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27)

[連載]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27)

(27)就算沒超速,也請各位繫好安全帶再上路

予光就差點連人帶行李被扔出家門了。

還是托昨天那隻瞪人的貓抱枕之福,大半夜被瞪到心虛,索性把抱枕倒插卡在行李箱上,本來腦羞的欣澄要扔行李時看見這景象,先忍不住笑出來,氣也就散了。

「妳說要帶我去玩的。」予光跟貓抱枕一起被驅逐到沙發上,委屈巴巴的說著。

「算你運氣好,我剛好有段空檔。」欣澄把本來打算接的急件都回絕了。

結果哪裡都沒去,正確的說這天兩個人就種在飯店裡,予光進房後馬上換衣服直奔飯店健身房,欣澄則是把他的行李藏好,房裡房外瘋狂拍影片和拍照。

怎能不瘋狂,這高樓層的房間至少有套房三倍大,鋪著榻榻米的主空間有景觀窗和小陽台,還有和式西式兩個臥室,露台的大浴池潺潺流著青磺泉,大片玻璃窗外放眼是一片翠綠山嶺和清澈的藍天。

從來沒住過這麼豪華的飯店,欣澄興奮到手都在發抖,好幾段都糊到得重拍。

予光運動完一輪回來,就看見小個子興奮的在榻榻米上翻滾,決定今天不出去了,讓她好好享受渡假飯店,反正租了車要去哪都行。

他真的很懷疑老弟在台灣一年到底都在作啥,一大早就傳來一堆渡假景點、餐廳、飯店的推薦清單,尤其熱推這間在郊區山腰上的溫泉旅館,說是拍照狂會為之發瘋的絕佳選擇。

傍晚本來應該去樓下吃飯的,不過check in的時候好像有旅客認出予光,引起了點騷動,飯店就幫他們調整成房內用餐。

兩人穿著浴衣在日式房間的榻榻米上盤腿吃法式料理喝台啤,講話還夾著中文和韓文,「簡直大亂鬥。」欣澄看著兩人的用餐自拍照一直忍不住笑。

「現在來聊點正事。」吃飽喝足還泡了澡,一起坐在陽台上吹風,三月的白天雖熱,晚上仍然帶著涼意,正好吹散泡完溫泉的熱氣。

「妳有考慮去廚藝教室進修嗎,不是為了當廚師,而是可以快速有系統的了解各種菜系基礎,對妳應該很有幫助。」

「我暫時沒心力想這些欸,」剪片工作斷了快半年,在要先吃急件才能搶得到客戶的現階段,沒力氣再去考慮其他事情。

「雖然暫時不用嚴格控制飲食,但我還是希望妳回來當我的私人廚師。」欣澄想也不想的就拒絕了:「能當私廚當多久啊,太沒保障了。」

「之前妳是來短期唸書,英燦姐提的條件當然不夠好。」至少沒好到讓人離鄉背井,予光現在提的條件是年度合約,工作內容照舊薪資加倍,附帶條件是欣澄得再去拿下一級的語言檢定。

「不行,」欣澄努力保持理智:「別的不說,你要是有對象了我一定是最先被砍的那個。」將心比心,要是有個適婚年齡的女人老是出入高富帥男友的住處,做的飯菜還更合他胃口,那就算違約也要把這個可疑的外國老妹趕走。

「……妳知道簽合約可以註明違約金的。」這趟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把小個子抓回去,予光連合約草稿都準備好了。「而且我連約會對象都沒有,擔心什麼。」

人為財死,欣澄的理智已經出現裂縫了,這比留在台灣的收入還多,又能學語言,繼續拍影片也沒問題,還能拿公款買各種食材,宿舍的網路速度也夠快,要繼續接剪片工作也不是問題。

