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d by
分類:偶爾碼些字

[信長]日與夜的相遇(9)

[信長]日與夜的相遇(9)

一反往常的散漫,日曜突然非常積極的專注於出團練功,如果亂源沒有團練,他就到稻葉山找野團,每天都累到一回到屋敷就是倒下睡覺。

月痕蹲在甲府火爐前的時間也減少了,那個叫做影君的少年回來之後,經常會到火爐邊拉她一起出團,月痕拗不過他,最後總是放下火錘,穿起了盾裝,和傲氣團的人到那些罕有人跡的地方練功,而且一去就是好幾天沒回來。

Read More Read More

[信長]日與夜的相遇(7)

[信長]日與夜的相遇(7)

現在的月痕,已經不是當初宛如殘缺的月亮,冷得像是刀鋒的月痕了,她像是十六的月亮般溫潤,充滿笑容,最重要的是,她每天都很快樂。

可以毫無顧忌的做自己喜歡的事情,這令她更加沈醉蹲在火爐前面,不停的研發改良,加上亂源的姊妹們總是塞給她很多奇奇怪怪的材料,當她洗出一把攻一百八十並且待時較短的極品三連火槍時,她感動得幾乎落淚。

Read More Read More

[信長]日與夜的相遇(5)

[信長]日與夜的相遇(5)

沒有打仗的日子就是這樣鬧烘烘的,不知不覺,月痕冷漠的心漸漸融化了,她開始加入抱著酒瓶的行列,慢慢啜飲著吹雪從美濃帶回來的美野白菊,聽著女孩們的感情生活,一起打抱不平。

愛情真的是那麼美好的事情嗎?不然為什麼女孩們總是遍體鱗傷之後很快又振作起來,然後又投入下一場的戀情呢?

Read More Read More

[信長]日與夜的相遇(4)

[信長]日與夜的相遇(4)

自從認識了武田亂源,月痕多了不少笑容。(姑且不論是開懷的笑還是苦笑。)

這群人不知道該說是沒心機還是愚蠢,什麼事情都可以搞得亂烘烘的,像現在,她手上被硬塞了兩個護身符、三個袋子、四條項鍊、兩條腰帶,還有一大堆亂七八糟的子彈和作槍非常需要的產物,全堆在她手上捧成一座小山。 

Read More Read More

[信長]日與夜的相遇(3)

[信長]日與夜的相遇(3)

月痕,這個名字在日曜心裡揮之不去,他還捨不得將那套極好的鬼紋和頭盔穿戴起來,依舊穿著他那套破敗到連店家都不想回收的爛裝練功,偶爾在保管處那邊領裝的時候,將那套「愛的盔甲」(人家只是看你可憐吧)拿出來仔細擦拭保養,他就感到心中有股奇特的暖流,唯一的困擾就是每次領出這套裝備時,保管處的老頭總是瞅著他,臉上拉出奇怪的笑容。

Read More Read More

[信長]日與月的相遇(2)

[信長]日與月的相遇(2)

第二次遇到月痕是在本家的另外一個城——松本,一群流亡的武士大量聚集在松本城門口屠城,松本位置偏僻,士兵人員不足,加上連年戰爭已經是城池空虛了,而且來犯的武士們個個裝備精實,極有可能是偽裝成流亡武士的敵國武將,松本城元氣正弱,抵禦不了幾個時辰。

代理城主連忙趕發信箋給本家的武將們,大家一接到消息就狂奔回來了,提著武器和丹藥準備要擊退敵人。

Read More Read More

[信長]日與月的相遇(1)

[信長]日與月的相遇(1)

日曜第一次遇到月痕的時候,他正帶著幾個初次上陣的毛頭小子練功,這群小夥子什麼都不會,只知道使盡蠻力亂砍一通,身為武士的日出只是奮戰著吸引敵人的注意,其餘的時間都擋在隊友的前方,默默承受敵人一次次的攻擊。

眼看著裝備損傷越來越嚴重,那群小夥子們也不懂得停下來歇歇,不是衝動的看見老虎路過就貿然出手攻擊,就是因為毛躁亂動,引起對方的殺意。

Read More Read More

[信長]某個下午…

[信長]某個下午…

終於做完最後一組一文彈了,鸙樂眨了眨發澀的眼睛,才發現已經時間已近黃昏,難怪藥座昏暗得幾乎看不見。

伸手將做好的子彈遞給在旁邊等著的薰風,他卻沒有回應,直挺挺的站著,閉緊眼睛表情一臉肅穆,但是穩定而濃重的呼吸聲透露了,他其實根本就只是睡著而已。

站著也能睡著……也難怪,連打了好幾個月的仗,薰風幾乎一有時間提了槍桿就往戰場跑,一直到了筋疲力盡才回來甲府。

Read Mor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