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王子 第六章-有些東西太脆弱

薄荷王子 第六章-有些東西太脆弱

第六章 有些東西太脆弱

米粉還沒回家,我不想看書,連晚飯都懶得去吃,索性蹲在客廳玩塊魂,大概八點多吧,米粉回家了,不過我正卡關,只說了聲「妳回來了」就繼續埋首在電動裡。

「別玩了,來聊天。」米粉的大臉突然擋在我面前,嚇了我好大一跳,幹嘛突然找我聊天。

咕噥幾句,還是乖乖把進度存起來,改天再繼續。

「幹嘛興致這麼好?禮拜六晚上找我聊天。」

「我跟他,完了。」啊?什麼意思?「我說,我跟他,陳家豪,應該沒有結果了。」我瞪大眼睛,還搞不太清楚她的意思。

「妳不是說,妳們還是朋友?」米粉點頭。

「沒有結果是什麼意思?連朋友都不是了?」米粉點頭,很困難似的才能把頭抬起來。

「妳們……」我不知道怎麼說下去,因為米粉的眼睛裡蓄滿了淚水,一眨眼,斗大的眼淚就滴下來,重重的落在我手上。

「哇!」這下我整個亂了手腳,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學著小說裡角色都會有的行為:緊緊抱住她。

她整個人倒在我懷裡抽泣著,我只能更緊的抱著她,「乖乖乖,不哭喔,不哭,誰欺負妳了,我去罵她喔,不哭不哭。」像是哄小孩似的,我有點無奈,在這種時候我什麼也不能為她做,整能更緊的抱住她。好不容易,她終於哭夠了,深深的吸著氣像是在說話,可是聲音悶在下面我實在聽不清楚。「米粉乖,深呼吸,慢慢跟我說就好囉……」

我輕輕拍她的背,她抬起頭淚眼汪汪的看著我。

「我說……」哽咽著:「妳、妳,抱太緊了,很、很難呼吸……」什麼反應啊,害我真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

「妳們…」我小心翼翼的問著,「今天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今天米粉約了陳家豪出遊,這次他們沒騎車,坐著捷運往淡水去散心。兩個人都喜歡走路,一路從捷運站走到紅毛城,又走到真理街去吃元祖阿給、坐渡輪,家豪還是不時拿著相機捕捉沿路風景,有時又拉著米粉入鏡。

「蓂芬,妳一入鏡頭,好像整個場景都亮起來似的。」他這樣誇獎米粉。

「你是說我很漂亮?」從小被讚美到大的米粉反而不太懂他在講什麼。「不是只有漂亮而已。」他將小螢幕轉向米粉:「妳看。」

照片裡的米粉,捲捲的小馬尾被風吹得漂蕩起來,她看著旁邊,笑容甜美,夕陽映照在河口,粼粼水光反射著金黃光芒,反射在米粉的身上。「奇怪,我不看鏡頭的照片比較美欸……」米粉滿詫異的。

「妳在意識到鏡頭的時候,表情都太刻意了,漂亮是漂亮,但就是不夠自然。」家豪翻著照片對米粉解說。「像這幾張,就像是廣告裡的漂亮模特兒,動作很美,可是那不是真正的妳。」

「我覺得女孩子自自然然的樣子最美了,這樣的女生,無論誰都會喜歡吧?」

『那你喜歡我嗎?』米粉看著身邊的家豪,不禁這樣想著。

天色漸暗,老街上的遊客也越來越多,他們轉身走到提防離開人群慢慢走。她們的手幾次輕輕的、不經意的碰著了,他好像有點僵硬,腳步停了下來。

「怎麼了?」米粉故意問著。「呃……沒有,我好像有點誤會,抱歉抱歉。」天色灰暗,還是看得出他已經滿臉通紅了。

『不是誤會啊……』米粉輕輕嘆了口氣,之前對家豪說喜歡他,可是他卻只當作是開玩笑,她也一直弄不清楚他到底是喜歡還是不喜歡她,還是就是人家說的這就是「兄弟般的感情」呢?

