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蝦湯x小廚娘(六)經過鍛鍊的夢想家-4

龍蝦湯x小廚娘(六)經過鍛鍊的夢想家-4

之四 或許值得為你放棄既定的安穩

予光的假期該有多珍貴?

他在高中開始接拍廣告因而受到矚目,不滿足只當模特兒,主動到劇團訓練肢體語言,從舞台劇的顯眼配角到拿下電影男主角,不過短短兩三年時間。

唸書、鍛鍊、表演、粉絲服務,還有蜂擁而至的各種代言佔滿予光所有時間,近十年來,除了入伍前後有比較完整的休息外,他幾乎沒有真正的假期可言。

還好他平常對下屬不錯,當助理知道予光希望挪出一整週空檔時,便試著去調整所有既定行程,為予光擋下公司代表的疑問,到處去向廠商道歉。

回去一定得好好的給助理一份大謝禮才行,予光握著小個子的手,滿足的再握緊了些。

只知道予光很忙,原來比她所知的還要忙碌太多,新橙掰著手指偷偷算著,予光為了這趟來台灣找她,不知道要被公司代表殺死幾次。

新橙雖然只見過趙英燦一次,第一眼就覺得她的氣場強大,是個非常幹練俐落的強人,她絕對不會想得罪這種人,「別擔心,她不會真的殺人。」予光聽這煩惱又先笑了一輪才這樣安慰她。

在溫泉旅館纏綿了整整兩天後,本來新橙還想帶予光到處去玩,沒什麼旅遊經驗的她研究旻善提供的名單看到頭疼,但予光沒讓她煩惱太久,提出了他的願望:「以後要當觀光客的機會多的是,反而是妳的日常令我非常好奇,帶我去體驗妳成長生活的地方吧。」

兩人就這樣隨興去了很多地方。

新橙家附近開了30年的剉冰店、高中後面巷子的紅燒牛肉麵,在天空微亮的清晨騎著腳踏車到土地廟口喝粥,搭著快散架的公車彎彎繞繞去九份,在夜裡穿過人潮散去的老街,包下民宿的頂樓露台,看著海面上的漁火,和民宿主人喝一碗好茶。

連早上的傳統市場都毫無障礙的陪新橙逛起來,擺攤的阿姨們可能比較常看親情倫理劇,沒人認出予光,只是滿口誇著哪來的小帥哥陪女朋友買菜,差點沒買蔥送肉的熱情招待了。

新橙本來還想為這段意外旅行拍點紀錄,但才剛答應和予光交往,視線總忍不住追著他跑,予光又是個非常習慣鏡頭的人,於是記憶卡裡頭全是他的身影,整趟旅程下來簡直是金予光的北台灣旅遊特輯。

每天晚上打開檔案,新橙總是看著影片不可置信的想著,這種人竟然會想和她交往?看她又對著電腦發愣,予光就會湊到她身邊討吻討抱,一起挑著照片要新橙傳到雲端給他。

現在她不只有予光的聊天帳號,連他的私人IG、電話號碼全都有了。

看著予光在私帳上傳她拍的照片,這才真的有交往中的實際感,「帳號裡有些親近的朋友在媒體工作,暫時還不能公開我們交往的消息。」予光抱歉的解釋。

反而是新橙對予光的解釋感到困惑:「保密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吧。」然後拍拍他的肩膀,敷衍的安慰著。

一週的假期眨眼就結束,予光巴不得把新橙塞進行李箱帶走,但是她堅決要等整頓好再出發,前幾次走得兵荒馬亂,回來總有收拾不完的混亂。

「頂多一個月,」予光不肯退讓:「我會請公司把所有該做的程序都準備好,妳只要人過來就好,有什麼需要的東西過來再買就好。」

飛回首爾那天,予光待到最後一秒才匆匆出境,他這樣依依不捨很不瀟灑,惹得本來很冷靜的新橙差點在機場哭出來。

也還好新橙堅持晚些動身,因為予光一下飛機就被守在機場的助理給劫走,趙英燦已經等到失去耐性,非常火大的在辦公室等他現身說明。

「你解釋一下,這些照片是怎麼回事。」她不悅把文件夾甩到桌上,列印出來的照片散了滿地。

果然不該去士林夜市的,雖然帶著眼鏡口罩和帽子,仍被粉絲認出來,拍下他和新橙靠得很近,分著喝一杯飲料的照片。

照片被傳到IG,貼文者還上了關鍵字,問著金予光是不是有來台灣,是來玩還是工作呢?

