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王子 第十章-終究要別離(上)

薄荷王子 第十章-終究要別離(上)

第十章 終究要別離

仔細想想,這一陣子米粉好像跟從前不太一樣,自從強尼來了之後,她不但跟那些一直跟她保持曖昧關係的男生斷了連絡,而且也不太出去亂跑了,總是把強尼帶在身邊一起進出,連上課都形影不離,就有不少人跑來偷偷探問我她們的關係,我一律以不清楚把他們給打發掉了。

而那些「候選人」也很乖的沒有打電話過來問東問西,我的手機突然就這樣安靜了好一陣子,連我媽都懶得打電話過來,害我開始反省是不是人緣太差,怎麼都沒有朋友會打電話來找我。我也沒有很孤僻呀,只是喜歡自己行動而已,這樣會很奇怪嗎?

把還沒迫近眼前的煩惱丟在一旁,因為有個超級麻煩製造機就在我眼前,我卻沒有留意,我,一個擁有菜市場名的平凡女生陳欣怡,從來沒想過米粉造的孽會報到我身上來,而且就來得這麼突然。

米粉揮別那個「初戀」之後,也同時揮別了被「候選人」圍繞的日子,她說知道守候著人的痛苦她已經知道,不想讓別人也承受同樣的悲傷,漸漸的和他們斷了連絡,那些男生們也很知趣的沒有來打擾我們。

我抱著一疊書在活動中心外面,邊吃爆米花邊等奧蘭多下課,已經是深冬了,這陣子天氣都不太穩定,今天難得出了大太陽,烘得人都發懶,好舒服喔~~「終於找到妳了!」背後突然有人大吼一聲,嚇得我差點把爆米花撒到地上。

回頭一看,竟然是超久沒見到的拉麵強,他不分由說就拉著我,神情激動:「米粉是不是有男朋友了?為什麼她突然就消失了?」我被搖得頭昏眼花,問我有用啊,直接去問米粉不就知道了。「這幾個月我就是連絡不到她啊……」拉麵強一臉快哭出來的樣子。

我用眼角瞄了瞄旁邊,天啊!這裡來來往往的人按照慣例該死的多,拉麵強,我可沒對不起你,而且我胸部小歸小,畢竟還是貨真價實的女生,拜託不要扯著我的衣領啊!

「強哥,你先坐下,這樣沒辦法講話嘛……」不管怎樣,先哄他放手再說。「來,跟我講,發生什麼事情啦?」耐著性子用哄小孩的口氣說著,這種狀況要先明哲保身,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看狀況再做反應。

拉麵強一把落寞的告訴我,幾個月前(就是米粉剛失戀的那陣子),米粉傳了通簡訊給他(而且一看就知道是群組簡訊),上面寫著:「謝謝您長久以來的照顧,蓂芬」。

「……就這樣?」我半信半疑的問著,拉麵強默默的點頭。

這算哪門子的已經交代清楚,米粉會不會太誇張了?不過再想想,換做是我,我要怎麼去對那種明明知道對方很喜歡我,雖然沒有心意說出口,卻一直拼命示好的人說:「不好意思,請去追求其他適合你的女孩子吧。」這樣反而更傷人。

我還在苦思要怎麼安慰他,這時眼皮突然跳了幾下,同時耳邊傳來一陣歡快的聲音:「欣怡~~」不好!這不是米粉嗎?這下我苦了。只見拉麵強整個人跳了起來,臉紅得像是被風掀起裙子的少女,還下意識的把我往他身前抓,我眼睛一扁,拜託……我又不是大型障礙物,往前面一放就可以遮住你了……

「晚上不要太晚回來,我請妳吃PIZZA!」

「呃,好、好……」我趕緊對她使眼色,揮手要她快走。

米粉似乎沒注意到拉麵強的存在,像一陣風又走了,拉麵強可能是近「香」情怯吧,也沒衝出去抓著米粉。正當我鬆了口氣時突然又聽到強尼的聲音傳來:「米粉小姐,請等我一下……」我睜大眼睛看著強尼從後面追上,而米粉自然而然的將手放進強尼的臂彎,兩個人親密的身影轉進……

