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王子 第五章-探險

薄荷王子 第五章-探險

第五章 探險

「欣怡小姐,我們去坐火車好不好?」火車?奧蘭多又在想什麼了?

「是這樣的,在下曾在書上看過火車這種載滿夢想與希望的交通工具,就一直希望有朝一日來到人間的時候去乘坐,體驗那種到遠方的感覺。」什麼論點啊?

我側著頭想了想,反正家教的錢剛領到,我也好久沒有出去亂跑了,就當作遛狗好了,偶爾也該讓他放放風。

「想去哪裡?」我打開火車時刻表問著,奧蘭多眼裡閃著興奮的光芒:「當然越遠越好!」

「不行!」開玩笑,我可是一窮二白的學生,車票很貴欸!奧蘭多的肩膀都垂下來了,看起來很可憐的樣子。「好啦,我帶你去海邊,行不行?」「海邊?」他又發亮了。我懷疑他眼裡裝了燈泡,一閃一閃的。

準備好隨身的包包,最礙事的就是裝滿水的兩瓶一千五百CC的寶特瓶,夏天很熱,我很怕奧蘭多會在路上乾掉,這樣很難收拾。

吃力的把背包扛起來:「走吧,出門啦!」奧蘭多高興得像是要去郊遊的小朋友,又蹦又跳的,到了捷運站,奧蘭多眉頭深鎖:「這裡是……火車站?」掩不住一臉的失望。

「不是啦,我們要先坐捷運啦!」

「捷運?」沒好氣的解釋完畢捷運是什麼東西,奧蘭多看看磨肩擦踵的人群,似乎了解我們這些人類幹嘛三分鐘就需要一班車。

到了火車站,買了往基隆的車票,他站在月台上似乎又開始侷促不安,「欣怡小姐……」又有什麼問題了?

「為什麼這邊的月台的油氣、灰塵味道這麼重呢?該不會出事了吧?」

我眼睛一扁:「這裡是火車站啦!地下化的關係,味道重很正常啊。」

他眼睛睜得更大:「火車站不應該是華麗的建築,牆上有著古典華麗而充滿歷史的裝飾藝術嗎?怎麼……」

他聲音裡充滿了不可置信:「我們怎麼會從一條地下隧道走到另外一條就變成火車站了呢?」

喔,煩死了,他到底看的是多久以前的資料啊?

這時火車正好進站,龐大而快速移動的車廂捲起強大的風壓,隆隆的聲音在月台裡作響,刺耳的煞車聲惹得我更火爆,火車停下,不巧我們就站在門口,我們被後面的恐怖歐巴桑軍團推擠,卡在車門邊,急著要下車的旅客想拖著大行李從人群中殺出一條血路,因此動作粗暴得要命,我和奧蘭多被擠得鼻青臉腫。

好不容易才擠上車,在門邊找到一個安身立命的地方。

奧蘭多臉色微微發白,驚甫未定的樣子,「怎樣?跟你想像中坐火車的情形一不一樣?」

他說,書上描述坐火車的狀況有兩種,一種是高聳古老的火車站,淑女們穿著洋裝,用綴滿蕾絲的洋傘遮陽,紳士們優雅的提著行李,月台上充滿著高貴悠閒的氣氛,偶爾有些出外奮鬥的年輕人與他們的情人告別,這一去也許就要等到功成名就才回家鄉。

另一種就更浪漫了,火車載滿了逃難的人,難民無所不用其極的,從車門、車窗硬擠進車裡,趴車頂的、從擁擠車門滾下去的,甚至是沒錢買車票被萬惡公共警察給扔出車外……

「我以為這裡很和平安詳,不會有難民,沒想到……」他的資料到底是從哪來的啊?這都多少年前的場景了。

更何況這笨蛋王子竟然不知道史上最強生物,就是一種名為歐巴桑的可怕生物嗎?剛剛我們前後都被包夾,當然戰況激烈。

我們這樣一路站到了基隆,雖然不算很遠,但一路站過來,身上的東西又重,我的腳已經在微微發抖了,奧蘭多看我臉色發白,關心的問著:「妳還好嗎?」我其實滿煩躁的,隨便應付兩聲打發他。

奧蘭多又像個小孩子一樣一直催我快一點,他急著想去海邊,看他雀躍的樣子,我突然覺得很生氣,「你也太任性了吧!要不是你在那邊吵,我幹嘛跑出來!」都是因為他,我得背著兩大瓶水,從台北一路站過來,走的慢一點還被嫌,我又不是他的老媽子!

