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王子 第九章-愛情的模樣

薄荷王子 第九章-愛情的模樣

第九章 愛情的模樣

「你們怎麼老是突然從別人房間冒出來?」我和米粉滿懷歉意的幫這位仁兄包紮上藥,「這樣就算被打死也不值得同情啊。」

奧蘭多沈下臉來若有所思,空氣中瀰漫著尷尬的氣氛,要不是他衝出來阻止我們,我和米粉要是真宰了這傢伙那可怎麼辦?

許久,奧蘭多像是恍然大悟般下了個結論:「難怪這幾十年來,順利一次修完的學長姐很少,大多數的前輩要重修這門課很多次,而且每次都會受傷回來!」

他重重的擊掌:「原來是因為這些年人類的房屋安全性提高,加上不相信精靈與神祇存在,因此看到陌生人出現,便會認為是敵人並且加以攻擊啊……」捱揍的那傢伙忙不迭的點頭著。

「喂,你是誰?」包紮完畢,米粉很不客氣抱胸審問起來了。

只見那人低下頭,委委屈屈的說了:「在下是管理羅勒的精靈族人,各位可以叫我是羅勒王子……」

不會吧?又來一隻?

米粉注視著他:「羅勒?你是說我們陽台種的那幾盆九層塔?」只見他點點頭,眼睛裡好像有水光在打轉似的,又一臉委屈樣:「那些是羅勒,並非您所說的九層塔……」米粉不耐煩的揮揮手:「我說九層塔就是九層塔,你也是要來實習的嗎?」

「……您怎麼知道?」九層塔先生順著我們的手指,看見奧蘭多正在對他點頭傻笑,他也回了個蠢度差不多的笑容。

「我是奧蘭多,管理薄荷的精靈族,那位是欣怡,」我趕緊揮揮手,「那位是米粉小姐。」

米粉一夜沒睡的黑眼圈看起來分外兇惡,「請問您的名字?」

九層塔王子靦腆的笑了笑:「強尼.戴普。」

「你唬爛!」我和米粉一起尖叫了起來。

一個屋簷下會出現兩個精靈,連奧蘭多都感到不可思議。他說,這是很難得的事情。

「我想請問一下,」雖然奧蘭多和強尼異口同聲的說,是因為我們召喚,所以他們才會到人間,但是我們除了種了一些盆栽之外,什麼事情也沒做。

要召喚吞噬靈魂的惡魔都要大費周章弄魔法陣,要召喚鬼魂要點蠟燭,或者要講一百個鬼故事講一個就吹熄一根蠟燭,漫畫裡頭要召喚精靈,也要來個什麼在滿月的夜裡喝茶,讓月亮映在茶杯裡之類,各式各樣的儀式才能召喚不同世界的生物啊。

奧蘭多有點困擾,似乎在思考要怎麼解釋,只見他和強尼交頭接耳了一會兒之後,他握住了我的手,很慎重很慎重的說:「原因只有一個。」「是什麼?」

「就是緣份。」

什麼跟什麼啊!我雙肩無力的垂下來,這傢伙是小說看太多了是吧?強尼也一臉疑惑:「緣份?這是什麼意思呢?」

啊!對了,強尼才剛來到人間,想必還沒有被污染,問他比較快!

「我不知道薄荷們選擇宿主的原則是什麼,我是在來的那個時候,透過羅勒的力量,去感受有栽種羅勒之處何處有強大的情緒波,我們就會被引導到那個地方去。」

「所以我們會散播到這世界的任何角落去,任何有栽種植物的地方。」奧蘭多補充說明著。

「這樣啊……」的確,米粉才剛失戀,比賽卻得到大獎,然後被灌酒成這樣,情緒起伏一定超大的,但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哪裡怪怪的啊……啊!對啦!

