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王子 第七章-他們的世界

薄荷王子 第七章-他們的世界

第七章 他們的世界

……我不是睡著了嗎?四周怎麼會一片黑?我伸出手卻什麼都碰不到,站起來腳也踏不到任何東西,身子卻沒有下墜,飄在一片渾沌之中。

我知道了,我現在應該在做夢吧。只是這個夢有點奇怪,竟然什麼都沒有。

突然,奧蘭多的聲音響起:「欣怡?妳怎麼會在這裡?」我四處張望尋找聲音的源頭,沒人啊,好恐怖喔!突然一隻手握住了我,害我嚇得大叫一聲。

「不要害怕,這裡是混亂之境,相信我,跟著我走。」奧蘭多的聲音有一種穩定的力量,我突然不那麼怕了,雖然還是有點忐忑,但是手被緊握者,我不再猶豫,我相信這個聲音。

我像是夢遊仙境的愛麗絲,跟著兔子向前奔去,這裡的空氣有濃郁的香氣,突然像衝破濃霧一般,一步就踏進了光明中,瞬間走進光亮的地方,瞬間,我的眼睛沒辦法睜開。 「欣怡,歡迎您來到我的世界。」

奧蘭多的聲音響起,漸漸適應光線後,我努力將眼睛睜開一條縫。嘩!剎那間我被眼前的景象迷惑了。

我就像站在畫冊裡,巨大的月亮高掛在天上,深藍色的天空像是柔軟的天鵝絨,籠罩著夜晚,星星像撒滿天空的碎鑽閃爍,眼前是一片被銀色月光輕撫的草原,風吹過去沙沙作響,可以看到點點的螢火蟲飛舞。

腳邊的草大概到我小腿肚的高度,歡迎似的輕輕搔著我,草尖也有著淡淡的光芒,不是整片草原都這樣,有光芒的草像是鋪成一條路,延伸到不遠的村落去。

「這裡是……」我轉頭問奧蘭多,卻被震攝得說不出話來。

他很美,毋庸置疑的,就是從畫裡走出來的精靈。雖然看起來像是跟平常沒兩樣,但變得很有存在感,像是精緻的雕像,完美得令人窒息。

「今天是月圓之夜,也是我們這期出外進修的同學,一月一次的進度報告與成果分享。」他仍然牽著我的手沒放開,「我不清楚妳怎麼過來的,但是歡迎妳一起來。」

我被他帶著,走在那條會發光的草徑上,轉了個彎,我看見不遠處有著小小的營火。

營火邊聚集了好多人,坐著站著的都有,他們像是在聊天寒暄似的,一群群聚在一起。奧蘭多拉著我,腳步輕快,連帶著我也覺得身體輕飄飄,像是蒲公英的花絮般飛揚著。

「這不是奧蘭多嗎?」一名個子更高,更瘦些,臉孔更加稚氣,有著淡金色頭髮的男孩看見奧蘭多,開心得站起身來迎接他。他們親密的擁抱,貼著臉頰後又分開,聚集的人們全都圍上來,一個一個都按照這種規格辦理,這是打招呼吧?我看得都傻眼了,每個人來都要這樣抱一圈,那幾百個人的場合怎麼辦啊?

「你氣色變好了,告訴我,你遇到了什麼樣的宿主……咦?這位是?」這個金髮男孩對著我笑,我被看得有點不好意思。

「這位就是我的宿主,欣怡。」我趕緊向他點頭致意,原來我的角色名稱是宿主啊,滿貼切的嘛。「您好,我是奧蘭多的同學,我是布萊德。」

「欣怡,我想跟幾個老朋友打聲招呼,不介意的話,讓布萊德帶妳四處看看好嗎?」我點點頭,趁機觀察一下他的同學們。

其實精靈們也不是每個都很美,裡面也有一些相貌比較平凡的,也有身材圓呼呼的,但是他們每一個都好像擁有神祕的力量,看著他們,就會覺得心情很平和,每個人都很有自信,他們的笑容也都像是散發著光芒。

