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王子 第八章-那些閃亮生物

薄荷王子 第八章-那些閃亮生物

第八章 那些閃亮生物

又是一個大熱天,奧蘭多早上醒來之後連提也沒提昨晚的事情,也許真的是我在做夢吧,還是不要問好了,有點蠢。

「米粉邀我們到體育場?」奧蘭多突然一臉興奮,「米粉小姐想要一起運動嗎?是不是要玩分成兩組傳球投球,那個叫做什麼什麼的運動?」

「那叫籃球。」米粉可是大懶鬼,哪會約人一起去運動啊!她唯一的運動就是走路,那是因為她喜歡胡思亂想做白日夢,想著想著就不會意識到自己正在動。

話說回來我更是四肢不勤加上動作笨拙,米粉哪可能我去打籃球咧。

幹嘛約我們到體育館,想不通,體育館平常沒什麼活動是沒開放的。

搞不清楚什麼狀況,只知道體育館理頭來了不少人。我們來得太晚已經沒有座位了,拉著奧蘭多站在人群中,看著台上的佈置……欸……校園熱音總決賽?米粉跟這種事情有什麼關係啊?我有點混亂。

奧蘭多這時又開始問東問西了,「這是表演還是比賽?」、「為什麼唱歌要比賽,比賽完會有什麼獎勵嗎?」、「這是個人賽還是……」

「我不知道啦!米粉什麼都沒跟我說,我哪知道啊!」被我一嗆,奧蘭多乖乖的閉上嘴,又露出那種又無辜又可憐的樣子,拍拍他的頭隨便敷衍一下。

主持人開始出來暖場了,我才開始發現這不像是校內的小比賽,不但主持人一副很專業的樣子,台下還出動了好幾台攝影機、評審看起來也像是一些有名的什麼唱片製作人、知名歌手之類的人。

我詫異著,但奧蘭多看到這麼多人的場面好像很開心,對喔,這也算是現場表演,帶精靈來聽現場會表演不會太突兀?看看他乖乖的背了兩大瓶水,水不夠時也已經學會乖乖的去洗手間補充水分,應該很安全吧?加上我也從來沒聽過現場表演,來看比賽就當作米粉昨天虐待我之後,回報的小心意好了。

我跟奧蘭多兩個人不知道在興奮什麼,主持人宣佈比賽正式開始時,我們兩個拍手拍得特別用力。說是校園比賽,其實這些同學還真有職業水準,其中一個叫做「左派份子」的樂團才被主持人唱名,引起了一陣恐怖的尖叫聲。

「這是怎麼回事?」奧蘭多被嚇了一大跳,「不知道欸,可能是本來就有樂迷的樂團吧。」奧蘭多似懂非懂的點點頭,一臉癡呆的望著台上,看見團員很酷的上場時,我就知道這些尖叫聲是怎麼一回事了。

這四個未免太帥了吧?當主唱拿著麥克風,樂手還在就位時,他拿著麥克風非常自然的對台下說:「大家好,我們是左派份子。」我差點被旁邊一個小女生的尖叫聲刺破耳膜,突然覺得樂迷真是一種恐怖的生物。

「我們要表演的曲子,是我們鼓手阿凱的自創曲,『台灣土狗』!」

小女生們非常有默契的一起扯開喉嚨,這次我動作夠快,迅速遮好了耳朵,偷偷瞄一眼奧蘭多,哈!他也一樣把耳朵遮起來了,真是有默契。

台上表演得超賣力,這個團真有大將之風,雖然是比賽,只能演唱一首歌,但炒熱氣氛的功力真不是蓋的,震耳欲聾的音樂聲中,我聽到旁邊的小女生在興奮的交換情報,才知道原來這個團雖然成立才半年多,卻已經有不少現場演出的經驗,也培養了一些樂迷了。

