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蝦湯x小廚娘(四)少自以為是了-4

龍蝦湯x小廚娘(四)少自以為是了-4

之四 我可不是想找妳約會

為了聖誕節能放假,劇組連續幾天熬夜趕拍,只差沒有把所有的人都逼瘋,終於完成進度,不但能提前收工,還有連續兩天的假期,簡直是業界業界楷模。

唯一痛苦的人,只有劇本趕不上的作家吧。

所以即使連續幾天熬夜,予光的心情還是好得不得了,回家路上還特地請助理先繞去肉舖,就是想買些好肉,做道最近非常想吃的燉菜。

說是燉菜,其實只要有品質好的肉排和適合燉煮的蔬菜就行了,作法材料都簡單,還有老媽的泡菜加持,自己做還能放超多份量的肉。

雖然也能請新橙照著食譜做就好,但偶爾他也想自己親手下廚,壓力總是會在瑣碎的切切洗洗中消失,而且新橙的調味下手總是太謹慎,予光不管,他今天就是想吃香甜又夠辣的美味燉菜。

把肋排上的雜質清理掉,蘿蔔切大塊墊在鍋底,泡菜香菇和香辛料都直接進鍋裡,接著就是花上一兩個小時慢慢燉,偶爾看顧爐火,豆腐和長蔥都等到收汁再放就好。

再趁燉煮的時間洗米煮飯,還可以很悠閒的滑手機看漫畫,計畫非常完美——如果不管料理臺上那堆混亂殘骸的話。

於是新橙一回家就看到這個畫面。

瀰漫著泡菜香和肉香的廚房裡,有個穿著貼身T恤和小熊圍裙的男子眉頭深鎖,一手抱胸,一手托著下巴,對著一團混亂的流理台思考人生。

她趕緊脫下外套準備投入戰場,予光看到新橙先是一愣,接著把她按在餐桌位置上:「妳不要動,今天妳負責吃就好,等一下就可以開飯了。」

予光轉身刷起鐵鍋,一邊忍不住讚嘆,果然小個子打扮起來超可愛,想她剛來時連講話都畏畏縮縮的,現在終於像長開的花兒,懂得展示自己了。

新橙糊里糊塗的看著予光端鍋拿碗,還費事把小菜裝在漂亮的小碟子上。

長這麼大,一向就只有她張羅一切的份,連去郭里為家作客都得進廚房搶著幫忙,不然就會被郭家媽媽在背後說爸媽離婚的小孩果然沒家教。

被這樣禮遇還是人生第一次,看著予光忙進忙出的,實在讓人坐立難安,新橙忐忑的滑著手機,用餘光偷看著,準備一有狀況就上前幫忙。

但看著看著還是出了神,予光連背影都令人難以挪開視線,寬肩膀又直又挺,因為穿著圍裙,腰線又收得更明顯,想到這身完美體態新橙也有一點貢獻,難免有些驕傲。

理智上知道不能拍照,但她忍不住湧起小小的壞念頭,如果只是拍下背影留著紀念,不讓別人看到應該沒關係吧。

「喂,」予光突然出聲,害她嚇的差點把手機給扔了。「餓了嗎?可以吃飯了。」

大砂鍋裡滿滿的燉菜和肋排,肉軟到筷子一戳就從骨頭上脫離,配著吸飽醬汁的白飯,新橙吃得筷子都停不下來,予光為了她還調整過辣度,自己另外拿一碟辣醬蘸肋排。

予光今天嘴上也甜得要流蜜了,一直稱讚新橙說打扮好看、非常可愛,說到新橙得阻止他繼續誇下去,不然她真的要以為自己是什麼天仙美人了。

但是一聽到新橙今天是為了聯誼才被大改造後,予光就板起臉說教了:「聯誼?為了不想孤單過聖誕,臨時找對象的男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這次聯誼的男生是挺糟糕的,但是不想孤單過節也是人之常情,予光這地圖砲範圍太大了。

「我只是去充數的,何而且從小到大我都沒過聖誕節,本來過不過都無所謂啊。」新橙理所當然的頂嘴回去。

「既然是去充數的,那就照平常穿的像小學生那樣就好,什麼口紅睫毛也不要擦了,平常全身都包緊緊的,突然穿這麼短的裙子就不冷嗎?」

新橙對予光變幻莫測的標準非常不以為然:「膝蓋上面5公分哪有多短,而且我的褲襪厚到一點風都吹不透,根本是褲子了,你拍戲才穿更少吧。」何況老闆有時候還是脫光給大家看呢,新橙非常理直氣壯的回嘴。

「語言學校教的真好,越來越會頂嘴了。」還中韓語混在一起頂,予光邊碎唸邊夾了塊油花最漂亮的肉排到她碗裡,「我這一行競爭很激烈的,妳這小短腿哪會懂。」

「對啦,我們台灣女生都脾氣差愛頂嘴又不懂事,」她把予光喜歡的的韭菜搶走一大堆,「我很努力長到160,只比平均身高矮一點點,哪像你的腿比我的脖子還高,外星人還敢嫌地球人腿短。」

這是頂嘴頂上癮了,仗著自己是外國人沒大沒小的。

予光本來想好好為早上的事道謝,結果一直忙著拌嘴全給忘了,既然新橙說她從來沒體驗過聖誕節,而且明天他也放假,有個熟識的主廚剛摘星,他開口應該還能要到包廂。

「明天……」兩個人突然同時開口。

「妳先說吧,什麼事。」

「老闆,我明天想要請假一天,」新橙擦著碗問著:「我想和同學一起去派對,體驗一下過平安夜的感覺,可以嗎?」

其實是米恬很想參加旻善咖啡廳辦的跨夜派對,這個活動可是在年輕人中頗富盛名,得有邀請函或者店主認識才能入場,雖然新橙對這類場合有些怕怕的,但去體驗一下好像也不錯。

「妳放心去玩吧,」還沒開口就先被打槍了,予光強打起笑臉:「這麼剛好,我是要交代妳明天不用過來,我一整天都有約,難得平安夜放假還是一點都不清閒。」

繼續閱讀→龍蝦湯(四)-5 
回上篇←龍蝦湯(四)-3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