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最後的最後(上)

[連載]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最後的最後(上)

欣澄合約快到期的那陣子,予光陷入極度焦慮的狀態。

她暫時不想續約,說想出遠門旅行散心一陣子,讓她實現願望或者說服她留下,兩種想法整天在予光腦子裡打架。

所以那陣子欣澄準備早餐時,常常一抬頭就看到他跟長臂猿一樣,雙手勾在器材上定格發著呆,有時會對著窗戶喃喃自語,偶爾還會突然肩膀一垮,垂頭喪氣的走掉。

雖然早就習慣予光常陷入內心小劇場的狀態,但是早上的運動他一向都很專注,或許是工作上有些不順卻不想多講,反正他想講的時候就算嘴被黏住,他也會撕開嘴皮硬講。

予光已經煩惱到開始有些反常行為了。

向來不太主動約人的他,最近到處抓著戀愛經驗豐富的後輩喝酒討教,喝到人家看到他都怕了:「予光哥,我是交過很多女友沒錯,但是求婚這種事真的沒經驗,您應該去問已經結婚的前輩才對吧?」

不愧是戀愛高手,一句話就突破盲點,只是予光認識的已婚前輩們都正忙著顧小孩,不太方便約出來,他拍拍後輩的肩膀:「好吧,不管成功率如何,把你聽過的求婚計畫都跟我講。」

隨著欣澄要離開的時間越來越近,予光就越認真的考慮結婚的可行性,雖然比規劃的年紀早了點,但是越和她相處,就越喜歡她,越相處也只覺得舒服自在,一點都不會膩。

予光想得出神,正在做五穀粥和野菜鮪魚沙拉早餐的欣澄,感覺訓練區久久沒動靜,一抬頭就看到一隻長臂猿看著她發呆。

找個好時機去拜託很熟的主廚,把求婚戒放在特製的奶油蛋糕裡,一切開蛋糕發現戒指,一定會超驚喜。

「你是要整顆戒指都沾滿奶油跟蛋糕,整團油糊糊的讓她戴上?要是她咬到崩顆牙,或者吞到胃裡怎麼辦?這是謀殺吧,提議撤銷!」旻善和米恬冷冷的投下反對票。

那找個風景優美,地點僻靜的木屋民宿,一整天享受著美好的景色和餐點,黑膠唱片播著優雅的西洋老歌,在放鬆的氣氛中,拿出戒指和鮮花求婚,這樣一定讓她覺得溫馨又感動。

「這樣感覺不錯,但是最近是旺季,評價好的民宿都沒空房了,加上你們最近都有連續兩三天的假嗎?彼此的時間兜得上嗎?」欣澄最近又去上課,而予光也幾乎每隔一兩天就有工作,這完全沒考慮到時間分配的提議又被打槍了。

那改找氣氛超好的景觀餐廳,不是說有求婚必勝包廂,佈置滿滿的花和輕音樂,用餐到一半請樂手進來演奏,他就抓準時機單膝跪下求婚……

「她的想法你還不確定吧?這麼多人看著壓力會超大,萬一她說暫時不要的話,你會超尷尬。」米恬又是一盆冷水不留情的潑過來。

「我覺得你就找天晚上,兩個人一起吃完飯、收拾廚房,自然而然的說想跟她共度一生比較簡單,」米恬雖然是浪漫求婚派的,但欣澄是個常會錯意,對情感接受力超遲鈍的女生,與其想盡花招不如直球對決有效。

旻善也同意應該要直球決勝負:「告訴她,說想一輩子吃她做的菜,哇,那應該會很感動。」這樣好像挺浪漫的,似乎可行。

只有米恬翻了白眼:「你們是在求婚還是詛咒啊,就算再愛下廚,一輩子都要煮飯也太慘了吧。」

「而且你得想清楚,急著在這時候求婚,只是不想她離開,還是認真想共度一生?結婚跟交往要考慮的事情太多了,尤其你們兩人生活背景差異這麼大,好好談過再說吧。」米恬無情的潑一大桶冷水。

冷靜下來想,兩三個月其實很短,等她回來再確認彼此想法也不遲。

揣著心思的予光,送欣澄到機場時,堅持讓她帶張額度大一點的卡在身上,才勉強放心讓她走。

小個子膽子真的很大,自己出遠門就算了,為了省點機票錢得在第三地轉機,因為沒經驗,還搞錯狀況差點趕不上轉機。

過程有點曲折,還好一路平安,出發二十小時後終於收到報平安的訊息,予光這才放心下來。

雖然很瀟灑的說不用每天聯絡無所謂,但是真的一天沒收到訊息,他就吃不下睡不好,雖然上工時還能維持專業形象,但只要一鬆懈,誰都看得出來他不在狀態上。

這樣勉強撐了一陣子,他決定找英燦姐好好聊一下。

「最近出門還是上點妝吧,你氣色真差,黑眼圈已經擴散到臉頰上了,」連一向板著臉的趙英燦都嘴角失守:「人家辛苦照顧你一整年,讓她好好休息一陣子不行嗎?」

予光茫然的看著趙英燦:「我理智上知道。」

趙英燦忍著沒翻白眼:「但是身體不聽話是吧。」

一直覺得自己比較喜歡獨處,最近卻常連吃飯都覺得沒味道,明明知道她會回來,卻總是想到她上次離開時,整間屋子空蕩蕩的時候。

「我想請妳幫忙……」予光還沒說完,趙英燦用調整過的行程表打了他的腦袋:「我把最重要的工作挪到這周了,你給我打起精神拍完,之後兩個月你就放假吧,愛去哪裡去哪裡,時間到了記得回來。」

連檔期超滿的攝影師都搞定了,不知道英燦姐用什麼方式押著人家配合的,當然設計師和雜誌社方面也陷入大混亂,畢竟之前趙英燦賣面子幫忙救火不少次,這回他們也只能硬著頭皮還人情了。

回到首頁
最後一回同時上線▶▶▶▶▶
[連載]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最後的最後(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