「可是奧蘭多來的時候,我只是在啃宵夜看小說啊?沒有特別高興,也沒有特別難過啊?那你幹嘛要來?」有點賭氣的問著。

「喔,我們薄荷是尋找當時最平靜的人來當宿主,當時我感受到那株薄荷傳遞過來的波動是一片空白,所以我就來了。」原來這樣啊……好像還是哪裡怪怪的……

咦?奧蘭多那傢伙竟然臉部有微微的抽搐,他他他竟然在憋笑!突然我發現他在暗損,氣得指著這傢伙的鼻子罵著:「你竟然轉個彎笑我腦子是一片空白!」

奧蘭多終於放聲大笑,強尼又是滿臉疑惑,捱近過來問我:「他怎麼了?」

我扁著眼睛把強尼拉走:「離他遠一點,白癡是會傳染的。」

多虧有奧蘭多的前車之鑑,強尼第一趟外出十分平安,乖乖的換上米粉的牛仔褲與襯衫,也露了手把衣服變合身的招數,米粉像是看到外星人一樣,撲上去又摸又揉的,確認這是真的魔法之後,她高興得跟小朋友一樣亂叫亂跳。

「強尼,我問你,」米粉閃爍著光芒:「既然真的有精靈,那麼這世界上是不是也有聖誕老公公、女巫、魔法學園還有僵屍吸血鬼狼人虎姑婆神燈巨人……」等等等一下,米粉好像興奮過頭,把東西方各式各樣的傳說軼事全部給攪在一起了。

強尼又是一臉錯愕,紅著臉說著:「有是有,但有一部份跟人間記錄的有點出入……」

「真的嗎?」米粉還想再問下去,「好啦好啦,先去吃飯再聊啦!」我趕緊攔住她。為了要和她一起吃晚飯,我從下午就一直餓到現在,已經餓得前胸貼後背了。

奧蘭多仗著自己比強尼早來了一個月,對著強尼一直介紹街道上各式各樣的物品。「這是馬路。」望著呼嘯而過的車陣,強尼嚇得臉色發白。

「一般而言,馬路是給高速行駛的交通工具行走的,每隔一段距離,就會設置紅綠燈與斑馬線,或是地下道、天橋等提供行人使用……」

強尼遲疑的看著地上的斑馬線,「您是指這些線條是被祝福的魔法陣,走在上面就不會和高速交通工具撞擊嗎?」天啊,我趕緊拉住強尼,免得他來不及聽完說明就踩過去,會被碾成羅勒醬吧!

米粉卻在一旁大笑起來:「天啊!好可愛,怎麼會這麼可愛!」強尼一下子又漲紅了臉:「呃……可愛通常是用來形容兒童的,在下應該是以成年人的形體出現吧,難道我又弄錯了……」

難道不是每個精靈都像奧蘭多那樣自信滿滿的嗎?這強尼可能是個粗枝大葉的笨蛋王子吧,看他那種緊張又害羞的樣子,突然我也覺得他很可愛了。

奧蘭多煞有其事的把過馬路三大原則交代著:一、行進方向為綠燈方可前進。二、盡量走在斑馬線上。三、仍要留意左右是否有來車。

講完時正好綠燈亮起,我領著他們過馬路,突然發現有很多視線朝我們這邊瞄過來,我有點不解,直到我一回頭,赫然發現這三個人走在一起,簡直是華麗的活動佈景。

米粉雖然憔悴,但有著憂鬱又驕傲的神情,奧蘭多則是充滿了王者的風采,強尼害羞而帶著纖弱的氣質非常惹人憐愛。至於投射在我身上的眼神嘛……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感覺起來似乎不太友善之外,好像還帶著一點嘲笑的感覺,真是不舒服哪!

