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王子 第十章-終究要別離(下)

薄荷王子 第十章-終究要別離(下)

「怎麼樣都不應該動手,不是嗎?」奧蘭多的臉整個都腫起來了,他卻毫無感覺似的略略抬頭直視著那個大漢:「這位先生,請坐下。」那傢伙竟然乖乖的坐下,而且還把雙手放在膝蓋上,規規矩矩的。

奧蘭多像是沒感覺痛似的,他全身都發出綠色的光芒,環繞著他和那個大漢,奧蘭多:「告訴我,你弟弟在哪裡。」大漢像是被催眠似的一臉茫然,乖乖讓奧蘭多將手放在他的腦袋上,奧蘭多手掌發出一點一點螢光,螢光將他和大漢包圍住,我和米粉站在一旁,看到這付情景連動都不敢動一下。

突然,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強尼擋在我們前面,而且緊緊抱住我們:「快把眼睛閉上!」同時奧蘭多身上發出一道強烈的光芒,強到我閉著眼都還感覺到眼睛發疼。隨之而來「咚」的很大一聲,但是眼睛被剛剛的光芒刺花了,一下子根本什麼也看不見,只聽到隨著光芒而來的一聲「咚」之外,還有一聲微弱的「哎喲!」

發生什麼事了?勉強睜開眼睛,眼前一片花亮亮的,隱約只看到好像有人跌坐在客廳中央,該不會是奧蘭多又受傷了!我急得慌,強尼卻只是拍拍我和米粉,表示一切都很平安。

好不容易,視線從一片光暈殘影中恢復,我這才看清楚跌坐在地上呻吟的不是別人,正是那個罪魁禍首——便當男。

便當男揉著屁股,齜牙咧嘴的從地上爬了起來,手上拿著一本漫畫,滿臉驚恐的望著我們。他身上甚至還穿著內衣睡褲,看起來像是窩在被子裡看漫畫,突然間就被奧蘭多抓過來了。

「這、這、這裡是哪裡?」他轉頭瞥見大漢:「大哥?這、這、這是什麼狀況?」原來那傢伙還真的是他大哥,我和米粉怒火正旺,我已經氣到說不出話來了,米粉的狀況也好不到哪裡去,看她手收緊又放,一直在調整呼吸,我想她正在努力克制狠狠揍這傢伙一頓的念頭。

還是強尼鎮定,先請我們坐下之後,再將驚恐不已的便當男扶了起來,奧蘭多走向前去,對著便當男說著:「還是請您本人來為大家解釋一下,令兄來此的目的好嗎?」

邊說著奧蘭多將一片薄荷葉輕貼在便當男的額前,便當男被奧蘭多的氣勢給嚇僵了,動也不敢動,「你……你想對我做什麼!」他抖半天,好不容易才擠出這句話。

「奧蘭多,不要!」強尼想要將那片薄荷拿下來,奧蘭多卻伸手制止了他:「不要緊,所有的後果我來負責。」

奧蘭多對著葉片輕吹一口氣,薄荷葉就像是融化似的消失在便當男的頭上,便當男突然安靜下來,乖乖的坐到椅子上,不過他看起來還是很慌張的樣子,而我和米粉根本猜不透奧蘭多究竟想幹嘛。

奧蘭多站到我們身後開始發難,「希望您可以誠實的說出您內心的話……」便當男視線一直亂轉,應該正在拼命找一套說詞吧。

「我、我、我覺得劉蓂芬應該給我一個交代!」我跟米粉對望一眼,米粉深吸一口氣把怒火壓下來:「什麼交代,你說清楚一點。」

便當男的大哥說話了:「你說她莫名其妙甩掉你,沒錯吧。」米粉還握緊著拳頭:「你倒是說啊,我什麼時候跟你交往過了?大聲說啊。」這麼冷的天,便當男穿得這麼單薄卻急得滿頭大汗。

