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d by
分類: 弱蝦團出遊記

薄荷王子 番外篇-花店老闆

薄荷王子 番外篇-花店老闆

番外篇—花店老闆

花店老闆拉下了鐵門,為自己泡了一杯芬芳的薄荷茶。

他把學生時代打工的錢攢了下來,加上創業貸款開了一間小小的園藝店,為客人規劃庭院空間得到了不少好評,但是他個性實在有點怪,他說不希望外出工作的時間耽誤了他和花草相處的時間,所以想請動他,必須很早以前就預約了。

在這邊經營了幾年,附近的鄰居們都叫他「綠手指先生」,因為就算是奄奄一息的花草,經過他的照顧幾乎都會恢復盎然生機,很多熱心的太太看他老是單身一人,想幫他做媒,都被他笑笑的婉拒了。

Read More Read More

薄荷王子 後記

薄荷王子 後記

後記

我是陳欣怡,大學畢業好幾年了,沒想到我的名字在菜市場排行榜仍然高居不下,我依舊是個平凡的女生,但是今年我終於靠著微薄的薪水買下了一間小套房,正式宣佈獨立。

爸媽看我一直都是單身,曾經急著要我去相親,不過不能怪我不交男朋友,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我再也沒有去想過所謂的理想情人究竟何時出現。雖然在米粉的改造之後,我變得比較會打扮,意外的桃花也開始盛開了起來。

拜米粉所賜,那些男生追求女生的招數在我年紀小的時候全都看過了,什麼欲擒故縱,什麼做牛做馬流派、宣告主權法、人情攻勢法,或者舞文弄墨作詩作詞,錄了張原聲帶外加個人寫真集CD,或者大灑鈔票把追女生搞得像國力展示一樣,每次看到只覺得好氣又好笑。

Read More Read More

薄荷王子 第十章-終究要別離(下)

薄荷王子 第十章-終究要別離(下)

「怎麼樣都不應該動手,不是嗎?」奧蘭多的臉整個都腫起來了,他卻毫無感覺似的略略抬頭直視著那個大漢:「這位先生,請坐下。」那傢伙竟然乖乖的坐下,而且還把雙手放在膝蓋上,規規矩矩的。

奧蘭多像是沒感覺痛似的,他全身都發出綠色的光芒,環繞著他和那個大漢,奧蘭多:「告訴我,你弟弟在哪裡。」大漢像是被催眠似的一臉茫然,乖乖讓奧蘭多將手放在他的腦袋上,奧蘭多手掌發出一點一點螢光,螢光將他和大漢包圍住,我和米粉站在一旁,看到這付情景連動都不敢動一下。

突然,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強尼擋在我們前面,而且緊緊抱住我們:「快把眼睛閉上!」同時奧蘭多身上發出一道強烈的光芒,強到我閉著眼都還感覺到眼睛發疼。隨之而來「咚」的很大一聲,但是眼睛被剛剛的光芒刺花了,一下子根本什麼也看不見,只聽到隨著光芒而來的一聲「咚」之外,還有一聲微弱的「哎喲!」

Read More Read More

薄荷王子 第十章-終究要別離(上)

薄荷王子 第十章-終究要別離(上)

第十章 終究要別離

仔細想想,這一陣子米粉好像跟從前不太一樣,自從強尼來了之後,她不但跟那些一直跟她保持曖昧關係的男生斷了連絡,而且也不太出去亂跑了,總是把強尼帶在身邊一起進出,連上課都形影不離,就有不少人跑來偷偷探問我她們的關係,我一律以不清楚把他們給打發掉了。

而那些「候選人」也很乖的沒有打電話過來問東問西,我的手機突然就這樣安靜了好一陣子,連我媽都懶得打電話過來,害我開始反省是不是人緣太差,怎麼都沒有朋友會打電話來找我。我也沒有很孤僻呀,只是喜歡自己行動而已,這樣會很奇怪嗎?

把還沒迫近眼前的煩惱丟在一旁,因為有個超級麻煩製造機就在我眼前,我卻沒有留意,我,一個擁有菜市場名的平凡女生陳欣怡,從來沒想過米粉造的孽會報到我身上來,而且就來得這麼突然。

米粉揮別那個「初戀」之後,也同時揮別了被「候選人」圍繞的日子,她說知道守候著人的痛苦她已經知道,不想讓別人也承受同樣的悲傷,漸漸的和他們斷了連絡,那些男生們也很知趣的沒有來打擾我們。

Read More Read More

薄荷王子 第九章-愛情的模樣

薄荷王子 第九章-愛情的模樣

第九章 愛情的模樣

「你們怎麼老是突然從別人房間冒出來?」我和米粉滿懷歉意的幫這位仁兄包紮上藥,「這樣就算被打死也不值得同情啊。」

奧蘭多沈下臉來若有所思,空氣中瀰漫著尷尬的氣氛,要不是他衝出來阻止我們,我和米粉要是真宰了這傢伙那可怎麼辦?

許久,奧蘭多像是恍然大悟般下了個結論:「難怪這幾十年來,順利一次修完的學長姐很少,大多數的前輩要重修這門課很多次,而且每次都會受傷回來!」

他重重的擊掌:「原來是因為這些年人類的房屋安全性提高,加上不相信精靈與神祇存在,因此看到陌生人出現,便會認為是敵人並且加以攻擊啊……」捱揍的那傢伙忙不迭的點頭著。

「喂,你是誰?」包紮完畢,米粉很不客氣抱胸審問起來了。

只見那人低下頭,委委屈屈的說了:「在下是管理羅勒的精靈族人,各位可以叫我是羅勒王子……」

不會吧?又來一隻?

