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王子第二章-精靈是奇怪的生物

薄荷王子第二章-精靈是奇怪的生物

第二章 精靈是奇怪的生物

我與米粉的孽緣,可以從幼稚園時代開始講起。

她從幼稚園時代就是個小公主,不是說她家很有錢,給她很好的物質或是教育什麼的,而是她從小身上就有奇異的磁場,大中小班的男生都會自動圍繞在她身邊,連那個臉上有刀疤,長得像流氓的園長叔叔都特別喜歡她,打飯的歐巴桑發點心的時候,她永遠都會比別人多一塊餅乾,或者她的那份蛋糕上一定有巧克力和水果。

這樣的狀態下,她自然成為所有女生心目中的公敵,小女生其實是很可怕的,總會趁大人和班上男生不注意的時候,聯合起來欺負她。不過米粉也不是好惹的,總是能夠自己化解危機。

像是那個總紮著麻花辮的陳原原,有一回就帶上她的姊妹滔,趁中午休息時間氣勢洶洶地包圍住米粉,就為了警告她不要再接近吳小桂,只見小米粉不慌不忙的從懷中掏出一方小手帕:「這是吳小桂的,昨天掉地上,我昨天撿到還沒還他,妳要不要?」

只見陳原原瞬間漲紅了臉,一雙小手放在背後揉了個一團糟,突然下定決心似的,把手帕一把搶走就狂奔而去,留下她的姊妹滔們在原地大眼瞪小眼。

「笨死了」米粉聳聳肩,扔了這句話就離開案發現場,而我就在被抓來湊數的姊妹滔裡發楞,第一次覺得什麼叫做「好帥」。

後來有次她又被另一個女生欺負,裙子都被泥巴弄得髒兮兮,我急忙幫忙提水給她抹裙子,也沒看見她哭,她只神秘兮兮的告訴我:「王子麵看到顧麗?推我了,她不知道王子麵本來就喜歡她,看到她欺負我,王子麵一定不喜歡她了。」眨了眨她的大眼睛,笑容無辜。

我才知道,米粉的座右銘就是「決不吃虧」,不會讓任何人有機會欺負她,當真被欺負,也一定有原因才會就範,她繼續在人前保持可愛善良的形象,只有我知道她不是外表那樣純真可愛,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她會跟我變成好朋友,在我面前毫無遮掩的露出她恐怖的本性。

就這樣一路從國小國中高中甚至大學,我們就這樣被命運玩弄,一直無法擺脫彼此,不過也好啦,她覺得我笨得可愛,需要她照顧,而我想,即使像她那樣聰明陰險的女生,還是需要一個可以真誠面對的朋友,以免人格分裂,也就義無反顧的擔負起這個重責大任。

所以當我們一起考上這間大學時,就很自然的一起租房子,從同學進展成室友,也從眾多的米粉仰慕者裡間接得到不少好處。

而現在,這個小公主竟然就攤在客廳的吹氣沙發上,看、電、視?「米粉!妳……」我張大嘴巴指著她,說不出話。

「星期六下午窩在家裡看電視很正常啊,有這麼奇怪嗎?」米粉懶懶的打了個大呵欠。

「呃……」我搖搖腦袋,「那麻煩妳就算不接電話也把留言信箱打開吧!」掏出手機翻到已接來電一個個的按著,「拉麵強、澤育哥、陳教授、林助教、邱經理、宮澤兄、Keven……」

米粉扁著眼睛:「我早就決定今天不想出門了,這些人打電話來是打心酸的喔?」

「早是多早?」

「今天早上。」米粉還是一臉死樣子。

「妳都跟他們講過了?」我臉頰微微抽搐。

「沒有。」還一付理所當然的樣子。

「叫他們以後找不到妳就認命,不要再打電話來問我了啦!」我神經快斷線了:「每一個都劈頭就問我妳是不是生病了,當我是妳管家婆啊?根本不管我是不是在忙,這些豬頭,以後我每接一通都要收費!」米粉站起身來摸摸我的頭:「哎喲,別生氣嘛,偶爾妳也要讓手機活動一下啊,不然都沒電話,會遲早有一天生鏽欸。」說完就伸了個大懶腰走回房裡,留下我對著她的背影齜牙列嘴。

氣歸氣,她說得倒也沒錯,要不是她關手機,平常根本不會有人打電話給我,想到這裡不免感覺到喪氣,垂下肩膀,認命的走回房間,街逛累了,那就睡個午覺好了。

可愛的床,我來了!

