都必須追逐著未來半年甚至一年的行事曆嚴格執行。

代言人甚至能左右整個社會對這項商品的印象,也因此許多品牌願意開出天文數字,讓予光這樣形象鮮明,大眾好感度高的人來互相拉抬,相互映襯,卻同時也擁有瞬間毀滅彼此的能量,品牌和代言人之間有著如此緊密又最現實的羈絆。

也是如此,予光才沒有辦法說走就走,他多想馬上擠出空檔,三天……不,兩天也好,只要夠讓他飛到台灣親自把小個子給拎回來就好。

一有空就急著滑手機看新橙又往哪裡跑了,小個子在他身邊時可愛又文靜,出門卻像匹野馬,每天都能在不同的地方打卡,這天沒收到訊息,讓予光垂頭喪氣的抱怨:「好想放假啊,好想揉捏小個子啊……」

「才中午呢,可能搭車就睡著了嘛。」千花遞上餐點安慰他:「這是妹妹請廚師照食譜做的健康餐,您將就著吃吧。」

這漢堡排吃起來味道和新橙做的有八成像,但口感的呈現實在差強人意,畢竟新橙花那麼多時間了解他的喜好,她會再多放一點辛香料,還會混合粗絞和細絞肉創造更好的口感,這些細節都是別人無法複製,是新橙一心一意為他打造的專屬味道。

看予光萎靡不振的樣子,千花敷衍的拍拍他肩膀,反正老闆很專業,一看到鏡頭就會原地復活,她只要負責投餵和看緊人就好,其他倒不用操心。

而新橙請了長假後不是回家,也沒有到韓國的其他都市,在桃園待了兩天之後就往台南去,那是新橙外婆的故鄉,外婆過世之後她就再也沒回去過。

新橙也沒料到當她需要喘口氣的時候,打從心底最想念的,是這個偶爾才跟著外婆來待上幾天的古老城市。

這個城市和新橙記憶中有些不同,但氣氛的流動和許多無名小店的味道,都令她想起跟著外婆生活,一老一小牽著手去市場買菜下廚的時光。

新橙在台南市區租了間民宿套房,本來只想把懷念的美食吃一輪,騎車跑了兩天之後,發現想去的地方實在太多,索性租下了整整兩週來慢慢逛。

將近兩年過著天天下廚的生活,突然空閒下來有些不適應。每每剛起床還沒清醒之際,新橙還是會下意識想去確認冰箱的食材,直到刷著牙才開始回過神想起來,對了,她正在放假呢。

想到昨天錯過沒吃到的煎虱目魚腸,老闆告訴她,早點過去能幫她留一份,新橙便加快速度梳洗完,一大早就出門了。

端著這盤宛如異形的美食按下錄影,新橙對著鏡頭向予光介紹:「雖然長得像蟲子又黑漆漆的,這可是有錢也未必能吃到的特別美食,處理起來超麻煩,所以賣的店不多,老闆也只給識貨的客人喔,你敢不敢吃呢?」

不只分享美食心得,新橙也一邊交代今天行程:「現在是早上七點半,等一下我會先去喝咖啡,再到一家日式料理店吃午餐,聽說那個老闆選魚很厲害,我一定要去見識一下……」

交代這些行程的意義不大,但是予光似乎會安心許多,晚上新橙也會盡量配合予光的時間開視訊聊個天。

台南的美食從早到晚都有太多選擇,新橙的臉也隨著圓潤了些,天天被小吃美食供養著,她的氣色簡直好極了。

即使是二月天,台南的太陽仍是令人熱出一身汗,她一路散步到文創園區,給予光和自己挑了幾樣成對的小銀飾,坐在園區裡曬太陽喝一杯無糖茶,想著待會可以繞去再吃一份米糕,或者去買一份春捲,請店家放兩倍糖,帶回民宿慢慢享用。

假期還有一半,她可得好好享受這段難得清閒的時光。

但予光卻越來越低迷,只要一下鏡整個人就像一叢蔫掉的盆栽,後輩那句「女人都是漸漸淡出,等你察覺時她已經遠走高飛。」一直盤旋在腦中,無法揮去。

千花安慰著予光:「沒辦法嘛,退伍那時你立志要塞滿工作,很多當時簽下的合約到現在還綁著呢。」

予光從很小就展現了工作狂的特質,當兵兩年的空窗期讓他非常焦慮,積極到在退伍前半年就已經開始選劇本、敲工作,就是為了一退伍就能馬上進入狀態。

也因為他的努力,退伍才不到半年就讓聲勢重回高峰,身價至今仍不停上漲,但現在是他入行以來,第一次對安排工作太多而感到後悔。

實在太想念小個子,予光在努力研究之後,終於找出了連著兩天的空檔,雖然緊迫,但是到台灣來回已經很夠了。台南?沒聽過的地方,但無所謂,他連怎麼從機場轉車都找到答案了。

雖然幫著予光確認了可行性,但最後千花還是給予光踩了煞車:「老闆,妹妹是個體貼的人,但她只是個普通人,不像您是個工作狂,難得有個長假,男友兼老闆突然出現在眼前要她早點回家,本來已經解除的壓力一定會加倍累積回來。」

難得聽千花開口說工作以外的事情,予光轉身沖了兩杯咖啡請千花坐下,讓她為自己開導一番。的確,他竟然從來沒想過問問女人的看法,光聽那些浪蕩子的建議,恐怕終將難逃被甩的命運。

冷靜下來回想,其實在新橙還沒將他當成對象時,早就聊過她對未來的期望。

她當時說過,30歲前能夠結婚生小孩的人生也不錯,當時還沒察覺自己的心意,只覺得這樣的想法有些天真。

交往後,他這個呆子卻只想到繼續聘僱她,卻壓根忘了她說過不想當一輩子私廚,這樣有什麼資格說自己最重視對方呢?

予光想通之後突然起身,喊著千花去開車:「走吧,我們去逛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