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蝦湯x小廚娘(九)漸漸染上彼此的色彩-1

龍蝦湯x小廚娘(九)漸漸染上彼此的色彩-1

之一 雖然是不可或缺的存在

為了讓身形更加輕簡,予光除了訓練模式改變外,連蛋白質的攝取量都要精密計算過,可以算是新橙擔任私廚以來的最難挑戰。

不過仍不比剛來首爾時辛苦,當時新橙上課和兼差兩頭忙,要適應新環境,還要在語言不通的狀況下揣測新老闆口味,回頭來看根本是地獄等級的磨練。

現在就算再多些限制,新橙也還是游刃有餘,畢竟予光吃了多年的水煮大餐,她隨意用什麼料理手法都能讓他吃得心滿意足。

但新橙還以為拍電影會比時程緊迫的電視輕鬆些,予光卻面帶微笑回應:「事情哪有這麼簡單。」接著用看著笨蛋的眼神望向新橙,一邊切著水嫩嫩的迷迭香舒肥雞胸肉沾香料鹽,慢條斯理的吃掉。

果然一開工就是火力全開的演出,甚至還為了動作戲受了傷。

看到予光傳來的影片訊息,他表情痛苦臉上血跡斑斑,頭上肩膀都包紮著層層紗布,似乎傷得很重讓新橙嚇壞了,結果下一秒予光竟然拆起繃帶,還轉頭跟旁人又說又笑。原來他只是把特殊化妝拍起來留念,順便傳給新橙欣賞,害她眼淚掉一半不知道該不該繼續哭下去。

雖然知道他沒事,但被驚嚇的情緒難以恢復,予光收工回家時她還紅著鼻子在做飯。

「抱歉,」予光哄著她:「實在是效果做太好才想讓妳看看的,以後會一開始就先說清楚。」新橙瞪了他一眼,氣鼓鼓的不想理他。

予光知道自己理虧,整個晚上都像隻大狗狗一樣在她旁邊轉來轉去討饒,直到她真的憋不住笑輕推了予光一把,這輕輕一碰竟然讓他痛到直不起身,新橙才知道予光真的受了傷,雖是不嚴重的肌肉拉傷,可直接壓到傷處也夠痛到瞬間失去行動能力。

新橙再次受到驚嚇,手忙腳亂的拉過椅子讓予光坐下,想去拿冰敷袋時卻被他扯住袖口:「原諒我了?」她點點頭,眼眶還有淚水打轉,可見被嚇得不輕。

「下次有受傷一定要先說,」她吸吸鼻子:「不然我不小心又會弄痛你的。」

予光趁勢討抱又討親,還很享受了一把當廢人的樂趣,連晚餐都是讓小個子把雞肉切好一口一口給送進嘴裡的。

把小個子拐回來留在身邊,真是他退伍後最正確的決定。

雖然不想承認,但趙英燦也覺得把新橙帶到予光身邊,是她近年做過最好的決定。

看看予光被以高壓聞名的導演日夜摧殘了幾個月,竟然還能氣色紅潤活力充沛的分身拍攝廣告和網路劇客串,連一絲疲態都看不到,狀態好到令她訝異。

甚至新橙本身也有產值,她為食品公司研發的微波低醣餐點得到很好的評價,趙英燦正在考慮企劃部的提議,公司想拓展網紅部門,以商業網紅規格來經營已有基礎的小廚娘頻道。

雖然新橙是外國人,長相也不是主流美人,但看起來賢慧又無害的形象和餐廚商品很合襯,「金予光御用廚師」也是個好頭銜。

但這麼做是否能為予光加分,還是增加不可控的風險?

新橙倒是沒太多想法,她的生活如常,白天備餐、拍影片,有想法就做各種實驗,有空閒就準備想影片主題和下一季的即時餐點提案。

對她來說,最開心的還是廚藝受到許多認可,麥可還介紹新橙到更進階的料理教室,課程每季主題都有不同,而且是由世界各地邀請來的星級主廚擔任指導老師,一般人想上課可沒門,就算付得出高額課程費用外,還要有業界的有力人士推薦才能加入。

原本以為都會是專業人士來進修,沒想到許多學員都是家庭主婦,她們個個都身懷絕技,隨手都能使出幾招高級餐廳才會用到的烹飪技巧。

新橙本來是很開心的,期待著可以認識更多對烹飪充滿熱情的朋友,上了兩堂課後卻開始感覺到空氣中瀰漫著微妙的氣氛,連她這種遲鈍的人都感受得到。

那天新橙對著烤塌的舒芙蕾無奈笑笑,旁邊的太太們像是找到機會,過份熱情的安慰她沒關係,多練習一定會成功。

一邊安慰還一邊打聽她的來歷,新橙說出介紹人是麥可時被太太們異常熱絡的應和著,但知道她只是個應聘的私人廚師後就訕訕的散了,新橙這才會意過來,這些太太們來上課,精進廚藝還是其次,目的是為了社交,這種高階廚藝教室就是所謂「打入上流社會」的敲門磚。

