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季(陸)花徑-4

花季(陸)花徑-4

博人在咖啡廳「幫忙」的這段時間嘉凌一刻也沒閒著。

她真不覺得博人能幫上什麼忙,但還是接受他的提議,將這一年寫過比較完整的曲子整理出來,有系統的歸檔整理後要交給健志。

不知道對方手上到底有多少東西,只好一首都不落的列成表格,沒想到這一年寫了這麼多作品,自己都覺得誇張。

博人早早就被老吳趕回來,心情很好的下廚,因為嘉凌把電腦搬到餐桌,在廚房處理食材時,一抬頭就能看見她奮戰的背影。

和人相處的變化實在太奇妙了,剛見面時只覺得這女生看起來非常糟糕,瘦巴巴的頂著一把稻草似的雜亂頭髮,穿著質感很差的衣服又亂又皺,褲子佈滿坑坑疤疤的破洞。

氣質更是令人生厭,博人從沒見過這樣渾身警戒張牙舞爪的人,看起來簡直是條兇惡的流浪狗。

但畢竟是吳桑關照有加的小朋友,至少只有一開始有衝突,之後她總會避著博人,偶爾從房裡傳來的聲音有點擾人,但也關上門也還能接受。

要說開始改觀,應該是相處一陣子後,發現她帶著一股傲氣。

當博人給自己準備餐點,屋子裡飄散著熱騰騰的飯菜香時,嘉凌能面無表情的給自己倒水,從冰箱拿出凍成石頭似的吐司邊回房充飢,沒表現出不滿,也沒顯露過一絲嘴饞的模樣。

要是窮到沒錢吃飯還能理解,可吳桑不是小氣的慣老闆,她仍如此度日,博人開始好奇她到底為何這樣苛待自己,要硬撐著一股氣過得這樣潦倒。

努力就該得到對應的收穫,博人一直以為是這世界的既定原則,可幾次親眼見到她處境才明白不是每個人的世界都是如此運作。

嘉凌拼命存錢想做的事,對博人來說再簡單不過了,這樣也能遇到這麼多荒唐的狀況,讓他從冷眼看待到後來忍不住多加關注。

他想插手,卻沒有著力點,嘉凌不會接受別人施捨的同情。

只是越注視就越難以忍受看她受苦。

博人終於招呼她一起用餐,看她從勉為其難的坐下,從禮貌矜持的小口吃飯,到後來他每天得多煮一合米,才夠餵飽這個勤勉工作的人。

可能是經常一起吃飯漸漸熟悉彼此,嘉凌對博人不再處處防備,也不再隱藏期待晚餐的晶亮眼神,甚至不管他能不能聽懂,開始在餐桌上對博人聊起創作遇到的煩惱。

越相處越有意思,明明是個行動腦袋都簡單的人,怎麼能唱出那些千纏萬繞的歌。

博人一直覺得自己的心態是出自愛才,就像當初支援健志那樣,見她一天天被餵食的豐盈起來,不再像捆柴似的,臉色也紅潤許多,多虧還年輕,就算天天熬夜寫歌又上了整天班,還能中氣十足的和他拌嘴。

幾次滿身疲憊從山上歷險回來時總會看見她睡在沙發,桌上散落一堆器材和滿滿塗鴉的紙,明明是趁博人不在霸佔客廳,看起來卻像是在特意等門。

長居在清冷的大院裡,身邊最親近的只有疼愛他卻忙碌異常的母親,家人們對他們母子的敬畏遠大於情份,畢竟神明喜怒難測,他們深怕不慎得罪神的使者,長久謹慎的對待便反而顯得淡漠疏離。

而什麼都不懂的嘉凌老是在沙發上打橫,非常失禮的睡成四腳朝天,但有人在等門的感覺還不錯。

她在作品進展順利之後表情明朗多了,甚至開始有心思簡單的打扮自己,不再那麼野氣。

有些雜亂的髮辮顯得笨拙,但那就是二十來歲該有的青春可愛,看嘉凌經常掛著笑顏,不再狼狽又疲倦,博人就覺得很值得。

畢竟以室友的身份最多就只能關心至此,再插手就太多了。

直到前幾天嘉凌對著他怒吼,博人只覺得心痛到要碎了。

但他無法生氣,想到在寒流肆虐的當下,嘉凌只穿著單薄的衣服就不見人影,整個下午他擔心得坐立難安,偏偏吳桑要他在家等候。

從下午等到深夜,只能懸著心為她煮鍋熱粥,就算聽到她在外頭哭泣的聲音,也逼著自己不去打擾,獨自在房裡輾轉難眠。

但等了一天,嘉凌來敲門就說要離開,怎知道所有的心疼和憐惜湧上,還有自胸口滿溢,那些洶湧而無以名狀的情感,博人就按捺不住了。

想要幫她更多,想成為她的支柱,現在兩人已經如此親密,他總該有插手的資格了吧?

博人湊過來,看她咬牙跟那一大堆檔案奮戰。

「不要看!」嘉凌慌亂的把文件關掉,這麼不巧剛好整理到那堆粉紅泡泡歌,被當事人看到還得了:「你去忙你的,不要來亂我啦。」

「『看到你就微笑,何時開始我不知道……』這怎麼唱?跟妳的平常風格不像啊。」博人捱著她,把瞥到的句子湊著她耳邊唸出來,嘉凌摀住耳朵哀號著。

「不要問那麽多!」想放聲大喊又怕被房裡的竊聽器錄下,嘉凌用氣音抱怨著:「我就是寫了怎樣?誰知道他們會不會拿到這些歌去改,反正我、我偶爾也有少女心啊!」

「原來妳早就喜歡上我,喜歡到忍不住寫歌嗎?」博人笑得很開懷:「幸好妳忍下了,若是妳對著我唱這些……實在承受不起啊。」

嘉凌哀號一聲把臉埋進手裡。

這種彆扭真可愛,博人湊到她耳邊把聲音壓低:「讓我看看,妳臉紅到脖子上去了……」

不要用那麽好聽的聲音在人家耳邊挑釁啦!嘉凌被逗到發火,把博人一把推上沙發,騎到他身上作勢要狠狠揍他一頓,下場就是很華麗的被博人抓住手臂,反壓在沙發上。

手被箝制住,又被熱切的吻著,她只能用熱烈的喘息回應著。隨著兩人肢體之間纏綿得火熱,博人鬆開手,托住她的後頸讓兩人摟得更緊,她也以雙手摩挲著博人的身子作為回應。

兩人正要不安分的伸進彼此的衣服之際,電子鎖響起開門聲,健志又是嚷嚷著進門:「YO!太祖爺爺你要我找的東西……!」

「出去!」博人和嘉凌同時氣急敗壞的怒吼。

健志這才看見兩人在沙發上衣衫不整的,天生少根筋的他沒反應過來,反而大驚小怪的喊著:「爺爺你怎麼跟這小鬼打架?有什麼事不能好好說嗎……啊啊啊啊啊!」

隨著哀號聲,健志整個人飛了出去,門還都砰的一聲被猛力關上。

繼續閱讀→花季(陸)花徑-5
回上篇←花季(陸)花徑-3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