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蝦湯x小廚娘(五)完成任務別急著離開-3

龍蝦湯x小廚娘(五)完成任務別急著離開-3

之三 回到舊世界,開始新生活

其實新橙的簽證還有十來天才到期,過年前的機票又貴得很,但她還是趕在除夕前一天回來,就為了在除夕之前分別到爸媽家拜年,給年紀差很多的弟弟妹妹們發紅包。

雖然兩邊都會留她一起吃年夜飯,但餐桌上的微妙氣氛很明顯,大家都不自在,還是回自己的小窩待著舒服。

半年多沒回來,套房積了不少灰塵,整個過年期間新橙都在忙著整理行李和打掃,還好地方小整理起來很快,比較麻煩是養成了追劇和不時喝點小酒的壞習慣。

被習慣制約真令人困擾,她還是不時想點開聊天軟體,似乎一打開就會看到予光點餐或著傳貼圖說要早點回家,但她按捺著衝動,不想打開後看到沒有新訊息的對話欄,所以總在成功啟動之前又把程式關掉。

最後新橙把軟體從主畫面移除。

再過一陣子,她想著,當她不會患得患失的時候,或許就能坦然的打開軟體,不再害怕迴避那些未讀的紅點點,猜測著那究竟只是官方通知還是予光的訊息。

過完年後新橙順利接到不少剪輯工作,雖然都是些救火性質,時間很緊迫的工作,但離開太久了,實在沒辦法挑工作。

在好不容易能喘息的瑣碎空檔,新橙還是會追上予光的新戲,看看電視台陸續放出的拍攝花絮,一邊對予光敬佩不已,明明回家累得像灘軟泥的人,在攝影機面前一絲疲態也沒有,完全是自帶聚光燈的生物。

令她開心的好事還有頻道訂閱終於要突破七千人,她花了點錢找韓文和英文翻譯,把舊影片一一上了字幕,果然增加了不少訂閱數和留言。

回來一陣子,感覺一切都往好的方向走,也因為忙碌,她越來越少想到那個聊天軟體,漸漸習慣不再有予光的生活。

這天下午,她終於把昨晚接到的超急件交出去了,揉揉疲倦的眼睛,打算開手機聽個播客邊做點簡單的晚餐。

沒想到一開手機竟然有幾十個通知和未接通話,還以為是交出去的檔案壞掉,嚇得她差點把手機給摔到地上。

定神一看,全都是旻善傳來的。

「妳在哪裡?」在台灣啊,新橙無力吐槽,繼續看後面的訊息。

刷了一排「妳在哪裡」訊息,接著是一整排的未接來電,然後又是「緊急狀況快點回我」,催促訊息和未接來電交替著,滑到後面才看到「我哥突然跑去台灣,英燦姊要殺人了妳快幫忙聯絡他。」

新橙再次嚇到拿不穩手機,還好新保護殼很結實,沒摔出毛病來。

予光自己跑來台灣?他獨自一個人出國?

新橙匆忙擦了臉,套上外出服就往外衝,這傢伙雖然去過很多國家,但從來沒真的獨自出過遠門,恐怕連張網路卡都不知道該在哪裡買,一切瑣事都有助理沿路打理,也難怪旻善會緊張得像是小孩走失的家長。

多虧新橙只是把聊天軟體藏在深處,沒真的刪掉,才收到予光在手機沒電前的最後掙扎。

不知他怎麼在二航廈找到了瞭望臺,還安穩的喝著咖啡,他戴著墨鏡和帽子坐在僻靜的角落,但他的存在實在太顯眼,新橙氣喘吁吁的衝到景觀台一眼就認出他來,還緩不過氣時就和予光的視線對上。

