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17)

[連載]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17)

街上聖誕節的氣氛越來越濃厚,在台灣的時候,除了去賣場會聽到重複播放的聖誕音樂還有促銷活動外,不太有過節的感覺,當然也因為長期被前男友寄生,根本沒心思過節。

在首爾卻是到處都充滿了聖誕氣氛,雖然不是教徒,卻也感染了這溫暖又華麗的氣氛,讓她作了好多功課,寫了好多小筆記也拍了很多片段,等著蒐集起來聖誕節前發一篇Vlog,這陣子很少認真下廚,烹飪頻道都快變旅遊頻道了。

好幾天沒見到予光,看來今天也是一大清早就出門了。

欣澄把本來要做成烤雞沙拉的醃雞腿放進冰箱,另外弄了胡麻菠菜,仔細的在便條紙上畫一隻很醜的雞,旁邊註明微波時間。

準備離開時,發現餐桌上有一疊裝訂好的文件,予光平常不會亂扔東西在桌上,或許是太匆忙漏帶出門?

翻了一下,這文件看起來很像劇本,予光寫了一堆密密麻麻的註記,看起來很重要,還是多問一下比較保險。

拍照傳給予光確認,他很快就回應:「太好了,我還以為弄丟了,今天的工作地點離妳學校很近,可以請妳帶過來嗎?謝謝。」然後傳了地址過來。

打開地圖查了一下,是間離學校只有兩站距離的subway。

欣澄把劇本小心用紙袋裝好,塞進塑膠袋再放進包包裡,就怕路上一個不小心弄髒了。

予光給的店真的太好找,還沒開門的商店街上就這間店有一堆人在牽線拉機器,每個人看起來都睡眠不足似的。

雖然有點趕,但還很有時間吃個貝果和咖啡,悠閒的去上課。

欣澄趕快喊住一個路過的工作人員:「不好意思,我……」

「抱歉我們這邊包場拍攝,請晚點再來用餐。」戴著帽子的小哥直接打斷她,很客氣的下了逐客令。

欣澄忙著解釋:「不是,我要拿東西給金予光先生……」

「小姐是金先生粉絲?」帽子小哥口氣明顯不高興了。

原則上,拍攝行程是不公開的,這女的不知道從哪裡打聽消息,想藉此親近偶像吧,這種侵犯私生活的粉絲不馬上趕走會後患無窮的。「他工作中不方便收禮物,請妳寄到經紀公司,現在就離開吧。」

被兇的一頭霧水,劇本不拿給他行嗎?但是越想解釋清楚,僅會的幼兒班韓文就打結的更厲害。

「劇本」要怎麼講?還是打電話叫予光跟他說?

努力按手機翻譯想解釋,帽子小哥的耐性卻已經耗盡:「請妳不要做奇怪的事情,再不走要報警囉。」然後揮手趕她走。

其實小哥講的話只聽懂了一半,既然不能當面給予光,那請小哥轉交應該可以吧?只要讓他看到劇本就會知道是誤會了。

這時就很後悔把本子收得太結實,又緊張到手有點抖,那個小哥突然伸手把她的包包整個打飛到地上,大聲的再次警告她離開。

這時劇組人員、停在路邊的保姆車紛紛把探頭出來看狀況。

「請等一下!」予光聽到聲音,這才看到欣澄跟工作人員起了衝突,趕緊衝下車,把失控的工作人員拉到一旁:「剛剛說過會有人帶東西給我,是我沒講清楚,這位是我的新助理。」

聽予光這樣說,那個激動的小哥終於冷靜下來,摘了帽子低頭和欣澄道歉,予光拍拍肩安撫了他,才過來幫欣澄撿包包。

「妳沒受傷吧?」

欣澄連忙搖著手:「還好今天沒帶電腦出門,我沒事。」臉都嚇到發青了,還只擔心電腦。

「他們昨天熬夜工作,可能沒聽清楚我交待的事情才會誤會,嚇到妳了,抱歉。」他翻了翻劇本確認:「多虧妳細心,等我忙完再報答妳。」

看來前一天予光也是熬夜拍攝,聲音都有點啞了。

「我沒關係,你先去忙,等你有空再提醒我幫你煮個補湯吧。」

完成任務就得趕車去上課了,沒時間啃貝果,但還來的及買杯咖啡壓壓驚。

欣澄邊走邊告誡自己,在語言學到精通前,要是再遇到這種事情都得先打稿,免得關鍵時刻講不出口就更麻煩了。

欣澄一到教室,米恬馬上把位置挪到她旁邊,小聲的跟她打起商量來。

今天下午,米恬和兩個朋友約了要一起去聯誼,「無奈」本命的突發聖誕夜活動昨天被她抽到參加資格,她非去不可。

「名額只有40個人!我等這天已經等一輩子了,但是我也不能把朋友置之不理,所以……」她搓起手來很懇切的請求著:「拜託,幫我去吧,我已經跟她們說過了,妳只要過去湊人頭,跟她們打個招呼、坐著吃蛋糕喝咖啡就好,我買單!」

要跟一群不認識的人同桌吃飯,怎麼想就怎麼不自在,但是也能理解米恬的為難,臨時缺席會讓其他人很沒面子,就當作是開拓生活圈,就算談不來也無所謂,至少那間店的蛋糕很好吃。

只是欣澄太單純了,答應了一件事,就會長出一連串的麻煩事。

中午一下課就被拖到米恬的住處,說是要幫她打扮到連她媽都認不出來。

其實以一個不太愛出門的人來說,欣澄已經很盡力打扮了。

天天化妝實在辦不到,但天氣太乾擦個護唇膏是必須的,連身裙或是牛仔褲則是方便行動的首選,想想,以她的年齡來說的確是有點太孩子氣了。

「今天聯誼的對象都是大學男生,比妳小一點,我要讓他們見識一下大姊姊的魅力。」米恬一邊用電棒幫她捲頭髮,一邊興致勃勃的講著。

才剛擺脫一個麻煩,短時間內實在不想再找下一個麻煩,何況她又不像米恬,韓文強到可以剽悍的當地人對罵相殺。

在臉上塗塗抹抹一個小時,又在頭髮上弄了半個小時,欣澄真的快坐不住,米恬對成果非常滿意,最後半強迫她穿上可愛的格子裙。

「看,這誰啊?哪來的小甜心啊?我就說妳底子好,畫完妝真的超美的,完全是我的理想型啊。」米恬在她旁邊轉圈圈,瘋狂稱讚欣澄可愛,順便誇獎自己手藝好。

欣澄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帶點天然褐的黑色中長髮,現在有柔美的波浪,自然的垂在胸口。

帶點無辜的下垂眼(在眼尾用褐色做的效果),分明的睫毛讓眼睛顯得明亮(刷了三層又夾了兩次的成果,還在眼尾黏假睫毛),淡淡的粉色眼影漸層讓她顯得自然又有女人味(用了五種顏色疊擦染了10分鐘)

精緻挺立的鼻子(多虧了完美的鼻影),還有臉上淡淡的紅暈和緊緻發亮的皮膚(三色修容加打亮粉的功勞),簡直換了張臉,連親媽都認不出來了。

本來以為米恬說的「自然妝容」是很簡單的上個粉而已,沒想到這種看起來很自然的妝得花這麼多功夫完成,簡直是看見新世界。

雖然很不習慣這樣的自己,還是和米恬一起自拍了幾張當紀念,才在地鐵站道別,帶著對聯誼的緊張和好奇赴約了。

回到首頁
繼續看下一回▶▶▶▶▶
一個陳腔濫調的愛情故事(18)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