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季(壹)造訪-2

花季(壹)造訪-2

「一起床就看到一個不認識的男人在房子裡,還沒穿衣服的從浴室跑出來?現在的小鬼太不像話了吧!」嘉凌堵在大門口怒氣沖沖抱胸抗議著。

「不管這女的怎麼進來的,入侵我的房間睡我的床,還扯著嗓門鬼吼鬼叫?現在賊人竟然囂張至此?」倚在臥室門前的男子已經穿好衣服,他聲音低沉冷靜,比起生氣,聽起來更像在嘲諷。

坐在沙發上的中年男子無視這劍拔弩張的氣氛,慢吞吞從保溫壺倒了兩杯紅棗茶,分別放在茶几的兩端,示意他們坐下來好好談。

畢竟老吳才是屋主,嘉凌憋住一肚子火,當作是賣未來老闆面子瞪著對方坐下了。

看那傢伙細皮嫩肉體格削瘦,根本是個才剛抽高的小鬼,下巴抬得高高的回瞪她,還坐在單人沙發上一副妳奈我何的態度。

「容我介紹一下,」老吳清了清喉嚨,「這是博人,很小就跟家裡到移民到國外,最近回台灣住一陣子,我算是他的遠房叔叔,留他住在這邊也應該吧。」

「一陣子?那待幾個月就會搬走嗎?」聽到是老吳親戚的小孩,嘉凌敵意降低了許多,只是礙於不想被看輕還是繃著臉說話。

那個死小孩嘴角竟然掛著輕蔑的笑容,嘉凌火又冒上來,剛才真該直接把他按在地上暴打一頓,這傢伙不過個子高了點,身板乾巴巴一副發育不良的樣子,真打起來嘉凌未必會輸。

「短則百日,長則數年。」那個叫博人的輕描淡寫的駁斥她,「有長居準備才會重金整理這廢墟般的閣樓,不過昨日較晚回宿,就見到不速之客闖入房裡,甚至睡在我的床上。」

開口講話更討厭了,咬文嚼字做作的要死,嘉凌沒禮貌的翻了幾百個白眼。

「我也說過會有個朋友來借住,」老吳眼神有點責備,卻是望向嘉凌這裡:「沒料到這傢伙沒說一聲就三更半夜跑來了,再臨時起意也該路上傳個訊息給我啊。」

說來的確是自己理虧,嘉凌整個氣勢都縮了,但門鎖要不是用她的生日當密碼,也不至於誤會得這麼誇張,她囁囁的小聲抗議著。

「妳生日?」

突然大門敞開,一個金毛仔連滾帶爬的衝進來,指著嘉凌的鼻子大聲斥責:「那個跑進別人家睡覺的小偷就是妳?給我乖乖的不要亂動!」

嘉凌嚇了一大跳:「我一直坐著沒動,你又是誰啊?」看到博人和老吳同時嘆了口氣,看來是那小鬼的跟班吧?長的一副老臉,頭髮短得像剛從監獄放出來,染了一頭金毛,剃眉毛又渾身刺青,講話還口齒不清,看起來就不是什麼好東西。

老吳揮揮手示意金毛仔把大門關上:「這是健志,博人媽媽那邊的親戚,大門密碼是他設定的,誰知道會這麼巧生日都同一天,這才有誤會。」

他又倒了杯熱紅棗茶給嘉凌:「健志的公司另外有宿舍,但博人和嘉凌以後就是室友了,年輕人要好好相處,」他囑咐著嘉凌:「幫我多照顧一下這兩個外國人,離鄉背井的總是比較辛苦。」

金毛仔站在老吳背後對著嘉凌齜牙列嘴的,嘉凌整個人都蔫了,不甘不願的道了歉,「我還是可以住原來的小房間吧?我去整理行李,然後那位……」

「博人先生。」那個死小鬼帶著一抹勝利的微笑重複了自己的名字。

「不小心進你的房間很抱歉,我會把床單枕頭套都幫你洗好烘乾,讓你晚上睡在乾淨的床上。」身上沒多少錢了,驟然要多一筆開銷,嘉凌覺得心臟有些抽痛。

博人乾脆的拒絕:「那些妳喜歡就拿走,我不要了。」

 

傲慢囂張!奢侈浪費!哪來的公子哥有點錢就看不起人嗎?嘉恩忿忿的把整套枕頭棉被床單都摔在地上,金毛仔連保潔墊都整套扛來了,還疊的方方正正遞到她手上,看起來更顯得惡意滿滿。

房間揚起灰塵,嗆得她眼淚鼻涕齊下。

外頭裝潢的美侖美奐,這個小房間卻任其灰塵滿天,還是那組有點搖晃的桌椅,躺上去有嘎吱聲的破木板床,還有玻璃上充滿刮痕、窗縫永遠都關不緊的老窗台。

提了水把整個房間擦了幾輪,還是擦不掉那些滲進木頭隙縫的陳年霉味,難怪有人說沒比較沒傷害,早就知道閣樓的小房間是這麼破舊,有個擋風避雨的房子待著已經很幸運了,還想住什麼好房子嗎?

至少公共區域有冰箱有廚房,浴室不只有熱水,還新裝了一個漂亮的小浴缸,比預期的已經好太多了,在窮困面前堅持尊嚴是沒有意義的。

最後嘉凌還是把床鋪好,那個看起來很貴的保潔墊甚至可以暫代床墊,厚實透氣又柔軟,應該能讓她安然渡過冬天。

嘉凌翻出線香盒點上一柱,這是她身邊僅剩的奢侈品了,細細的線香只能燃燒十分鐘,卻能讓整個房間香氣縈繞一整晚。

繼續閱讀→花季(壹)造訪-3
回上篇←花季(壹)造訪-1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