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蝦湯x小廚娘(四)少自以為是了-6

龍蝦湯x小廚娘(四)少自以為是了-6

之六 妳沒權力拒絕我的吻

「平安夜沒工作還自己來喝酒,被別人看到還以為你過氣了。」改蓄山羊鬍的酒保拿著小刀仔細的把冰塊削成冰球,直到能完美嵌進威士忌杯裡。

「你這間破酒吧連放假都沒幾個客人,還沒倒也是奇蹟。」予光窩在吧檯的角落,這邊又窄又暗,不靠近看根本不會發現這裡坐著人,這令予光格外有安全感。

他覺得自己挺矛盾的,才說想要享受獨處,今天待在家卻覺得寂寞到要瘋了,卻也不想在呼朋引伴的喧鬧中度過。

還是這裡最好,離家近,老闆熟,來的都是些低調又孤僻的熟客。

就算是歡騰的平安夜,這間酒吧還是沒幾個客人,沉穩的無伴奏大提琴夾雜客人們壓低的交談聲,杯子裡冰塊叮噹敲擊的聲音格外響亮。

琥珀色蜜般的威士忌徐徐注入冰鎮過的酒杯,滑過雕琢過的冰塊,輕啜一口,細細感受堆疊的果香,入喉後醇厚尾韻才在口中散開,最後最後,才會有一股溫柔的暖流從胸口緩緩湧上。

或許是被平安夜的魔力影響了,予光真想知道小個子喝到這個會有什麼感想,她或許又打扮成他沒見過的性感模樣在派對中狂歡,想到這裡,巨大的孤獨感再度湧上。

「真是麻煩啊。」予光晃著酒杯感嘆著。

看予光這模樣,酒保笑笑的繼續削冰塊,不久吧檯終於又坐了其他的客人,看來平安夜想一個人喝酒又不甘寂寞的人還是不少。

其實把誤會說開就沒事了,但旻善和米恬似乎還較勁似的搶著「照顧」新橙,一個霸著她聊天,一個不停端上特製的飲料點心,弄的她哭笑不得,這分明在爭寵來著。

她也真佩服米恬,兩人都是從一早就開始跑行程,已經晚上九點多了米恬還這樣電力十足的跟旻善互鬥,新橙早就累壞,也覺得開夠眼界,就告辭回家準備當隻和善安生的小鵪鶉。

反正這兩人要是真打起來還不知道誰會贏呢,那畫面一定很精彩。

走出地鐵站才晚上十點,難得的平安夜,四處都還是歡騰熱鬧的氣氛,新橙還不太想回家,就漫無目的四處繞著散步。

有間店的小門吸引了她的注意,小門旁窄窄的櫥櫃展示了各種咖啡豆和器材,但仔細一看,旁邊掛了個Bar,再認真多看兩眼,竟然就是她去年來過的那間酒吧。

上次把櫥窗佈置得像家庭餐廳,這次又刻意弄得像咖啡廳,這酒吧老闆大費周章就是為了惡作劇好讓熟客混亂嗎?

反正這裡離家很近,新橙想著,請自己喝兩杯好酒,作為這個魔幻夜晚的收尾吧。

酒吧老闆果然眼力驚人,即使新橙只在一年多前來過一次,神情、打扮都變了樣子,他還是一眼就認出她來,用英文問她近來過得好嗎。

「那杯幸運真的帶給我很多好運,謝謝你。」新橙用韓文回應他,雖然講得慢,用詞也怪怪的,這句話還是讓酒吧老闆笑開了臉。

新橙看到酒保正削好的冰球:「那個是做什麼的,可以給我一杯嗎?」因為她從來沒喝過威士忌,酒保倒了小半杯給她試試。

本來以為烈酒會像火一樣灼燒喉嚨難以下嚥,新橙聽酒保的建議輕啜一小口,含在口中幾秒再徐徐嚥下,馬上被從來沒體驗過的細緻優雅給收服了。

明明是威士忌,卻有蜂蜜和蘋果的香氣,尾韻甚至帶點焦糖和奶油香,還有淡淡的木質香貫穿全場。

她張著大眼睛看著酒保,非常驚豔的頻頻點頭再要了一杯,酒保另外給了她兩倍餅乾。

予光瞥到吧檯有人入座時不太在意,反正他這角落很暗,不擔心會被打擾,正要再追加一杯時,才發現來客竟然是新橙,這麼早時間怎麼自己來喝酒?

