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蝦湯X小廚娘 中場休息-燦爛之月

龍蝦湯X小廚娘 中場休息-燦爛之月

有些日常放在正文中實在太過瑣碎,但既然正好我們今日有點空閒,就來拜訪一下趙代表好了。

△▼△▼△▼

趙英燦,今年43歲,單身,無婚姻紀錄。

外界對她的印象是精明幹練,擅長談判,對商機有敏銳的嗅覺。

她的出身也和影視產業頗有淵源,任電視台高階主管的雙親在年紀很大時才懷上她,將這個獨生女捧在手心呵護著長大。

趙英燦在學生時期就常往爸媽的辦公室跑,也因此從小就明白優秀公關的影響力。

明明客戶做出足以遭到社會永久抹殺的蠢事,遵照公關指示後竟然能即時滅火,雖然聲勢有損,但休息幾個月後竟然就拿回原來的主持工作。

也見過三流演技人氣也一般的演員,因為事務所內的公關極優秀,硬是讓這個演員不斷接到高好感度的配角,多年下來竟然也被磨成優秀的綠葉,還拿下不少地方型商品的代言。

這種工作實在太有挑戰性,所以趙英燦從大學時期就開始到頂尖公關公司實習,破格任用後幾年再踏足廣告界,過人的實力加上工作狂性格,不到三十就成為業界最受矚目的話題操作女王,之後又獨立出來開設經紀公司,說是一方霸主也不為過。

但在這明媚的四月天下午,女王趙英燦臉上佈滿烏雲,公關部上呈的緊急文件令她非常火大。

平時這種剛起頭、還在網路上流竄的花邊緋聞,她一手訓練出來的子弟兵們都能輕鬆處理掉,但這次的事件主角是何等人物?金予光不只是公司身價最高的演員,也是創社就加入的超級元老,更是趙英燦重要的工作夥伴,因此沒人敢擅自行動,趕緊把所有的資料跟討論整理起來請她定奪。

是能怎麼定奪?這小王八蛋千真萬確挽著對方的手,很沒誠意的戴上帽子眼鏡就當作偽裝,公關部門已經拼命聯絡他卻完全失聯,趙英燦把一整摞文件重重頓在桌上,這才直視垂著頭臉色慘白的千花。

當初看千花心思細密手腳俐落,特別挑選去予光身邊當助理,幾年下來對予光倒是忠心耿耿,擅自排休這種大事還能把嘴封得死緊,要是沒這些照片,趙英燦還真不知道予光竟然追愛追到跑出國了。

被趙英燦不發一語的瞪著,千花嚇得腿都軟了,但趙英燦靜默許久卻只是冷冰冰的問了一句話:「那個混帳東西哪時回來妳總該知道吧?」

千花顫顫抬起頭,看趙英燦臉色這麼差,還以為那一大疊文件會直接砸在臉上,千花不敢迴避,趕緊回應:「予光哥是後天中午的飛機,沒誤點的話,傍晚就到機場了。」

「他一下飛機就把他帶回來見我,沒逮到人,妳隔天就不用進公司了。」扔完這句話,趙英燦就逕自換上布鞋起身離開辦公室。

失去鞋跟氣勢好像也短了一截,千花失禮的想著,她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臉頰好清醒些,飯碗都快不保了還關心老闆的鞋跟,犯傻了嗎?趕緊跟著離開辦公室。

看著外頭竟然已經夜深濃重,原來早就超過下班時間許久,在這種人人過勞的產業中,趙英燦在近幾年卻會謹守下班時間準時離開,代表今天竟然拖這麼晚才走,可見這次非同小可。

千花真不懂,代表單身,沒有結婚也沒聽說有戀人,幾年前她的父母因為年老相繼過世,更少有往來的朋友,可說是孤家寡人了,也因此許多人背後談到她時,總會在敬佩之餘帶點遺憾與同情。

在外人眼中,趙英燦是個強大卻寂寞的巨人,但她可沒空理會這些耳語,現階段最重要的事就是準時下班,然後回家。

這天到家晚了些,一打開家門,剛上小學的小男孩就飛奔過來:「燦燦媽咪!妳回來了!我在吃麵麵!第二碗喔!」小男孩滿臉醬汁,嘴裡還努力嚼著,趙英燦不在乎衣服被弄髒,先接下小男孩熱烈的抱抱後,才接過保母遞來的紙巾給他擦嘴。

小男孩正是愛說話的年紀,邊嚼還邊抱著趙英燦不放,想把這天在學校裡發生的所有小事一口氣說完,保母想把小男孩帶開:「小俊乖,我們先把麵吃完,讓燦燦媽咪換個衣服、休息一下,她可能還沒吃飯呢。」

