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季(壹)造訪-3

花季(壹)造訪-3

老吳的書店是個很奇妙的地方。

不在市區內,而在有點郊區的大學巷子裡,是間獨門獨棟的老別墅,庭院寬敞到不只夠停兩三輛廂形車,還有不少空間可以造景,過路客很少,平日自然也清淨的很。

除了一樓的書店、二樓的咖啡廳兼沙龍,地下室還有設備高檔、隔音超強的小型表演場地,憑學生證就能用很便宜的使用費登記表演。

老吳就是那種用愛發電的生物,學生們常私下討論他是不是中了幾億的樂透,不然書店沒啥客人,咖啡廳的客人也都抱著筆電來工作,往往只點杯美式或拿鐵就能坐一整個下午。

明明是慘澹經營,他卻經常出錢出場地辦了不少講座和表演,十幾年來如一日,所以不管在出版圈還是獨立音樂圈中都頗有點地位。

嘉凌從上大學的那個暑假就在這邊打工,一直到大三下半,樂團玩出名堂了才漸漸淡出,出事後也是老吳先傳了訊息過來,說這裡隨時歡迎她回來。

書店客人不多,但是要處理的事情很雜。

書店每週進書兩次,要盤點、上架整理、每個月都有主題推薦的書,每季還要配合活動佈置場地和做網路宣傳。

要會操作咖啡機,能做出菜單上的輕食,還有地下室有表演的下午就要去整理器材,幫忙整線調音之類的。

每件事情對嘉凌來說都不難,總是可以準時甚至提前下班,只是當博人在家時她寧願在店裡多待一陣子,直到熬過晚餐時間。

雖然沒問過,但博人看起來跟自己老弟差不多大,都是剛上大學的年紀,老弟煮泡麵會加顆蛋已經被老媽吹成是料理小天才了,很難想像這年紀的男生這麼熱愛自己做飯。

起得夠早的話,會聽到七點準時從廚房傳來烤箱的叮噹聲,隨之飄來濃到過份的奶油香。接著是手動磨豆機低低的齒輪聲,早餐通常是西式的,一份烤奶油土司或可頌,一碟有著堅果和乳酪的混合生菜,再一杯手沖單品咖啡。

他午餐吃的不多,經常是一邊看書一邊用餐,通常是一小份鍋物,有蔬菜、豆腐和少許的肉類或海鮮。

而晚餐往往是和式套餐,一份講究的主食,通常是煎肉排或烤魚這種簡單卻香味攻擊性十足的食物,一份漬菜,兩三份不同的蔬菜,或涼拌或熱炒,會配上一碗剛煮出來的熱騰騰白米飯。

自己吃飯還講究成這樣,看在嘉凌眼中真的吃飽太閒。

對一個為了省錢只吃麵包邊當晚餐的人來說,嗅覺變得這麼敏銳實在不甘心,天天在家聞這些味道根本是酷刑。

而且那個死小鬼買的食材好像都不錯,嘉凌開冰箱時總會留意到那些包裝精美的食材,每一片肉的油花均勻到像石頭紋路,蔬菜包裝上面還有農產履歷標示,新鮮到像是早上才摘下的,嘉凌不敢看價錢,免得成天在家裡一開冰箱就憤世嫉俗。

就算是白飯,剛煮好掀開電鍋的瞬間最可惡,剛蒸好的香氣衝進房裡,簡直到了霸凌的程度,香到讓嘉凌無言。

現在她的主食就是咖啡廳裁掉的麵包邊,還有打工的員工餐能作個超大三明治,讚嘆老吳前兩年決定在咖啡廳賣輕食,她這才沒真的餓死。

還好每隔一陣子博人就會外出不歸好幾天,那幾天嘉凌會非常愉快,沒有可惡的香氣攻擊,整個房子的公共空間都是她的。

她會在確定博人出門的隔天堂皇的把電腦和麥克風、效果器通通都搬到餐桌上,客廳的氣密窗效果真的不同凡響,連白天都沒什麼噪音,而且餐桌堅固又寬敞,不像房間的桌子晃到像是隨時要散架。

把這陣子寫的歌錄好才能做簡單的混音後製,之後再找專業的編曲來完成作品。

能滿意到上傳的作品很少,畢竟現在她的技術和設備都還很簡陋,這樣一邊累積作品一邊打工存錢,雖然進度很慢,但這一兩年內一定可以獨立完成她的作品集,這也是她現在的唯一目標。

嘉凌確認檔案沒問題後反覆又聽了幾次,整天打工又忙了徹夜,累到忘了關掉電腦就靠著沙發睡著了。

天濛濛亮時博人疲倦的回來了。

前天才生成的颱風即將靠近,繼續待在山上太危險,只能加快腳步趕完行程提前回家,這讓他幾乎透支體力。

期待可以到家就能馬上梳洗休息,一推開大門卻看到餐桌上擺了一大堆雜物,而罪魁禍首正披頭散髮的在沙發上呼呼大睡。

他皺著眉,這小女生死性不改,哪都能睡,就是不好好躺在自己床上,甚至趁他不在就把公共空間弄得一片狼藉。

睡的時候惹人厭,醒著又更讓人火大,犯錯不肯老老實實道歉,平常講話粗聲粗氣的手腳也笨拙,半夜不睡常弄出些噪音,他被優養慣了,沒遇過這麼失禮的人。

當博人在家時她還會稍微收斂,躡手躡腳在家裡出沒,笨拙的躲著他。

等他一不在家就現出原形了,鳩佔鵲巢的難看樣實在很糟糕,他開始考慮要不要乾脆瞞著老吳給她一筆搬家費,花錢買清靜才是上策。

博人心裡抱怨,手腳倒是沒閒著,趁著烤餐包的時間沖了澡,倒了杯冰牛奶,隨手把餐桌上的雜物推到旁邊去,準備吃點簡單早餐再休息,不料電腦被他碰了一下解除睡眠狀態,自動放起歌來。

他被突然傳來的聲音嚇了一跳,震天響的音樂從環繞音響溢出,這小賊還真懂享受,竟然擅自把電腦接上客廳音響,這麼費工就為了聽這種粗製濫造的歌?

博人試圖操作不熟悉的觸控板,怎樣都按不到暫停按鈕,正考慮要不要直接暴力扯掉音響電源時,音響出現了自彈自唱的人聲。

粗糙的錄音,顯得生澀的編曲,掩蓋不住那個聲音有著優雅飽滿的中低音,尤其是嘆息般的收尾竟然能勾得人心神一蕩。

博人這才瞥到播放視窗,歌名旁邊有個小小的英文拼音,他無聲的唸著:Jia-ling,嘉凌。

看看還在播放中的視窗,再轉頭看在沙發上睡到四腳朝天的粗魯鬼,博人搖搖頭,這場景比被山精捉弄還要荒謬,他這次乾脆的拔掉喇叭的插頭,然後在牛奶裡加了大量的砂糖一飲而盡。

第一章 造訪 (完)

繼續閱讀→花季(壹)造訪-中場休息
回上篇←花季(壹)造訪-2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