小個子是被朋友放生了,還是在派對玩得不開心?但這天她的打扮簡直可以用豔麗來形容,這樣漂亮的女孩在派對上不可能會被冷落的,予光內心跑過千萬個小劇場,看到新橙喝得一臉幸福,決定還是先別打擾她。

直到新橙還想再追加第三杯酒時,酒保倒了氣泡水給她:「不習慣喝烈酒的人很容易過量,妳先休息一下,待會還想喝再說。」

帶著微醺,噘著嘴的失望表情,被冰到而皺起來的臉,被氣泡衝擊爽快哈口氣的笑容,怎麽這傢伙自己一個人喝酒表情也這麼多,光看著就覺得有趣。

「記得餅乾女孩吧,你要請她喝一杯嗎?」坐這麼角落還是逃不過老闆的視線,酒保察言觀色的能力真強到讓人火大。

抱怨歸抱怨,予光還是把兩人的帳都結了:「她今天喝到這裡就好,等下我送她回家。」

一直到予光站到身邊才發現,新橙驚訝又開心的小聲喊著:「老闆你也來喝一杯嗎?聖誕快樂!」

喝醉就喝醉,講話音調怎麼突然變得很撒嬌,尾音拉得長長的。怎麼會可愛成這樣?有什麼毛病?還有,這麼生疏在別人面前叫他老闆,都讓他覺得火大。

予光板著臉,粗著語氣說教:「外頭那麼冷,妳穿成這樣子還說會照顧自己啊?」

新橙疑惑的指指自己,又低頭看看胸口,領口是低了一點,但其他地方都包得緊緊,在外頭穿著大衣密不透風,更別說現在喝了點酒渾身暖呼呼的,只能困惑的看著予光,搖搖頭表示不懂他在說什麼。

予光把臉別開,不然會一直忍不住看她雪白飽滿的胸口,他發現新橙頭上垂掛著的槲寄生,胡亂找了藉口繼續碎念著:「妳不知道『在槲寄生底下女人不能拒絕男人的吻』這習俗?也不看一下就坐在這裡,不怕有人趁機欺負妳嗎?」

新橙抬頭看著那束槲寄生,沒被他唬到,反而冒出疑問:「沒道理只有女生不能拒絕,男生被吻也不能拒絕才對吧,嗯?」

予光被這樣反問愣了一下,這樣說的確很有道理,哪有受害者只限女生的份?腦子還沒轉過來時,他的嘴唇很快被啄了一下,只看到小個子露出惡作劇得逞的表情,呵呵笑個不停。

隔天,也就是聖誕節當天,新橙按掉鬧鐘後沒有立刻跳起床,她直直瞪著天花板,想到自己才喝了幾杯就做了些傷風敗俗的事情,從喉嚨滾出一聲哀號後把臉埋進棉被裡,太蠢了,悶死算了。

就算那個腿長到天花板的外星人控著臉說教很討厭,也沒必要為了嚇唬他就這樣親下去,酒吧椅子那麼高是給人犯罪用的嗎?應該通通鋸掉。

還有那傢伙也有錯,說什麼槲寄生的習俗啥的也不大聲點,害她湊那麼近才聽得清楚,稍微抬起頭掂起腳就親到了,距離太剛好不是她的錯。

那時予光像是抓貓一樣的把她拎出酒吧,外頭飄起細細的雪還吹起風,新橙本來只是有點暈,被這風一刮酒氣上湧,整個城市光景像套了濾鏡變得凹凸扭曲,連路都歪七扭八的,她只能努力保持平衡慢慢走。

