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季(柒)干戈-2

花季(柒)干戈-2

光是定裝就折騰了整整三天,一確定整體風格又馬上進棚拍照,以為不過區區拍幾張宣傳照,只要像從前一樣在站定位,擺張厭世臉就結束了,但博人竟然找來好幾個團隊,大批人馬浩浩蕩蕩,一大清早就進攝影棚等候。

嘉凌站在攝影棚中央,臉上身上同時好幾雙手在打理她,頓時覺得雙腿有些發軟。

她絕望的望向博人,他竟然微笑著對她比了大拇指。沒問過博人計畫細節就一口答應,事實證明她被貧窮限制了想像力,更太小看公子哥的財力和動員力了。

不擅長面對鏡頭,穿著不習慣的服裝,獨自面對全部人的視線,嘉凌臉色蒼白的連濃妝都掩蓋不住。

中午放飯時嘉凌沮喪的什麼都吃不下,就算對時尚一無所知,也完全看得出這些人都是一流的高手,一大群專業人士陪著她浪費了大半天,博人的錢等於白白扔進水裡,無力感和罪惡感滿溢,壓得她盜汗又胃痛。

博人沒去安慰嘉凌,這是她必須自己面對的課題。

進入下午場,嘉凌坐在攝影棚的中間,燈光師在測光,造型團隊也在忙著整理妝容,她卻像個廢物只能呆呆站著。

原來鏡頭前的冷酷帥氣不是板著臉就好,縱使每個人都要她不用擔心、不要緊張,她只覺得更難受。

這時卻有包裹送來,博人急切的迎上。

他料到嘉凌會在這關頭被擊落,早就提前準備了對付她的寶物,只是這東西量少價高調貨不易,直到現在才收到。

本來臉色灰敗的嘉凌,發現包裹是座琴盒後就有些分心,不時的望向博人。

當盒子開啟,她瞬間忘記身邊還有人張羅著她的妝髮,迎向前,雙手微微發抖,小心翼翼、徐徐緩緩的伸出手。

那把只在影片上看過的異色版限量蜂鳥來到她的面前。

經典復古,琴身染上如深海般的靛藍色,護板上的蜂鳥閃閃發亮,她拼命把手在衣服上擦乾淨,深怕讓琴沾上一點手汗。

「我……我真的可以碰它嗎?」嘉凌緊張到連句話都沒辦法好好說完,內心拼命喊著能想到的所有讚美詞,好優美的琴頸,好細緻的琴頭,好完美的曲線,好迷人的背板……如果人生有夢想成真的時刻,應該就是現在了。

抱著琴,她忘了還好多人在等待,仔細的調音,原來興奮發抖的手因為專注投入而穩定下來。

小心翼翼的彈出單音,再開始刷出和弦,哼著一小段即興曲,溫潤的聲音隨著手指飛舞,這音色竟能在她手上流轉,幸福到像是下一秒死去也不遺憾了。

唱完一曲,滿足的嘆了口氣,團隊的人都是專業人士,忍著沒拍手繼續拍攝工作。

「彈起來還順手?」博人問著,嘉恩感動的拼命點頭,雙手捨不得離開這把琴。

燈光師和攝影師交換眼神,就是這個時候。

他們不是第一次和這種拍攝菜鳥交手,但嘉凌狀態從慘烈到完美,這轉變快速到簡直是奇蹟。

前一秒還哭喪著臉,一看到吉他立刻沈醉在自己的世界中,折騰一上午的徒勞突然進度飛快超前,不只拍了足以用在整個計畫的照片,連預計要錄的現場收音片段竟然也提前完成。

拍到的影像和聲音立刻交給後製,比預期的還早收工,大家都很開心。

這也是博人支援幾天以來嘉凌第一次吃得下飯,只是當在餐桌上聽博人簡單解釋他的計畫後,她心累得連筷子都差點握不住。

原來這幾天完成的只是前置工作,後續還有行銷團隊設計了整整一季的企劃案,這等規模用在她身上是不是太誇張。

「我厭惡仗勢欺人的傢伙,那位先生和他的情人毫無道德。」博人將手捲遞給嘉凌,示意她趁鮮吃掉:「我知道妳不喜張揚,可總要讓他們親自體驗過妳的處境方有益談判。別擔心,我是妳的後盾。」

主廚介紹著食材,哪來的蝦子只取蝦膏加入名字很難記的洄游野生魚卵,東邊手摘的海苔灑上西邊日曬的鹽巴,連一滴醬油都有落落長的來歷。

嘉凌聽得頭昏眼花,難怪博人寧願在家開伙,不然每次出門吃飯,上一道菜就要聽一堆產銷履歷,真是累死人了。

※吉他型號的構想來源是美國吉他知名廠牌Gibson,其中一款經典型號的吉他即以蜂鳥為名,高階款式或限量款的價格甚至高達上萬美金。

 

繼續閱讀→花季(柒)干戈-3
回上篇←花季(柒)干戈-1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