「真厲害,前面的樂團都被比下去了。」奧蘭多倒是有不同的看法:「氣氛很棒,可是……怎麼這麼刺耳啊。」他皺起眉頭來,不解的問著。

「這叫做搖滾樂啦!搖滾樂重要的是傳達的精神,又不是美妙的旋律。」其實我也不懂,只知道這氣氛真的太high了。

「嗯……好奇怪的音樂喔。對了!米粉小姐呢?」大概是人太多,米粉找不到我們吧,我聳聳肩,繼續快樂的看著表演。

「左派份子」表演完畢要下場時,簡直是超級巨星一樣,台下尖叫,台上揮手,場面還有點亂,主持人接著介紹下一個團體「貢丸」出場。「這什麼名字啊,好好笑喔!」我噗的一聲笑出來。

「沒聽過欸……」

「是新的樂團嗎?」

「可以進決賽應該還不差吧,聽聽看囉。」

旁邊的觀眾都在竊竊私語,我還笑著呢,一看到走出來的主唱差點沒摔在地上。還好我扶著奧蘭多沒真的摔成……「咦?這不是米粉小姐嗎?」奧蘭多聲音輕快的向上揚起了,糟糕!

「不知道,我不清楚,她沒說!」趕緊一口氣講完,免得奧蘭多又在問東問西。

米粉今天沒有特別打扮,在舞台上的她看起來竟然也這麼平凡,可能是因為剛剛的樂團太搶眼了吧。米粉拿起麥克風,輕輕的、毫無氣勢的說:「大家好,我們是『貢丸』,表演我們的自創曲:『千年』,謝謝。」

大家零零星星的鼓了掌,跟前面的「左派份子」形成強烈對比,米粉什麼時候去搞了一個樂團,我竟然什麼都不知道。

米粉這麼重視形象的人,搞了樂團就算了,竟然還穿著樸素的短袖襯衫、牛仔褲上場,捲捲的米粉頭還用橡皮圈紮著小馬尾,臉上看不出來有化什麼妝,平常很亮眼的米粉,在舞台上看起來,只是個跟我一樣平凡的女大學生,加上前面的團又那麼搶眼……

我不禁為她擔心起來,昨天才受到那麼大的打擊,今天又有這麼重要的比賽,米粉現在的壓力一定很大……

不久後我知道了,即使認識再久的朋友,也仍然會有彼此不了解的面貌,我相信,今天所有的聽眾都和我一樣,在他們表演的這五分鐘,真的享受到了當聽眾的快樂。

米粉靠近麥克風深呼吸一口氣,閉著眼睛,沒有音樂,她輕輕的發出聲音,那一聲清亮的開場從擴音器裡流瀉出來,我有點吃驚,這會不會太大膽了?用清唱開場欸!

體育場的迴音很強,我聽不清楚歌詞,我只聽到她低吟了一小段旋律之後,將尾音婉轉盤旋著收起,而聲音卻仍迴轉在體育場裡,全場瞬間安靜,屏息傾聽,我只知道她歌喉不差,沒想到透過麥克風會是這樣清亮的聲音。

吉他開始加入,她的聲音繼續蜿蜒,歌詞的轉折處有著漂亮完美的轉音,貝斯的聲音響起,她的聲音也開始出現力量,鼓聲終於敲起了節奏,整個音樂突然有了不一樣的面貌。

間奏,起音,突然整個編曲從溫和柔美轉成激昂,米粉將橡皮圈拉下、扯開襯衫,將頭髮用著很野的姿態向後一甩,瞬間將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她身上,她裡頭竟然穿著一襲超惹火的紅色細肩帶--背部全裸的那件。

我聽傻也看傻了,這是我認識的米粉嗎?她只是站在舞台上,完美得像是站在為她所辦的演唱會舞台上,閃閃發亮。

她開始唱著編曲全然不同的副歌,真假音切換得毫無瑕疵,我和全場的觀眾都不由自主的隨著節奏開始擺動,最後她將聲音拔高,像是把前面凝聚的力量一口氣掀起狂濤,又長又猛的巨浪,突然間嘎然而止。

我還在這種氣氛裡久久無法回神,米粉拿著麥克風,對著觀眾說「謝謝」的時候,全場才如夢初醒,瘋狂而不能自己的鼓掌著,我也使盡了力氣鼓掌著,太棒了,米粉和貢丸真的好棒!