拉麵強看著這一幕,像是被雷打到一樣,僵在那邊不能動,我趁這個機會趕緊把書收進包包,拿起我的爆米花準備逃命去。

「蓂芬……」拉麵強喃喃自語著:「這就是妳離開的原因嗎……」一臉兇惡的拉麵強突然眼淚盈眶,「妳找到心上人了還是擔心傷害到我,不告訴我真正的原因,妳的溫柔卻狠狠地傷害了我……」

我在一邊聽得臉都黑了,雖然他誤會很深,但是這樣想也好啦,省得解釋起來更麻煩,只是拉麵強竟然痛哭了起來,他把臉埋在手心中,放聲的大哭起來。

路過的行人一直往我這邊看,急得我趕緊把塞了幾張面紙給他,他竟然一把抱住了我……我無奈的看著天空,隨便拍他的背敷衍著,死米粉,晚上一定要好好跟她算這筆帳。

後來好不容易把拉麵強給哄走了,要命,我的肩膀被他的眼淚鼻涕搞得溼淋淋的,噁心死了。

一直等我回到家裡,整個人攤在床上時才大大的舒了口氣,等米粉回來得請她把這些事情處理一下,免得又害到我,轉頭過去看見窗口那盆薄荷被冷風吹得輕輕顫抖,糟糕!我突然清醒起來,我把奧蘭多給忘了!

匆匆忙忙滾下床套回襪子、外套,順便再拿件衣服給他,就怕他在屋子外頭吹風著涼了,這傢伙性子老實,想到他在活動中心外頭傻等的樣子,我心裡就更急了。

一拉開鐵門,迎頭就撞上一堵牆,害我突然眼前一片花,還來不及抬頭,那堵「牆」開口說話了:「請問,劉蓂芬小姐住在這邊嗎?」

我抬起頭,赫!這個人長得好高大喔,而且看起來一臉壞人樣,超可怕的,我吞了吞口水才敢回話:「蓂芬不在……」話還沒說完,他老兄竟然擠進來,一屁股坐在沙發上:「沒關係,我等她。」

什麼~~我瞪大眼睛,會不會太誇張,我沒邀請你進來欸!硬著頭皮想把他請出去:「不好意思,我不知道她什麼時候回來,你有事情請打她手機……」「不,我在這裡等就好了。」那位老兄一附氣定神閒的樣子:「不用擔心,我不是壞人。」可是你臉上明明就有寫……我敢怒不敢言,只敢偷偷轉過身嘀咕幾句。

可惡,我還要出門去接奧蘭多呢!總不能放著陌生人在家裡吧?不管他是來幹麻的,我還是趕緊打電話通知米粉。

無奈,厄運總是接連而來,我還在想辦法連絡米粉,這個向來不直接回家愛到處亂跑的女人竟然提早回家,我拼命努嘴要她注意一下裡面那尊凶神惡煞,米粉還一臉莫名其妙的邊脫鞋邊瞄我:「妳幹嘛把臉歪成那樣,很難看欸!」說著就把我推到旁邊去,等她看到那個大個兒的時候也呆了,只是人家也看到她了,根本不用想躲啦。

「強尼呢?」我面帶微笑,怕被那個不速之客聽見,偷偷從牙縫問了句。

「他在樓下的書店。」米粉倒是直接了當的回答我。該死,我偷偷咒罵著,又是一個喜歡書店的精靈,不該跟人的時候跟得很緊,該跟著人回來的時候就不見人影……

「您哪位?」大漢沒說話,倒是開始打量起她來了,她索性抱著胸,跟那個大漢先生對看起來,我扶著腦袋隱隱覺得有點頭痛,假裝往廚房去,一邊趕緊掏出手機傳簡訊給米粉;「那個人很怪,要是有任何不對勁趕快跟我打pass,我馬上就報警。ps.我在廚房」

傳完訊息,突然又想到奧蘭多,這傢伙該不會還在學校裡傻傻的等我吧,又不能扔下米粉去接他,現在的情勢看起來很不妙啊!我慌得在窄窄的廚房裡頭來回踱步,急死人了。

「劉小姐,」大漢終於開口了,「這趟我來,是要麻煩妳給我弟弟一個交代。」

米粉滿臉疑惑的回答:「不好意思,請問貴弟是哪位?」

「妳跟我弟弟交往這段期間,不但對他忽冷忽熱,還一天到晚跟別人約會,妳竟然還好意思問我他是誰?」男朋友?哪來這號人物?我氣得臉色發白,哪個白癡亂說話?米粉可不是那種欺騙別人感情的人。