她覺得該是釐清他們之間關係的時候了。米粉拉住家豪的手,很慎重的對他說:「家豪,我,我有件事情非跟你說不可。」家豪停下腳步,滿臉通紅的看著米粉。

「我喜歡你,我們……交往好嗎?」米粉鼓起了勇氣說著。

陳家豪尷尬的笑著:「妳又拿這種事情開玩笑,上次不是說過,我們會一直是最好的朋友,妳幹嘛突然尋我開心……」

「我是認真的,」米粉抬頭,定定的看著他:「我說,我真的很喜歡你,我們交往好嗎?」

家豪沒有說話,兩個人就這樣一直面對面的站著,直到天色完全暗了下來,他還是先開口了:「蓂芬,妳知道要拒絕好友的要求是一件很難的事情嗎?」米粉看著他,一臉悲傷。

「如果你覺得我們不適合交往,那拒絕我就好了,我可以當作剛剛的那些話從來沒有說過。」

「蓂芬…」家豪低下頭,不敢看著米粉:「有些東西,壞了就沒辦法恢復原狀了,友情很脆弱,所以更是如此……」米粉知道他的個性很固執,決定就是決定了,眼淚開始不聽話的在眼眶打轉。

「我不知道該怎麼拒絕妳,但是我知道以後我們的友誼會變調,我一看到妳就會心懷愧疚,所以……我們還是朋友,但……如果妳還是喜歡我,我們就暫時不要再見面了,好嗎?」米粉睜大了眼睛,不明白為什麼事情會演變成這樣。

「有必要這樣嗎?有必要嗎!」幾乎是失去意識,她喃喃說著。

「我必須說,也許是我們太親近了,造成妳的誤會……妳不是我心目中理想的對象……但妳的確是很棒的朋友,妳教了我很多事情,也帶給我很多不同的觀點,只是……」他沒辦法說下去了,他語氣很悲傷,卻也很堅決。

「妳應該去找可以配得上妳,那種很棒的男人,而不是這麼平凡的我,對不起,對不起……」

『我不在乎你是不是平凡,重要的是,我就是喜歡這樣的你。』米粉心裡這樣回答了,卻沒有說出口。

「回家吧,」米粉輕輕笑著,眼淚卻不爭氣的落下:「雖然得到這樣的答案我很遺憾,但我很高興我能夠說出來。」她深深吸了一口氣:「可以答應我一個最後的請求嗎?」家豪點點頭:「請說。」「回去的路上,我……可以讓我牽你的手嗎?」家豪猶豫了一會兒,點頭答應了。

他們就真的這樣一路牽著手,坐捷運回來,臨走前,家豪緊握著她的手:「我會是妳永遠的朋友,妳值得更好的男孩子,真的。」米粉輕輕掙開了他的手,紅著雙眼輕聲的說:「有些東西壞了,就沒辦法恢復原狀……」

心,碎了,就再也拼不完整了。

『是我親手毀了這段友誼,但是我不後悔。』米粉想著,毅然的轉身離去,不再回頭。

「我好像明白為什麼那些男生從來不直接對我表白了,」米粉斜依在床邊,眼簾低垂:「他們,很害怕關鍵字一說出來,我們本來良好和樂的互動關係就會崩壞,最後連朋友都不是了。」

我坐在她身邊,遞了張面紙給她,其實我真的聽不懂,我只知道我最好的朋友,生平第一次的失戀,而我在她身邊,就是這樣而已。

一直到夜深了,好不容易才把米粉哄睡,還好明天是禮拜天,我可以好好的休息。雖然把我搞得很累,但是不怪她,畢竟誰遇到這樣的事情還能平靜以對呢?我回到房間,奧蘭多睡得正沈,我坐在床沿看著他的睡臉。

他已經消腫了,又恢復了漂亮模樣,如果我長得像他這麼漂亮,我是不是就會過著不平凡的人生了?

可是話說回來,米粉明明可以選擇過著很精彩熱鬧的生活,她卻想要跟一個很平凡的人談戀愛,重點是,她還被這種平凡男生發了張超大好人卡。

擁有不平凡的容顏,是不是想法也會完全不同呢?

我怔怔的看著奧蘭多,腦子也不停的轉動。他是我生命中第一個跟我這麼親近的男生,又這麼依賴我,其實我好像對他產生了特殊的感覺,我說不上來,可能就是一種……類似寵物的愛吧。但是他總是要回家的,回到一個有魔法有傳說的地方去。

想到這裡,我不禁難過了起來。

不過我還是沒搞清楚,他究竟是來這裡學什麼東西呢?沒看到他在蒐集資料,也別說準備論文,連看書也光是揀我書櫃上的閒書在看。

他現在幾歲了?他生活的地方是什麼樣子?他們的學校也跟我們一樣嗎?使用的文字又是什麼形狀?

奧蘭多身上原來有這麼多我不知道的事情,我卻從來沒問,他也沒說,可是漸漸的,隨著相處的時間越久,越是想要知道所有關於他的一切,卻才發現我對他一無所知。

「好想知道你的世界是什麼樣子?」明天雖然是禮拜天,但今天這樣東奔西跑,又被失戀的米粉折磨過,已經很累很累,沒有辦法再思考了。

甩甩頭,抓起被子躺在奧蘭多身邊,他身上淡淡的薄荷味道飄散在空中,疲倦的我一下子就睡著。就睡著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