她退場時,又變回那個充滿自信,又像是不在乎一切的表情,冷冷的微笑著,我知道,她一定很滿意這一場表演,想不通她還有什麼鬼主意,她什麼時候搞了這個團,又在我不知道的時候練習了多久呢?

「好棒,這就是搖滾樂嗎?」奧蘭多在下一場樂團已經唱到一半時,才從恍惚的狀態回復過來,一開口又是問問題。

我聳聳肩:「我也搞不清楚,不過很棒就是了。」

貢丸並沒有拿到第一名,但是拿下了最值得期待團體獎。當全場在為「左派份子」得獎歡呼時,我跟奧蘭多已經悄悄離席,跑到門外透透氣。

我是覺得耳朵在這一個半小時中,被這些重低音轟炸到有點受不了,奧蘭多則是覺得空氣太差,悶到連頭髮都有點捲起來了。

「奧蘭多,你們到底是來學什麼東西的啊?」我終於忍不住問了,「昨天晚上那個……嗯……聚會是做夢還是真的啊?」

「是真的。」奧蘭多笑著。

「那,我看到的草原,還有你們的聚會,甚至我上台報告……這些,也都是真的?」他也點頭了。

「那,你同學說,你們是來學習『愛』還有『各種情感』,這是什麼意思?」

奧蘭多想了想,像是在思考要怎麼解釋我才會懂。

其實精靈是被祝福的種族,他們是協助自然生生不息的管理者,比人類存在的時間要久遠得多。

本來只有一支精靈族,管理著大千世界的萬物,讓整個生態維持平衡,也記錄觀察著物種的突變與演化。

後來隨著物種越來越多,精靈的後裔也開始隨著興趣選擇管理項目,隨著物種演化,久而久之,精靈力量也和他們管理的物種互相呼應了。

管理萬物的精靈們其實沒有善惡對錯的觀念,他們只是依循著自然法則,讓物種生生不息,直到人類這個物種出現才引起精靈們的恐慌。本來與野獸無異的生物,突然開始懂得獵取其他生物的皮毛、剝奪其他生物的血肉為己用,善用工具的這個進展,更讓人類從此脫離食物鏈的規則之外。

後來人類開始繁衍,發展農業,開始掠奪許多動物的棲地作為耕地,燒掉大片大片的原始叢林,原本可以供給千萬種生物生養不息的地方,變成只為人類所用的地方。

不知所措的精靈們只好用瘟疫、用疾病,用各式各樣的災難,都無法阻止人類頑強的繁衍效率,也無法阻止人類無止盡的剝奪其他生物的生存權利。

開始工業革命之後,人類更加肆無忌憚,為了加速生產效率,各式各樣的機械、不應該大量存在的微量毒素以化學合成,出現在不該出現的地方。

河流,海洋,森林,草原,整個地球正在被慢慢的侵蝕。

精靈們不知所措,他們擔心這個惡劣的、貪心的族群總有一天會將這個世界滅亡。

當時所有的精靈族都派出了智者,他們開了一場長達一個月的大會,他們做出了決定,既然無法滅絕這個規則之外的生物,那就加入他們;了解他們,再從與人類的相處之中,找出方法。

於是精靈們開始藉著各種生物的力量,來到了這個世界。

「學習『愛』,只是一種很籠統的說法,」奧蘭多的眼睛在夕陽照射之下閃爍晶亮:「我們要了解人類的快樂,人類的悲傷、痛苦、憤怒……在了解之後,我們才知道,人類不是只懂得蠻橫的種族,只是他們不懂這樣不好。」

