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蝦湯x小廚娘(八)活出好好的樣子-4

龍蝦湯x小廚娘(八)活出好好的樣子-4

8-4 讓我來示範一次什麼是喜歡

下半年的表訂行程看起來相對輕鬆,固定活動就只有代言拍攝、出席大型典禮,粉絲會之類,其他就是準備年底開拍的電影。

曝光比較少,但實際上更忙,為了完美詮釋情報員出身的角色,他還特別找了專業教練調整體態和肢體,連徒手攀岩都放進訓練課程中,要讓身形輕盈卻又要有好看的肌肉量,因此從現在開始也必須嚴格控制飲食了。

新橙和經紀公司提議,找來了專業營養師配合開發菜單,她想方設法的在有限食材中變花樣,甚至在訓練日還另外準備便當,她希望予光吃得豐富又開心,因此備餐的難度變高,她也跟著忙得不可開交。

還好兩人住得近,大多的日子還是能一起吃晚餐,這也是兩人每天最期待的時光。

公司最近似乎想強化予光的成熟性感形象,讓他和性感歌手合作微電影MV,但即使是剪輯版也讓電視台禁播了,結果就是在網路上燒得更猛烈。

新橙當然看過了,一上線就衝上各入口網站的發燒影片,根本躲不過。

一向覺得工作不需要多解釋的予光,卻在晚餐時間很忐忑的問她想法:「我真的不知道剪出來會這麼煽情,妳會不舒服嗎?要不要以後避開這種工作?」

新橙有點茫然,她早就把螢幕上的那個人和現實中的予光分開看待了,就像一般人都不會在意男友的雙胞胎兄弟跟誰談戀愛吧?而且螢幕上的予光肢體和表情都那麼專業,很難和眼前這個聒噪又黏人的傢伙做連結。

但新橙還是盡量露出崇拜的眼神,雙手交握說著:「太帥了,你在MV裡面就像另外一個人一樣,又酷又帥,太性感了。」

「像另外一個人?」予光站起身逼近:「意思是平常我不帥又不性感?」

「我不是這個意思……」被抓住語病,新橙抱著空鍋子連連後退,最後被予光奪走鍋子後,整個人給壓在牆上吻得昏頭轉向,最後被予光身體力行,徹夜證明自己的性感魅力。

新橙累得一路睡到隔天中午才勉強起床,而予光還是按照既定行程一早就出門了。

難道怪物級的體能是他們那行的必備技能?新橙扶著腰艱辛的起床。

稍微整理過廚房,再繼續昨天的醬料測試,希臘優格價格昂貴但乳糖和脂肪含量都低,作成醬汁應該大有可為,正忙著磨堅果進去時予光就回來了,手上還拎著一大袋海鮮。

「午餐吃過了嗎?」予光沒等她回答就開始翻起鍋子:「等我簡單煮個湯,晚一點我們去約會?」

新橙一頭霧水的被拎出廚房,看著予光翻出材料,久違的下廚似乎讓他很開心。

予光把乾海帶稍微泡開就下鍋用麻油炒香,放一點蒜末和水,水滾了才放進蛤蜊和蝦子加蓋燜煮,說把海帶的顏色煮出來會更好喝。

新橙被趕出廚房有些不甘心,就張開雙手從背後環抱著,掛在予光身上干擾他下廚,無奈人矮不夠重,就算緊緊摟著予光的腰,他也完全不受阻礙的拖著她滿廚房亂走。

最後新橙賭氣拿著予光的手機拍他下廚的樣子,用畫筆把予光的臉畫滿鬍子和廚師帽出氣。

海帶湯煮起來的確很快,予光盛了滿滿超大一碗遞給她:「在韓國,生日的人都要喝海帶湯,所以我弄了這個,生日快樂。」

新橙當然記得自己生日,但她從小就沒有慶祝生日的習慣,加上予光也忙,就覺得沒必要告訴他。

但是他記得,這麼忙的人擠出時間為她煮了一鍋湯,舀了滿滿一湯匙,細心吹涼了之後遞給她。

味道很鮮美,予光坐在她面前穿著圍裙,閃閃發亮像隻大狗狗等誇獎的模樣,新橙得憋著氣,才不會被感動到大哭出來。

「妳怎麼眼睛鼻子都紅了?有這麼難吃嗎?」予光緊張的嚐了一口,味道還不錯,難道是小個子不喜歡海帶湯?

新橙拼命搖頭,帶點哭腔的回應著:「喜歡,好好吃,我只是太開心了。」

她的反應出乎予光預料,又有些心疼:「喝個湯就感動到要哭,那晚點約會妳的心臟可得堅強點。」

其實予光入行後就沒正式的戀愛經驗了,要怎麼為女友慶祝生日更是毫無頭緒。

要好的後輩給了花樣百出的建議,什麼搭直昇機去高級渡假中心、包下私人海灘和小型樂團之類華麗夢幻的提議通通被予光否決,他又不是跟需要排場的財閥千金交往,只想要給小個子一個幸福愉快的回憶而已。

「我們今晚外宿,妳回去收點簡單行李,一個小時後我開車去接妳。」予光刷著鍋子邊交代著。

在首爾,若是要一起出門的話,不是到對方住處一起出發,就是直接約在停車場,這樣開車到大樓門口迎接的感覺特別新鮮。

一上車發現予光竟然將頭髮全往上梳,還穿了剪裁合身的西裝,這樣的予光真的完全是從漫畫走出來的男主角,好看到會讓她失去理性,這視覺衝擊太過巨大,讓新橙的心臟直接停了一拍。

予光早就猜到小個子超愛他這造型,上次還瞄到她把予光演律師的劇照印出來,悄悄收在錢包裡。看新橙一上車就轉開眼睛不敢正視,整張臉通紅還拼命用手搧風就知道他命中紅心了。

她的反應讓予光心情超好,不枉費他細心打扮,看新橙不時偷偷瞄他,一路上予光因此暗暗偷著笑。

新橙真的快被他電死,予光的五官本來就很鮮明,頭髮梳上去後線條就更銳利了,這造型每次都會害她進入迷妹模式,被這樣的予光看一眼,她就覺得魂不附體,好想要整個人像章魚一樣攀在他身上不放。

「感謝閣下今天的搭乘,」予光用著過份誇張的語氣說著:「我們的目的地在南方約20公里處,中途會經過一段蜿蜒的山路,大約40分鐘後到達,請林女士坐穩,我們馬上出發。」

當自己是機長嗎?這段話還莫名其妙用了一大堆敬語,惹得新橙笑個不停。

予光預定了一間評價極高,隱密精緻的民宿,從落地窗就能俯瞰整個江南夜景,在他們到達之前,民宿主人已經照要求準備好簡單的餐點就離開了。

一進門,予光就將新橙帶到單人沙發上坐好,在她的髮際別上一個鑲滿水鑽的皇冠小髮夾,然後單膝跪下親吻了她的裙擺。

「今天妳就是我的一日女王,請任意使喚我,要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