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季(柒)干戈-1

花季(柒)干戈-1

最近有個充滿話題的IG帳號橫空出世。

不管是照片或者影片都是低彩度的設計,畫面中的人妝容精緻卻看不出性別,纖細的體型穿著頹廢的歌德風華服,聽聲音是偏女性的中低音,身形卻像纖瘦高䠷的少年。

高反差處理過的影像風格強烈,非常引人注意。

而這神秘人是個能自彈自唱的傢伙,彈奏技巧頗有職業水準,乾淨醇厚的歌聲和強烈視覺衝擊成了令人好奇的對比。

本來以為是大公司要推的新人,但大家到處打聽了,都沒聽到相關的風聲。

但若是素人,先不管音樂、視覺、樣貌看起來都有強大的專業團隊支援,光是好幾個指標性的國內外獨立樂團官帳都關注了這帳號,就足以引起話題。

輕輕巧巧的幾個短影片,卻讓大車樂團內部風雲變色。

雖然影片的旋律只有幾個小節,但那是他們下個月即將發行的EP的主歌段落,為什麼這個來路不明的人會知道?就算旋律是巧合,那為何連歌詞的結構都很相似?

力和有一絲動搖,但他確信這神秘人不可能是嘉凌。

這首歌的旋律的確用了些片段,但歌詞是他的全新創作,她不可能會知道。

況且嘉凌沒有編曲能力,彈奏技巧也只有中等程度,尤其是影片中那人手上的那把是16年限量版的藍色蜂鳥,從訂製到出貨就要等待一年的時間。

這種名牌限量異色版的吉他動輒要價數十萬台幣,有錢還得有門道,嘉凌即使傾家蕩產也不可能買的到。

有這等財力和技術的神秘人究竟是誰?是從哪裡拿到他的新歌還搶先一步發表?

力和暴躁的推倒譜架,摔了水罐,怒氣沖沖的往外走。

看見力和這種反應,其他團員們更矇了,大家平常都專注在練團和表演,其他事情有團長和公司處理,偶爾寫出有意思的詞曲也都交給力和發落,對大家來說,處理這些瑣事不如多練團多發限動更實在。

比起歌太像的疑問,他們更好奇這個帳號的來歷。

最後大家的推測是公司的宣傳手法,雖然新歌還在後製,宣傳部也沒預算,更不可能瞞著他們搞出這種陣仗,但也猜不到其他可能性了。

力和急著和沅沅聯絡,卻再次被切斷通話。

沅沅總是要他耐性等候,只要力和稍微越界就會無情消失暫停聯繫,但這次和往常不同,甚至關係著大車的生死危機,他得在公司發現前搞清楚狀況。

他猛的踩下油門飛馳而去。

把資料和Demo交給健志之後,嘉凌以為暫時沒事了。

就算編曲老師再神速,他們手上也早就排滿了工作,哪可能讓她這個無名小卒插隊,加上存款正在迅速減少中,她恨不得馬上回書店報到。

「別擔心書店,音樂的事情交給健志,其他支援就交給我安排。」博人輕巧的勸住她。

也是,弄EP也不是有聲音就好,弄點視覺做包裝宣傳也是很應該的,博人再多就是贊助些服裝和攝影能花他什麼錢呢,就答應其他的部份讓博人打理。

但她怎樣也沒料到博人早就忍了很久,終於等到他大展身手的時候。

先是被架著到了沙龍和造型工作室,整整三天就像具身不由己的娃娃,被各種大師修整得連她媽看到都認不得。

看著鏡中人的模樣嘉凌完全傻了。

本來顏色雜亂的長髮,被整頓到如墨烏黑,有些稜角的臉型線條顯得柔和多了,甚至像是只有巴掌大,五官也變得立體許多,連皮膚看起來都白皙光亮。

這還是沒化妝的樣子,上妝後的冷豔臉孔在專業打光襯托下簡直像個完美的假人。

「這是我?」嘉凌無法置信的說著,鏡中的人和她同步的張闔嘴唇,回應了這個笨問題。

本來就不矮,在造型師的打理下她看起來像整整高了20公分。

穿上歌德風的華麗全黑打扮,還小露了點腿,看起來四肢纖長又帶點病態厭世美,嘉凌又問了一次:「這是我?」鏡子裡的人和她同步的伸出手,指尖也一起微微顫抖。

這已經超越易容術,簡直是魔法了。

但博人的「支援」還不只如此。

繼續閱讀→花季(柒)干戈-2
回上篇←花季(陸)花徑-6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