還好,從前從前的人曾經聽過精靈藉著風,藉著草,藉著蟲鳴鳥叫與野獸咆哮,藉著潮汐與流水的力量,藉著山谷的迴音,傳達一種叫做「音樂」的東西。

原始的人類用旋律與節奏口耳流傳著關於精靈的故事,代代相傳,因此人的血液裡,都潛藏感受自然力量的能力。

聰明的精靈把些美麗的事情教了第一代的宿主,漸漸的,有一些人開始意識到這個世界是有極限的,不能因為人類的予取予求而耗盡生命。「我們要懂得人類的這些情緒,這些感受,這樣我們才知道要怎麼繼續讓更多的人接受這些訊息。

人,其實都有著很善良美麗的一面,而我們只能盡力,在人類感到沮喪時,給他們鼓勵,給他們希望的力量,能讓多一個人感受到美,這世界就可以毀壞得慢一點,甚至可以漸漸的恢復原有美麗……」

我倚著牆,其實心裡是覺得有點難過的,原來精靈眼中的人類是這樣任性的生物啊……而奧蘭多他們每個人都肩負著這樣的使命,難怪他們每個人都充滿著自信與光彩。

「我們這樣相處累積起來的感情,跟這樣的事情比起來真的是微不足道,」我突然心裡酸了起來,等到他回去精靈國度時,根本不會想起我,還有我們相處的這段時光吧,只會記得這些情感然後用在別人身上……

「以後你會忘記我吧?跟你們這種偉大的使命比起來,記不記得我一點都不重要!」我突然賭氣起來,把臉別過去,因為我知道我快哭出來了。

「我們不受感情牽絆,也許是因為我們生來就有自己的使命,只是……」奧蘭多靠過來,他輕輕的環住我,然後……低下頭吻了我。在剛散場,人來人往的體育館門口。

我很驚訝,我應該把他推開的,但是腦袋卻一片混亂,我閉上眼睛,眼淚就這樣流下來了。

「妳哭了?」

廢話!這是我的初吻欸!這是要留給我的理想對象加初戀情人外加我老公的!你這顆菜憑什麼親我!

「妳讀的書不是都寫女主角要是生氣了,只要有人吻她,就會立刻不氣了?」

天啊!我珍貴的初吻就被他用這種理由奪走了!我推開他的手,一路狂奔,一直到再也跑不動時,才喘著氣扶著牆邊蹲下來嚎啕大哭。不太清楚怎麼回到家的,只記得我眼睛腫得跟核桃一樣大,風稍微一吹就會惹得我眼淚直流。

我衝上床,把自己緊緊的包在被子裡,這種痛澈心扉的感覺……被欺騙被掠奪的人是我才對吧!能怪他嗎?他是不懂是非善惡的精靈啊!我珍貴的初吻就因為這種鳥理由被奪走,而不是……而不是因為……喜歡我……

哭得昏昏沈沈之際,我在半睡半醒間聽見有人走近,不用想,當然是奧蘭多,我連罵他的力氣都沒了,我將被子拉得更緊一點,蒙頭閉眼。

他坐到我身邊,輕輕撫著我的頭髮,他用著很低很低,宛如風吹過草原的聲音喃喃說著……精靈天性不受羈絆,沒有愛恨,只知道自然法則……但是在靠近人類之後,學會了超越法則的情感……接下來的話我聽不清楚,只知道眼淚不停的從緊閉的眼中滴下來。

奧蘭多將我環在他的懷裡,我沒有掙扎,就這樣靠著他,他身上的薄荷香氣,將這個夜晚薰成了濃濃的綠。

醒來時差點嚇壞,我的眼睛腫得幾乎睜不開,而我躺在奧蘭多的懷裡,並且……趕緊低頭檢查了一下,呼,還好,兩個人都衣著整齊。

只是眼睛好酸好痛喔,我扶著昏沈沈的腦袋想了一下……靠,對喔!這傢伙奪走了我的初吻,讓我在路邊哭成豬頭,最後還趁著我迷迷糊糊之際抱著我睡著了,他又來了……我是清純的女生欸!怎麼可以跟男生這樣摟摟抱抱?