我知道我跟他們走在一起完全不搭軋,可是也沒必要用那種眼神看我吧,一賭氣,我回身勾起了米粉和奧蘭多的手臂,趾高氣昂的大步走著。

「啊……這樣強尼會走丟吧?」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那簡單,」說著,米粉也勾住了強尼的手臂,「我們這樣勾成一排,就可以攔路搶劫了。」

這真是一頓令人愉快又享受的晚餐。

我們在巷子裡找了家義大利麵館,因為奧蘭多和強尼都不用吃飯,所以不能去算人頭吃到飽的餐廳,我和米粉各點了一份套餐,順便又叫了礦泉水給他們倆打牙祭,看他們喝著水滿臉幸福的樣子,我也就不再去算這兩瓶水比我機車油箱裡所有的油都還貴的事實了。

雖然這家店的服務一向很好,不過我從來沒享受過這麼頂級的服務,服務生無論男女,都非常熱情的招呼我們,不但一直來桌邊倒水、整理桌面,還送了兩樣特製點心給我們,連米粉都非常滿意:「太好了,以後出門都要帶你們這兩隻一起出來,等一下順便凹凹看有沒有貴賓卡和打折好了。」

喂,付帳的是我欸……

「多謝招待。」米粉挽著強尼,笑嘻嘻的向我們道別,她說要帶強尼去夜店,說要讓他體驗人間墮落的生活,看純潔的精靈會不會徹底腐化。

最好是去得成,我眼睛又是一扁,看他哪來的身分證給店家查驗喔!反正就是我和奧蘭多被扔在街上,大眼瞪小眼。

「有沒有想去哪裡?」有點悶,不太想這麼早回去。「天色不早了,我們去散散步吧,」他伸出手,牽住我的手:「要麻煩妳帶路了。」

喂喂喂!會不會牽太順了!我突然想起昨天被他親吻的那一幕,瞬間臉頰燒紅起來,想把手抽回,卻被他緊緊握住,看他臉不紅氣不喘,我有點懷疑他要不是真的什麼都不懂,這簡直是情場老手才會有的自然態度吧!。

走在校園裡,兩個人都很沈默,我偷偷瞄他一眼,卻發現他的表情仍然很自在。

這讓我有點不開心,好像一切都是我想太多,他根本不知道他已經擾亂我心裡頭那一池春水,我鼓著臉頰,氣呼呼的。「怎麼了?」奧蘭多又握了一下我的手,低頭問我:「妳在生氣嗎?」

「沒有。」

奧蘭多的聲音輕輕柔柔的:「可是妳手心傳遞過來的心緒好複雜,像是很混亂,卻又很溫暖……」

最好是啦!我突然一陣熱血沸騰,靠,是怎樣?龜毛不是我的風格,耍曖昧不適合我這種現代青春少女!我轉過身,手叉腰,對著奧蘭多下達指令:「你給我立正站好!」

他立刻放開我的手,乖乖的站直,臉上還帶著似笑非笑的神情,還笑喔,這傢伙……「你不是在家鄉有未婚妻嗎?幹嘛還要來惹我!你給我說清楚啊!」雙手抱胸,對嘛對嘛,單刀直入才是我的風格。

奧蘭多抓抓頭:「是這樣講沒錯……」喔,然後呢?「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只覺得妳那時候好悲傷好悲傷,悲傷得連我也可深深的感受著,所以……」就為了這種理由?真的太讓人脫力了吧?

「你給我聽好,接吻這種事情,在我們人界來說,尤其是對女孩子來說,」我加強語氣:「是非常非常重要,非常非常重要的,你懂嗎?」

奧蘭多的表情還是似懂非懂的,這傢伙!非要人家把事情講這麼白才行嗎?虧他搶了我那麼多言情小說去看,害我每次都晚還書,竟然還不懂接吻這種事情對女生來說有多重要!

「反正,只有真心喜歡我,想要跟我共渡一生,而且也要我喜歡的男生才可以親我!」這下總該懂了吧?

「原來是這樣啊……所以說妳不喜歡我嗎?」奧蘭多滿臉不解的問著,卻害我差點腦溢血,一股熱氣瞬間在我臉上炸開來,奧蘭多還一臉無辜的繼續說著:「對於喜歡的人不是應該以最真誠的態度對待嗎?」

真是氣炸我了,又跳又罵的:「算了,反正不管怎麼樣,你就是不能親以後不是你老婆的女生,懂嗎?」其實也不可以睡在一張床上的。

「你們精靈難道都不知道什麼叫做談戀愛的啊?接吻是很神聖的,是一種誓約啦!」雖然現在很多人都不當一回事了,但是我還是有我的堅持啊!