「接下來我來就好,今天耽誤妳太久,先回去吧,小俊明天也可能要多麻煩妳。」趙英燦接過麵碗後對著全日保母交代著,今天她得獨力把兒子洗過澡哄睡才行。

小男孩前一刻還活力十足的蹦蹦跳跳扭著說不想睡覺,躺下後唸不到半本故事就睡到打鼾,趙英燦幫他蓋好被子,回到客廳一邊開著群組交辦工作,一邊看著上一季的公司資料。

她不想待在書房,因為這樣就會錯過最好的時光。

就在晚上十一點,大門終於有了動靜,「我回來了!」穿得一身黑的短髮麗人一進門就踢了高跟鞋,沿路扔下包包和外套,直直走到在餐桌努力工作的趙英燦身邊,緊緊將她摟在懷中。

「累了一整天,還是抱到我的燦燦最療癒了。」小聲的嚷嚷著,不停啄著趙英燦的臉頰。

趙英燦沒回應她,只是等她親到過癮後,才冷靜的拿起濕紙巾擦臉:「妳身上有酒味,去把東西撿起來放好洗個澡,當媽的人這麼不莊重,小俊會跟著學壞。」

敏秀再次用力親吻了趙英燦的臉頰,笑嘻嘻的回應:「今天開幕式很成功,一定要吃些好料的感謝員工,對吧。」說著話,一路把東西撿起來,歡快進了浴室梳洗,她這樣活力充沛又爽朗的模樣,一點都不像工作超過12小時的人。

策展人總是在一個又一個的案件中流轉,這次的大型夜間特展要持續一整個月,工作室人手不夠,即使敏秀身為合夥人,也得親自上陣跟著員工排輪休,這段時間幾乎都得工作到這時間才能回家。

「還好有妳在,」敏秀換上睡衣,給自己沖了杯熱茶,然後坐到趙英燦身邊,將手勾上那雙還在不停打字的手臂,輕輕倚偎著:「小俊睡得好熟,謝謝妳。」

卸了妝的敏秀清秀得像個大學生,要不是兩人早就認識多年,哪會知道敏秀不但年近40,還離過婚獨力撫養著小孩,剛離婚那幾年過得極為辛苦,敏秀個性柔軟卻堅強,雖然失去笑容,卻從來沒對誰抱怨過。

即使是丈夫外遇,單親媽媽在韓國的處境仍然非常難堪,趙英燦花了好多時間,才讓這個她從少年就想要永遠守護的笑容重新回到敏秀臉上。

不知道何時開始,每天夜裡將小俊哄睡後,敏秀總會這樣對著趙英燦撒嬌,趙英燦勾起一抹淡到難以察覺的微笑:「說什麼謝,小俊也是我的孩子。」

依在趙英燦身上的敏秀繼續說著:「要是女人可以結婚就好了,我真想娶妳,小俊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在外面喊妳媽媽了……。」敏秀的聲音越來越含糊不清,超時工作真的累壞她了。

前一秒還電力十足,下一秒就開始昏睡,這對母子還真是一個樣。

「累了就去房裡,我要再忙一陣子。」趙英燦看著瘋狂閃爍通知的工作群組和毫無動靜的予光帳號,無奈的嘆了氣。

「妳嘆氣了,表示這件事一時半刻也沒法解決,既然解決不了不如睡飽一點。」本來已經快睡著的敏秀突然抬起頭,眼裡閃爍著光:「反正妳應該也很累了,我們一起進房吧?」

「沒人陪妳就不肯睡。」趙英燦無奈的蓋上筆電:「算了,走吧。」

敏秀笑盈盈的伸出手,非得等到趙英燦伸手拉起她才願意起身:「沒辦法,我要妳陪才會睡得好。」

其實自從敏秀來到身邊後,趙英燦也總是睡得好,甚至快要忘記不靠藥物就難以入眠的日子,將敏秀的手緊緊握著,趙英燦卻仍淡淡的回應著:「妳是該早點睡,明天我一早就要進公司開會,妳得送小俊去上課。」

話還沒說完,我們的女王就被推倒在床上,敏秀熱騰騰的身子依偎過來:「知道了,那給我一點獎勵吧,不然真起不來呢。」接著噘起嘴唇索吻。

趙英燦支起身子望向敏秀,憐愛的撫著她的臉頰,給彼此一個很深很慢的晚安吻。

回上篇←龍蝦湯(七)-4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