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王子第一章-從天而降的王子殿下

薄荷王子第一章-從天而降的王子殿下

第一章 從天而降的王子殿下

鹽酥雞隨便擱在床邊的小和式桌,再擺上兩瓶尚青的台灣啤酒;綠色玻璃瓶裝的那種,拿出昨天租的一疊言情小說,這樣的組合真適合一個人度過無聊的週末夜。

話說回來,這個作者真機車,男主角不是企業總裁嗎?怎麼這麼拙,連他媽在欺負他老婆都看不出來,人家才十八歲,哪鬥得過那個老妖婆。明明住在同一間屋子裡,有誤會兩個人不坐下來促膝長談,好不容易老妖婆跟那些三姑六婆打牌嚼舌根,這兩隻不趕快暗渡陳倉就算了,只會你看我,我看你,然後一個噴眼淚一個捶牆壁,受不了。

其實這算是怪癖吧,不管是看電視還是小說,邊看邊罵邊吃就是有一種難以言喻的快感。正當我痛快的灌下一大口啤酒解辣時,房間突然傳出一個好聽的聲音:「是誰在召喚我?」

……真好聽的男聲,我那台破收音機,竟然可以傳達這種音質欸!不過不要太相信廣播,聲音好聽的傢伙通常都滿恐怖的。

我很快把這種無聊的想法從腦袋趕出去,繼續看那本芭樂浪漫小說。厚,男主角家裡那麼有錢不弄個電梯來用,看吧,女主角果然從樓梯上摔下來,還會自動轉彎才能順利的從四樓滾到一樓。嘿!我猜這她這會不是流產就是子宮卵巢「整組害了了」,這個作者一天到晚閹掉女主角,實在有夠狠……。

「請問,是您召喚我嗎?」

反射性的脫口而出:「不要吵啦,沒看到我在看書想事情喔!」。

突然間,我呆了一下,不是早就習慣自己「歡度」週末,為什麼要我要跟廣播劇對話,一定是今天路上看到太多情侶精神上受到刺激了,我好可憐、好可憐、好可憐喔!

是的,我正值青春年華,週末夜卻在家裡空耗時間,一時間鼻頭忍不住發酸,將竹籤往地上一扔,頭埋進手臂裡忍不住哭了起來……

乾嚎半天,眼淚只在眼框裡轉圈圈,用力眨眼也沒辦法擠下來,這種感覺實在太蠢了,我揉揉眼睛繼續啃小說,這時那個好聽聲音又飄過來了:「您還好嗎?」這廣播劇真會安慰人,我揚了揚嘴角:「我這只是少女情懷強說愁,你不用管我……」我不自覺的抬頭卻被嚇了好大一跳,情不自禁的大喊出來……「哇!媽啊!」

我房間裡竟然平白冒出一個男人!

我腦子一片空白,迅速鑽到床邊縮成一團,手藏在背後摸索底下有沒有可以自衛的東西……天啊!他怎麼進來的?他是賊還是要搶劫?最壞的狀況就是被先○後殺……不!我還年輕,我還不想死!

「大家有話好說,你要錢嗎?我、我家教的錢還沒拿到,」我吞了吞口水,繼續談判:「這個月只剩下五百塊生活費了,大家都是出來混的,有、有話好商量……」相對於驚慌失措的我,那傢伙只是靜靜的站在那裡,霎時四周安靜得讓我更害怕了。

那個男生定定的看了我,好一會才開口:「您既然召喚了我,我決不可能加害於您,請您不要害怕。」喔,好有禮貌,聲音又好好聽喔…………

不!現在不是陶醉的時候!我胡亂抓起小枕頭護身,用手指著他:「你不要過來!在那邊不要動!坐下!」

他掠起一抹微笑,緩緩盤腿而坐,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端正的坐姿咧!話說回來,這傢伙還真好看。黝黑的頭髮披散在肩上,五官很立體又有型,晶亮有神的眼睛直盯著我瞧,害我不太自在,好像還有一點發燒……

……陳欣怡,跟妳講幾次了,現在不是陶醉的時候!我用力把抱枕揉來揉去捏到快變形,這才鎮定了些。

「你剛剛說什麼召喚?告訴你,我沒有錢叫牛郎喔,你應該是找錯人了。」緩過氣,我冷靜的分析著,現在景氣不好,公關酒店開發外送到家的服務也是很平常的,只是這傢伙未免路痴過頭,竟然無聲無息的闖進我房間,說起來也是我的錯,老是忘記鎖門,還因此常捱米粉罵哩。

