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蝦湯x小廚娘(五)完成任務別急著離開-1

龍蝦湯x小廚娘(五)完成任務別急著離開-1

之一 我們連朋友都不是

隨著語言學校的初級課程即將結束,新橙準備著對現在的她來說不算難的檢定考。

環境對語言的學習真的很重要,才來了近半年,平常逼自己在市場、逛街吃飯都得盡量用簡單韓文和英文溝通,連追劇都開著雙字幕跟著唸台詞,基本的日常對話都不成問題了。

予光的新戲也終於上檔,首映這天他們幾個主要演員也約好一起在予光家喝酒看電視。

乍看只是私人的交際活動,實際上也是宣傳的一部分,除了女主角代言的燒酒和炸雞品牌必須出現在他們的餐桌上,新橙也接下任務,要把餐桌妝點得更豐盛。

從前一天就先準備了不少適合下酒的小菜和飲料,讓外送把冰箱塞滿了數量可怕的啤酒,還自製了韓式香辣醬和起司醬料。

當作主食的蔬菜捲也是一早就準備著香料雞肉,為求口感鮮脆香嫩,在貴客造訪前半小時才完成製作。

當天的大菜則是非常豪華,放了許多貝類的烤海鮮拼盤,為了方便客人邊聊天邊享用,每樣食材都仔細處理成方便入口的大小。

新橙會這麼仔細規劃所有細節,不只是怕耽誤時間,也更怕和予光的合作演員碰面,她的韓文還很稚嫩,即使予光不介意,她也很擔心一開口講話就會給予光丟面子。

沒算到客人們提早了近十分鐘抵達,予光有私人廚師的事情似乎是公開的,只見那個非常漂亮的大美人一進門,看著滿桌還熱騰騰的佳餚驚呼著:「天啊,歐巴,這一整桌你是哪弄來的?是你的廚師做的嗎?」

予光介紹著新橙:「這些都是她一個人張羅的,很不錯吧。」語氣中不免有些得意。

新橙連忙點頭致意:「希望妳們會喜歡,祝各位有愉快的夜晚。」

直到回宿舍,新橙慌亂的心跳才稍微鎮定下來,和予光相處久了,差點忘記他身處的世界是那樣光彩奪目,他往來的對象都是有著國家級外表和才能的人,她這小土包領人家薪水的還經常和老闆頂嘴,這在階級分明的韓國社會應該是不容許的吧。