雖然和期待有落差,但這點小事她覺得沒什麼好抱怨的,至少上課的內容真的很實用。

只是這令人尷尬的微妙氣氛一直延續到課程結束,不時仍會有好奇的人來打探她是為哪個名流貴人服務,畢竟請得起私廚的人財力和社會地位絕對不差,但聘請外國人又是非專業背景的就很少見了。

新橙含糊用著保密合約搪塞過去,但不時被關切實在招架不住,只好盡量少說話,少做反應,要是被知道她為予光工作,甚至被發現是傳說中的緋聞女友,那真不知道會被說成什麼樣子,她不想害予光被當成貴婦下午茶閒聊時的談資。

「我最近壓力好大。」新橙垂頭喪氣,而米恬也好不到哪裡去。

她哭喪著臉:「我爸不肯支援我了,說要停掉我的信用卡。」米恬拖了將近一年,終於被她老爸下了最後通牒,除非在韓國找到正職工作或者申請到排行前五大的研究所,不然她就得乖乖回家裡的公司上班。

「妳不想唸書的話也可以找到工作的,」新橙試著安慰米恬,以為她是不想在家裡公司上班才鬧彆扭:「妳語言能力那麼好,韓文英文都這麼流利,一定沒問題的。」

「可是我不要回去!」在咖啡廳的露天座位,四周人來人往的不要哭這麼大聲啊!新橙慌張的從包包翻出面紙塞給她,米恬擤了鼻涕才抽抽答答的抱怨著:「他不肯讓我去上班,說我的心態不對,他沒辦法用我……」

他是誰?新橙矇了,這陣子太忙沒和米恬聯絡,難道她又有新對象?

「我們小公司沒有冗員的空間,每個人都必須是超強戰力。」旻善端著一杯超大聖代過來,米恬不客氣伸出湯匙,大口大口的邊哭邊吃起來。

旻善嗆完米恬後就順手抽起紙巾,為她擦著一塌糊塗的臉。

「你是不是等我回台灣等很久了?這樣就可以順理成章擺脫我!」米恬繼續鬧著。

旻善不受影響,語氣仍然溫和的回應著:「妳要留下要自己想辦法啊,不管是工作還是唸書都好,我可以幫妳介紹、寫推薦信,但要來我公司上班?沒門。」

新橙在一旁看這兩人鬧騰,傻眼到連湯匙裡的冰融化了都沒發現,這兩人認識以後老是在拌嘴,新橙一直覺得她們根本是前世仇人,但現下這互動好像比她以為的要親密許多,難道長久以來是她誤會了?

但新橙也沒太多心思關心米恬,剛才予光傳了訊息說今天能早點回去,想和她一起好好吃頓飯,所以新橙立刻向兩人告別,準備動身回家備餐。

「妳真的太以他為重了啦,」早就習慣新橙常會提前離開或改動行程,米恬仍作勢拉著她的袖子不讓走:「我們好久沒聊天了欸,而且我隨時要被抓回台灣,妳怎麼捨得放我一個人被壞人欺負。」她邊講邊瞪著旻善,淚眼汪汪的癟著嘴。

新橙拍拍米恬的腦袋,像在安撫一隻鬧脾氣的貓,不厭其煩的再次解釋:「我還是有領薪水嘛,就算不是為了男友,讓老闆好好吃飯也是我的工作啊。」

但新橙沒料到她才走到對街,竟然就從眼角看到旻善摟著米恬的肩,很親暱的吻著她的臉頰,而米恬作勢捶著他的肩頭,又把臉蹭在旻善胸口,這兩人自從認識後老看彼此不順眼的吵架,怎麼會出現這種兩小無猜的畫面?認知受到嚴重衝擊,新橙趕緊低著頭離開。

「那兩個人真的在交往?」新橙無法置信的問予光,他竟然早就知道了:「我還賭妳在那個女生回台灣之前都不會發現呢,這下賠慘了……」話還沒說完就被新橙壓在沙發上,氣鼓鼓的討抱。

就算是被逗到鬧脾氣,也記得避開他還沒痊癒的胸側,這樣溫柔可愛又細心的對象哪裡不好,他就不懂老弟怎麼會栽在那個牙尖嘴利又張揚的女孩手裡。

「旻善的公司真的不缺人嗎?米恬大學成績很好,唸的科系也和旻善公司有關,要是能去上班應該會有很好的工作表現。」新橙問著。

予光玩著新橙的手指,漫不經心的回應著:「妳看旻善對人都好來好去,一講到工作就是獨裁者,他平常就跟妳朋友吵個沒完,真的讓她去上班,那兩人還不天天打到頭破血流。」

新橙偶爾會羨慕米恬,這種任性到無理取鬧的要求也能輕易衝出口,也不怕得罪人。要說太自我中心被寵壞嗎?米恬卻又總是很照顧人,雖然總是很強勢,但新橙還是非常喜歡和米恬相處的。

「她或許也很羨慕妳。」予光已經太多天沒和新橙這樣膩著,兩人什麼也不做的窩在一起令他很放鬆,也就難得閒聊起別人的事情:「因為我知道妳總是在我身邊,就算工作到很晚,只要幾分鐘就能到妳那裡,就算匆匆看妳的睡臉一眼我也覺得很幸福。」

新橙別過頭不理他,怎麼這人交往越久嘴越甜出蜜來,還要不時逗人害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