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26)

[連載]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26)

(26)調戲良家婦女前要徵求對方同意唷

「這什麼東西啊。」補眠醒來的予光對著「男友臂枕」嘖嘖稱奇,再看著沙發上打瞌睡的欣澄,到底是台灣女生粗線條,還是小個子對他毫不防備,這種東西被男人看到竟然毫不在意。

這東西抱著睡挺舒服的,就是畫面有點驚悚。

晚上十點多沒什麼餐館開著,就在附近的夜市觀光兼吃飯。

可能是不想太顯眼,予光堅持戴著鴨舌帽和口罩出門,只有吃東西的時候會拿下來,雖然覺得予光過度謹慎,欣澄還是配合他也戴上了帽子。

就算不是觀光客會來的夜市,週五晚上的人潮還是很可怕,予光怕欣澄走散了,本來只是含蓄的拉著手肘,後來乾脆摟著肩移動。

本來覺得他擔心過頭,但當她被攤子吸引停下腳步,等予光回頭時才發現她被人潮層層淹沒,好不容易才找回來,接著就不放手了。

「誰要妳就長這麼點,剛好在視線死角。」就算沒走丟,欣澄站他旁邊也很容易被手肘敲到頭打到臉。「不然妳勾緊我的手臂也可以。」

應該帶他去熱炒店吃飯就好,擠在人群裡欣澄有點後悔。

還好予光對各種沒見過的食物充滿興趣,完全不在意人潮擁擠,夜市的食物種類多份量小,有什麼好奇的都能來一份,尤其是各種甜甜辣辣的東西,真的很對予光的胃口。

最後竟然用夜市牛排結束這餐。

「那個是用比較差的肉,調味醃漬過,再修整成一大塊,算不上什麼美食。」讓客人吃這些粗食,欣澄莫名感到抱歉而解釋著。

「就是庶民美食嘛,把普通的材料花心思變豐盛,」予光是真心喜歡:「尤其是所有食物和醬料都放在鐵盤上的滋滋聲實在太棒了,我想把那個鐵盤帶回去。」

把你的健身餐放上去只會變皮鞋底,欣澄默默的吐槽。

回到欣澄家已經很晚,也是該找個臨時住處,但在地圖找了很久,附近只有一些看起來有曖昧氣氛的老舊旅館,要不就是霓虹閃爍的汽車旅館。

「今天你也累了,就委屈在我家睡一晚,」欣澄拖出另外一條被子和枕頭放在床的另一側:「這幾天你想去哪裡我都陪你,現在我累死了,晚安。」

才講完話就抱著男友臂枕秒睡,手還妥妥的放在抱枕的胸肌上。

對人也太沒防備了,得好好守在她身邊,不然遲早被壞男人騙走。予光輕手輕腳的躺好免得吵醒她,只是心虛的關係,總覺得有個神秘視線,可能就是沙發上那顆貓抱枕,一整晚都用死魚眼直勾勾的監視他。

幾天的趕工後睡到自然醒,會覺得全身上下的細胞都補滿活力,真是太舒暢了,習慣的再把胸毛先生──那顆男友臂枕抱緊,舒服的想躺久一點。

但是胸毛先生的觸感……怪怪的。

眼睛猛的張開,要命,忘記旁邊還躺著予光,被她枕著、摟緊的不是胸毛先生,而是貨真價實男人的手臂和胸肌。

欣澄嚇到連呼吸都不敢,憋著氣,輕輕的把放在予光胸膛上的手抽開,但是手指尖不受控的在胸口稍微滑了一小段,是汗衫太滑了,不是故意摸到的,不算犯罪,只是迷路而已。

拼命催眠自己沒有犯罪意圖,還好予光沒醒,她這才鬆了口氣。

「妳的床雖然小了點,但還真好睡。」閉著眼睛的予光突然說話,還沒開嗓的聲音比平常柔軟又低沉,慵懶的音頻讓她只是愣了一下,好一會才回過神。

「早,我去刷牙買早餐。」應該沒發現剛才對他上下其手吧,欣澄狼狽的想逃離現場,卻被側身過來的予光抓著袖子,透過輕薄的窗簾,早上的陽光從灑在他身上,整個人閃著粼粼的光。

要命,這角度的予光眼神會勾人啊,他瞇著眼睛,拉起汗衫的一小角,露出他結實的腹肌,嘴角勾著若有似無的笑意,輕聲的說:「喜歡的話,妳的手可以盡量繼續。」

 

回到首頁
繼續看下一回▶▶▶▶▶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27)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