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蝦湯x小廚娘(九)漸漸染上彼此的色彩(完)

龍蝦湯x小廚娘(九)漸漸染上彼此的色彩(完)

之四(最終回) 大會報告:她說不嫁

新橙訂了比計畫早一天的回程機票,離開首爾二十天也實在夠久了,已經有了充分休息,一心只想早點回來他的身邊。

因此新橙決定給予光一點驚喜,這天的行程是雜誌拍攝,予光應該是傍晚時刻就到家了。

這幾天予光老是叨唸著她回來的日子,見到她提前回家一定會很開心,所以新橙即使自己推著大行李搭電車有點吃力,她還是不顧辛苦掛著滿滿微笑踏上歸途。

也沒先回宿舍,連人帶行李直奔予光的公寓,時間還早,本來新橙還想到找點吃食,但一早的舟車勞頓令人異常疲倦,撐不住的在沙發上打起盹,直到天色昏暗時終於聽到大門開啟的聲音,她等待許久的予光終於回來了。

即使突然亮起的燈光讓新橙眼睛睜不太開,聽到予光驚喜呼喚她的名字,瞇著眼準確飛奔進予光的懷裡,太久不見的戀人總是太過熱情,予光甚至開心到把她抱起來轉了個圈。

兩人先忙著在彼此臉上落下很多親吻,才有空拉著手說話。

「妳自己拖著這麼重的行李搭車嗎?怎麼不告訴我,我走不開也能請千花去接妳啊。」予光有些抱怨又心疼的問著。

「我太想你了,所以決定要提前回來……」新橙話才說到一半,突然從門外傳來咳嗽聲,這才發現他背後還有其他人,兩個久別的笨蛋這才趕緊分開來,非常尷尬的和客人打招呼。

予光實在是高興到昏頭,看到朝思暮想的小個子飛奔過來,就什麼都給忘了。

「這是我堂哥,是律師,今天來給我一點法律建議。」予光本來想先做好功課,等明天新橙一回來,就可以帥氣的把讓她留下的各種方案攤開來,讓她知道當私廚不是唯一的選擇。

「兩位怎麼不考慮結婚,這是讓林小姐留下最簡單的方法。」堂哥推了推眼鏡,本來大家都以為予光眼裡只有事業,戀愛只是可有可無的生活調劑,沒想到傳說中的女友一登場,予光這色胚就把他這個大律師給晾在門外,這下非收他一筆高額諮詢費再敲個精品包不可。

「結婚也不是我說了算數,也要她同意才行啊。」被堂哥掀開底牌的予光滿臉通紅,他打算將已經準備好的求婚戒指偷渡進選項中,這樣不會給小個子壓力,也能把她繼續留在身邊,畢竟予光想不出新橙有任何拒絕的可能。

新橙很感動予光為她設想的一切,感動到鼻尖都紅了,卻仍然拒絕了予光的提議。

「剛才你堂哥也說了,就算我不繼續當你的廚師,還有很多方法能留下來,結婚對你來說真的太犧牲了。」新橙猛搖頭搖到眼淚猛甩,予光努力解釋他一點也不犧牲,實際上他巴不得讓小個子一直留在身邊。