撲向棉被之後,總覺得怪怪的,好像有什麼東西了……這時一陣風帶來薄荷的香氣,養這盆薄荷的好處,就是可以在夏天裡帶來一點清涼的氣息,薄荷好香喔……薄荷……啊!奧蘭多呢?該不會迷路了吧!我連忙衝出房門,把整個房子翻了一遍,嗯,沒有!正準備到到樓下找人的時候,我看見鞋櫃旁邊有個疑似人型的不明物體,小心翼翼的用腳把「它」翻過來,只看到這個「人」臉色慘白,喃喃的說:「水……水……」

會不會太誇張?我嚇傻了,他穿著我的牛仔褲和T恤,應該是奧蘭多沒錯,但眼前這個人不但臉頰凹陷,毛髮枯黃,連皮膚都乾巴巴的毫無彈性,簡直像是剛從千年古墓裡挖出來的乾屍。

「你……你是誰!」他沒回答我,只是用他沙啞乾枯的聲音,很勉強似的向我要水。

超恐怖的,家裡連續冒出奇怪的人,是不是應該要打電話叫警察?但是人就要死在眼前了,管他是誰,我趕緊到廚房倒了杯水給他,他竟然給我搖頭:「不……不夠……」媽啊!要不然怎樣才夠?

「妳早上去的房間……好像有……很多水……水的聲音……」水的聲音?早上?

「你是說浴室?」這下他點頭了。

好吧,送佛送上天,我抓住他的手臂打算扛起他來……媽啊,怎麼這麼輕?而且這麼軟,好像沒有骨頭一樣,軟綿綿像是一隻……超大型蠶寶寶!

按耐住噁心的感覺,把他拖到浴室之後我扭開水龍頭:「要喝就快喝,我先警告你喔,喝生水是會生病的。」

他也不喝,就硬要把頭湊倒洗臉台上去,看他這樣蠕動掙扎的想爬到洗臉台,真怕他把台子給拆了,順便砸在身上,這樣我不但要賠房東一個洗臉台,還要負責收屍……

氣急敗壞下我把水注入浴缸裡:「要水就進來啦!」輕輕鬆鬆手一抬,他整隻就被我扔進去了,又怕他溺死,只好守在旁邊看著。

……我想,我雖然上學期有兩科被當要重修,而且大學生涯至今一直沒有男朋友,心裡是多少有點壓力的,平常我漫畫小說看得是不少,但總還分得清楚現實與虛幻,而且我最自豪的就是神經可比海底電纜粗,所以我應該沒有幻視,也沒有幻聽,更沒有妄想症吧。

但是眼前的景象讓我接下來的幾分鐘,只能呆呆張大了嘴,完全反應不過來。

原本面色枯槁,頭髮焦黃,皮膚蠟黃乾皺的「千年乾屍」,漸漸吸飽水分,像被捲曲的茶葉被丟進水中緩緩舒展開,水滲透進他的皮膚,滋潤著頭髮,這泡在浴缸裡的傢伙就在我眼前吸乾了一大半的水,從乾枯的樣子,變回原來圓潤飽滿的型態。

他張開眼睛看著我,長長的舒了一口氣:「謝謝妳,」然後自顧自的起身踏出浴缸,水流嘩啦啦的從他身上傾洩而下,我還在目瞪口呆著,他握住我的手滿臉懇切的說:「不然這個身體就會壞掉了。」

身體壞掉了身體壞掉了壞掉了壞掉了壞掉了壞掉了壞掉……!!