布萊德突然開口,害我嚇了一小跳:「欣怡小姐,奧蘭多受您照顧了,謝謝您。」我突然不好意思起來:「不,不要這樣講啦!倒是你們,為什麼每個人講話都要用敬語呢?」

布萊德有點詫異:「咦?我的宿主也總是這樣說,她總是嫌我們太有禮貌,感覺太疏遠,所以……」

「所以什麼?」我好奇的問著。他忍著不笑,「所以她都要我叫她親愛的。」哈!她不噁心,我都起雞皮疙瘩了,好鮮喔!什麼人都有欸。「你們實習完畢之後,都會回到這裡嗎?」

「是的。」

「為什麼?不能留在人間嗎?」

「不是不能,而是我們本來就不屬於你們的世界,」布萊德認真的說著,「我們這一族受到神的祝福,守護這裡和存在於各個世界中的薄荷,是我們的天職。」

各個世界?除了人間跟這裡,還有別的世界喔?難道是外星球也有薄荷嗎?布萊德聳聳肩,帶著一種說了我也不會懂的表情,不說拉倒,小氣鬼。

「我很好奇,你們跟宿主這樣朝夕相處,難道不會跟宿主發生感情嗎?萬一愛上宿主怎麼辦?」布萊德看著我,仍然是別有深意的笑容:「我們,其實是不會被愛情牽絆的種族。」欸?

「說起來也許妳不容易明白,但是我們其實就是為了學習愛,才會到人間的。」好奇怪的回答。

「應該說,除了愛,還有你們的快樂、悲傷、喜悅、憤怒……這種種的情緒,是我們到人界親身去觀查學習的理由。」啊?精靈是沒人性喔?這種與生俱來的東西也要學,學來作啥?

還想再問下去,奧蘭多已經繞場一周,結束交際花身分跑回來找我們了。

原來已經開始要報告了,大家聚集在營火旁邊鼓譟著,有種置身菜市場的錯覺,精靈聒噪起來也是這樣嘛,我偷偷笑著。突然間好像大家有心電感應似的,突然一起坐下並安靜下來,營火中緩緩飄出向棉絮般的火花,漸漸凝聚成一個人的形狀,我已經見怪不怪,鎮定(但嘴巴無法闔上的)欣賞這一幕。

火花漸漸黯淡,揉揉眼睛,才看清楚原來是一個超火辣的美女,她看起來比我大個三四歲吧,姣好的身材若隱若現,被火紅的薄紗勉強遮掩住了,長至腳踝的捲髮風情萬種,走起路來還有清脆的鈴鐺聲音。

這誰啊,整個人的打扮風格跟現場所有的人都不一樣,嗯……該不會是奧蘭多的同學,然後宿主是性感肚皮舞女郎,所以才會打扮成這樣?

「各位同學好。」天啊,她聲音不是普通的慵懶性感!再加上她的外表跟身材,要是生在人界,絕對可以上世界十大性感女人排行板。

「教授好。」大家異口同聲的說著……等等,我有沒有聽錯?眼前這位超辣姊姊竟然是教授!

她掩嘴輕笑:「好啦,看起來你們這段時間都有所成長,我迫不及待想聽聽你們的感想了,現在就開始今天的報告吧。」我還在錯愕中,奧蘭多的同學們井然有序的一個個上台,述說他們的故事。

原來他們真的不是有種薄荷的人就會選來當宿主。要當宿主,除了要真心關懷薄荷之外,還要是個心地善良的人,最重要的是,不能有暴力傾向,不然還沒解釋完畢,可能就會被宿主當成強盜,一槍斃命,魂歸離恨天,然後得修養一段時間等元神痊癒,下個學期開始才能再重修。

由於不是經常有機會到其他的世界,大家都很珍惜修這堂課的機會,照著順序上台報告,好玩的是,他們是照著身高排座號,好像我們國小排路隊一樣。

從個子最高的人開始報告,大家興致勃勃的對著台上的人發問,現在輪到第五號,是個有著淡綠色頭髮、皮膚白皙的壯漢,他的聲音真是有夠洪亮,臉上像是寫著「我可是陽光男孩喔」般充滿著自信。

他的宿主是個已經八十三歲,年輕時候就嫁到日本的印度婆婆,他出現的時候先是被婆婆用掃把追著打出門,最近終於取得婆婆的信任,開始帶著他去菜市場買菜了。

「其實我對你還不錯欸,只是把你當牛郎而已……」我悄悄跟奧蘭多咬耳朵。「呃,我,我不知道什麼是牛郎……」才怪!經過一大疊言情小說的訓練之後,他肯定已經知道牛郎是什麼東西了,看他耳朵燒紅了一大片,不知道才有鬼。

不消多久就輪到奧蘭多了,只見他從容不迫的上台,站在台上還真有著王者風範,我突然感覺到有點驕傲,這個落落大方,站在台上的傢伙是我的薄荷王子,而我是他的宿主呢!