新橙卻緊緊握著他的手,要他別再說下去:「雖然我不太懂,但是我也知道以演員來說你還很年輕,正是事業發展的重要時刻,結婚對你的影響太大了,不能輕易用在我身上啊。」

小個子妳可以不要這麼懂事嗎?予光用求助的眼神望向堂哥,大律師只是攤手微笑,第一次看到有人用這種隨隨便便的求婚策略,被打槍活該。

還不是被你這個黑心律師提前掀牌害的,予光有苦難言,但至少知道新橙沒想過要離開他,這令予光安心多了。

趙英燦卻很不樂意,同樣是工作狂陣線的予光竟然來跟她商量,說他想開始逐漸減少工作量,連他最擅長的愛情戲都要確定劇本絕佳才考慮接演。

「公司資源有限,應該讓有潛力的後輩得到更多曝光機會,我想往更有質感的演員邁進。」予光把準備很久的說詞搬出來,卻只得到趙英燦殺人般的眼光。

「你們這對真的想氣死我。」瞪著予光許久,趙英燦咬牙切齒的說出這句話。

原來新橙前兩天已經先來找過趙英燦,她拿著自己發想的計劃書,說願意和公司簽約。

「但是那個小女生說不要用『金予光御用廚師』這個頭銜。」趙英燦把那本一看就知道是外行人做的陽春計劃書丟到桌上,予光看著封面斗大的標題唸出來:「『您專屬的料理研究師』,這是她自己想的?我覺得很適合。」遠比什麼御用廚師好太多了。

小個子沒和他商量過就自己弄了這個提案?予光翻著那本用詞簡單的計劃書越看越開心。

一直避免將頻道商業化的新橙,主動提出要調整小廚娘的拍攝內容,圖文並茂的列出了她覺得適合的商業模式,也同意增加露臉畫面的比例。

除了拍攝調整,甚至提出了時程較長的計畫,新橙未來想打造一個自己的料理研究室,和食品公司有更多合作,除了現有的微波即時餐點,也打算推出半成品和醬料之類的商品。

小個子不想當一輩子的私廚,卻想用既有的技能來和趙英燦談條件,也就是說她決定留在首爾,而且想靠自己的能耐繼續待在予光身邊。

「至少她下決定前來好好談過,」趙英燦的口氣稍微軟了些:「比你們自己瞎搞好多了,等她跟你的廚師合約到期,就直接換成公司的經紀約吧。」

「既然要轉型讓專業團隊加入,那預算我覺得要再多一點,」予光興致高昂的自行加碼:「不要管預算,讓新橙拍喜歡的內容,廠商也都要挑過,妝髮也要找幾個擅長可愛風格的……」

趙英燦疲倦的扶著額頭,只覺得予光怎麼才長了點年紀就囉唆得令她頭疼,這戀愛呆子是把公司的行銷跟企劃團隊當空氣嗎?

待起身要離開時趙英燦又喊住他:「聽說你最近一直在看房子想置產,警告你,半公開交往已經是公司的能通融的最大限度,同居是絕對不行的。」

韓國社會其實非常保守,未婚男女光是同居所就很可能引起負面觀感,要是因為未婚懷孕結婚,輿論沒處理好的話甚至會讓名聲跌落谷底,她可不希望看到予光被戀愛沖昏頭,做出不理性的行為。

「我知道,」予光非常爽朗的對趙英燦保證:「我一定會等宣佈結婚消息以後才搬家,您不要擔心。」

聽他的保證後趙英燦稍微安了心,卻又覺得這句話好像哪裡怪怪的。

「金予光!」隔了幾秒趙英燦才回過神,氣急敗壞衝到門外對著予光的背影怒吼:「你給我說清楚什麼結婚!」

予光閃掉飛過來的高跟鞋,快步離開公司,直到上了車才忍不住大笑起來,他這就算報備完成,英燦姐可不能再抱怨她老是被瞞在鼓裡了。

他的確把話說早了,小個子的三十歲離此刻至少還有兩年,屆時他也已經三十六歲,以一線演員來說,是個結婚雖然略早卻也不過份的年紀。

不管是婚禮還是房子,提早兩年規劃也差不多,總之能讓小個子一直在他身邊才是最重要的。

急切的推開家門,新橙正在試醬汁味道,為了行動方便,她一早就將頭髮紮成可愛蓬鬆的小圓球,光潔的額頭因為熱氣而微微沁著薄汗,專注而顯得認真嚴肅的表情,在見到予光後綻開了笑容:「嚐嚐這個,甜甜辣辣的,你一定會很喜歡。」

予光被新橙如同彎月的笑眼再次征服,低下頭輕啜著她遞來的小茶匙,宛如臣服在她溫暖美味的權杖之下。

《高冷龍蝦湯 x 有機小廚娘》全文完,番外篇請在九日中午12點半時間至官Line索取閱讀連結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