「可是這樣會不會太貪心了……」

「人本來就該貪心的,有野心才會一直成長。」予光把手上的空瓶捏扁,接過欣澄那罐啤酒:「除非妳的野心必須踩著別人屍體,不然為什麼要壓抑想得到更多的心情。」

「我也很貪心,我想要妳再為我做飯,還想要工作結束後回家翻冰箱時看到妳用心準備的點心。」還有一起吃飯、一起披著毯子看電視,一起去吃遍美食。

要不是知道他之前的飲食有多慘痛,還會以為他要求婚呢。

「我再想想,你回國之前會給你答案。」欣澄嘆了口氣,感嘆自己意志太不堅定。

吃飯的時候飯店內將也把和式床鋪好了,欣澄選擇了和式臥室,睡在溫泉旅館的榻榻米一直是她的夢想,時間還早,而且那個纏人精說要去跑步,此時不追劇更待何時?

其實予光的戲上週已經完結,但是被工作給絆住了,現在有空當然要補最後兩集的進度。

本來以為予光和女主角會有感情戲,編劇卻一直冷處理,只有些相愛相殺的曖昧戲,最後一集根本是趕進度飆車,又是巴掌又是熱吻的,緊張到差點吃光整包堅果。

雖然覺得有點牽強,但結局還不差,正義終於伸張,佈下天羅地網把邪惡財閥的權力連根拔起,不去細想合理性的話還挺痛快的。

看到最後幾段時予光回來了,還沖了澡拎著新買的啤酒加入看戲行列,第一集和最後一集都和主角一起看,算是有始有終。

而且他真的很吵,會一直講這段戲的時候發生什麼狀況,就是吻戲的時候格外安靜,別過頭去還乾咳了幾聲。

從眼角偷瞄,予光耳朵竟然紅到像是要滴血了,螢幕上的男主角反而很鎮定,耳朵只有一點點紅暈。

「為什麼你拍吻戲反而沒現在看戲緊張啊?」

看完結局竟然問這種爛問題,予光差點嗆到:「那時候旁邊一堆人圍觀,還有一堆攝影機,根本沒空緊張啊。」他虛指了攝影機的位置,「還有角度很重要,無論如何都要讓對手在鏡頭上很美才行啊。」

欣澄也不管本人就在旁邊,把劇情回放到吻戲認真研究起來,的確,看起來是非常粗魯的抓著臉,女主角的臉部線條卻完全沒壓到,還很自然的在最美角度才開始接吻,「動作這麼激烈還能顧慮這麼多事情,演員真不簡單。」

予光按了快速鍵把視窗關掉。

欣澄哀號著:「啊,我還沒看清楚……」

「不用看那個,」予光握住她的臉,「其實不需要很用力,只要排練好,動作和角度對了,畫面看起來就很強烈,像這樣……」然後在她的嘴上啄了一口。

有一秒的時間好像時間停了下來,兩人對視著彼此,然後欣澄閉上了眼,予光又再啄了一口,這次小心翼翼的輕咬她的嘴唇,她的後頸滲著細細的汗。

他也閉上眼,專心嚐著她小小的唇珠,感受她的嘴唇輕綻回應著他,世界突然好安靜,只剩兩人強烈的心跳聲。

感覺吻了很久才停止,欣澄把臉埋在予光的胸口,只覺得腦子一片混亂,臉熱到快燙傷了,而該死的浴衣薄得像張紙,他的體溫和急促的心跳聲都完整的感覺到了。

「……妳隨時可以喊cut,」予光的聲音因為緊張而乾澀,一回過神來趕緊鬆手,不敢再抱懷中的女孩,他很怕最後的理智會煙消雲散。

因為是珍惜的人,所以不能讓她感到被傷害。

「我……」欣澄用幾乎聽不見的聲音說,「你覺得……我可以再貪心一點嗎?」抬起頭,咬著嘴唇看著他。

予光低頭,用更多的吻和擁抱當作回應。

—-
⊕感謝位於新北投的大地酒店日勝生加賀屋亞太飯店麗禧溫泉酒店給予靈感,內文所述並非實際體驗,希望有生之年有機會去玩QQ

回到首頁
繼續看下一回▶▶▶▶▶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28)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