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王子 後記

薄荷王子 後記

後記

我是陳欣怡,大學畢業好幾年了,沒想到我的名字在菜市場排行榜仍然高居不下,我依舊是個平凡的女生,但是今年我終於靠著微薄的薪水買下了一間小套房,正式宣佈獨立。

爸媽看我一直都是單身,曾經急著要我去相親,不過不能怪我不交男朋友,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我再也沒有去想過所謂的理想情人究竟何時出現。雖然在米粉的改造之後,我變得比較會打扮,意外的桃花也開始盛開了起來。

拜米粉所賜,那些男生追求女生的招數在我年紀小的時候全都看過了,什麼欲擒故縱,什麼做牛做馬流派、宣告主權法、人情攻勢法,或者舞文弄墨作詩作詞,錄了張原聲帶外加個人寫真集CD,或者大灑鈔票把追女生搞得像國力展示一樣,每次看到只覺得好氣又好笑。

所以當遇到使用這些招數的男生,我完全沒辦法被打動,甚至可以很理性的分析這是哪些組合技,這也算是受害甚為嚴重吧?

我現在還是會想起奧蘭多,但是那已經是很淡的記憶了,有時隔了太久才想起他,忍不住笑了起來。難怪他在離開之前,非要把那片薄荷葉石頭塞給我,真正害怕被遺忘的人其實是他。因為人的生命太短暫了,所以時間帶走回憶的速度也快得不可思議。

而強尼留在人界的時間卻很長,長到我幾乎快忘記他是精靈,他甚至學起了樂器,跟著米粉那個樂團到處亂跑,「一點都沒有精靈的樣子。」米粉撥撥強尼染成金色的頭髮時,強尼的笑容仍然有點害羞。

一直到有一天,強尼突然和我們告別,但是他不是要回精靈的世界,他收拾了簡單的行李,像只是到樓下便利商店買礦泉水似的對我們說:「我想親眼看看人界的香料到底有多少種類,香料和人類的生活究竟是怎樣連結在一起的。」幾天後,他背著包包,像個人類一樣在機場向我們告別。直到現在,我們偶爾還會收到他寄來的明信片。

他走的那天晚上米粉跑到我家把我準備用來驅寒的酒喝光了,她抱著我哭,哭了很久很久,強尼對她來說,是極少數不只看到她外表,而且真正了解她本質的人,生活在一起,像是親人一般的強尼,這一走就再也不回來了。

我不明白,為什麼跟精靈的分別是這樣綿長的懷念?是因為他們太美好,對襯出人有太多的不完美,還是因為因為再也無法相見,所以會格外想念共處的時光?

偶爾我會希望從來沒有認識過奧蘭多,這樣我就不會有那麼多惆悵了吧?

某些夜裡突然想起他的時候,握著他給我的那塊薄荷葉石頭,我想他也在精靈的世界裡努力當個優秀的王子,繼承了家族的驕傲,管理那座像城堡一樣圖書館,窗台的薄荷隨風婆娑起舞時,像是那片有著精靈的草原也在沙沙作響。

搬來自己的小窩幾個月,終於也將整個環境安定下來了,這個週末終於有時間靜心下來休息了,環顧四周,我卻覺得有點不對勁……

瞄到窗邊的那盆薄荷……是啊,一盆薄荷好單薄看起來真孤單,外頭的陽光像是對我們招手似的,我決定跳上機車開始亂逛…我運氣很好,沒隔兩條街的地方就有一家園藝店,我想多挑一些盆栽回去,好好的美化一下居家環境。

「您好,歡迎光臨!」老闆是個年輕人,個子不高,頭髮有點長,用橡皮筋簡單的紮成馬尾,他穿著牛仔褲和T恤,說是老闆,看起來更像個在這裡打工的大學生,他放下手邊的工作迎向我來,聲音充滿了朝氣:「需要幫忙介紹嗎?」

我環顧著這家綠意盎然的小店,偷偷讚嘆了一下,這些花花草草照顧得真漂亮,「如果您剛開始接觸園藝,可以從這些香草植物開始喔。」老闆小心翼翼的端起一盆薄荷,看他那樣子,我相信他是真的很愛這些花草吧。

「像這盆薄荷,只要給它充分的陽光還有水分,就會長得這樣美麗囉。」

老闆將盆栽輕輕湊近我的臉,要我聞聞看,「植物雖然不會動,但是只要好好的照顧,它們會把自己變得更美麗,作為報答呢!」

看見年輕老闆的樣子和說話的神情,我不由自主想起奧蘭多對著薄荷說話的樣子,突然陽光透過雲層,照在老闆的身上,這一瞬間,奧蘭多和年輕老闆的身影重疊,一樣的神情,一樣溫柔的微笑。

我愣了愣,老闆身上有著淡淡的薄荷香氣,他站在我面前,手上還捧著薄荷,耐性的等我回過神:「小姐,您還好嗎?要不要到店裡休息一下?」還來不及反應,我已經被拉進店裡,手上還多了杯沁涼的青草茶,捧著那杯青草茶,微微的甜、淡淡的香,就像是美好記憶的味道。

我給了紮著馬尾的老闆一個笑容,他擔憂的表情才放鬆了下來,而他眼睛裡漾開來的笑意,像是奧蘭多的微笑。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