這個不知道哪裡來的人卻一臉困惑:「您說您不是召喚我,而是召喚『牛郎』?」

真是氣死我了,我是正值青春年華的女大學生欸!我叫牛郎要幹嘛啊?他的臉皺成一個大問號,我看罵他也無濟於事,只好無奈的擺擺手,想將他請出去:「算了,我不追究你擅闖民宅,現在就給我乖乖回家去,不准再這樣嚇人,不然我要叫警察了。」

「我是為您而來的。」他緩緩的用那好聽聲音說著,我正想開口發飆時,他卻直直的看著我,將食指輕碰嘴唇示意,我只好乖乖閉嘴繼續聽他胡扯。

「您用愛心種了一盆美麗的薄荷,我們整個國度的子民都因此感受到溫暖的波動,因此,我是特地前來道謝的。」他又笑了,這種笑容害我覺得自己像花痴,動不動就陶醉其中,真是討厭死自己了,趕緊轉移眼光分散注意力……等一下,薄荷?

「你確定你是為了那盆長得像爬藤植物、乾死一大半、枝葉零零落落的薄荷來的嗎?」我嘴裡邊說著,一邊蹦過床、跳過椅子、衝到窗台前把那盆「充滿愛心」的薄荷捧起來給他看。

「先生,你的理由實在太扯了啦,而且就算你是為了薄荷而來,你還是找錯人了。」

我把這盆歪七扭八的「爬藤植物」遞到他眼前:「看清楚,這盆薄荷被我種得醜死了,我又沒能力去找日曬充足一點的房間住,還有常常出遠門沒辦法天天澆水害它枯掉一大半,你要找的是種美麗薄荷的人,事不宜遲,趕快去找吧。」

他只是露出淡淡哀傷的表情把整盆薄荷接過去,閉著眼睛,似乎在享受薄荷的香氣。「我沒有找錯人,召喚我的就是您。」他突然開口,卻又是講這種讓人摸不著頭緒的話。

「不是將薄荷種得豐盈好看就是美麗了。」

換我滿臉困惑,那男的不理我,自顧自的講下去:「雖然您的房間日照不足,但是您只要在家裡,就會將這盆薄荷隨著陽光移動;當您外出的時候總會交代室友幫忙照顧,而當您發現它枯萎時沒有放棄它,反而剪掉枯枝,盡量給予充足的水分,並且為它加油打氣‧」

他又露出那迷死人不償命的笑容:「它告訴我,您將它照顧得很好,謝謝您。」

這是哪門子的怪事,我將薄荷搶過來放回窗台:「好吧,就算是因為你喜歡我這盆地中海禿的薄荷,那你又是誰?」

「我來自管理薄荷的精靈族,您可以叫我薄荷王子。」

薄荷王子?……天啊!這是我聽過最扯的事情了,這傢伙以為我看太多漫畫、小說把腦子看壞掉了嗎?這種理由、這種解釋也未免太太太太太超現實了吧!

「喔喔,非常謝謝你精采的解釋,現在你可以回去了。」我想大笑,但是他講這些很愚蠢的解釋時,表情卻非常非常認真。害我突然覺得很失落,難得有這樣的帥哥這麼接近我,腦子卻好像怪怪的,真的好可惜喔……。

我也不想跟他辯下去了,一路把他推到門外,迅速關上鐵門後,我隔著鐵門的縫隙交代著:「夜深了,快點回去吧,王子先生。」

關上第二道鐵門後,我再從看出去,啊……他俊美的臉上露出落寞的表情,害我的心還揪了一下,送上門來的美少年竟然被我掃地出門,我真痛恨這時候冒出來攪局的少女矜持,是不是該衝上去叫住他,跟他要電話號碼?……不!陳欣怡,不可以被一時的皮相蠱惑了!那傢伙非法入侵、胡言亂語、信口雌黃、神智不清、出賣靈肉……還是不要跟他扯上關係比較安全!

用力甩甩頭,腦袋還是昏沉沉的,也許是我快要感冒了,抓兩片維他命C吞下去,鑽進棉被裡頭休息才是王道。

雖然頭昏眼花,但我不知為什麼不大睡得著,在床上煎魚翻滾老半天,一直浮現那個「薄荷王子」的傢伙講話的神情,翻過來,用枕頭緊緊的壓住頭;翻過去,將自己攤成大字型;再翻過來,跟棉被一起捲成蝦餃;再翻過去,手臂壓在腦袋上面,翻了好久才沈沈睡去。

太陽從窗簾的細縫曬進來,正好曬在我的腦袋上,我愛週末,週末可以賴床到中午,真是太幸福了!腦子想著要賴床,身體還是習慣性的起來走到窗台前面,端起薄荷盆掂量掂量,嗯,還沉甸甸的,明天再澆水就好了。

把薄荷推到陽光最充足的那邊之後,我又瞇著睡意朦朧的眼睛窩回床上,想到那個「薄荷王子」就忍不住笑出來,是夢吧,好逼真的夢喔~~不過這還是我第一次看(夢)到這麼帥的人,自稱是精靈的確也不為過啊……

帶著甜蜜的笑容翻身繼續睡,嗯,這個大抱枕觸感不錯,不但有彈性,而且抱起來還暖暖的。

暖暖的大抱枕真好。

暖暖的大抱枕?