好……好邪佞的一句話啊!該死!平常BL漫畫看太多,這種邪佞的台詞害我馬上就思想不純正了起來,奧蘭多濕淋淋的黑髮頭髮披在肩上,又這麼近距離的衝著我笑,簡直就是封面上超俊美小受的真人版!我一暈……咚一聲,根本來不及反應,只覺得身子一軟,眼前見著了滿天星星……

當我恢復意識的時候發現我已經在床上躺平了,後腦勺隱隱發痛。摸摸腦袋,果然腫了一個大包,奧蘭多就坐在床邊,一派悠閒的看著我租回來的小說。剛剛那難道不是夢?我用力眨了眨眼睛。

「喂,奧蘭多,」我喉嚨乾得難受:「剛剛是怎麼一回事?」

他起身倒了一杯水給我:「你看到的『我』其實不是真正的我。」我接過杯子,張大了眼睛,他繼續說:「我的身體,其實是透過薄荷的能量投射在這個世界,所以,一但失去了水分,我的身體就會枯萎、失去力量,就像剛剛那樣。」

「那萬一你整隻乾掉……會死嗎?」我好奇的問道。

「不會,不過一但枯萎,就必須回去修養,」他又坐回床邊,輕輕嘆了一口氣:「我的觀察報告這次一定要寫出來,不能再研畢了。」研畢?精靈也要唸書也會研畢喔?哈哈!

「你寫很多次報告都沒過喔?你主修什麼?」該不會是什麼藥草魔法學、黑魔法課之類的東西吧?

「社會心理學。」唬濫!精靈不就是穿著薄衫長著翅膀,整天笑嘻嘻的在花叢間蹦來蹦去,哪裡還要唸什麼社會心理學啊!奧蘭多皺了皺眉頭:「妳看過我們的生活嗎?」我搖頭。他沒有再解釋,「好好休息吧。」我把手上的水一飲而盡,將杯子遞給他。

奧蘭多要我乖乖躺好,還幫我拉了被子,我好像被催眠似的,全身都放鬆了,像是全身環繞著薄荷的香氣,很舒服很舒服的,剛剛那杯水好像有神奇的魔力,我一下子就睡著了。

醒來才想到,我這個週末就這樣在奧蘭多的出現以及拼命睡覺中度過了。

按照所有小說漫畫電影的劇情發展,凡是被詭異生物寄居的人都會有著悲慘的遭遇,從來沒想過現實生活中,平凡無奇的我會遇上這種事情,當然倒楣的事情也一件也少不了。

首先就是男女共寢這種事情,明明我已經鋪好睡袋還附贈了條小棉被給奧蘭多,但是我醒來的時候他又整隻睡到我旁邊了。我連男生都手都沒牽過欸!竟然就這樣睡在我旁邊,氣得一腳把他踹下床,他還是只哼了一聲繼續睡。

再來就是很愛跟,不管我到哪裡他都想跟,就連我只是下樓買個早餐,他就在旁邊一直問醬油膏跟甜辣醬有什麼不同,還對電梯嘖嘖稱奇,說電梯是「神祕的移動城堡」,「你家住城堡,所以只有樓梯沒有電梯是吧?」我沒好氣的隨口說道,他竟然驚呼:「妳怎麼知道?」

連我上課也要跟,好吧,跟他保持安全距離,當作是跟我毫無瓜葛的旁聽生就沒問題了吧?我摸進教室才剛坐下,就聽到教室裡一陣騷動,一堆人議論紛紛在討論這堂課哪裡來的混血兒,想也知道一定是在講奧蘭多,還好他很識相的坐在教室後面的角落,沒跑來跟我認親戚。

課上得很順利,可惜因為太在意奧蘭多,害我這一節不敢睡,不過平靜就是福啊!

正在暗自慶幸的時候,眼角突然瞄到……欸?奧蘭多不見了?!該不會覺得無聊,趁教授轉身寫黑板時溜掉了吧?應該是這樣吧……

!!