「好!要我說我就說!」便當男一臉視死如歸的表情寫在臉上:「妳不要以為妳長得漂亮一點,就可以把男人當凱子!」米粉什麼時候把男人當凱子了?我聽到眼珠子差點掉下來,他還振振有辭:「怎樣,我就是開國產車啊!我媽只肯讓我開國產車,妳高貴,坐不慣國產車就是了,每次約妳都耍什麼屌,死不肯出來,藉口一大堆!」

他越講越激動:「怎樣,要送妳LV包包還是要鑽戒才會爽?妳生日林北刷了十幾萬想說帶妳去北海道玩給妳驚喜,妳把林北的心意當屁啊?電話不接、找不到人,耍我啊?」他恨恨的瞪了強尼一眼:「搞半天原來妳早就去貼了這個娘炮,原來妳喜歡這種小白臉!妳喜歡的話我也可以整型啊,還害我還花這麼多心思當好人,妳這個膚淺的女人……」

「原來那堆無號碼顯示來電是你打的啊。」米粉冷冷的說著,「我不只一次告訴過你,我對你沒興趣。我也告訴過你,我有喜歡的人了。你根本沒聽進去,還一直換新的號碼,無時不刻只要你高興就打電話給我,連我在睡覺、上課、練團都不放過,你尊重過我沒有?連尊重人都辦不到,憑什麼我要跟你當朋友。」

那段時間她被煩到把手機開震動,不是電話簿裡的號碼絕對不接,我只知道便當男一直在騷擾她,沒想到會誇張到這種程度。

「禮物?驚喜?我更不可能跟一個連朋友都不是的人出遊,我為什麼要為你的自作多情負責?我婉拒過你次數我已經數不清楚,拜託你不要再來糾纏不清,也不要再來打擾我的朋友了!」米粉氣到全身發抖連眼眶都紅了。

強尼走過來,將她擁入懷中:「如您所見,我是蓂芬的男朋友,這樣您滿意了嗎?請回吧。」然後拍拍米粉的背、安撫著她。男朋友?我張大眼睛看著強尼,他卻向我擠了擠眉毛,該死,原來連他也學會唬爛了。

「您都聽到了。」奧蘭多向大漢微微點頭,大漢一瞬間像是突然清醒似的,從椅子上跳了起來,狠狠地巴著便當男的頭:「X!追馬子追到當火山孝子就算了,還要我來陪你丟臉?X!回家了!」便當男臉色灰白的看看我們,又看看他大哥,陳大哥又大聲吼著:「暗陰陽!你是在看三小!陳家的臉都被你丟光了!回家再跟你算帳!」

其實陳大哥是個好哥哥吧,我們望著便當男被他大哥拖走的身影,不知道回去以後他會被怎麼「教育」……不過我們也沒力氣同情他了。

這件事情應該就算是告一段落了吧,米粉一時還是氣到說不出話,而強尼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帶她坐下,捱在她身邊緊緊握住她的手,看他們毫不在乎讓別人看到這樣親密的樣子,我在想,如果強尼不是精靈多好,她們兩個真的很適合,恍然之間,就像是一對戀人。

而我在意的,是強尼阻止奧蘭多時,露出那種擔心的表情,雖然只是一瞬間,可是我有種很不好的預感,記得奧蘭多曾經說過,說過他不能輕易的使用妖精的能力,而剛剛發生的一切都太不可思議……

我拿冰毛巾幫奧蘭多冷敷他被打腫的臉頰,裝作不經意的樣子問著:「你剛剛用了什麼能力啊,好神奇喔,那個便當男就這樣突然冒出來,嚇死人了。」

奧蘭多定定的看了我幾秒,我趕緊迴避他的眼神,轉頭去擰毛巾,奧蘭多的聲音從背後傳來:「我剛剛在先來的那位大哥身上感應到他的氣息,然後將他移動過來。」這樣而已?那剛剛的葉子是什麼?

