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蝦湯x小廚娘(六)經過鍛鍊的夢想家-3

龍蝦湯x小廚娘(六)經過鍛鍊的夢想家-3

之三 在喜歡你之前我會先愛惜自己

結束歡愛後,新橙被心滿意足的予光摟在懷裡。

予光很忙,一手緊摟著她的腰,另外一手摩挲著她的下巴和嘴唇,沿著輪廓來回眷戀的畫著圈,不時還親吻著她的肩和背膀。

新橙漸漸的回過神來,想到剛才自己那麽主動,甚至還拱著身子,用力的將他的臀壓向自己,只為了讓兩人結合的地方能更深入、更緊密。

現在清醒過來,她羞到想直接跳進山谷裡算了,別的不說,保險套還是從她的皮包掏出來的。

自從前年冬天那次意外的一夜情後,她就在包裡放個保險套當作護身符,卻真沒料到會再次發生意料之外的性愛,對象還是同一個人。

「轉過來,我想看妳的臉。」予光有些不滿的用了命令句,他想不通是他表現不好,還是太粗魯惹得新橙不舒服,或者是她後悔了。

意外得到渴望很久的肌膚之親,明明剛才她那麽主動又色情,可愛到讓人發瘋,現在想要濃情蜜意好好溫存一番,小個子卻背對他,死活不肯轉身。

感覺到予光赤裸的身子還和她緊緊相貼,新橙只覺得全身燥熱無法冷卻,不敢轉頭看予光,這種人竟然會渴望她?真是瘋了吧。

「我去沖個澡,你先休息。」無論如何先從這個羞死人的情景脫身,新橙一起身就抓了浴衣披上,慌亂的逃往露台了。

沖過澡,浸到滾燙泉水中,才感覺到剛才的過程有多激烈,雖然榻榻米上已經鋪了厚厚的軟墊,熱烈的交纏過程卻沒提供多少緩衝,沈醉其中時沒發現,現在全身像是被碾碎般到處痠痛。

作愛是這種體力活嗎?新橙努力回憶著,只記得前男友從來沒在乎過她的感受,當他摸上來時新橙只會覺得不耐煩,但她寧願配合交差了事,免得他鬧情緒,一鬧就是好幾天不得平靜。

可是為什麼予光只是輕啄她的嘴唇,該死的慾望就會鋪天蓋地般如海嘯湧來?

就算他那麽好看,滿口小個子親親暱暱的喊她,又纏著要她回去當私廚,但就像米恬說過的,那不是她應該高攀的對象。

本來還覺得再回去工作也是個出路,可現在她不該再貪圖了吧?

前年冬天那次意外發生時,彼此都是陌生人,再見面還能裝聾作啞當作沒這回事,可這次兩人已經是熟識的關係,剛才也都是意識清醒,要怎麼再裝傻?

現在就按捺不住,未來到了首爾真能無所謂的面對予光嗎?這樣相處下去一定會讓她對兩人的關係抱著錯誤期待,萬一沉淪病態的男女關係就很難脫身了。

和予光相處總有很多令她心動的瞬間,但她真從來沒敢幻想過兩人有任何的可能,金予光在他的領域中是頂尖的佼佼者,合作往來的對象都和他一樣,不只是外表高䠷完美,更多的是身家雄厚且富有才華的人。

而她,林新橙,不過是個愛做菜的小土包子,掙著人家收入的零頭餬口度日。

她自覺長得還行,但也勉強在人類的平均值而已,這輩子能把小套房的房貸付清就很有出息了,運氣好的話,或許還能跟自己差不多平凡的對象結婚生子。

在能預見的平凡人生中,到海外學語言和工作過也是段不錯的經歷。

但看來現下是不能去首爾了,這就是貪歡的代價。

還陷在自責的漩渦裡,予光卻隨後也進了露台,他簡單的沖過身子,一來就往新橙的身邊坐下,非常不客氣的將她攬入懷中:「放我一個人在房間,寧願自己來泡澡看月亮?」說著還拉起她的手掌把玩著。