「嗯……我想我明白了,真的很對不起。」奧蘭多深深的向我行了禮,他抬起頭來,看來他應該懂了吧?「我還可以繼續拉妳的手嗎?」很笨欸,這樣別人會以為我是你女朋友啦!

想是這樣想,仍然將手遞給了他,感受他手上的溫度,溫暖得像是夢一樣。而昏黃的光線照在他的身上,一切似乎都朦朧了起來。雖然是看習慣了,但仍然令人暈眩。

從奧蘭多知道親吻動作代表的意義之後就一直很乖,再也沒有逾矩的動作了,就連他很喜歡的牽手,也會盡量在只有兩個人的時候。我每天起床仍然可以看到他在陽光下映著陽光的臉龐,還有晶瑩剔透的口水反射著光芒。

每天都會按照慣例把他踹起來,抓他去窗戶旁邊曬太陽,然後他會乖乖跟著我去學校,才幾個月,就已經進化到會查課表,到他有興趣的課程旁聽。

奧蘭多已經不像剛來時那麼黏人,但一直以來都還是跟我同進同出,少不了會有比較不熟的同學偷偷跑來打聽我們的關係。「奧蘭多?是我從國外回來的表哥啦!」終於連八百年沒講過兩次話的學妹突然跑來跟我裝熟了:「真的嗎?原來是混血兒,難怪你們長得很不像欸!」我長得醜是惹到妳喔?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學姐不要誤會,我不是說妳醜啦!」妳現在說了啊,還挺大聲的。「學姐也不醜啊,是清秀型的啦,只是奧蘭多學長實在是太漂亮了,漂亮到不像男生,我看不管是哪個女生都會被比下去啊。」好吧,算妳勉強拗過關。

學妹親親膩膩的拉著我的手,笑靨燦爛到好比國慶煙火,一直問我奧蘭多的事情,後來看到剛從另一棟大樓出來的奧蘭多,她舉起了那保養得白晰透亮的手臂對奧蘭多招手,銀鈴般的笑聲揚起:「奧蘭多學長,我跟欣怡學姐正好聊到你呢!」說完,還用塗了櫻花色指甲油的食指。在奧蘭多的胸口點了一下。

我的雞皮疙瘩瞬間全部立正站好,「不好意思,我們等一下有事要先走,先掰了。」趕緊把奧蘭多給拖離現場。

為什麼我會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說起來,學妹雖然不像米粉那樣充滿活力的美,倒也算是小美人一個,她入學三年來,除了迎新之外,我們幾乎沒見過幾次面,我連她的名字都記不住。

不過系上男生比較少,倒也有不少男生爭著幫她,算得上人緣不差,我想我會覺得恐怖,可能是因為她把跟男生相處的那套用在我身上了?

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正當我苦惱之際,我的煩惱根源奧蘭多先生正霸佔著我的枕頭,不但非常舒服的斜躺在地板上,還拿著逼我去租的新書邊哼著小曲邊看著。手上還拿著小噴霧器,不住的灑水在身上,一付超享受的樣子。

這傢伙,看書就看書,還「吃點心」弄得我床和枕頭都濕淋淋的。

正苦思著要怎麼整他時,突然聽見有人敲門,原來是強尼被米粉趕了出來,抱著枕頭,可憐兮兮的。「怎麼啦?」我詫異的問著。

這實在很令人驚訝,強尼也來了好幾個月了,米粉樂得把他帶在身邊,一有機會就向別人介紹這是某個小國家的王子,弄得強尼總是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才好。

但是米粉欺負歸欺負,倒是對強尼百般照顧,不但努力找各種資料滿足強尼的好奇心,而且每到假日就帶他四處溜達,還跟他分享枕頭和棉被(跟奧蘭多一樣啦!)怎麼會被米粉給趕出房間咧?

