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蝦湯x小廚娘(八)活出好好的樣子-3

龍蝦湯x小廚娘(八)活出好好的樣子-3

8-3 我可是什麼都記得唷

這間義式餐廳除了位置擠了些,裝潢跟廚師手藝都不錯,只是放予光一個人在隔壁桌,新橙整頓飯都吃得漫不經心。

一開始媽媽還很溫柔的噓寒問暖,沒多久就開始擔心碎唸,她想不通,新橙功課普普,好不容易捱到大學畢業,不找點正常上班的工作就算了,也不是什麼有冒險精神的小孩,怎麼會突然不吭一聲的跑去國外上班。

「妳該不會是被騙了?」媽媽回想起各種可怕的詐騙新聞:「我聽說很多工作詐欺,先給妳開高薪,然後要妳當人頭認股,最後負責人捲款跑掉妳們這些冤大頭去坐牢?」

接著又擔心起女兒的未來:「可惜之前那個在一起那麼久,他要是真心悔改了,還是可以考慮一下,浪子回頭嘛。」

新橙差點嗆到:「郭里為個性差還會劈腿欸,妳上次才說寧缺勿濫,現在又叫我考慮那種人渣,到底多怕我嫁不出去啊?」

媽媽用叉子俐落的分解雞翅:「聽說人家去大公司上班了,業務經理呢,要不是妳這麼不穩定,我又何必擔心這些。」邊嘆氣邊說著。

「我有看到名片,那個是直銷公司啦,每個人進去都是經理襄理……」新橙無奈的還想辯解,服務生卻突然送來了氣泡酒。

新橙愣了一下:「我們沒有點這個……」服務生臉上閃過一絲奇妙的微笑:「這是今天主廚的特別招待,希望兩位用餐愉快。」

媽媽很開心,本來還要唸女兒怎麼會找這種價格不婓的餐廳,沒想到竟然被招待品質這麼好的氣泡酒,飽滿的葡萄香氣和細緻優雅的泡沫,讓她心情好極了。

新橙瞪大眼睛望向在隔壁桌的予光,他別過頭閃掉視線,若無其事的喝著紅酒。

予光沒料到會被安排到這麼近的位置,一抬頭就可以看見新橙媽媽的背影,就算他已經很努力專心吃飯配手機,仍可以清楚聽到她們母女的對話內容,還好他這位置不顯眼,燈光也暗,不然邊吃邊憋笑可能會憋出胃痛。

「算了,反正妳高興就好,不要在韓國找老公就是。」媽媽語重心長的交代:「我聽妳阿姨說,跟韓國男人談戀愛雖然很浪漫,什麼交往一百天兩百天都要慶祝紀念,可是骨子裡都是大男人,結婚以後會打老婆,妳都快三十了,要好好考慮未來啊。」

金先生無辜中箭,差點被紅酒嗆到,內心瘋狂吶喊著我才不會打老婆!

新橙也忍不住正色駁斥:「媽,這是刻板印象,什麼國家都有爛人,至少我現在這個很尊重我……」說到一半話卡在喉嚨進退兩難,她好像不小心說溜嘴了?

媽媽果然很敏銳:「現在這個?誰?男朋友?哪裡認識的?有正當工作嗎?是男的吧?」

聽這一串的問話,予光隔了張桌子也跟著不安分起來,一直對新橙使眼色,滿臉期待著她一點頭就要衝過去亮相。

老媽的逼問加上予光蠢蠢欲動,新橙完全慌了手腳,眼看情勢已無可挽回,她只得快速交代起前因後果:「媽,這次我是跟朋友一起來台灣,他今天工作提前結束所以我帶他一起來吃飯,因為不好意思打擾我們,所以他自己在隔壁桌,既然妳問起……」