奧蘭多又定定的看著我,看得我有點渾身不自在,不知道是他臉頰還在痛,還是我冰著他了,我有點不知所措。良久,奧蘭多才又接著說下去。

「我在那片薄荷葉裡下了咒語。」

奧蘭多將法力灌入葉子中,再將葉子放進便當男的身體裡,被放進葉子的人在一段時間中將喪失說謊的能力,也不能隱瞞事情,過了咒語時間的效力之後還有後遺症,便當男的感覺會變得敏銳得多,比較容易感染到別人的情緒變化。

「希望他能夠學會體諒、關心別人,不再那麼自我中心。到了那個時候,葉子的法力就會真正消失。」奧蘭多嘆了口氣,這是我第一次看他這樣失落。

「不要管便當男了,洗澡睡覺吧。」把奧蘭多最喜歡的抱枕遞給他,他滿足的用臉頰在枕頭上蹭了又蹭,「小心點!臉都腫了欸!這樣磨你不痛啊!」奧蘭多笑得彎起眼睛:「真的很痛,可是這種感覺真有趣。」

看他這樣開心的樣子,我又感到抱歉,他幫我擋下了這樣的痛,一點都不猶豫的保護了我。

昏昏沈沈中,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冒出來,四周一片黑暗,伸出手什麼都碰不到,站起來腳也踏不到任何東西,身子卻沒有下墜,飄在一片渾沌之中。我想起來了,這裡是「混亂之境」吧,就是上次到奧蘭多家鄉的時候會經過的地方。

「奧蘭多!你在嗎?」我喊著奧蘭多,希望他趕快出現,畢竟一個人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方,還真有點可怕。

「欣怡。」哈,果然出現了!黑暗中,奧蘭多伸出手拉著我,帶著我向前走去。

這次沒有刺眼的光芒,輕輕穿過一層像是薄紗的屏障就到了一片遼闊的草原,站在草原中的奧蘭多臉龐在月光下散發著光芒。

我突然發現,奧蘭多身上穿著的,就是他來到人界的那件衣服,這樣穿是很帥沒錯,而且讓他身上淡淡的光芒更加明顯,但他穿成這樣要去哪裡?我心中隱隱感覺不安。

奧蘭多笑著點頭:「是的,妳沒猜錯,我要回去了……」

什麼!我有沒有聽錯?趕緊上前一步抓緊他的袖口,急切的問著:「不會吧!你是因為受傷了要回去修養了,對吧?那你什麼時候回來!」奧蘭多看著我,他輕輕將我擁入懷裡,讓我將靠著他的胸口,他的心跳有點凌亂,黑色的長髮覆蓋在我的臉上,像是黑天鵝絨布般的包圍著我。

他的垂在背後的柔軟髮絲輕觸著我的手指,不知不覺中,他已經來到人間這麼久了嗎?

「我在人間學到了很多事情,所有妳的快樂和悲傷,所有的感受與體會,在這段時間裡我終於能懂了。」奧蘭多的聲音在耳邊圍繞。

「我此生第一次所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激昂,」無喜無悲,天性只有平和的精靈,要了解人們,就必須去了解人的心,當懂得人的心以後,才真正完成精靈的使命。

「在妳身邊,我不能自制的親吻妳,喜歡牽妳的手,喜歡妳所喜歡的事情,這些都是我從來沒有過的體會……」我眼眶開始模糊了,我不要聽可以嗎?可以再多留在我身邊一段時間嗎?

「因為妳憤怒而擔憂,因為妳受傷而憤怒,現在……」奧蘭多輕輕捧著我的臉,他仍然溫柔的笑著,美麗的眼睛寫滿了不捨:「現在,我學會了什麼是悲傷……」

因為怕我受傷,所以他為我擋下了那一掌,因為對方傷害了我,所以他用了不該在人界使用的法術,卻也因此他的課程終於結束了。

「不要……」這一切來得太快,我完全不知道怎麼反應,「不要走,還有好多事情我想帶你去看,好多地方要帶你去玩……」好多的事情,我只想,只想跟你分享!請你不要丟下我好嗎?!