「各位同學,久違了。我是奧蘭多……」不能怪我對著他發花痴,這樣的奧蘭多在營火的照映下,美得不像人類……嗯……好啦,他的確不是人類,可是這個時候我們就別追究細節了。

聽到他在描述我和米粉的生活、學校、打工,明明很平凡的生活卻被他講的好像充滿驚奇似的,什麼機械化與魔法的比較、對物質的需求、大量閱讀跟電視電玩網路……

原來他的眼中,我的生活是這副模樣,還滿有趣的嘛!

「……比較特別的是,我的宿主今天也來到這裡,跟我們一同參與這場討論。」耶?扯到我身上作啥?剎那間所有的人都轉過頭來看我,我從來沒被這麼多人注視過,真是尷尬死了。怎麼辦?我腦中一片空白,只知道對著他們傻笑。

「太棒了!」那個火辣教授姊姊突然說起話來:「自從我開始授課兩百多年以來,非常難得有宿主來這裡一同參與我們的分享,奧蘭多,請你的宿主上來跟大家說兩句話好嗎?」什麼?要我面對這麼多人說話?我嚇得趕緊連忙搖手拒絕。

問題是根本沒人把我的拒絕當一回事,伴著熱情的掌聲,莫名其妙我就被推到台上去了,看著台下,這麼多人用期盼的眼神看著我,我吞吞口水,環顧四周,奧蘭多在我旁邊,給了一個鼓勵的微笑,握著我的手要我別怕。

頓時我突然湧起了信心,開玩笑,我可是奧蘭多的宿主欸!才被幾十個人盯著看,就算他們每個人還引頸期盼,不過這種小場面才嚇不倒我啦!

……

「大,大家好。」一開口才發現我緊張到聲音有點發抖:「我是奧蘭多的宿主,我叫陳欣怡,我很高興能來到這裡參加各位的活動……」我有點不知所措,管他的,隨便講一通,趕快下台就對了。

「我到現在都還覺得很不可思議,因為從來沒想過人間傳說中的精靈國度是真的存在,平凡的我不但遇到精靈,甚至來造訪精靈們的世界,我覺得很榮幸,我很高興成為奧蘭多的宿主,然後我很珍惜我們的緣份,我真的真的很幸運。」嗯…詞窮了,糟糕……

「嗯……謝謝大家!」結果響起了如雷的掌聲,我滿臉通紅的逃下台,跑到人群的最後面,大家還是直盯著我。

「我們請下一位上來報告……」火辣教授姊姊終於開口,讓我鬆了好大一口氣。

「欣怡,」奧蘭多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到我身邊了。「想要到處看看嗎?」

「可以嗎?」我眼睛瞪的好大:「可是你們不是還在上課?」

火辣教授姊姊這時竟然轉過頭來對我們眨眼睛,好棒的教授喔,竟然叫奧蘭多蹺課當導遊欸!

奧蘭多走到我旁邊,像個騎士般的將手臂略略舉在腰旁,對著我一笑,看我還發著呆,輕輕的拉著我的手,放進他的臂彎裡,讓我像個公主般的挽著他。

天啊,美麗的風景,美麗的夜晚,就算旁邊有一大狗票的燈泡,我還是瞬間覺得自己就是公主,被這樣風度翩翩的騎士保護著,我的心兒真的不停的怦怦跳!

我的騎士對著我微笑,然後優雅的帶我走向……走向營火裡頭去?!靠!他想幹嘛!我又沒有起乩,為什麼要逼我過火!「不要怕,相信我。」我驚恐的看著他,我這肉做的身體都會烤熟,他這顆薄荷編的組合屋還想活過幾秒鐘嗎?

可是他走得這麼堅定,我也只好硬著頭皮跟著走過去。

火焰就在眼前了,皮膚感覺到一陣陣熱騰騰的空氣翻湧著,眼看著就要燒上來了,奧蘭多的腳步卻不想停。我咬牙閉眼,抬起腳向前一踏!再踏!又踏!嗯……怎麼不但沒聞到焦味,反而感覺到腳底一陣涼?

「欣怡,妳幹嘛閉眼睛走路?」這是奧蘭多的聲音,我將眼睛睜開一條縫,這才發現我一腳踏進一條小溪裡頭,太過吃驚了,就維持著踏入姿勢呆呆的看著奧蘭多。

聽他解說半天,這才知道原來那堆營火就像任意門,只要心裡想著要去哪裡,一穿就去就可以到,頂方便的嘛。

「可是信念要堅定,不然會失效。」奧蘭多仔細的解說著,那如果失效會發生什麼事情?「……會燒焦。」媽啊!我原來是冒著生命危險跟著他來的,太恐怖了。

不過,這種驚訝又害怕的情緒一下子就消失了。在深深的夜裡,奧蘭多帶著我穿過小溪,走過一片淺淺的草原。高掛的月很明亮,我被他牽著手,不覺得害怕。

這種感覺很特別,好像腳下乘著風在飛,感覺不到速度有多快,也不覺得累,卻已經穿過草原,走過山巔,他帶我到一處懸崖邊,山谷中一處小小的村落燈火閃爍。「這裡是我的家鄉。」奧蘭多指著遠處的一座城堡:「我家就在那邊。」