可是我沒掙扎,就這樣愣愣的發呆著。

想起他昨天講的話,我心裡又充滿了無力感,他說,他學會了超越法則的情感,這是不是代表了他已經快要離開我們了?他才來這裡一個月欸!但就算他會留個好幾年,那也是遲早要走,幹嘛要吻我!

想到我的初吻,在人來人往的體育館門口,在金黃色的夕陽下,我被一個俊美的精靈吻了……

等一下!「人來人往的體育館門口」!那不就被一大堆人看到了?希望沒有遇到認識的人……這時我又突然感到臉頰一陣燒紅,暗暗祈禱沒有人注意到我。

這時門突然又悄悄開了一條縫,靠!米粉又偷開門瞄我起床了沒,我趕緊跳到她面前道早安。

「早安?」她臉上掛著兩大輪黑眼圈:「昨天巴望著妳打電話來救我,從傍晚傳了幾百通簡訊,妳就硬是不理我,見色忘友!」

「哪有!」我跳了起來,完蛋了,剛剛那個畫面被她看光了啦!

「倒是妳,什麼時候弄了個團,我都不知道,一直比到決賽才叫我去看,還在一頭霧水哩,我哪知道妳昨天唱完以後又跑哪去了,當然就回家睡覺啊!」我壓低聲音問著。

「我被貢丸那群人抓去慶功宴啊,又遇到一群不會喝又愛灌酒的人,喝到後來還發酒瘋,還好我躲酒的功力強,不然妳今天就得去急診室領我了。」

「急診室領妳?幹嘛?妳喝酒會有暴力傾向喔?」

「廢話,當然是因為被灌到酒精中毒啊。」

講話還是那麼嗆,但她一臉掩蓋不住的疲倦和憔悴,我試探的問著:「米粉,妳還好吧……」

她撇撇嘴,聳聳肩膀:「還好,只是有點累。」

「那妳先休息吧,等妳醒來我們去吃飯,換我幫妳慶祝。」米粉虛弱的笑了笑,轉身走進房裡,再怎麼裝作堅強的樣子,總還是受了傷,我能做的就是盡量陪著她,別讓她胡思亂想囉。

我倚在門邊,看著還在熟睡的奧蘭多,他的睡臉讓我的心瞬間又軟了下來。

今天也帶他一起上館子好了,雖然他不用吃東西,但享用美食可是我們生活文化裡頭很重要的一部份,讓他體驗體驗也好,也許他很快就要離開了……。

「啊~~~!」從米粉房間傳來的尖叫聲嚇了我一大跳,接著傳來一陣乒乒乓乓的聲音,我趕緊衝去,手忙腳亂的把門打開,我看到米粉拿著一條皮帶拼命抽著一個人影,那個人影死命的逃,嘴上還大叫:「您聽我解釋啊!別打了!」

家裡怎麼會冒出來一個人!我嚇得叫了出來,一慌之下也拿起桌子上的東西開始往那個人身上扔去,「小偷!快走!不然我要報警了!」

好可怕好可怕!我和米粉兩個人都嚇壞了,死命的踹那傢伙。

「妳們快住手!」奧蘭多被我們吵醒了,匆匆跑過來拉住我們,「他是被米粉小姐召喚來的精靈啊!」

「什麼?」我跟米粉手拿著兇器停在半空中:「精靈?」看著那個被打個半死的傢伙鑽進桌子底下,可憐兮兮探出頭來求饒:「我只是聽到召喚前來的精靈,請妳們住手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