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d by
分類: 山稜花季

被夥伴視為叛徒,跟家裡吵架負氣出走,幾年努力存下的積蓄還幾乎被淨空,這些不甘都可以淡忘,每天能在這個美麗的小房子中醒來,那些倒楣的事情都會消退,所有的怨氣都會一掃而空,會越來越好的!

我要朝著我的夢想努力,不再被別人牽絆,不在乎要多久時間。如果這是場夢,不要叫醒我。

「喔,是喔。」

花季(陸)花徑-5

花季(陸)花徑-5

健志乖乖的蹲在外頭等博人開門,門打開後還很神經質的探頭探腦,確認門內完全平靜無事,才敢真的進門。

他是神經粗,但不是笨蛋,前幾天博人才跟他說似乎有了心儀對象,要他指點些該注意的事情。

雖然博人是長輩,但把妹這種事健志才是前輩,而且太祖爺爺早就到了該動情的年紀卻一直沒動靜,好不容易有看上眼的對象,是該通知全家族好好慶祝一番。

但現任神使大人交辦的事還沒完成,所以健志沒問太多,只提醒太祖爺爺避孕措施要做好。

他完全沒料到對象竟然會是嘉凌,博人還常抱怨為何他非和個野丫頭同居不可……健志看眼前這兩人正襟危坐的樣子,咳了幾聲免得不小心笑出來。

Read More Read More

花季(陸)花徑-4

花季(陸)花徑-4

博人在咖啡廳「幫忙」的這段時間嘉凌一刻也沒閒著。

她真不覺得博人能幫上什麼忙,但還是接受他的提議,將這一年寫過比較完整的曲子整理出來,有系統的歸檔整理後要交給健志。

不知道對方手上到底有多少東西,只好一首都不落的列成表格,沒想到這一年寫了這麼多作品,自己都覺得誇張。

博人早早就被老吳趕回來,心情很好的下廚,因為嘉凌把電腦搬到餐桌,在廚房處理食材時,一抬頭就能看見她奮戰的背影。

和人相處的變化實在太奇妙了,剛見面時只覺得這女生看起來非常糟糕,瘦巴巴的頂著一把稻草似的雜亂頭髮,穿著質感很差的衣服又亂又皺,褲子佈滿坑坑疤疤的破洞。

Read More Read More

花季(陸)花徑-3

花季(陸)花徑-3

最近老吳非常煩惱,嘉凌不辭職改成休長假令他稍感欣慰,但博人不顧他的婉拒,天天自告奮勇的來代班,這兩隻小鬼什麼時候感情這麼好來著?

只要博人能會點餐帶位,老吳就能多出大把時間窩在休息室偷空喝茶。

沒料到只爽了半天,不知哪個客人拍了博人特寫上傳到IG,沉穩的氣質加上精緻的外表,在鏡頭下簡直是偶像劇主角,沒多久「這裡有比偶像還帥的書店工讀生」的消息飛快傳出,老吳就此不得安寧。

博人穿起圍裙沖咖啡是挺有模有樣的,慕名而來的客人發現內用座位爆滿,就擠進書店區假裝翻書,為的就是為了多看博人幾眼。

Read More Read More

花季(陸)花徑-2

花季(陸)花徑-2

這批監聽器的記憶卡被健志格式化,但功能正常,偵測聲音後會自動錄音,因此嘉凌弄了個超吵的歌單循環播放一整天,把錄音時間用垃圾音檔填滿。

拿到檔案的人一定會跳腳吧。好微弱的報仇,但被壓著打這麼久總算能做點反擊,這讓嘉凌心情瞬間好起來。

但她不敢在滿佈監聽器的房間過夜,拖出薄被打算睡在沙發上,卻被抱著胸的博人給瞪到躺不住。

「妳為什麼睡在這裡?」

「噓……我房裡裝了竊聽器欸!」嘉凌用氣音小小聲的把顧慮講了一輪。

「就算沒那些東西,妳房間又冷又暗不是人該待的地方,去我房裡吧。」博人嘴上數落了她一番,卻又溫柔的護著她進房,一整天博人的態度都是這樣手口不一,這讓嘉凌覺得很混亂。

Read More Read More

花季(陸)花徑-1

花季(陸)花徑-1

這夜博人睡得很熟,嘉凌卻因為懷著複雜的心情而無法入睡,天才微亮就悄悄起身。

看著博人的睡容,湧起微微的罪惡感,覺得自己年紀稍長卻佔了對方便宜,心裡滿是抱歉,幫他把被子蓋了緊實後就離開了。

拉著收拾好的行李,走到在門口時又忍不住停下腳步回望,本來以為將自己封印在這個小小的閣樓,不和外界接觸的這段時間,終會完成做自己一張EP的夢想,努力到最後夢想是失敗了,但意外的留下好多回憶。

