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季(陸)花徑-5

花季(陸)花徑-5

健志乖乖的蹲在外頭等博人開門,門打開後還很神經質的探頭探腦,確認門內完全平靜無事,才敢真的進門。

他是神經粗,但不是笨蛋,前幾天博人才跟他說似乎有了心儀對象,要他指點些該注意的事情。

雖然博人是長輩,但把妹這種事健志才是前輩,而且太祖爺爺早就到了該動情的年紀卻一直沒動靜,好不容易有看上眼的對象,是該通知全家族好好慶祝一番。

但現任神使大人交辦的事還沒完成,所以健志沒問太多,只提醒太祖爺爺避孕措施要做好。

他完全沒料到對象竟然會是嘉凌,博人還常抱怨為何他非和個野丫頭同居不可……健志看眼前這兩人正襟危坐的樣子,咳了幾聲免得不小心笑出來。

「我能拿到的情報就這些,但也該夠了。」健志邊講邊咳,咳到面紅耳赤的才能把一句話說完。

從牛皮紙袋抽出一些文件,赫然是大車樂團今年度的新歌發行計畫,詳列了單曲預計的發行日期,只有概略的文案描述和部份段落的試聽,但嘉凌很快就從這些資料看出端倪。

「就當我自以為是吧,這些歌應該都是我寫的,至少草稿都是我的……」已經太熟悉力和拼貼她作品時會用的手法和修改邏輯,嘉凌無奈的苦笑著。

健志用紙袋敲著桌子:「既然知道了,妳現在想怎麼處理?」

他沒等嘉凌回答,自顧自的接下去:「第一,放棄寫歌,回家跟這個圈子脫離關係……」接收到博人怒瞪過來的視線,健志做了個鬼臉,繼續往下講。「這我們先不考慮。」

「第二,用蒐集到的證據去告他們,但是打官司要花很久時間,而且輿論極有可能不站妳這邊。」嘉凌猛點頭,力和一定會利用媒體版面和粉絲的聲量優勢,一出手就會極盡所能的抹黑她,就算日後官司還她清白,討論熱度早就散去,根本沒人會在乎真相。

「第三,用妳的作品狠狠的打臉那個搶匪王八蛋,讓別人都知道妳才是那個真才實料的。」健志看來最喜歡這個方案,講得聲音都亢奮了。

可惜人生不是熱血復仇劇,現下沒錢沒資源,嘉凌無奈的搖頭:「就算我想這樣作也辦不到啊。」

博人馬上接著說:「妳現在有我。」

「謝謝你,只是找專業編曲老師和錄音室都很貴,就算你家裡有錢也不該把爸媽的錢用在這種地方。」嘉凌拍拍博人的手,表示這份心意她收下了。

健志看到眼前上演這種兒女情長又憋笑憋出一串咳,這小鬼真把他的太祖爺爺當成小朋友來看了。

「反正妳考慮好就來找我,爺爺也一起來。」說完就匆匆起身離去,臨關門前還眨了眼,送了個大飛吻。

想了一整夜,嘉凌黑著眼圈來到健志的辦公室:「我希望沒有顧忌的繼續唱歌寫歌,作品不會再被人搶走。」

「還有,我想要我寫過的作品都掛上我的名字。」

「就這樣?」健志有點失望:「不考慮讓他們身敗名裂?或者讓他們在這圈子待不下去?」

嘉凌搖搖頭:「就像你說的,靠操作輿論最多就是兩敗俱傷,要打官司也沒有足夠的證據,我只想拿回我應有的權益,只是我也不知道怎樣才能辦到。」

健志望向也掛著淡淡眼圈的博人,又得拼命咳嗽把笑意壓下,看來太祖爺爺昨天花了大把時間說服嘉凌接受他的協助,想當然她一定會不斷拒絕,小倆口想必就這樣爭論整夜加上許多「肢體衝突」。

「那個……雖然有些超現實,但妳知道日本有稻荷神的傳說吧?」

稻荷神,是穀物、食物相關的神祇,這信仰到了近代已經轉變成財富之神的象徵,深懷信仰之人偶爾會受到稻荷神使者的特別眷顧。

「我媽出身自九州中部的中島家,這個家族偶然得到稻荷神的庇佑,派來神使關照,中島家成了有錢人富了好幾代,平時神使會像家人一樣和本家一起生活,他們除了老得比較慢,相處起來就像常人一樣。」

健志突然交待起出身,還順便講了個家族傳說令嘉凌滿頭霧水,博人想阻止健志繼續講下去卻被無視。

「我小時候書念得差還皮到無法無天,大人總說我是『無可救藥的廢物健志』。還好從小就受到神使照顧,不只平安長大,還能把最喜歡的音樂當工作,這一切都要感謝我們家神使的保佑。」

健志故意對著博人方向合掌一拜,被這突如其來的感性告白雷到,博人被雷得一陣嗆咳,這對兄弟一直輪流咳嗽,嘉凌默默想著,兩人氣管都不太好,應該是家族遺傳吧。

「總之,雖然我這裡不是製作公司,但我收到旨意,神使有意幫妳度過這個關卡,妳就抱著感謝之心接受吧。」

這番話還真像邪教組織的推銷話術,嘉凌看著合作授權書笑了出來。

是的,健志公司給她的分潤很低,但要用公司的資源來製作她這些不成熟的作品,註定是血本無歸,還很有可能會被大眾認為公司竟然包庇她這個「抄襲慣犯」,承擔這種風險,才是最大的隱形成本。

相較之下,她真的沒什麼好失去的。

「希望你不會後悔。」嘉凌簽完名,將授權書遞給健志。

繼續閱讀→花季(陸)花徑-6
回上篇←花季(陸)花徑-4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