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季(陸)花徑-6

花季(陸)花徑-6

還未到深夜,沅沅無視力和的來電,將手機設成靜音便早早準備歇息了。

她的心情很差,這麼周全的計畫,她還認賠了不少錢,就是為了早點聽到嘉凌被逼到崩潰的錄音檔。

讓她痛哭幾天,溫柔安慰她,順便欣賞她的落魄樣,接著找個良辰吉時出手招降,被逼到絕境後的嘉凌自然會聽沅沅的安排。

偏偏平常沒啥客人的書店突然冒出個引來人潮的工讀生,害她的計畫多被耽擱好幾天。

不得已只能交代小鬍子代她去現場蹲點,誰叫當下他手上只有近距離接收的竊聽器現貨,僅在書店二樓特定的窗邊位置能收到訊號,她真沒時間跟那些花癡搶位置。

戴上耳機點開錄音檔,只聽嘉凌一直哼著不成調的旋律,要不就是放著震耳欲聾、鬼吼鬼叫的重金屬樂。

期待中的崩潰大哭完全沒個影,之前偶然錄到的那堆智障戀愛歌還有點娛樂效果,怎麼這次只剩這些沒用的垃圾?

不想花這麼多力氣對付這種小鬼,但嘉凌遲遲沒能任她擺佈,這才有些賭氣的用些卑鄙手段來對付她。

為了賭一口氣的成本真高。

沅沅點起薰香讓自己放鬆,別一直為那些擋路石頭、礙眼廢物心煩。

明天起床再排時間去安慰嘉凌,想來這個小婊子身邊也沒別的可信賴的人了,沅沅將是嘉凌在最混亂無助之際的最後一根浮木,想著這一步棋,沅沅帶著笑意漸漸睡去。

睡意朦朧之際,她感覺隱約聞到一縷花香,興許是做了夢,夢裡有人來訪。

勉強張開眼,在桌邊的是個沒見過卻很眼熟的漂亮男孩,是個非常正統的日系美少年,有著狐狸般的雙眼,柔軟的褐色頭髮,纖長而白皙的身形,和她對上眼時,嘴角還勾起一絲帶著邪氣的笑意。

「啊,被姊姊看到了呢。」男孩豎起手指,露出惡作劇被發現的笑容。

這模樣應該是害她計畫延後的書店工讀生吧,最近老是在IG上看到他的照片,太過在意所以夢到了嗎?

伸手竟然真的碰到了少年的衣角,觸感細緻真實,既然這夢境如此寫實,沅沅就放開膽打算逗他,收回手指滑著自己雪白的頸子,鑲著水鑽的指甲輕劃著鎖骨,有些挑釁的說著:「來找姊姊玩嗎?就算是這麼可愛的弟弟也不能讓女生主動哪。」

「可是妳有喜歡的男生啦,」博人湊近,用魅惑的低頻聲音在她的耳邊說著:「妳就那麽喜歡那個主唱大哥,不惜為他傷害別人嗎?」

這種將睡不睡之際,以為身在夢境中的人最誠實了,何況博人用著帶著妖狐魔力的聲音誘惑著她。

「剛見面就吃醋,你真的好可愛。」沅沅沒再伸手碰他,反而將頭髮撩到耳後,讓美麗的頸肩線條性感的展露著。

「力和是我寶貝的玩具呢,姊姊最喜歡那種閃閃發亮的小男生,剛認識時他才大二,真是讓人想抱在手裡疼。」

「我說什麼他都乖乖照做,我的小寶貝才沒幾年就從小土包變成大明星呢,是不是很棒。」沅沅跌入回憶中,像是年輕的力和在她身邊撒嬌,而她寵溺的微笑著。

「那個無聊又普通的小女生憑什麼想站在台上,她每次上台都一副要死不活的臉,真以為團裡沒她不行嗎?」

「她最適合的位置就是當個幕後寫歌機器,連名字都不配掛在我的寶貝旁邊,所以我在她房間放了點小玩具,不管她想做什麼事我都會知道,姊姊是不是很聰明。」

用那麽多力氣去對付嘉凌,討男人歡心是其次,主因卻是因為嫉妒,或者是羨慕?

她的答案令博人很意外,但至少確定了主導竊聽的人是沅沅,而小鬍子和夥伴們的下藥施暴行徑,也很可能和她脫不了關係。

「這樣啊,明白了,『姊姊』晚安。」博人將手覆在沅沅的眼睛上,令她感覺有如墜入雲霧中輕飄飄的睡著了。

「太祖爺爺您終於醒了!」看到博人眼睛緩緩睜開,待在駕駛座上的健志已經哭到滿臉鼻涕眼淚了:「您只說會像睡著,沒說會連呼吸都停掉啊!」

「母親教我時是這麼說的,我想是我缺乏資質吧。」博人覺得五臟六腑都翻了一輪,非常難受。「……你哭得我頭更痛了。」

「爺爺啊,您已經幫那個丫頭太多忙了,何必搞這些不擅長的事搞到身體不適?」健志勸著:「您會來台灣也是為了完成椿大人的心願,事情辦完後還是必須回本家的。」

博人接過毛巾拭掉流進眼睛的汗水,幸好他還年輕,稍微休息後這些不適就舒緩許多。

就算知道很荒謬,他還是對著健志說了:「我考慮過成親好將她帶回去的可能性,但她還那麼年輕,會答應嗎?」

這個很認真的回答讓健志當場石化,即使博人長年深居大院沒什麼異性經驗,但見識過的千金名媛也不少,對個野丫頭動心也罷了,這可是連交往都稱不上的狀態,馬上考慮結婚也純情過頭了吧?

「別別別……」健志得順過呼吸才能講出完整的句子:「您得冷靜點,現在也不是上過床就要負責的年代了,就算您認定了也得確認對方的心意啊,總不能自己一頭熱。」

博人看著窗外沒理會健志。

他的確沒問過嘉凌的心意,她的心思全在那個一直受阻的夢想,或者有天知道了他的真實來歷,也會害怕恐懼呢?

兩人現在是彼此喜歡著,而且現下他是嘉凌唯一的支柱,博人再也不想壓抑想支持她的心情。

「讓在我離開前幫她一把,我不想帶著遺憾回去。」博人繞過許多心思,這樣回應了健志。

 

繼續閱讀→花季(柒)干戈-1
回上篇←花季(陸)花徑-5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