明明她一直覺得自己的手形還算漂亮,被予光纖長的手這麼一襯,馬上像團骨頭還沒變硬的嬰兒手掌,豐軟圓潤外還顯得特別短小可愛。

平平都是人,怎麼差這麼多。

新橙望著月亮揚起一個無奈的微笑,在澄清的夜色中泡著滑如凝脂的溫泉,旁邊還有美人相伴,看來上輩子的福報都在這兩天用盡了。

予光看她像是還在恍惚,牽起她的手緊扣著,自問自答:「我本來是計畫先讓妳回來為我工作,有空就常常陪妳,等到時機成熟就可以向妳告白,沒想到不小心就把順序弄亂了。」

新橙轉頭看著予光,圓圓眼睛寫滿疑惑,每次當她這樣望著予光總引得他心頭一甜,低下頭,就著她的嘴唇又是一吻:「現在我可以不用忍了,妳怎能這麼可愛。」

「你不要欺負我,」新橙真的聽不懂予光的意思,試圖解讀剛才的那句話:「你的意思是你喜歡我?」

這麼一問讓予光遭受嚴重打擊:「這不明顯嗎?難道妳不喜歡我?」

「我從來不敢想。」新橙很誠實:「對你來說我應該很無聊,我想不通我身上有什麼能吸引你,但你若是把我當成口風緊又能消遣的對象,我也不能接受。」

「你要是說喜歡我,我只會覺得你不是騙我就是瘋了。」新橙不是故意要貶低自己,但她真的找不到答案:「這是不可能的,我很普通、沒才華,也不漂亮。」

予光這類閃亮生物就應該和同類自成一堆,凡人在他們旁邊顯得黯淡是很正常的。

聽新橙這麼說,予光一把將她抱起放在自己腿上,新橙驚呼一聲,慌亂想伸手遮住身子,卻只來得及抱緊予光的頸子。

「看著我。」予光有些強硬的要求著:「妳真的很不了解自己,妳比自己以為的更好、更有魅力,才能這麼吸引我,但現在不管怎麼解釋妳都無法理解吧。」

「我知道,和我這樣的人的交往會很辛苦,但是我不想就這樣讓妳離開。」予光這麼坦白,讓新橙不得不將臉抬起來望向他。「我鄭重的提出請求,林新橙小姐,請問妳願意和我交往嗎?」

看新橙驚訝到說不出話的反應,予光笑了笑,他能理解新橙的顧慮:「別擔心,邀請妳來首爾工作的提議仍然有效,不管妳最後做了什麼決定我都會尊重,好好考慮之後給我回應好嗎?」

其實讓新橙愣住的不只是他的告白,予光確實用行動表達了對她的重視,這麼忙的人為了和她見一面排開了所有工作,還從她的立場方方面面的考慮過,甚至不小心越界後也如此坦然說出自己的想法。

而她卻只擔心著她配不上人家,想著萬一吵架分手怎麼辦,害怕被發現後要面對的輿論……。

或許就像予光所說,她不需要為貪心而感到罪惡,或許成了戀人之後還有其他的問題要面對,但不應該恐懼未知,也不需要讓無謂的自卑來干擾。

「只是,」終於聽到新橙開口,予光溫柔的望著她,看她漲紅著臉,眼眶似乎還有淚水在打轉,脫口卻是抱怨:「哪有人光著身子在談這種事,就不能穿好衣服再說嗎?」

予光又被新橙惹笑:「妳說的對,但是我們需要嗎?」

「為什麼不用?」新橙還在努力撈椅子上的毛巾,被予光一把抓回來,給她一個非常綿長而熱情的吻。

泉水滾燙,新橙被吻到全身發軟,幾乎要抱不住對方,這才被予光拉起來為她擦乾身子。

接著這一整夜,兩人的確不需要任何衣服遮擋,但沒多久新橙又開始後悔進了予光的房間。

雖然他這回更加溫柔,還有彈簧床加持著讓新橙比較不費力,但予光這個體能滿檔的肌肉怪物,為了證明新橙對他充滿吸引力,非常盡心盡力的表現,把她折騰到連根手指都抬不動,才心滿意足的抱著她入睡。

繼續閱讀→龍蝦湯(六)-4 
回上篇←龍蝦湯(六)-2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