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王子 番外篇-花店老闆

薄荷王子 番外篇-花店老闆

番外篇—花店老闆

花店老闆拉下了鐵門,為自己泡了一杯芬芳的薄荷茶。

他把學生時代打工的錢攢了下來,加上創業貸款開了一間小小的園藝店,為客人規劃庭院空間得到了不少好評,但是他個性實在有點怪,他說不希望外出工作的時間耽誤了他和花草相處的時間,所以想請動他,必須很早以前就預約了。

在這邊經營了幾年,附近的鄰居們都叫他「綠手指先生」,因為就算是奄奄一息的花草,經過他的照顧幾乎都會恢復盎然生機,很多熱心的太太看他老是單身一人,想幫他做媒,都被他笑笑的婉拒了。

最近他卻特別留意到一位新客人,那個小姐,騎著她的機車出現在店裡,而且她雖然問著有什麼簡單好養的盆栽,但她的眼睛卻直盯著薄荷看。

她第二次出現在店裡的時候,帶來了一些餅乾,「這是上次青草茶的謝禮。」

不過是杯茶,怎麼這麼客氣……心裡這樣想著,花店老闆還是笑了笑把餅乾收下,禮貌的邀請她一起喝杯茶。他們聊著花草、音樂,他知道了這女生叫做欣怡,在不遠的商業區上班。

他們邊聊邊吃著餅乾,餅乾飄著淡淡的薄荷香,「好吃嗎?我親手做的喔。」她說她那盆養了很久的薄荷跟怪物一樣,繁衍的速度一點也不客氣,她得常常修剪才能阻止它們侵略整個窗台。

後來,欣怡只要一有空就往他那邊跑,常常抱著一本書,一待就是一整個下午。

他一點也不介意,相反的,他開始會期待那個女孩的到來,不用他特別招呼,欣怡會自己找個舒服的角落坐下,等老闆手邊的工作完成後,泡一壺茶,放一張喜歡的CD,一起靜靜的渡過這樣悠閒的時光。

他想,也許這個女孩子就是他一直在等待的人吧。

某個週末,他結束了所有的工作之後邀請欣怡一起吃晚飯,然後從小小的家庭餐廳一路散步送她回家。

然後他牽了她的手,感覺到兩個人的手心都緊張得有點手汗,而且還有點微微發抖,但是誰也不想放開,一直到她家樓下才不捨的揮手道別。

那天晚上,花店老闆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夢裡有一望無際的草原,他沒見過那種草,但是夢中,他卻知道那些草叫做銀盞花。

夢裡的他在日落之際,將一座城堡的大門拉起,「這裡是圖書館」,他心想著。

然後他走到不遠處的小溪旁散心,隨著夕陽西下,銀盞花的花瓣尖開始亮起微微的光,風將銀盞花吹低了腰,沙沙吹奏起草原的歌。

有時候風會從混亂之境吹來,他會感受到微微波動,那是一塊被遺忘的石頭傳來的,他還知道那是一塊葉子形狀的石頭。

那個石頭傳來的訊息,有時候會有些不安,偶爾會帶著焦慮,但是還好,絕大多數的時候都是很平和而寧靜的,他隱約知道,擁有石頭的那個人必定是他所重視的。

他走回到城堡,有一個非常美的女士在屋子裡忙碌著,有種溫暖的熟悉感,他知道這是母親大人。

母親大人一如往常的哼著歌整理著曬乾的薄荷葉,見到他回來,便拉起他的手:「奧蘭多,來,」唔……夢裡的我叫做奧蘭多嗎?「有件事情媽媽要跟你談談。」

花店老闆依著母親大人的膝邊坐下,「我和你爸爸商量過了,你回來這幾年,似乎有點……適應不良?」

「沒有,母親大人。」

母親大人的表情似乎有點為難,沈默了很久,尷尬的氣氛在屋子裡蔓延,許久,母親大人才又開口:「孩子,你的未婚妻已經有心上人了,你知道嗎?」

花店老闆點了點頭,夢裡的他很平靜,這個從未謀面的未婚妻其實早就對他透露了她陷入母親大人憐惜的看著他:「孩子,你是不是還想回人間呢?」

沒等他回答,母親大人又自顧自的說著,「如果你想要過去,這裡的一切會封存在你記憶的深處裡喔。」

這是什麼意思呢?

「你會以人類的身分出現在人間,有著嶄新的人生,找到你想陪伴的那個女孩,如果你們順利的一起共度了她的人生,那時再回來吧。」母親大人握住他的手,慈愛的。

花店老闆醒過來,窗外的陽光撒在他身上,他不太懂這個夢要告訴他什麼,但是他手上還有著「母親大人」握著手的溫暖觸感。

也許這個夢是個好預兆吧,花店老闆躺在床上,閉上眼睛,臉上的微笑綻放開來。

薄荷王子 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