「你們好自私,到了人界強取豪奪了我們的感情,然後就想要一走了之嗎?太過份了!」眼淚不受控制大滴大滴的掉下來,我還沒有準備好,還沒有啊!

奧蘭多拉起我的手,在我掌心中放了一片薄荷葉:「欣怡,我會一直記得妳的,這是精靈的誓言。」精靈的誓言,直到死去的那天方能休止。

奧蘭多低下頭,再度親吻了我,這次我閉上了眼睛,當我緩緩張開眼,只來得及看見奧蘭多漸漸淡去的身影,還有他美麗臉頰上和我一樣止不住的淚水,幻化成一片漫天飛舞的薄荷葉雨。

我被殘留的光芒包圍許久,直到滿天的薄荷葉墜落地面消失不見,就像落下的眼淚悄悄的消失在空氣中。久久,我攤開雙手,那片薄荷葉變成像玉一樣的石頭,溫潤晶瑩,像奧蘭多最後為我流的眼淚。

奧蘭多離開了,不再有人搶我枕頭和棉被,也不再有人用噴霧器把我的房間弄得溼答答的,強尼雖然也常跟我搶漫畫小說去看,但是他看書很快,不會耽誤到我還書的時間,更不會有人一直吵我要我帶著他到處走。

我一樣上課、下課,準備家教和考試,看著米粉用強尼擋掉一個又一個的桃花,自從強尼來了之後,從小到大被桃花淹沒的她,終於在大學生涯最後一年得到一些寧靜。我們搬家,換到一個小一點但是陽光更充裕的地方,強尼為此高興極了。

奧蘭多剛離開的那段時間,還有不少人跟我打聽他的消息,我告訴他們,奧蘭多回國繼續唸書了,「會不會再回來?這傢伙,回國都不通知一聲的!」他們眼中的那種不捨的神情告訴我,他們是真正把他當成朋友的。

我有點訝異,他在這裡也擁有了這麼多朋友,卻沒有說一聲就離開了。「他怕離開的時候看到你們,會因為捨不得而哭出來吧。」身為「表妹」的我,只能將他們的祝福記在心裡,回家以後對著薄荷說,希望薄荷真的能傳遞我對他的思念。

我知道太過思念一個人是不好的,但是為他準備的噴霧器一直放在床頭,他最後那天穿的牛仔褲忘記再變回我的尺寸,我把褲子洗過之後就疊起來,一直放在衣櫥裡,他最喜歡的小抱枕上還有淡淡的薄荷味道,即使搬了家,我的房間裡都還是滿滿他存在過的痕跡。

「妳應該去交個男朋友,然後忘記奧蘭多吧。」強尼把米粉的壞習慣學了個十足十,他現在比米粉更愛闖進我房間裡,因為每天在這時間照進我房間的陽光非常溫暖,他坐在我的窗台上,手指撥弄著那盆薄荷。

可是當我每天在為薄荷澆水的時候,我總會想起坐在窗台上的奧蘭多,對著薄荷說話的奧蘭多,抬起頭逆光的瞬間,眼角會隱約看到綠色的光芒,我沒辦法不去想念他:「我跟奧蘭多沒有什麼,我只是很想他。」

「可是……」強尼看著我:「他明明就是妳的初戀啊。」我微微一震,整個人瞬間呆住了,強尼從窗台上跳下來,回頭對我含有深意的一笑,陽光照在他的頭髮上,強尼轉身那一瞬間,在他身上我彷彿看見奧蘭多的身影。

那一瞬間的悸動,霎那出現又消失了。

我將掛在胸前的那片薄荷葉石頭拿起來,那種溫潤的感覺一直纏繞在手上,我回憶起我們在一起的種種,我感覺得到奧蘭多彷彿就在我的身邊,永遠支持著我、鼓勵著我,我不禁揚起一個淺淺的微笑。

我的初戀對象是奧蘭多這樣的男孩子,我覺得很幸福。真的,很幸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