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蝦湯x小廚娘(九)漸漸染上彼此的色彩-2

龍蝦湯x小廚娘(九)漸漸染上彼此的色彩-2

之二 陽光下快要熄滅的小小光點

在異鄉的第二個冬天,新橙開始覺得對工作產生嚴重的倦怠感。

失去了研發菜色的熱情,也不再想嘗試比較繁複的菜色,連去逛市場看見難得少見的食材也提不起勁去嚐鮮。

她想,予光大多數的日子都要飲食控制,即時在不那麼嚴格的狀態下,她能夠運用的基礎食材還是很有限,縱然有再多奇思異想,再努力追逐新的料理手法,要做出新意仍越來越難。

「妳光是雞肉就有近百道的食譜,不要逼死自己,妳已經很敬業了!」米恬在視訊裡開示著。

「可是……」新橙微弱的想辯駁,馬上被米恬堵了回來:「就算是他老婆做到這種程度也太過了,妳是他女友不是他媽,不需要對他太溫柔。」

闔上筆電,新橙有點寂寞的嘆了口氣,米恬回台灣之後,偶爾她會覺得連個能說話的人都沒了,確切的說,能沒顧慮聊起予光的人也就只米恬一個。雖然旻善也很樂於陪她聊聊天,可他畢竟是個男人,難以理解新橙心底那些幽微的不安。

至於予光就更不懂她的煩惱了,雞胸肉重複出現有什麼關係?反正每次吃起來都不同味道,調味清淡也是為了他能上鏡完美,偶爾想到十來年的水煮餐生活還會忍不住打個哆嗦,現在的飲食品質他滿意極了。

新橙微笑收過盤子,是的,一定是她過得太舒服才會自尋煩惱,看這每一天都如常運作,和予光的相處也很幸福愉快。

只是她不懂怎麼會被這濃烈的倦怠感擊敗,覺得自己在原地踏步又無能為力。

「辭職吧。」學姐在群組這麼建議:「我們這些一畢業就當社畜都遇過這種狀況,這就叫職業倦怠,妳之前都在接案,現在才當人家員工,難怪反應不過來。」

「不用這麼極端啦,」社團的學妹丟了個不認同的貼圖:「就算再好的工作也會倦怠,休個長假會好一點,韓國也有勞基法之類的法律吧?妳老闆真的對妳很好嗎?他不放人的話妳可以告他。」這建議好像更極端吧,新橙看著貼圖笑出來。

只是新橙也有些無奈的想著,朋友們要是知道予光就是她的老闆,或許會給出完全不同的建議。

予光並非苛刻她,多年來他就是個工作狂,入行以來,所有時間都投入在工作和訓練,新橙不知不覺跟著他的腳步,努力把每一天填滿行程,就算他出國有了空檔,她也會把時間拿來拍影片或是上課,只有予光的假日才會是她的假日。

可這樣高強度的生活,令新橙的窒息感越來越強烈,只是每次看著即使超時工作,卻還是非要和她說說話才肯休息的予光,她又會把想休息喘口氣的念頭壓抑下去。

直到這天下午,新橙在處理要醃肉的大量香辛料,明明用著調理機,她也早就習慣蔥蒜的辛辣香氣,卻被嗆得不停掉淚時,才終於願意承認自己的狀況很不對勁。

原來變不出新料理的沮喪只是表象,實際上她真的累壞了,只想拋下工作,獨自好好休息一陣子。

不知道還能和誰討論,只好在千花來整理商品時悄悄的將她拉到一旁,吞吞吐吐的說著自己的焦慮:「我不知道您有沒有聽過類似的狀況……」

為予光打理餐食不只是她的工作,也是身為女友的責任,為了想休息而將男友丟下不顧的念頭讓她充滿罪惡感,千花在業內待久了,或許會見過像她一樣,工作和戀情同有羈絆卻調適很好的前例。