那裡在對面的半山腰,像一顆寶石鑲在遼闊的大地上。「哇!你住真的住城堡欸,你真的是王子欸!」我小小的吃了一驚。

「我們王族其實沒有像人類那樣與平民有很明顯的階級分別,國王是由智者從貴族裡推舉,可以連選連任,不過通常大家都懶得重選,所以通常會一直作到退休為止。因為精靈本身沒有野心,也沒有所謂的競爭之心……」那要王族、貴族幹嘛?

「主要是為了維持傳統、研究新知與知識傳承,所以我們最主要的工作就是保管藏書、維護教育體制。」呃……這就是說,王族,其實就是世代相傳的「圖書管理員」?奧蘭多還用讚許的眼神看著我,我不免覺得有點好笑。

不過我想這在他們精靈國裡也是很值得驕傲的吧?奧蘭多身上就有著貴族的氣質,卻沒有權貴子弟的驕氣。

「我想,妳應該很想看看我們的生活有什麼不一樣吧?」我點點頭,廢話,我可是好奇死了。

「但……突然帶一個人類回家,勢必會引起村裡一陣騷動,我只能帶妳到這裡。」奧蘭多帶著遺憾的口氣說著:「我好想讓妳看看我長大的地方。」

「啊,沒關係,我能來這裡已經覺得很棒了,不用覺得抱歉啦!」我連忙搖手表示不介意,「只是為什麼我會跑到這邊來呢?」會不會回不去啊?我突然覺得有點可怕。

「不用擔心,妳會來到這裡,也是薄荷的意志帶妳來的喔。」這薄荷會不會太隨性啊?會不會有人走在路上突然「咚!」的一聲就掉進這裡了?

「不,會來到這裡都是受到邀請的人類,只是我沒有猜到妳會被邀請,妳的那盆薄荷真的很喜歡妳喔。」突然被這樣誇獎,我高興得感覺有點飄飄的,只是跑了一整夜,也真的有點累了。

「要回家休息了嗎?」

「嗯……」我怕我回去就再也沒辦法再來玩了,我還沒好好的逛過這個神奇的世界呢!可是我後天還要上課,總不能不管學校的事情吧?雖然快要放假了……

「如果想來的話,只要真心向愛著您的薄荷祈禱,就能夠將通道開啟了,我將會帶您穿過混亂之境。」我開心的點頭了,真的好累,想回家休息了,我沒注意到他一閃而過的悲傷表情,「如果我在您身邊的話……」他低語著。

「好吧,我們回家!要往哪邊走?」

「……欣怡,深呼吸,眼睛閉上。」欸?要幹嘛?不知不覺奧蘭多竟然已經把我帶到懸崖邊了,回家的路該不會是……啊啊啊啊啊!果然!我就知道!!!

我還年輕!我不想死!這奧蘭多竟然一把將我從懸崖上推下去,只知道我在空中不停的掙扎,自己的慘叫聲在腦袋周圍環繞成立體聲,突然腦門一陣疼,我猛的一張眼……

嗯,我的頭安穩的在地面上,還是保持著頭下腳上的姿勢,一條腿擱在床上,原來我是睡到摔在床下啊……

揉揉發疼的腦袋,陽光曬著我的臉,照得我睜不開眼睛。剛剛我好像跟奧蘭多一起去他們的國度,這是做夢嗎?看著奧蘭多又睡得好深,我爬起來戳戳他,看來他還在沈沈的睡夢中,他是不是每個晚上其實都會到精靈的國度裡做功課呢?

突然,門被開了一道縫,米粉探頭進來看到我正在「玩」奧蘭多,又準備把頭縮回去。「欸欸欸,我沒在做壞事啦,進來就進來,幹嘛偷看!」

「噗,我怕你們在忙被我打擾啊~」米粉的表情好猥褻,我眼睛一扁,跑去把門拉開,小聲的說:「忙個頭,奧蘭多還在睡啦,不要吵醒他了。怎樣?什麼事情?」

「今天下午三點到學校舊體育館來。」米粉一臉神秘兮兮的。

「幹嘛?」

「妳來了就知道了,看奧蘭多要不要跟,一起來。」又在耍神祕了,想了想,反正今天也沒什麼事,就答應她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