「先生,我是有不少男性朋友,但是從來沒有當過誰的女朋友,您是不是找錯人了?」沒錯沒錯,米粉嗆得好,我在廚房用力(但無聲的)鼓掌,沒錯!我可以作證,跟她認識這麼多年,從來沒有男生真正對她告白,男朋友?那更是從來沒出現過的神話生物。

米粉看來滿臉不快:「既然你不相信,麻煩你請他過來,直接當我的面把事情說清楚,你覺得如何?」大漢臉色一變,用力一拍,震得桌子上的水杯都跳了起來。

「妳現在還敢講這種話?我弟弟現在一提到妳的名字就一直嘆氣,整天泡在網路遊戲裡面不肯去上課唸書,到現在可好,還辦休學差點念不下去,我們都不敢刺激他,妳還敢說什麼當面說清楚?當初要分的時候就只傳了一封莫名其妙的簡訊,妳有機會給他講清楚嗎!」

我呆了呆,簡訊?就是那封群組簡訊嗎?米粉竟然皺著眉頭,苦思著簡訊內容。我咬咬牙,這時再躲下去也就太不夠義氣了,我趕緊溜到米粉旁邊,壓低聲音告訴她那封簡訊只有幾個字:「謝謝您長久以來的照顧,蓂芬。」

「沒錯沒錯,我是發了這個簡訊!」米粉這才恍然大悟,眼睛一轉:「可是,妳怎麼知道內容?我好像沒跟妳講過……」

「妳們夠了沒有!」大漢又猛力一捶桌:「劉小姐,妳要怎樣給我弟弟一個交代?是去跪著跟他道歉,看他要不要重新接受妳,還是給他精神賠償五十萬,妳自己選一個。」

「什麼!」我跟米粉同時大叫起來,「你是流氓喔!」等等……這個人的弟弟究竟是說謊,還是發神經,還是真認為自己是在跟米粉交往?

我抱著腦袋拼了命的想著。

有了!我隱約記得有個別校的男生到處跟人家講他的女朋友很正,還去米粉相簿的圖抓下來,放進自己網路相簿說是自己的女朋友,還真以為都沒人發現呢。

甚至會打電話來跟米粉炫耀說大家都說他們看起來真登對,可能很適合交往云云,一直暗示米粉要主動,而米粉每次都含糊其辭的混過去,久了也都不接他電話……

這個人是……我靈光一閃,跟米粉對看一眼然後一起大叫:「便當男!」

欸?便當男叫什麼名字?我根本想不起來了。倒是米粉記性好,眼睛一轉:「先生,你弟弟該不會是陳信份吧?」

「妳裝傻還很像嘛,終於想起來了啊?快點決定要怎麼道歉吧,付錢,還是下跪?」這大漢竟然更加囂張起來。

「既然確定是他,那我可以百分之百保證我沒有跟他交往過,我甚至跟他都不太熟,令弟可能有嚴重的妄想症,你應該帶他去身心障礙科求診……」大漢不耐煩的打斷米粉的話,怒氣沖沖的:「妳什麼意思,說我弟有神經病!」

「你才神經病!」我一股火氣沖上腦袋:「說他生病是客氣給他台階下,他根本就是自戀加自以為是的大白爛!」

米粉反而趕緊拉著我,要我別激動,我一把火燒著:「你怎麼不問問你弟弟,他是不是成天在外面編講閒話,以為趕走所有的男性朋友,人家就要跟他交往啦?連人家上課沒接到電話就又叫又鬧,他是誰?憑什麼對人家管東管西的,就因為倒楣被他看上眼?搞清楚!米粉連他的誰都不是!」

大漢整個眉毛揪在一起,面目猙獰:「妳再講!」

我縮了縮脖子,吞了吞口水:「你弟弟根本不是自願休學,他是被三二,上學期就被強制休學了……」大漢突然舉起手,用力向我揮過來,要打來了要打來了!我嚇到呆掉,根本忘記要閃,只來得及閉上眼然後緊緊咬住牙根……

「啪!」清脆的聲音一下子把空氣都凝固了!我沒感覺到痛,鼓起勇氣睜開眼,赫然發現奧蘭多就站在我面前,而且代我接下了這一巴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