我沒錢買大抱枕啊!

睜開眼一看,哇靠!那個自稱「薄荷王子」的傢伙竟然躺在我床上呼呼大睡!天啊!!

「你給我起來!」我抓住那傢伙拼命晃,晃到我的手快脫臼了,他竟然哼了一聲,然後又翻身睡去。

我垂下肩膀,反省我是不是造了什麼孽,竟然會被這種腦筋有問題的人纏上……。

認命的去刷牙洗臉洗頭洗澡,順手把貼身衣物也洗了,一走出浴室就看見那個「王子」已經起床,他站在窗台邊對著薄荷說話,薄荷回應似的搖曳枝葉,陽光從他優美的肩線滑下,在他身上暈起一層淡淡的綠光,我看得呆掉了。

他似乎察覺到我的視線,回頭對著我笑著說:「早安。」

喔!好亮麗的笑容!這種笑容真的太夢幻了!我抬起手遮眼睛,赫然發現手上的胸罩和小花內褲就在我的眼前甩啊甩的,還不住的滴水。

我慘叫一聲連忙衝去陽台把衣服晾起來,雖然臉漲紅了,但還是裝作沒事一般的回房間,順便暗自祈禱他沒注意到剛剛的糗事。

「早啊。」

「早安。」他又用那個閃亮到快刺瞎我眼睛的笑容回答,應該是沒發現吧,我稍微舒了口氣。

「欸……我說這個王子先生,」應該說點什麼來打破尷尬才好,「你是不是有低血壓啊?很很難醒吼?」我堆起笑容問著:「剛剛我把你搖到脖子快掉下來了,你還睡得昏天暗地的……」

他倚著窗台想了想,緩緩的說著:「是這樣的,我是屬於掌管植物的精靈族,而且管理的又是需要大量陽光的薄荷……」我打斷他:「嗯嗯,好這個我知道,然後呢?」

「所以我一但入睡之後,必須曬到充分的陽光才能恢復活動力。」他大手一指:「像早晨您睡的位置就很適合,太陽升起不久就會晒到了,實在是很好的位置呢。」……難怪我會這麼黑,原來是天天昏睡的時候被曬的。

不過,這傢伙曬太陽之後才會有活動力?難道精靈是爬蟲類嗎?眼前這位自稱精靈的超級美少年,搞不好下一秒就會變成一隻傘蜥蜴,我覺得有點頭昏。

好吧,就算是真的精靈吧,那他來找我幹嘛的啊?我靈光一閃,搞不好是老天爺看我這麼勤奮向學要來賞我幾個願望哩!我抓住他的衣領劈頭就問。

「三個願望?」王子瞪大了眼睛反問我。

「不然你來人間有什麼目的?」我頂回去。

「是這樣子的,」他清一清喉嚨:「我們族人在畢業之前,要到人界實習一段時間,實習有了成果才能回去。」

我更混亂了:「實習什麼東西?」他聳聳肩外加搖搖頭。「等一下,」不對勁!「你的意思是你要我包你吃住外加被你實習?」靠!這回他點頭了。

「好吧,你是精靈,總該有魔法吧?我們後面陽台有漏水,你能不能修?」

他有點為難:「是的,我族天生就擁有魔力,但規定身處人界時不能任意使用。」

好得很,意思就是說這傢伙賴上我了?「我養不起你啦!」幾乎是歇斯底里的大吼,拜託,我連自己都快養不活了,哪還有力氣多養一隻人型寵物啊!

「請您放心,我們只要有充分的陽光和水分就可以順利的在人界生存,不會給您帶來麻煩的。」他又給我一片燦爛的笑容攻擊,好吧,我敗了,面對這種笑容我還能說什麼呢?