眼看予光已經切換成社交模式,帥氣逼人的站起身走來,新橙勉強鎮定的繼續說下去:「這麼剛好,那就順便介紹一下……」

予光走到新橙身邊,非常自然的向新橙媽媽行禮:「阿姨您好,我是金予光,這次和新橙一起來台灣,很高興見到您。」

只見媽媽非常驚訝,完全闔不上嘴。

予光早就習慣這種場面,逕自拉了椅子捱著新橙坐下:「應該要準備好才和長輩見面,這麼突然請您見諒,下次見面請讓我好好彌補。」

新橙看媽媽愣住,連忙給老媽倒水:「媽別擔心,他講的是中文啦,應該聽得懂吧?」雖然有些腔調,但予光這一年來中文也是進步飛快,常講還是很有用的。

同時也有點擔心,在外商公司當主管的老媽照說看過不少大風大浪,卻仍是被突然冒出的男友嚇到了嗎?

只是媽媽的反應讓新橙更加意外,她回神後,坑坑巴巴吐出的第一句話竟然是:「金予光?予光歐巴?本人?」

等等,老媽,長輩不該對著年輕男人喊歐巴的,新橙傻眼,但看到老媽眼中突然迸出光芒,背後還飛出天使吹著七彩泡泡,她才會意過來,老媽該不會是予光的粉絲吧?新橙尷尬掩面。

還好予光連這種狀況都很習慣,會脫口而出這樣喊他的一定是他的粉絲,看來拿下未來丈母娘是輕而易舉了:「您叫我予光就好,您說中文,慢慢講我都聽得懂。」邊講還邊露出招牌微笑。

准丈母娘這才緩過氣來,想她從火花開始追劇20年的資歷,突然看到近年最喜歡的演員就出現在眼前,一時失態也是理所當然,她就不信其他人遇到一樣狀況還能保持冷靜。

新橙從沒看過老媽臉上有過這麼燦爛的笑容,嘴都快裂到耳朵了,予光才坐下來沒幾分鐘就把人家當女婿,親熱的握著手,叮嚀著要他多包容這個笨女兒。

接著還要合照,要簽名,明明是母女久違的溫馨聚餐,被難掩興奮的老媽搞成粉絲見面會,想當然她可以大大顯擺好一陣子了。

「你嚇一跳吧?我媽平常很冷靜,不是這麼瘋的。」新橙覺得對予光有點抱歉。

「我很高興,這代表我在台灣很有人氣,粉絲年齡層也很廣。」而且在台灣,有很多地方都能和新橙自在的牽手散步,這是他覺得最棒的。

「不過第一次見面時妳不知道我是誰,讓我打擊好大。」予光講得很自然,新橙心裡一驚,他講的第一次是指哪一次?

予光尷尬的搔搔頭,不小心說溜嘴了,「都相處這麼久了,妳也知道我不是那種隨便的男人。」他知道新橙應該不想提起,但他也不想被當成擅長一夜情的高手。

「我們都是單身成年人,難免會遇到幾次意外嘛。」他企圖為彼此辯解。

「等等,你、你、你是什麼時候認出來的?」新橙很驚慌,但她也曾想過無數次,予光要是認出她來要怎麼辦?

「……從妳第一支影片?」當時吃水煮餐吃到快崩潰,新橙的雞肉捲實在令他難忘:「我指定要找妳一起拍影片也只是好奇驅使,想證實我的猜測,結果真的是妳。」

「但是英燦姊什麼都不知道,竟然找妳過來當私廚,但也還好她不顧我反對找了妳。」他握緊新橙的手,非常珍惜的。

「難怪第一天報到時你對我好兇,也是要叫我別想輕舉妄動吧。」新橙抱怨著,但這也代表著予光的自我要求,他不願意讓私生活影響到工作表現。

予光親暱的將她摟緊一些:「但是我很好奇妳到底有沒有認出我?我們第一次合作時沒嚇到嗎?」

新橙心虛的看向旁邊的路燈:「其實我一直到再次去你家,看到廚房才認出來……」

予光被這個答案擊沈,深深懷疑是否該把客群主力轉移到阿珠媽身上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