「是這樣的,」強尼垂下眼睛,自責不已:「剛剛我看米粉在整理電腦,看到她把一個檔案夾刪了又放回原位,這樣重複好幾次,我問她,這是什麼資料檔案,讓她這樣猶豫不定。」

「是不是一個男生名字的檔案夾?」強尼點點頭。

阿咧?米粉好像已經四五個月都沒跟那個男生聯絡了?到現在還保留跟他有關的檔案喔?可是只是問一下,應該不至於氣到把強尼趕出來呀?

「她說,他只是一個過客。」沒錯,根本還沒開始就結束了,算是路人甲也不過分,然後呢?「然後我問她是不是對這個人有特別的情感,為什麼她看起來那麼不捨……」

「然後呢?」

「然後她把枕頭塞進我手裡,把我一腳踢出來了……」強尼說著,眼睛裡還含著委屈的淚水。

嘖,米粉這樣會不會太過頭了,我拍拍強尼,要他乖乖在房間等著,我去問問米粉到底是怎麼回事好了。

想到她被拒絕那天哭得那樣難受,還是對她溫柔一點好了,我輕手輕腳敲敲米粉的門,試探的轉了轉門把,很好,沒鎖。推開門,竟然一臉嚴肅的坐在電腦前面,還一副托腮沈思狀。輕輕叩門:「米粉……我可以進來嗎?」

米粉「嗯」了一聲算是答應了吧,我正襟危坐的看著她,其實事情沒這麼嚴重,可是要我開口問這種事情,實在很沒經驗欸!「好啦,我知道是我太激動了。」米粉趁我還沒準備好就率先發難,害我嚇了一跳。

「我其實想刪有關他的檔案很久了,可是刪了就會忘記他嗎?刪除共同擁有的照片其實是一種逃避吧?」米粉開著預覽圖片的視窗,手指滾動著滑鼠滾輪讓檔案夾裡的圖片向下捲,兩個人的笑容一直重複出現在螢幕上,我看了卻只覺得一陣陣的難受。

沈默了一會,我把滑鼠搶過來:「電腦讓給我五分鐘,我保證沒有任何檔案會不見。」米粉遲疑了一會,終於點了頭,我把整台電腦轉過來,在桌面上開一個檔案夾,叫做「bye」,把照片中有男生身影的照片通通拖到新的目錄裡面,只留下風景和米粉的獨照。

接著開啟原來的檔案夾,挑了一張米粉目光恰好迎上鏡頭的照片打開,這才把螢幕轉回去給米粉。

「我簡單的幫妳分類了,妳不用把他的檔案全部刪掉或者全部留著啊,只要留下最好的就行了。」米粉把我辛苦挑出來的照片關掉,又把新檔案夾打開,一張張的翻著,她看起來好像有很多話想說,安靜的房間卻只迴盪著輕輕的呼吸聲。

「回憶這種東西本來就沒辦法全部留下或者是全部丟掉的,」被低滯的氣氛壓得受不了,我忍不住又說話:「妳只要留下當時快樂的感覺就好了啊,也許有一天妳再回來看到這些照片,會有完全不同的感受。」

「那個男生只會在妳心中留下模糊的記憶,搞不好妳五年十年以後已經想不起他的樣子了,珍貴的是妳現在的心情啊!」討厭,我都快哭了。

米粉靜靜的翻完了這堆照片,突然迅速的把檔案夾關掉,按右鍵將檔案移到垃圾桶,然後……刪除!我睜大眼睛,靠!會不會乾脆過頭啦?剛剛的猶豫像是開玩笑一樣。

米粉好像完成了很重要的事情一樣,長長的呼出一口氣:「終於解脫了。」看我張大嘴的蠢樣,米粉伸手幫我把下巴放回來:「唉,這種事情從前看別人那樣覺得很蠢,現在自己經歷過了,才知道真的看不清。」她別有深意的看了我一會,看得我有點毛起來。

米粉笑了笑,拍拍我的頭:「我去跟強尼道歉吧。」就丟下我這個和事佬一個人在房間裡抱著腦袋發呆了。

說起來,強尼只是掃到颱風尾,米粉就算真的把那段感情放下了,還是會有些遺憾吧,自尊心這麼強的女生,被這麼直接碰到痛處,會突然翻臉也是可以理解的。

講得我好像很懂這種感覺,但我沒有過談過戀愛,甚至對「動心」這種感覺也很陌生的我,要到什麼時候才會懂呢?