就因為是外國人,而且分明不會在韓國待太久,所以才能容忍她沒大沒小的抬槓,新橙用力拍拍自己的臉,提醒之後要記得注意彼此的份際,不要真把人家的包容當成友誼。

不過這點體悟不影響她今晚的計畫。

新橙先洗了澡,順便把一身油煙的衣服扔進洗衣機,用毛巾包著濕漉漉的頭髮,也簡單的給自己擺酒佈菜,因為接下來的體驗絕對值得大費周章的紀念。

宿舍沒有電視,但是兩個小時後予光的新戲將會上架平台,這不但將是她人生第一次追ON檔劇,男主角還是老是在身邊出沒的人,感覺太微妙了。

新橙甚至還找了幾個熱門的韓劇討論區,忍著先不看韓文討論,等台灣上架時間一到才跟著同步按下播放鍵。

難怪予光會說這次的台詞特別難記,他一登場就穿著正裝在法庭上為邪惡財團辯護,是個擁有勝率極高的頂級律師,除了辯護手段高超外,也計畫著用骯髒手段讓受害店家走投無路。

才一開場就這麼重口味,讓觀眾恨男主角恨到牙癢癢的可以嗎?但是拿下勝訴後,予光步出法庭時那抹高深莫測的笑容似乎還有戲,真讓人忍不住想繼續追下去。

即時討論區果然非常熱鬧,幾十篇討論一片倒的認為主角絕對有其他打算,才開播20分鐘,甚至連分析主角性格和未來劇情預測的長文都出現了。

比起簡直狗血劇的衝擊,討論區的熱絡度讓新橙更驚訝一點。

原來追ON檔劇除了能第一手知道劇情,跟成千上萬人的情緒同步起伏更有趣,跟看球賽轉播的意思差不多。

但才看到一半,予光竟然又跑來了,他晃晃手上一袋酒,看來是剛才客人在場不方便盡情喝,打算過來繼續喝下半場。

「不招呼你了,我繼續做自己的事喔,」新橙不客氣的說著,完全忘記不久前才提醒自己要注意份際:「待會你回去前要記得收好空罐子。」

予光自己拿了杯子和冰塊,發現新橙竟然在看他的新戲,很樂的從沙發上滑下來,和新橙一起並肩坐在地板上。

「你剛剛才看過,又要再看一次?」新橙訝異的看著予光。

「當然。」予光很愉快的按了播放鍵。

男主角看起來不是真正的壞人,他會為邪惡財閥效力一定是另有目的,而女主角,也就是今天來訪的那位大美人,將會對抗財閥,好為父親報仇。

「妳的推測大致上沒錯,明天第二集我就會開始……」予光準備開講後續劇情,新橙馬上驚恐的摀住耳朵:「不,我不聽!」當觀眾猜劇情是一回事,聽劇透那可是千萬不行。

原來是拒絕預知後續的類型,予光非常開懷的想繼續說下去:「別這樣,被保密條約綁好久了,好不容易可以講一點……」

「不聽不聽!」發現摀住耳朵沒用,新橙改用雙手摀住予光的嘴,急得都快壓到他身上了:「拜託,我要是看不懂的話再問你,求你現在什麼都不要講。」

予光的笑聲都悶在嘴裡,舉手做投降狀,新橙瞪了一眼才鬆開手,繼續專心看劇,不時還滑一下手機看討論區。

明明只要有個人起身,幾步外的櫃子就有毯子,可是這樣窩著太暖也太舒服,誰也不想動,不知不覺就這樣並肩坐著,共用著一條毯子,啤酒也是一次一罐開了分著喝。

「妳在看台灣的討論嗎?有什麼評價說來聽聽。」看新橙邊看劇邊滑討論區,予光伸長脖子發現全是看不懂的漢字,好奇的問著。

「文章真的好多喔。」新橙挑了跟予光比較有關的討論一條條唸出來。

「沒看過邪惡設定的予光歐巴,太迷人了。」
「為什麼襯衫釦子還沒解完就轉鏡頭了?胸肌呢!!!!」
「叫造型師出來道歉,害予光nim看起來變大叔了(哭臉)!」

在嫌造型老的這條評論下伴隨著超大量的護航文:「他是演律師當然要成熟一點。」、「西裝超香,小鬼不懂。」、「那個腿喔喔喔喔!姨姨好幸福。」

大部分都是好評,予光很滿意的點點頭。

「那妳覺得呢?這次的造型很帥吧。」新橙扁了扁眼,這位先生身為第一男主角,可以稍微關心一下劇情相關的討論嗎?

想了想要怎麼適當誇他帥又演技好:「真的好帥,你一登場我就覺得氣勢十足,同時充滿心機的樣子讓人又愛又怕,」她雙手交握,非常用力的誇獎:「老闆,你真是專業演員,跟平常老是發呆的樣子完全不一樣喔。」

這評論予光非常不滿意,他雙手一伸,夾著新橙的臉要她好好看仔細:「平常在家的樣子叫做放鬆不叫發呆,摸摸妳的良心看清楚,眼前這張臉可是全國男性投票『最想擁有的臉』之一欸。」

臉頰肉被他的大手壓著,五官全擠在一起,新橙努力點頭諂媚著:「老闆,你就算在沙發上睡到流口水都是我這輩子見過最帥的人,那現在可以放手了嗎?我的臉要被捏爛了。」

雖然不滿意,但還可接受,予光露出勝利的微笑向她舉杯。

播完片尾預告,兩人都沒有動身的打算,仍邊喝著啤酒聊天。

予光想到,這檔戲沒意外的話再二十天後就要殺青,而新橙的合約也即將到期。「妳之後有什麼打算,要回台灣嗎,還是繼續在這邊唸書。」他好奇的問著。

新橙臉上有著微醺的紅暈,聲音低低的回應他:「應該會照原來計畫回台灣吧,其實在你這裡打工真的是我運氣好,不但有收入還有宿舍住,不然我本來三個月就該把存款燒完回家了。」她喝了口啤酒,把罐子上凝結的水珠抹掉。

「我爸媽在我很小的時候就離婚,兩個人都另組家庭了,所以我是被外婆帶大的,一畢業就背房貸,也是他們出於愧疚,強迫給了頭期款逼我買房。」

剛開始被貸款綁住時很痛苦,後來想通了,雖然爸媽都會優先考慮自己的新家庭,但至少還是想在金錢上對這個女兒盡責,這樣她就算未來嫁人了被婆家欺負,還能有自己的地方能棲身。

新橙很少和別人講到家裡的事情,她很受不了別人半開玩笑又半羨慕的,說她沒有父母管又有在桃園市區有房子是人生勝利組。

郭里為也因此認定她父母都很有錢,才會有無窮無盡的糾纏。

比起前男友的陰魂不散,新橙更怕離開太久,之前經營的客戶們就會流失,還好這份打工不只夠付所有開銷,還能存一筆錢,回去後就有緩衝時間把客戶們找回來。

予光湧上歉意,還以為新橙是為了享受最後的青春,才假借唸書名義出國來玩,原來她一直是為生活而努力的人。

兩人並肩坐著,新橙把手上的啤酒遞給予光。

累了一整天,能這樣靜靜待在信任的人身邊感覺真好,而彼此都刻意的不去想即將到來的離別。

繼續閱讀→龍蝦湯(五)-2 
回上篇←龍蝦湯(四)-6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