住了快一年仍然空曠寒冷的小房間,和博人初次相見時就互相留下糟糕的印象,好長一段時間嘉凌總是躲著,而博人也沒正眼瞧過她。

Read More Read More

花季(伍)夜火-5

花季(伍)夜火-5


嘉凌敲了博人的房門。

已經過了一整天,她下意識的躲著他,書店那邊也辭職了,老吳幾番挽留不住,只能叮嚀她慢慢來,有需要幫忙的事情儘管開口。

老吳已經幫她太多,嘉凌對他只有深深的感激,現在行李已經收拾完,至少該向博人好好道別。

「我決定要搬回家了…」
「妳真的甘心放棄嗎?」

門一開,兩個人竟然同時開口說話,這情景比她想像的還要尷尬。

Read More Read More

花季(伍)夜火-4

花季(伍)夜火-4

「你們爺孫是情報部派來的嗎?哪來這一大堆東西?」老吳指著桌上好幾個竊聽器氣得手發抖,非常不可置信。

「我們才想問您幹嘛在女生房裡裝一堆竊聽器,難不成還有監視……」上下打量著老吳,健志一臉嫌惡的說著:「您這癖好太糟糕了,在被發現之前請務必改掉。」

才剛說完,腦袋就吃了一記巴掌,博人斥責著:「不可冒犯長者,況且吳桑若有意探聽不需使用這種劣質道具。」健志只是抱著頭竄到廚房後面,嘻皮笑臉的跟老吳道歉。

你們重點畫錯了吧,老吳無奈的望著天花板。

這間閣樓在交給健志之前是荒廢許久的倉庫,只有偶爾清點貨物時上來過,當時健志整理屋子時他還特別交待過小房間就維持原樣,說要給年輕人援手,但不能過度溺愛。因此維修人員也不會進來這裡,再說,監聽滿是灰塵的空房間要幹嘛?

Read More Read More

花季(伍)夜火-3

花季(伍)夜火-3


新歌還是很有力和的風格,歌詞有點中二有些耍帥,配上他壞壞的神情,舞台下的粉絲被逗的尖叫連連,點閱數衝的很快,才上傳一週已經有近百萬的觀看次數,看來他終於靠自己寫出一首受歡迎的歌了。

進副歌後編曲一轉,嘉凌被嚇傻了,這正是她這兩天上傳的新歌,不是幾個小節,而是整段副歌和她的聽起來簡直一模一樣,連歌詞都用相似句子的排列組合。

當然完成度遠比她的好很多,可是歌曲結構、主要旋律都幾乎一致,難道是已經跑路的羅伯搞的鬼?

Read More Read More

花季(伍)夜火-2

花季(伍)夜火-2


知道羅伯捲款跑了,老吳沒多問就給嘉凌放了幾天假,正好學期剛開始,只有咖啡廳比較忙一些,書店和地下室暫時都沒活動。

嘉凌沒時間感傷,錢沒了,哭天搶地也無濟於事。

這幾天她用盡全力在自己的作品上,用陽春的免費編曲軟體試著完成那兩首歌,用剩下的積蓄換成好一點的麥克風,窩在房裡關了好幾天總算弄出點樣子。

她把這兩首歌發在正式帳號上,將詞曲都填上了自己的名字後按下發佈按鈕。

對別人不過是點一個按鍵,但對嘉凌來說,這動作代表她終於要擺脫大車的陰影,重新出發的起點。

Read More Read More

花季(伍)夜火-1

花季(伍)夜火-1

也許是這段時間跟太多惡意相處已經很習慣了,當嘉凌站在被封條和木板隔起來的錄音室樓梯口,看著板子上那堆欠錢不還死全家的髒話塗鴉時,她被這畫面衝擊到笑出來,接著煩惱手上這幾杯冰咖啡該拿給誰喝。

潛水很久的樂手匿名群從年前就有消息流傳,說中部有間錄音室資金出問題可能會跑路,嘉凌沒放心上,因為羅伯工作排那麽滿,陰德值又高到頂天,怎麼想都不會覺得會是他出事。

但到了約定交歌的日子打了電話沒人回應,原來連錄音室也人去樓空。

Read Mor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