男女朋友應該是怎樣的?是十指緊扣在夜色中漫步;在晨光中醒來相對微笑,在日常相處中的點點滴滴累積起來的情感,愛情的模樣就是這樣嗎?

我腦中卻浮現這陣子跟奧蘭多共處的點點滴滴,一起走過的地方,不知不覺已經太習慣他的存在了,我突然感覺到非常寂寞……他總有一天會離開這裡,離開我身邊,永遠……

夜色漸暗,我一個人在米粉的房間裡,被從來沒有過的感覺包圍著,那種滋味很陌生,像是有千百種的滋味,一直到夜幕包圍了這個城市才回自己房裡。

和好的米粉跟強尼在客廳打電動捉對廝殺,我的房間一片暗,打開燈就看見奧蘭多抱著那盆薄荷在床邊睡著了,我沒有叫醒他,只是輕輕的、小心翼翼的,為他蓋上一件毯子。

「奧蘭多。」

「嗯?」

「我問你,」其實這個問題在我腦子裡已經想過千百回了,「你們在人界學習的時間是多久呢?跟我們一樣是學期制的嗎?」

奧蘭多倚著窗口,瞇著眼睛看著隔著新店溪對岸的燈光,遠處的霓虹閃爍燈光,遠遠映在他臉上,進入冬天的第一道寒流威力十足,刺骨的冷風從窗戶吹進來,我得包著棉被,床上鋪著電毯,才能抵抗這種程度的寒冷,奧蘭多卻說他想要吹吹風,好讓這盆薄荷明年可以長得更強壯,冷到四肢無法離開被子的我只好咬著牙,跟他說話來轉移注意力。

他來到這邊半年了,那盆薄荷也從一盆亂七八糟,軟綿綿像藤蔓的恐怖生物,變成一盆有著茂密枝枒,翠綠豐盈的美麗薄荷了。

「怎麼突然問這種問題呢?」奧蘭多的笑容仍然很溫柔,眼神卻有點閃爍:「時候到了就會知道了。」時候到了就知道?奧蘭多給我這句不像答案的答案後,神祕的對我笑一笑,又回頭凝視著遠方了。

看著這樣的他,我忍不住想問,他是在想家,還是想著那個只有書信往來卻從未謀面的未婚妻子呢?

我知道總有一天他會離開人間,離開我,而離開的方式是不是也像他來的時候那樣突然,叫人不知所措呢?會不會像漫畫小說中,當精靈離開的時候,會對著我念咒語,把關於他們的記憶通通洗去。或者是讓我覺得只是做了一場很長的夢,漸漸的以為這一切都只是我的想像而淡忘這段時光,還是還有別的可能性?留在人間,用另一個身分留在我們身邊……

「欣怡……」奧蘭多坐到我身邊,緊緊靠著我,他身上傳來的薄荷味道仍然清涼,靠在我身邊的奧蘭多,透過棉被傳來的體溫卻很暖和。「這些事情其實我也不知道。」什麼意思?

「我很確定,精靈不會忘記宿主們的,」奧蘭多曾經看過,學長們聊起曾經與宿主共處的日子時,總是充滿懷念的神情,「但是我不知道妳會不會忘記這段時光,忘記我……」人間太多紛紛擾擾,當時間流逝之後,當時的宿主也許已經失去純真的心,忘記曾經與精靈共處的日子。

「現在想這些作什麼呢?」奧蘭多靠在我的肩膀閉上眼睛,「在我的有生之年,我一定會記得妳,會一直記得……」逆著燈光,我發現他的髮稍和睫毛在一瞬間閃爍著綠色的光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