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蝦湯x小廚娘(五)完成任務別急著離開-2

龍蝦湯x小廚娘(五)完成任務別急著離開-2

之二 別硬吃,妳會噎死的。

最後的拍攝更是沒日沒夜,予光不只沒空點菜,連點影片的力氣都沒了,往往回家後只有走上床的力氣,睡不到幾個小時又會被塞進保母車繼續上工。

幸好需要展示身材的戲份已經全數拍完,不需要再那麼嚴苛的維持體態,能兼顧營養美味,減輕腸胃負擔的食物才是首選。

於是予光的冰箱裡開始出現篸雞湯,鮑魚粥之類的傳統菜色,為了做出道地的味道,新橙還自己掏腰包嚐了幾間評價很好的餐廳,邊吃邊筆記,再參考影片和食譜,微調成適合予光的口味。

予光第一次吃到時非常驚豔,外食總是口味太重令他上鏡時臉部浮腫,自家煲的湯又總是火候不夠,還以為新橙是從餐廳打包回來,寫紙條問餐廳名字,結果得到食譜回條一張。

總是在外折騰到精疲力盡,回家又餓又累還得控制飲食,從前家裡只有硬成橡皮的冰雞肉能啃,現在微波幾分鐘就有美味的、熱騰騰的粥,這對過勞的人是多大的撫慰。

不知道怎樣才能把她留下,但是新橙也常說,喜歡下廚和當廚師是不同的,她沒打算當一輩子的私廚。

現在予光只能優先把工作完成,等戲殺青了腦子清醒些時再和新橙談談。

「妳喜歡的話,要不要回去前把我哥給吃了?」旻善突然給這種莫名的建議,害新橙差點把嘴裡的咖啡給噴到米恬臉上。

新橙擦著嘴角的咖啡噓他:「就算把店裡全部的甜點都端上來,也不可以這樣亂講話。」

結果跟旻善唱反調上癮的米恬竟然也同意這個說法。

「雖然這傢伙性格超爛,」米恬很沒禮貌的用叉子指指旻善,「但是照他這付德性來看,他哥長的應該也不差,妳吃過好東西以後才會把標準拉高,就算眼光爛又挑到渣男,至少還能安慰自己是被帥臉給騙的。」

「就不能讓我選個人品好的普通人交往嗎?」新橙無力的反駁,畢竟大家都知道她的前男友內外兼渣,被質疑看人眼光差也是難免的。

「還有,你哥想交女友的話一點都不難吧,幹嘛委屈他吃我這個粗米雜糧。」予光年輕有錢又長的帥,就是非常忙,但是年收入可能有上百億的人很忙才是基本常識吧。

旻善笑出來:「妳都來這麼久了,難道聽說過他有什麼風吹草動嗎?」

新橙歪著頭想了下,合作之前有稍微搜尋過中文網站,只找到他的演出作品、來台宣傳消息跟各種代言照,最多就是每拍一檔新戲會些捕風捉影的揣測,連緋聞都算不上。

「妳搜韓文網站也一樣,我哥從出道就是零緋聞,妳也領教過了,他除了工作外不太跟女人相處,連男人私下要跟他混熟也不容易,現在最熟的就只有幾個跟很久的助理和同學。」

旻善出賣哥哥一點都不客氣:「他連吃飯買衣服都只去熟悉的幾間店,講好聽是個性穩定,實際上就是個無聊的人,他喜歡被粘著,偏偏又只欣賞獨立有想法的女生,根本是條件空集合,太不切實際了。」

米恬本來沒興趣打聽的,卻越聽越矇:「你哥是誰啊,新橙也很熟嗎?」

「我哥叫金予光,妳應該知道是誰吧?到處都看得到他的臉超煩的,新橙就在我哥那邊打工啊。」這下換米恬差點把滿口的奶油捲噴到新橙臉上。

「多虧妳瞞這麼久,這種等級的妳千萬別吃,會噎死,我們普通人回家喝水就好。」米恬擦著嘴角的奶油,一邊用叉子指著新橙鄭重勸告著。

新橙非常無辜,她倒不是故意隱瞞米恬,只是把名人老闆名字講出來也太刻意了。

但絕對不能說出口的是新橙真的和予光有過一夜,不但沒噎死,還自此從棄婦的自卑自棄中走出來,已經決定將這段回憶深埋心中,反正講了也不會有人相信,只會覺得她追星追瘋了,分不清現實和幻想。

很快的,語言檢定資格輕鬆的入手。

大部分同學都打算繼續下個階段的課程,新橙已經決定待到工作合約結束就走,予光的拍攝進度似乎延遲了,最後幾天新橙反倒比平常更忙,除了幫予光準備補身的餐點,也額外做了不少可以冷凍保存的食物。

仔細包裝好,寫上保存日期和處理方法,希望予光解除飲食限制後記得過來翻冰箱。

來的時候就一只大行李箱,短暫在首爾生活半年後東西多了好幾倍。

加買的廚具、予光送的、自己添購的冬衣、米恬推薦的各種化妝品和小配件,一大堆瑣碎的東西分類整理,不怕摔的裝箱,要算好時間打包寄回台灣,容易摔壞的得想辦法塞進行李箱。

真是一段漫長愉快也難忘的旅程,可惜最後予光因為劇組進度延遲,沒時間能再好好一起吃頓飯,上飛機那天旻善和米恬一起開車送她到機場,約了之後要多聯絡,也答應要多拍影片。

新橙坐在候機室,反覆敲了告別簡訊又刪掉,問自己該用什麼身份告別呢?即使予光再關照她,也因為他是個樂於照顧員工的人,相處愉快,才會有彼此是朋友的錯覺吧。

必須認清楚,自己對予光來說只是個過客,忍一下,別撒嬌,此刻的不捨失落很快都會過去。

最後在等待起飛的最後一刻,新橙簡單的寫下:「謝謝您的照顧,再見。」送出訊息後就關掉手機,飛機從仁川機場起飛後她把SIM卡抽掉,謹慎的收在一個扁扁的小盒子裡,就像她對予光的心意一樣,再也不能拿出來。

最後一場戲了,一殺青,予光連妝髮都來不及卸下,就要助理開車衝到新橙的宿舍。

在車上看到了新橙傳來的告別訊息,他電話撥了一通又一通,全是無人接聽,kakaotalk的訊息也沒有讀取,是睡著了嗎?還是她正在收訊不好的地方?

都怪他忙到沒確認新橙什麼時候離開,他一直以為會再晚幾天,以為新橙會等他。

但她就默默的收拾了行李自己離開,只在餐桌上留了張紙條要他記得翻冰箱。

說好解禁後要作一份台式燉肉給他嚐嚐,還挑戰了予光喜歡的酸甜雞,用了很多心思作的紙包香料肉排……幾乎都是他在控制飲食期間常提到卻絕對不能碰的美食,新橙把它們全作成只要微波或是烤過就能享用的半成品,甚至重新做了好幾大包他讚不絕口的台式餃子。

都要離開了,卻還準備了這麼多他喜歡的東西,而他身為雇主、朋友,卻忙到沒辦法送她一程,予光握著紙條疲倦的坐上沙發,忘了開燈的房子隨著天色漸漸變暗,他卻一步也動不了。

繼續閱讀→龍蝦湯(五)-3 
回上篇←龍蝦湯(五)-1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