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王子 楔子

薄荷王子 楔子

什麼是理想情人呢?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腦子裡一直盤旋著這個問題。

身高最少要一八○、八頭身、身體與腿的比例是四比六,體格結實,要有隱隱的肌肉線條,最好是穿上緊T很性感的那種體格。

臉蛋不用像金城武,但最少要濃眉大眼,擁有一雙會放電的眼睛,嘴唇略薄帶著堅毅的線條,挺直的鼻樑,讓他看起來挺正派的。

然後他要很開朗,笑容會整間屋子亮起來,平常會幫我開門拉椅子,讓我的朋友羨慕我有一個紳士男友。

要有一點經濟基礎,最少偶爾吃頓大餐,他從容的掏出信用卡不皺一下眉頭,偶爾路上遇到迷路的老外,他會熱心上前,用流利的英文幫對方脫困,如果有必要時他還會說一些日文,並且在我生日時,用西班牙文對我說:「我愛妳」。

再來他要喜歡看書,還要會寫抒情文,而且朋友多到淹滿台灣海峽,但是他眼中只有我一個……

胡思亂想到到最後,我下了一個結論:陳欣怡,妳在做夢。

先不去想那種條件的男生存不存在於這個世界上,光是我這個年年榮登菜市場排行榜的名字,就感覺到我的人生肯定普通無聊到不行,再照照鏡子……嗯,我有兩個眼睛,鼻子和嘴巴各一個,眉毛跟大多數人一樣都長在眼睛上面……。

很好,好到簡直乏善可陳,就算真的有這種男生出現在我面前,也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

胡思亂想到這裡,實在感到人生無趣到了極點,把臉埋進臂彎裡準備小憩一下。猛地有人狠狠巴了我腦袋一下,害我的臉和桌子瞬間有了親密的強烈接觸。

米粉的聲音從頭頂傳來:「連趴兩節課,妳不會乾脆回去睡啊?」我迷迷糊糊的抬起頭來:「啊?下課了?」怎麼這麼快?

「教授說她等一下要去台北遊行,所以今天提早下課。」米粉背著大書包,活脫脫像個高中生,只差沒穿制服來上課。

「等一下我要跟三號候選人去看電影,晚上不回去吃囉,晚餐我就不陪妳吃啦,掰~~」花蝴蝶就算是頭髮燙失敗了還是花蝴蝶,她堅稱男生們發自內心的欣賞她的米粉新髮型,但我認為他們都昧著良心說話。因為敢說實話的傢伙,恐怕已經被五號候選人灌水泥扔到基隆港裡頭去了。

我在教室發了好一會的呆才收拾包包。一個人默默的走回汀州路的寢室,看著路上情人一對對,我的影子和一雙雙的影子不斷重疊交錯,害我格外孤單了起來。

「阿伯,我要加辣,再辣再辣再辣……」賣鹽酥雞的阿伯索斜眼瞄了瞄我,用竹籤叉起一塊肉塞進我手裡:「小姐,偶的辣椒粉一斤比倫家貴好多錢欸,妳先粗粗看,不夠辣的話偶再幫妳加啦!」

雖然我愛吃辣,但我忘了鹽酥雞阿伯的辣椒粉是火山爆發級的,才吃那麼一小塊,嘴唇馬上就腫起來了…「安怎?有夠辣無?」阿伯挑著眉毛問我,我流下兩行熱淚:「阿阿阿伯,好辣,好、好、好過癮喔!」阿伯得意的笑聲在巷子裡迴蕩著,直到我走到樓下大門時還聽得到,邊找鑰匙開門,邊用力的吸著鼻涕……真的好辣喔!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