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最後的章節(下)

[連載]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最後的章節(下)

早晨七點多,連當地人都才剛起床準備一天的行程,羅馬這間只做外帶和立飲的咖啡廳卻已擠滿前來朝聖的觀光客們。

不想跟其他觀光客擠在吧檯前喝咖啡,外帶了杯熱卡布,坐在在廣場噴泉邊,吃著佛卡夏麵包夾蕃茄和生火腿當早餐。

在這個到處是歷史遺跡和藝術品的城市待了半個多月,還是覺得怎樣也逛不完。

韓國應該已經是下午兩點多了,予光應該非常忙,重新開工後先是搞定代言廣告的拍攝,還要準備海外宣傳的表演,這些都得跟團隊行動,才會連續兩三天都沒有回應。

一週之後,她打算到佛羅倫斯再待一個月,她已經找到當地的一日旅行團,想去參觀酒窖和漁村小鎮,當然那邊也有看不完的建築和美術館,麥可還找了當地的廚師朋友,為欣澄量身打造了當地市場探索購物的私人行程。

在計畫這趟旅行時,予光一聽到欣澄想嘗試深度旅行幾個月,大驚失色的跳起來的喊著:「不行!太久了!妳自己一個女生出門太危險了吧!」

「不然我們一起去?」欣澄試探的問著,「你可以先回來,我自己再繼續行程也行。」

「妳明明知道這個夏天我雖然不忙,也一直有工作。」予光試著討價還價:「不然我出錢,妳跟豪華旅行團去玩兩週,還可以一口氣玩好幾個國家,不用一直窩在義大利啊。」

欣澄有種對牛彈琴的無奈感,就算是自由度很高的旅行團,也不會放人早整天都窩在同一個市場,也不可能在同一個城市待上好幾天。「我有惡補一點英文,準備好的小本本也有中英義三文翻譯,還存了一些應急用的美金,網路和旅館也都先上網訂好了,你不要擔心。」

予光拗不過她,只好半強迫的要欣澄把信用卡帶身上,「這是以防萬一用的,不然妳一個人在國外遇到意外,身上錢也不夠用,我會坐立難安的。」

為了讓他安心,欣澄把卡片收下藏在貼身腰包的深處,當成護身符一樣隨身帶著,為了盡量低調不起眼,所有的首飾都沒戴著,連一向不離身的錶也摘下放進行李箱內收好。

因為兩地有七小時的時差,欣澄最常在中午和予光聯絡,那時首爾已經是晚上了,有時預感行程很滿時也會在早上先預錄影片再傳給他。

不然偶爾忘了報平安,他就會傳來可憐又哀怨的影片,不愧是專業演員,連手指擦破一點皮都演的像快死一樣,欣澄總會很沒良心的笑出來。

其實選青年旅館不是因為沒錢,欣澄這一年除了薪水和影片廣告收入外,也讓經紀公司媒合,把開發出來的餐點整理成食譜後出版,因為挑的都是簡單好上手的菜色加上予光名氣加持,一發售就登上食譜類的暢銷書排行榜。

雖然還是要跟經紀公司分帳,但這筆版稅對她來說還是一筆難以想像的豐厚收入。

也是因為這樣才有了底氣,去實現一直以來的不敢去想的願望:給自己一段長一點的假期,到一座美食之都,沒有顧忌的好好享用各種美食美景。

她把住宿的開銷壓低,就是為了把大部分預算拿來吃,從平民小吃到星級餐廳都要吃過一輪才行。

在青旅跟同宿的旅人學到了義大利人一天五餐的精隨,對甜食的耐受度也莫名提昇了,唯一的遺憾就是獨自用餐時總是被餐點份量擊垮,也很不習慣餐廳的晚餐總是很晚才開始。

她打開觀光小本本確認行程,再不動身太陽就要把她烤熟了,移動前再跟予光報個平安,不然在跑行程時很容易錯過他的來電。

意外的,兩天沒聯絡上的予光竟然接起電話了,只是聲音聽起來很疲倦。

「這次的工作這麼操?你聲音都啞了欸!」回去一定要勸予光跟英燦姐談談,不要老是接那些時程很趕、沒日沒夜的工作,就算是體力怪物,這樣操也會遲早出事。

「先不管那個了,妳都住在青旅,飯也隨便吃,照片都是一些冰淇淋、麵包、牛奶咖啡之類的,是不是錢包掉了不敢講?」出門越久,予光的嘮叨病就越嚴重,欣澄扁眼:「因為在外面走整天很熱沒胃口,我後天又預定了一間一星餐廳,到時候你就別看著照片流口水。」

「囉唆!」予光還在記恨她第一次摘星不是和他一起,「所以妳現在又跑去廣場吃早餐了?」

「對啊,我今天也在萬神殿前面的噴水池,等一下要搭公車去梵蒂岡博物館,一開門就去排隊,我要在那邊待到閉館再吃下午茶。」其實交代這些行程的意義不大,但是予光似乎會因此安心許多,甚至還會搜尋網路照片問她現場是不是一樣美。

「前兩天還吃到一間巴西餐廳,但是除了南美菜也有賣壽司,口味很有趣,下次我們一起來,你一定也會驚豔。」廣場路過的人漸漸變多了,欣澄得趕快趁上班族出籠前搭上公車。

她邊收包包邊跟予光閒聊:「下次我想住遠一點的地方,這邊連市場都好多觀光客,不過我好像真的出門太久了,看到高個子的東方臉孔總會想到你。」

「覺得太久就早點回來,」予光又耳提面命的交代著:「妳最好都繃著臉不要笑,歐洲男人很蠢的,看到妳笑就以為妳喜歡他,來搭訕的通通拒絕就對了。」

「你再亂吃醋我就不理你了。」不知道這戲精哪來這麼多小劇場,欣澄不跟他一起鬧,「我想是因為這邊個子高五官深的男生太多了,穿著又講究,乍看之下很容易聯想到你嘛。」

她邊講邊慢慢的往巴士站移動:「像剛剛有個戴墨鏡的男生走過去,真的跟你好像,個子很高身材也很好,還穿了一身黑,看起來好囂張啊。」

「怎麼看到帥的男人都覺得像我,看來我得負責娶妳了。」予光講著還嘆了氣。

「咦,那個男生回頭了,」那個一身黑的高個子男生不但回頭,還朝著欣澄直直走過來,欣澄不敢直視對對方,趕緊別過身子:「剛剛只覺得乍看神似,現在仔細看了一下根本超像,我可能有點中暑看到幻覺了……」

「妳說誰是幻覺啊?」予光的聲音同時從頭頂和手機中傳來,欣澄驚訝的轉身,眼前的高個子男生順勢低下頭,給她深深一吻。

「你、你怎麼來了!」好久才回過神的欣澄驚訝的只會講這句。

予光捧著欣澄的臉,仔仔細細的看著她,一段時間,他的小個子曬黑了不少也瘦了點,明明心疼,還是硬要嘴她幾句:「我怕妳太想我導致生病回不來,只好趕來陪妳了。」

予光手一攤,一副非常不得已的樣子:「後天的餐廳可以追加一位吧,還有,先帶我去買兩杯咖啡,剛下飛機就衝過來找妳了,得多喝一杯才有力氣陪妳一整天。」

看來這傢伙打算一直粘著她了,挽著予光的手,帶他去轉角那間老咖啡廳,站著喝一杯咖啡再說。

回到首頁
繼續看最終章▶▶▶▶▶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最後的最後(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