該死!在他剛剛坐的位置底下竟然有一團黑黑黃黃又焦焦的「東西」,等一下要是被同學發現一定會引起一陣驚慌,更糟的是搞不好會被抓去做什麼生化實驗……想到這裡,我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我壓低身體,還好旁邊的人不是在打瞌睡就是在發呆,沒人注意我,趕緊跑到奧蘭多身邊,一把抓起他就跑,我從來不知道自己可以扛著這麼大一陀的東西還跑得這麼神速,可以清楚感覺到腎上腺素的神祕力量發揮了作用……

拖進洗手間,還好上課時間沒人進來,我將龍頭扭到最大,拼命往奧蘭多身上潑水,還好不消多久,他就站起身來,長長的舒了一口氣。是的,他又「復活」了。

說真的,看一次覺得很神奇,再看幾次就只會覺得噁心。

我氣還沒喘過來︰「你這次又怎麼了?一堂課都還沒完就又乾掉啦?」他一臉無辜︰「在下也無法理解,只感覺空氣又乾又冷,身上的水就一直被帶走…」皺起了眉頭︰「沒想到人間這麼危險,早知道就應該偷帶護水風衣來。」

空氣又乾又冷……這不就只是開了冷氣嗎?我苦著臉,這隻精靈王子原來不是傘蜥蜴,是草履蟲,不但需要陽光來進行光合作用,還這麼容易變成脫水蔬菜,怎麼這麼纖細柔弱又敏感啊啊啊啊啊啊!

不過既然都溜出教室了,當然沒有再溜回去的道理。

我決定騎車帶奧藍多到處亂逛,當然首先要先買一瓶超大罐的礦泉水在身邊,不然他要是在路上又乾掉一次,他沒掛,我應該會先崩潰吧。帶著一瓶五公升裝礦泉水,騎著我的小綿羊,載著奧藍多,從T大側門開始亂繞。今天台北沒下雨,也沒有烏雲,涼爽的初夏午後就是讓人很心曠神怡。

奧藍多雖然人高馬大,不過他很乖,在後座都不會亂動,所以還算滿好載的。

等到我在路口停紅綠燈時才發現他其實不是乖,是整隻僵硬在後座了。「你沒被摩托車載過喔喔?」我拉大嗓門問著。

「呃、呃……」哈哈,說不出話了,還真的傻掉了呀?「不……您的座騎一直在咳嗽,還不停的冒著煙,我怕牠會突然暴斃……」

呸呸呸,烏鴉嘴!

「別亂講話啊,我可是有定期保養我的愛車欸,冒煙是因為我這台車年紀大了,然後…」我頓了頓:「你來這邊實習以前都沒有先查資料嗎?

摩托車只會縮缸,不會暴斃啦!」我一催油門,只聽見奧蘭多慘叫一聲慌忙抓住我的衣角,我嘴角邪惡的上揚起來,報復果然很有快感呢。這樣亂走亂繞,騎到大安森林公園的時候,奧蘭多突然要我把速度放慢。

「你暈車喔?」

「不是。」

「啊不然幹嘛叫我騎慢一點?」

他沒回答,只是伸出手指著斜前方。我一看,喲!這可不是米粉嗎?催了油門就追上去,本來想趁她走過我們身邊的時候突然按喇叭嚇嚇她,但奧蘭多附著我的耳朵,低聲說道:「別這樣!」聲音雖柔和,但是有不能違抗的感覺。我不太高興,不玩就不玩嘛,這麼兇做啥?我嘟嚷著仍然照辦,把車停著看天空發呆。

我聽到一陣歌聲輕輕飄來,這是米粉的聲音吧,她很喜歡唱歌,歌喉也是一等一的好,只是她很少讓別人知道。聽見聲音越來越近,我調了調後照鏡,免得她其實已經發現我在這裡,趁我沒注意反過來嚇我。而我的確嚇了一跳,因為後照鏡中映出來的米粉竟然在哭。

她邊走邊唱歌,面無表情,眼淚卻像斷線珍珠一樣,一直滴下來。我從沒看過這樣的她,那個驕傲、自大但是卻永遠散發光芒與魅力的米粉為什麼會這樣?我想趕上去問她,奧蘭多的手按住我的肩膀,我就這樣看著米粉的背影漸漸消失在視線中,卻不知所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