隨著照片分享數飆升,「金予光疑似出國密會情人」的消息開始在粉絲論壇中燒了起來,連熟識的影劇記者都紛紛打電話來要些獨家消息。

這消息發酵兩天,甚至還有流言繪聲繪影的指出,和他共飲一杯飲料的女伴,是某個宣稱受傷而休息的女團成員,兩人正在祕密交往中。

逼得人家公司不得不出示她腳踝骨裂的X光片作為回應。

也難怪拍攝者會好奇,予光就算把帽沿壓得再低,身形和眼睛輪廓實在太好認,也幸好新橙跟著戴上帽子口罩,加上個子小,被週邊洶湧人潮遮擋,傍晚的光線又不清楚,身影晃得厲害什麼也看不清楚。

「基本上我不喜歡干涉藝人的私生活,但你已經入行那麼久,有交往對象要向我報備是基本常識吧?」看不出對方是誰讓趙英燦更加火大:「這是誰,哪認識的,你們什麼關係,公司要怎麼對外說明,你最好馬上解釋清楚。」

予光笑咪咪的從行李拿出高粱和小杯子,為兩人各斟上一杯:「這故事有點長,我們邊喝邊說?現在公司業務這麼多,您比我還忙呢,好久沒和英燦姊聊天了。」

趙英燦剛獨立出來開經紀公司時予光就加入了,從一間小事務所到旗下有許多一線演員的指標公司,予光和她可說是有著並肩成長的革命情感。

予光年紀雖然輕,但個性穩定又非常努力,讓她一直很放心,向來最讓人頭痛的花邊新聞都與他無關,偶爾和女性走得比較近時,趙英燦也都能在第一時間掌握狀況,只是在這種高壓環境中很難再和任何人有更進一步的關係。

到現在年紀也有了些,有喜歡的對象也很正常,雖然狗仔很嗜血,但對圈外人下手比較溫和算是媒體圈的共識,只要公司能好好說明,輿論風向都會放過他們。

「但是這種會拍影片,有點知名度的人最麻煩,到時候媒體會怎麼講你?被小網紅騙走?眼光超差的一線男星要墜落神壇嗎?」

在業界打滾太久,趙英燦很清楚這世界是怎樣吸著名人的血運作著。

該說萬幸的是,新橙的頻道大多是做菜和無聊的生活日記,也只有後製些簡短的口白和配樂,露臉的畫面寥寥可數。

親手將這小女生送到予光身邊的人是自己,這才是最讓趙英燦生氣的癥結,千算萬算,都沒算到予光竟然會喜歡上那個畏縮又不起眼的小女生。

「等她過來時我會帶她來見您,」予光再為趙英燦斟了杯酒:「她不需要為我關頻道,事實上,我相信您和她聊過後會一定會有不同的看法。」

「反正你們都給我謹慎點。」趙英燦喝著熱辣的高粱酒,雖然心情還是很惡劣,但掌握狀況後她感覺舒暢多了,畢竟新橙這孩子她也見過,至少還算乖巧文靜。

最後公關部門發了聲明,說對方是和予光弟弟關係很好的台灣友人,熱心帶予光觀光,因為夜市太擠。兩人才會看起來那麼親密。

風波在公關稿發布後暫時平息。也還好予光的粉絲大多很理性,關注心愛的歐巴多年,終於傳出比較像樣的緋聞,雖然看不清楚輪廓,但那個身高體型橫看豎看都很肯定是女生,這讓追隨多年的粉絲都莫名感到安心了。

 

繼續閱讀→龍蝦湯(六)-5 
回上篇←龍蝦湯(六)-3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