正當沮喪之際,米粉突然推門進我房間,「哇!妳竟然有男人了!」她一瞧見這個「王子」竟然放聲大喊,把我嚇了好大一跳。我連忙把她推出去:「不是啦,那是……那是我表哥啦!他他他來台北找工作暫時借住幾天就就就會搬走了!」

「妳表哥?很帥欸!怎麼沒聽妳提過哪裡畢業的幾歲當過兵了吧應該還沒結婚吧有沒有女朋友……」該死,女人的八卦天性真是吵死人了!她連氣都不換的問了一大堆,問了一大串,眼睛燃燒比小宇宙噴火還嚴重的好奇心,那個猙獰的臉,好可怕喔……嗚嗚……

看「王子」一臉無辜的坐在窗台上,我心裡暗暗想著,外面的世界太危險了,若是我不保護他,這種天真無邪的小綿羊,放他出去亂跑不知道會惹出什麼禍來……想到這裡,我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好,『王子』先生,你聽好,」我很嚴肅的警告他:「要跟我住可以,不過千萬別給我惹麻煩,不可以自己出門亂跑,也不可以憑空闖進別人房間,懂嗎!」他點點頭,「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表哥,別人問起你就這樣講,知道嗎?」他又點頭。

「我是陳欣怡,你叫什麼名字?」

「奧蘭多‧布魯。」

「……你唬爛!」

總之,我這個週末就這樣毀了。先是拜託(其實算是強迫吧)他換一套衣服,這年頭哪有人穿著披披掛掛的華麗窗簾就出門的,哪知道他老兄往窗外一指,正巧一堆玩扮裝的路人經過,他們何只披披掛掛、帶刀帶槍,還扛了一堆道具浩浩蕩蕩的往T大體育館前進。該死,今天大概有什麼活動在學校體育館舉辦吧!

我費盡唇舌解釋那些「東西」一點也不正常,加上威脅利誘既騙又拐,他才不甘不願的穿上我的牛仔褲,說也奇怪,本來只是隨便套上去而已,他輕輕拍了拍腿,褲子就被他拍得合身了,看得我目瞪口呆,我的褲子竟然會自己變長變窄,好神奇啊!

好不容易搞定服裝問題,我想照著原定計畫去書店買兩本書,想說順便帶他出門逛逛好了,可是走出家門不到五分鐘我就後悔了。

奧蘭多對街上所有觸目可及的東西充滿了好奇心,一直拼命問我一些很蠢的事情,就像是真的從來沒逛過街一樣,實在快煩死人了。

「咦?這不是欣怡嗎?」熟悉的聲音從背後傳來,回頭一看,是苦追米粉的二號候選人──拉麵強,為了追米粉,他老是對我噓寒問暖,想要展現溫柔大哥哥的樣子來打動米粉的心,雖然目的明顯,不過有人關心總是令人愉快的。

「欸?跟男朋友來逛街啊?」他臉上掛著由衷祝福的表情,這下我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才好了,說是我男朋友嘛,我幹嘛讓一個美型笨笨蛋冒充我男友,說是表哥嘛,拉麵強要是知道我讓他跟米粉共處在一個屋簷下,那不直接掐死我才怪。

不識相的王子卻搶先一步自我介紹:「您好,我是欣怡的表哥,暫時借住在她宿舍,謝謝您平常對欣怡的照顧……」拉麵強臉色突然大變,沒等王子說完就把我拉到旁邊:「我剛有沒有聽錯?那娘炮的意思是他跟米粉住在一起?」

我就知道,嗚……拉麵強的臉上充滿殺氣,他壓低聲音,咬牙切齒的說:「叫他不准對我的米粉出手!不然……」他憤怒得把手上的紅豆餅壓爛,紅豆餅被擠到噴餡,餡料都流到紙袋外面了。

我被嚇得趕緊陪笑:「啊哈哈,我知道,不要擔心……」眼睛瞄到旁邊,奧蘭多還在他那閃亮的微笑狀態中,我湊近拉麵強的耳朵,小小聲的說:「因為我表哥是Gay……」

拉麵強瞄瞄奧蘭多,又看看我,我努力的陪笑臉外加用力點頭,瞬間拉麵強的臉上又露出大哥哥專有的和煦笑容,我第一次看到人家變臉比變天還快的……

「欣怡,這是我剛剛排隊買到的紅豆餅,給妳吧,很好吃喔。」他硬把那袋被捏爛的餅塞給我。

「幫我跟米粉問好,還有,」他竟然拍拍王子的肩膀,非常和顏悅色的說:「住在外面難免有些不方便,有需要我幫忙的話,歡迎隨時找我,欣怡有我的電話。」然後就非常帥氣瀟灑的走了,還頭也不回的揮揮手……喵的!這樣有比較帥嗎?

該死的拉麵強,竟然敢威脅我,我一定要跟米粉告狀……我握緊拳頭暗暗發誓,我實在太火大了,竟然忘記手上還捏著紅豆餅,所以我這一握拳,它們的餡更如滾滾洪流般噴出來。

又甜又粘的紅豆餡沾得我滿手都是,我苦著臉看著奧蘭多:「『表哥』,可以幫我從包包裡面拿兩張面紙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