予光本來還生著悶氣,看到新橙時一股氣全散了,看來她真的是忙到沒空看訊息而不是存心躲他,頂著凌亂的頭髮,甚至連家居服都來不及換下,可見是為了他而匆忙趕來。

新橙沒察覺,只顧著把予光塞進計程車,戰戰兢兢的問著眼前這座大冰山怎麼會突然跑來台灣,還落得忘記帶充電線,也不知道往哪裡充電的窘境。

「你是臨時想來就來了嗎?」
「嗯。」

「工作那邊沒問題嗎?」
「嗯。」

「我先帶你到我家放行李,休息一下再找個旅館好嗎?」
「嗯。」

看他這樣冷著臉,看著車窗外的街景敷衍回應著,新橙反而鬆了口氣,雖不知道他在為了什麼鬧彆扭,可他沒有生氣,這不正委屈的扁著嘴嗎。

還好新橙家離機場連塞車只要30分鐘,不然予光的嘴真要扁出毛病了。

「你先換個拖鞋坐一下、或者去洗把臉!等我五分鐘,馬上好!」新橙慌慌張張交代著就衝往房裡收拾了。

第二次來這裡,予光在玄關好奇的張望著,這次沒有簇擁的人群,沒有熾熱的燈光,上次他來只在廚房待著,當時沒想,也沒能仔細看看這間小房子。

整個小屋子只有首爾宿舍的一半大,廚房用了簡單的拉門和起居室隔開,工作、客廳和睡覺都在同一個空間。

床側有座能勉強擠三個人的小沙發,新橙正忙著把堆在沙發上的衣服掃進旁邊的大紙箱,鋪著熊熊圖案的床也有些凌亂,好幾個抱枕和棉被枕頭都滾在一起,不過她的房間有大片的窗子可以俯瞰外頭街景,還有片窄窄的小陽台晾著幾件家居服和毛巾。

工作桌上有很高科技的曲面螢幕,有支大麥克風,還有無線電競耳機,鍵盤還很動感的閃著光,桌旁的迷你書櫃放了一落落的雜誌和好些沒拆封過的CD和藍芽喇叭。

而在這個小房子裡,半開放式廚房算是佔了不少空間,爐子上有鍋吃一半的燉菜,透明的蓋子上還有些水珠,水槽有一份碗筷浸著水還沒洗。

這就是小個子最真實的樣貌,處處都有忙碌又認真生活的痕跡。

「好了,請進。」新橙伸手要幫他把行李拖進房裡,卻被這座大冰山給一把拉進懷裡。

就算是奔波了一整天,予光的身上還是有著淡淡香味,被抱到很困惑的新橙拍拍予光的背,他的聲音悶悶的從頭上傳來:「我來不及跟妳說再見,妳怎麼不讀也不回訊息?」

新橙輕拍予光的背,有些詫異之外也感到有些安慰,原來不是只有她單方面被制約:「那時你還在趕戲,而且你永遠那麼忙,我很擔心傳訊會打擾你工作就沒再開訊息了……對不起。」

看來予光接受了她的解釋,並且接受提議,先去簡單梳洗一下,然後一起吃個飯,至於晚上要睡在哪,新橙自告奮勇努力的滑手機尋找中。

偏偏她家附近還有房的旅館實在略顯破舊,機場和市區的高價商旅竟然一間房也沒有,正煩惱的時候予光擦著濕淋淋的頭髮走出來:「妳不介意的話,沙發或者地板借我睡一晚吧,畢竟我沒先和妳聯絡就來打擾,剛入行時也常睡在片場的地上,我沒那麼嬌貴。」

新橙看看那勉強能容她橫躺的沙發,再看看只是洗完澡走出來,腦袋就差點敲到浴室門的予光,留他一夜是沒什麼,但要把他往哪裡塞才好?

「現在我想先睡一下……」予光聲音已經帶著濃濃的疲倦,沖了澡後緊繃的情緒散去,現在他的眼睛已經重到快張不開了。

「整套床單前兩天才剛洗過,」新橙沒多想,把床上那一堆玩偶和抱枕挪開:「你先休息,等晚一點我帶你去吃飯。」

予光才躺下去就睡著了,他這秒睡的能力新橙已經見識過好多次,還是不由得滿心佩服,除了有過人體力,擁有快速補眠的技能也是他的生存策略吧。

新橙幫予光把被子拉好,感嘆著好久沒這麼近距離的看他,本來只覺得瘦了不少,臉頰有些疲倦的浮腫,現在看才真覺得他氣色不太好,黑眼圈很深,皮膚也不像之前那樣飽滿有光澤,連續幾個月過勞真的很耗損健康。

不過他的頭髮長了,就像第一次見到他那樣, 豐厚濃黑的瀏海和他的長睫毛勾在一起,讓人忍不住想伸手撥開頭髮。

只是旻善說的「邪惡計畫」突然在她腦海響起,新橙急忙把手縮回來。

兩個人不管外表、收入、家庭、文化背景各種差距都太大了,能在雇傭關係外繼續當朋友已經很難得,不貪心才能讓關係長久。

只是她平常抱著睡的男友抱枕被他一個翻身給壓著,到底該不該抽起來啊?萬一被他流口水在上面,那晚上我得抱什麼睡才好?

新橙有點煩惱。

繼續閱讀→龍蝦湯(五)-4 
回上篇←龍蝦湯(五)-2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