「為什麼要把自己的心情擺在責任後面啊?」千花放下手上的包裹,很激動的按著新橙的肩膀:「我們這種社畜都還能請年假呢,男友是雇主不代表妳必須隨時待命啊。」

連千花都這麼說,新橙這才安下心來,開始著手準備休假的前置作業。

問了可以信任的廚師,能照著新橙的食譜和指示準備餐點,以合理的價格每週三次冷藏直送,確保在她休假期間,予光的餐飲絕對不會斷炊。

妥當安排一切後,新橙挑了個予光難得在家休息的時間說出她的提議。

「妳要不要等到三月?」予光本來放鬆的躺在沙發上,聽到她想放假就興致勃勃的跳起來,「這檔宣傳跑完之後我就休個長假陪妳,一週?挪出十天好了,我們可以找最好的專業人士打理一切,想去美食之旅還是看風景?不管妳想去哪裡都可以。」

「我不是指那種放假……」雖然知道予光是真心想帶她去豪華渡假一番,但新橙只是想暫離這個高壓環境,她可以回台灣一趟見見朋友家人,也可以留在韓國,到釜山濟洲島之類的地方到處走走。

但予光沒弄懂她的意思,他找了房仲,一有空閒就帶著新橙在首爾到處看房,不外乎大坪數高樓層,甚至有兩間廚房的屋子比比皆是,空間挑高到簡直是住在博物館,從房間走到陽台像是有兩條街那麼遠。

「你怎麼會突然想買房子?」就算這棟樓可以俯瞰漢江風景,生活機能也便利,但新橙也不懂予光怎麼會突然對購屋充滿興趣。

予光溫柔摟著新橙:「是我太粗心,沒留意到妳每天奔波為我張羅餐點的辛苦,我們還是住一起吧,找個空間大一點的地方,在家裡就有妳的工作空間,也有我們一起生活的地方。」

從新橙的宿舍走到予光家,連等電梯也算進去都不用五分鐘,用得上「奔波」這種千辛萬苦的字詞嗎?新橙對予光的邏輯難以理解,鄭重表示目前住得很舒適,不用搬家。

「那就是該加薪了,」予光按著計算機:「雖然購物可以刷我的卡,但妳還有房子貸款要還,壓力不小,照理說我早該幫妳調薪了,台灣是多久調一次?調多少?」

「也不是錢的問題,」新橙無奈的再次解釋:「和食品公司的合作有收到費用,暫時沒什麼金錢壓力,我只是需要休息一陣子。」

對工作狂予光來說,保持緊繃的工作狀態才是日常,因此就算是想破頭,也還是搞不懂新橙為什麼要請那麼久的假,也不肯等他一起安排渡假, 難道是厭倦他了?

雖然覺得不可能,予光還是從床上跳起來,衝到鏡子前來回端詳自己,這陣子比較纖瘦,但胸部和手臂肌肉沒縮水太多,或許抱起來手感差了些,但看起來線條更優雅了,應該不是身材走樣讓她不滿意吧?

再到處搓搓聞聞嗅嗅一番,沒什麼異味,止汗劑的味道很清淡,還是先不要用那款麝香重的香水?

還是是最近的作愛的次數不夠滿意,導致她悄悄累積著不滿?

甚至問題不在他身上,但小個子會強迫自己陪他吃高蛋白低脂餐,連吃幾個月下來早就吃到心累,所以才說要請長假暫時逃離這種生活?

「你這個銅牆鐵壁也會有這天,」相熟的後輩調侃他:「女人哪,一開始都說要有自己的時間,接著就是漸漸淡了不聯絡,一開始你還會高興都沒人嘮叨,等你想起來,她就不再回頭啦。」

被這樣提點,予光才稍微理解到,不管是什麼原因,小個子的確累積了許多疲倦,而他的渾然不覺一定讓她失望透了。

他不知道狀況究竟有多嚴重,但她既然希望休息,那他就必須接受。

萬一新橙想分手,予光不會強留,但他會用盡一切努力不讓這種狀況發生,因為他太深切明白若是失去她,身邊的空氣將會寂寞得令人窒息。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