怕她摔了,予光一路揪著她的外套後領,怎麼就恬不知恥的兩手環抱上他的手臂,一路掛在他手上直到被送回家。

予光把新橙安置在沙發上時,她還是笑容滿面的。

他似乎沒生氣,只是一路碎唸著:「就說小孩喝什麼酒,真是給人找麻煩……」最後把她塞到沙發上時還嘆了口氣,暖氣開了幫她蓋了毯子才離開,醉鬼新橙倒還記得卸妝刷牙,睡的一夜無夢。

一直以為自己酒品還可以,沒想到喝醉後會這麼亂來,新橙被羞恥感折騰到快把床板撓穿了。

這時手機卻傳來通知,予光傳了訊息過來,提醒她已經超過該上工的時間。她得馬上恢復廚娘身份,工作要緊,羞恥心什麼的等忙完再繼續,新橙黯淡的走出房門準備面對現實。

只是沒料到,一推開門就看到予光已經在餐桌坐定,還對她露出燦爛微笑。

看到鬼。

新橙緩緩把房門關好,再度把臉埋在枕頭裡,還是悶死算了。

予光實在樂壞了,他就猜小個子酒醒後一定覺得超丟臉,一見到他果然就像被嚇到的倉鼠一樣縮回巢穴,不枉費他昨晚千辛萬苦把醉鬼送回家,還被這小醉鬼搶了手機,硬是要和他合照留念。

要是她看到那些照片可能會羞恥到原地爆炸吧,照片裡的新橙笑得很開懷,小臉紅燦燦的。

過了幾分鐘,新橙再度走出房門面對現實,她紅著臉別過頭快速的道歉:「對不起我昨天喝太多睡過頭,耽誤老闆的用餐時間……」

平常老是忘記用敬語,現在又講得太過頭,予光憋住笑,指指流理台上一堆泡麵:「煮個拉麵當解酒湯吧,一起吃,不然宿醉可不好受。」

新橙心虛得不敢正眼對予光,低著頭從冰箱搜出一堆配料,肉片、豆芽菜、雞蛋和一些小菜。

煮了三包麵,離火後再撒滿蔥花,餐桌這麼小,予光就坐在正對面,新橙只能尷尬的對著他微笑,予光終於等到這刻,再放送一個惡作劇得逞的笑容。

人生第一次一大早吃辣泡麵,雖然不習慣,但出了一身汗的確舒服多了。

新橙壓根忘了搶老闆手機貼臉合照的事,慶幸著還好沒被解僱。

從聖誕節吃完辣泡麵後,予光像是待上癮,更常往新橙這裡跑了,他總是抱著劇本霸佔那張小小雙人餐桌的一角。

「一個人在家裡背劇本,實在有太多誘惑很難專心。」予光理所當然的說著。也是,他家裡光是超舒服的大沙發和大電視就很罪惡了,還有柔軟舒服的床,要不躺著耍廢真的很難。

反正他只會待在公共空間,新橙也就隨他去,常常兩人分別佔著餐桌一角,各忙各的工作,偶爾予光會走來走去,邊念台詞邊揣摩演技,要新橙幫忙拍起來研究。

相處的時間拉長,新橙才真實感受到予光的工作壓力有多不人道。上檔前不但要趕戲,還要跑一大堆的宣傳活動,開完記者會又徹夜拍戲,趁著空檔小睡後又繼續白天的外景。

予光越來越常握著劇本在沙發上睡著,新橙就會抱著筆電靠著沙發,免得他睡太熟摔下來受傷了。

「辛苦了,等你忙完再帶你去玩吧。」新橙小小聲的幫他打氣著,即使知道他已經熟睡不會聽到。

也不知道是聽到了,還是半睡半醒時的直覺反應,予光應了一聲又睡去了。

 

繼續閱讀→龍蝦湯(五)-1 
回上篇←龍蝦湯(四)-5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