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蝦湯x小廚娘(四)少自以為是了-5

龍蝦湯x小廚娘(四)少自以為是了-5


之五 好像不是第二喜歡的

難得的假期,予光終於能在睡醒後久違的賴床,躺到日上三竿再跳起床熱身,做一套完整的高強度間歇訓練後,筋疲力竭的躺在地上,感受心臟劇烈的跳動。

全身上下的細胞都強烈渴求著氧氣,汗水在地上滴成一圈圈水窪,胸口熱的像團火讓喉嚨乾渴難耐,將身體操到極限的這瞬間是他每天最喜歡的一刻。

第二喜歡的時刻有很多。

很難背的台詞一次完成、接住對手的即興演出、帶點微醺散步回家時突然飄起細雪,最近還多了看小個子吃到美食,圓圓的眼睛瞇成彎彎新月的時候。

可惡,想到小個子就有點悶。

平常一點女人樣都沒有,素著臉隨便紮著馬尾,身上的衣服也總只有那幾件。

他還擔心過小個子會不會太孤單,隻身待在國外,連個能說話的朋友都沒有,身為雇主,想帶自己的廚師去體驗各種美食很合理吧,只是他忙到幾乎沒時間。

小個子卻在他沒注意的時候悄悄變得漂亮了,除了照顧他,忙著上課也忙著聯誼,還有了一起過聖誕的對象,擔心她沒朋友?看來只是他太過擔心。

算了,不管她。

予光悶悶沖了澡,打算給自己準備早餐,一開冰箱就瞥到保鮮盒上的紙條,示意這裡有肉可吃,新橙的繪圖功力倒是有減無增,那隻雞醜到害他明明生著悶氣,一入眼卻噗的笑出來。

能拿她怎麼辦,自己只是個臨時雇主,合約就只到明年二月,而且以一個26歲的女生來說,出國唸語言學校實在太超齡,怎麼想都只是場單身女孩的異國小冒險,回台灣以後就會找個對象安定下來,結婚生子了。

那又怎麼能把她留在身邊,繼續當我的私人廚師呢?

雖然有些煩悶,予光還是把雞肉給吃個精光,說起來他是有不少可以一喊就可以鬼混一整天的朋友,旻善也希望他晚上可以到咖啡廳露個臉,只是連續那麼多天,每天從一睜眼就待在人群中實在非常疲倦。

這個難得的假期,他只想好好享受一下獨處的時間。

新橙一早又被米恬架走,弄頭髮化妝逛街買衣服,都怪她昨天一時感嘆說想學神級易容術,米恬就真的馬上為她開辦街頭時尚講座,還擅自幫她訂閱了一堆日系韓系美妝博主。

米恬再次施展魔法,昨天是適合聯誼的甜美小可愛,今天是適合派對的小惡魔。

新橙戴著帥氣的紅色貝雷帽,溫和柔軟的眉毛搭著往上勾的粗黑眼線,鮮艷紅唇顯得皮膚更白皙,鬆垮的大V領毛衣內搭蕾絲抹胸,本來就有點份量的胸部被米恬造山後更加顯眼。

低調性感的深色網襪被藏在及膝A字裙底下,粗跟短馬靴讓她身形拉長不少,這樣打扮起來讓新橙顯得性感又甜美。

米恬造山運動玩的很開心,新橙只覺得很沒安全感,拼命拉著絲巾企圖遮掩胸口,旻善看到她這樣彆扭還很不客氣的笑出來聲來。

旻善的咖啡廳其實是連鎖店,在全國有十幾間分店,平常只營業到晚上八點,但遇到平安夜之類特殊節日,就會在總店辦小型的音樂派對直到半夜兩三點。

請來的爵士樂隊和歌手一點都不含糊,除了咖啡,還提供了簡單的調酒和餐點,氣氛很放鬆,新橙還真以為整夜就是聽歌跳舞的單純活動。

在九點之後燈光調暗,整間店的氣氛突然有了大轉變,眼見旁邊那對客人怎麼越貼越近,黏在一起就算了還公然把手伸到對方的衣服裡,角落還有好幾對熱吻到幾乎要妨礙風化,新橙尷尬到不知道該站在哪裡好,只好窩在吧檯喝氣泡水。

原來這不是派對,是獵場,而她只是隻狀況外的無助小羊而已。

「妳朋友放妳一個人在這裡?」旻善輕巧的閃過各種肢體觸碰和敬酒,畢竟是主辦人,他得全程保持清醒好控制場面。

「我是來開開眼界的,但我總覺得我來錯地方了。」新橙只敢往地上或是牆邊看,深怕和那些打量獵物的眼神交會。

米恬這時走回吧檯要再拿酒,看見有個男人和新橙異常靠近,新橙又一臉為難的樣子,她馬上側身插入兩人之間發難:「喂,你沒看我朋友不想理你嗎?」

一和旻善對上眼,米恬馬上認出來是新橙的朋友,那天在窗外笑臉燦燦的大帥哥,怪自己開口罵得太快,正想道歉呢,旻善就挑釁的回嘴了:「約爛人聯誼又把朋友放生的人就是妳呀,真是幸會。」

被這樣一嗆,米恬火氣直往腦門衝,馬上回嘴相激:「別客氣,我這朋友比較單純,總是要出來見見世面才知道什麼叫衣冠禽獸,像您就是最棒的示範呢。」米恬的韓文罵人詞庫竟然還有成語好猛啊……不,這不是佩服的時候。

「妳來這邊找男人消遣,我照顧落單的人不也正好,」旻善邊回嘴還故意把手搭在新橙肩上,這下新橙再不阻止,這兩個說不定真的會打起來。

但她怎麼講都擋不住這兩人激烈的交火,難道要喊「不要為我吵架」這種經典台詞?情急之下她使盡力氣大喊:「都給我閉嘴!」兩人才終於住口。

恰好音樂正告一段落,新橙的聲音瞬間穿透整間店,全部的人視線都朝向她射來,還好她情急之下喊的是中文,沒多少人聽懂,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下一回將於11月7日登場
繼續閱讀→龍蝦湯(四)-6 
回上篇←龍蝦湯(四)-4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