Read More Read More

薄荷王子 第八章-那些閃亮生物

薄荷王子 第八章-那些閃亮生物

第八章 那些閃亮生物

又是一個大熱天,奧蘭多早上醒來之後連提也沒提昨晚的事情,也許真的是我在做夢吧,還是不要問好了,有點蠢。

「米粉邀我們到體育場?」奧蘭多突然一臉興奮,「米粉小姐想要一起運動嗎?是不是要玩分成兩組傳球投球,那個叫做什麼什麼的運動?」

「那叫籃球。」米粉可是大懶鬼,哪會約人一起去運動啊!她唯一的運動就是走路,那是因為她喜歡胡思亂想做白日夢,想著想著就不會意識到自己正在動。

話說回來我更是四肢不勤加上動作笨拙,米粉哪可能我去打籃球咧。

幹嘛約我們到體育館,想不通,體育館平常沒什麼活動是沒開放的。

搞不清楚什麼狀況,只知道體育館理頭來了不少人。我們來得太晚已經沒有座位了,拉著奧蘭多站在人群中,看著台上的佈置……欸……校園熱音總決賽?米粉跟這種事情有什麼關係啊?我有點混亂。

Read More Read More

薄荷王子 第七章-他們的世界

薄荷王子 第七章-他們的世界

第七章 他們的世界

……我不是睡著了嗎?四周怎麼會一片黑?我伸出手卻什麼都碰不到,站起來腳也踏不到任何東西,身子卻沒有下墜,飄在一片渾沌之中。

我知道了,我現在應該在做夢吧。只是這個夢有點奇怪,竟然什麼都沒有。

突然,奧蘭多的聲音響起:「欣怡?妳怎麼會在這裡?」我四處張望尋找聲音的源頭,沒人啊,好恐怖喔!突然一隻手握住了我,害我嚇得大叫一聲。

「不要害怕,這裡是混亂之境,相信我,跟著我走。」奧蘭多的聲音有一種穩定的力量,我突然不那麼怕了,雖然還是有點忐忑,但是手被緊握者,我不再猶豫,我相信這個聲音。

我像是夢遊仙境的愛麗絲,跟著兔子向前奔去,這裡的空氣有濃郁的香氣,突然像衝破濃霧一般,一步就踏進了光明中,瞬間走進光亮的地方,瞬間,我的眼睛沒辦法睜開。 「欣怡,歡迎您來到我的世界。」

Read More Read More

薄荷王子 第六章-有些東西太脆弱

薄荷王子 第六章-有些東西太脆弱

第六章 有些東西太脆弱

米粉還沒回家,我不想看書,連晚飯都懶得去吃,索性蹲在客廳玩塊魂,大概八點多吧,米粉回家了,不過我正卡關,只說了聲「妳回來了」就繼續埋首在電動裡。

「別玩了,來聊天。」米粉的大臉突然擋在我面前,嚇了我好大一跳,幹嘛突然找我聊天。

咕噥幾句,還是乖乖把進度存起來,改天再繼續。

「幹嘛興致這麼好?禮拜六晚上找我聊天。」

「我跟他,完了。」啊?什麼意思?「我說,我跟他,陳家豪,應該沒有結果了。」我瞪大眼睛,還搞不太清楚她的意思。

「妳不是說,妳們還是朋友?」米粉點頭。

「沒有結果是什麼意思?連朋友都不是了?」米粉點頭,很困難似的才能把頭抬起來。

Read More Read More

薄荷王子 第五章-探險

薄荷王子 第五章-探險

第五章 探險

「欣怡小姐,我們去坐火車好不好?」火車?奧蘭多又在想什麼了?

「是這樣的,在下曾在書上看過火車這種載滿夢想與希望的交通工具,就一直希望有朝一日來到人間的時候去乘坐,體驗那種到遠方的感覺。」什麼論點啊?

我側著頭想了想,反正家教的錢剛領到,我也好久沒有出去亂跑了,就當作遛狗好了,偶爾也該讓他放放風。

「想去哪裡?」我打開火車時刻表問著,奧蘭多眼裡閃著興奮的光芒:「當然越遠越好!」

「不行!」開玩笑,我可是一窮二白的學生,車票很貴欸!奧蘭多的肩膀都垂下來了,看起來很可憐的樣子。「好啦,我帶你去海邊,行不行?」「海邊?」他又發亮了。我懷疑他眼裡裝了燈泡,一閃一閃的。

準備好隨身的包包,最礙事的就是裝滿水的兩瓶一千五百CC的寶特瓶,夏天很熱,我很怕奧蘭多會在路上乾掉,這樣很難收拾。

Read More Read More

薄荷王子 第四章-只是普通女孩的煩惱

薄荷王子 第四章-只是普通女孩的煩惱

第四章 只是普通女孩的煩惱

帶著奧蘭多回到家,米粉又像個沒事人似的攤在沙發上看電視,她一看到我們回來竟然露出奇怪的笑容,一把拉住我對奧蘭多說:「欣怡借我一下。」

咦?

來不及反應,已經一路被拖進她房間了,「叫我進來就好了,幹嘛用拉的?」我揉揉發疼的手臂。

「我問妳。」米粉怪怪的。「給妳問」反正我坦蕩蕩,不怕被問。她一臉賊樣:「奧蘭多不是妳表哥吧?」

「妳……妳怎麼知道?」這樣一問,又害我滿腦子都是剛剛在公園的場景。

「到底是從哪裡撿回來的野男人?妳說吧。」完蛋了,她竟然露出了準備要整人的表情。

Read Mor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