我一整天壓抑的滿腔怒火就爆發出來了。

看我臉色鐵青,他好像有點嚇到:「欣怡小姐,在下……」「在下在下,在什麼下?不要一直用敬語啦,很怪欸你知不知道!」

「在下……我是哪裡做錯了,在下,呃……我,我實在不知道您,呃妳怎麼突然生氣了,請您,呃……妳告訴我好嗎?」

一句話都講得結結巴巴的,這叫我怎麼辦,要打要罵都不是,我低聲嘟嚷:「還不是為了你這兩瓶水?都是我在背欸,你倒是樂得輕鬆,一點都不怕又乾掉,身體壞了就會很長一段時間回不來了欸。」他呆呆的愣了好一會。

「我怎麼會忘記了呢?欣怡小姐是個女孩子,這種事情應該讓我做才是啊。」現在終於想起來我是女生了喔?會不會太遲鈍?

將背水的重責大任交給奧蘭多之後換我一身輕了。我在前面蹦蹦跳跳,我想,奧蘭多的身體既然是薄荷的力量構成的,應該沒多久就會軟趴趴了吧,哈哈!

我們從公車終點站開始往和平島走,抱著邪惡的心態,我故意走得快些,等著看奧蘭多會不會又中途掛點,這回我可不幫他,他得學會記得拿水來澆自己。

天氣好熱,路上沒有什麼遮蔭的地方,太陽毒辣辣的曬著我們,還沒看見海呢,吹來的風就帶來有著鹹鹹的海洋味道,奧蘭多難得一臉沒事樣,笑咪咪的跟上我的腳步。

「欣怡小姐!那是什麼?」一個小朋友抓著比自己還高的海豚造型浮板,跟他哥哥搶冰吃,還差點絆倒。

「欣怡小姐!那又是什麼?」雜貨店前面一對年輕的爸媽興致勃勃的挑選小網子,他們的孩子在旁邊迫不及待的吹起泡泡了。

妹妹使勁的吹,怎樣也吹不出泡泡來。小哥哥看得不耐煩,一把將罐子搶去,妹妹正垮著臉,開始要哭出來的時候,哥哥吹出一串閃亮絢麗的泡泡,妹妹立刻忘記剛剛的委屈,大聲喊著:「哇!泡泡!泡泡!」完全忘記自己眼角還掛著眼淚呢。

「欣怡小姐……」

「厚!奧蘭多,你給我聽好!」奧蘭多竟然馬上立正站好。

「你講話敢再用敬語,我就把你的水喝光喔!」兇狠狠的威脅他,可是我笑得好高興,因為他的表情真的有夠可愛,剎那間,我突然了解為什麼米粉不想在那堆愛慕者裡挑一個來交往了。

因為只要用這麼自然的表情,對我笑、對我說話。即使不是像奧蘭多這麼漂亮的人,只要是這樣的男孩子,比起那些雖然有名有利,但別有意圖的愛慕者要可愛很多、很多、很多。

終於看到海面時,奧蘭多興奮得不能自恃,彷彿第一次看到海似的,他背著大包包向前奔去,腳步竟然還是那麼輕盈,留下我在木造棧道上面傻眼。

「喂!小心腳邊……!」話還沒說完,奧蘭多就從我眼前瞬間消失,不會跌倒了吧?!

因為岩石多,沒法子用跑的,我急忙蹦過去看他,這傢伙不但帥氣的摔下去,還卡在石縫裡,最過分的是他就這樣卡在石縫裡頭笑得喘不過氣來,旁邊的燒酒螺跟小螃蟹還夾著海草在他身邊團團轉,好像在幫他檢查有沒有受傷似的。

「妳說,這個東西叫做燒酒螺?」奧蘭多指著在他臉上爬來爬去的螺一臉疑惑。

「欸……」糗!我哪知道這是什麼螺啊!只是這樣好像指著豬,對別人介紹:「這是炸豬排。」一樣,有夠尷尬。

我扁眼伸手拉他上來,看他似乎沒事的樣子就放心了,雖然我的包包已經被弄得都是沙和海藻,不過,誰在乎呢?

現在剛好是退潮,有幾列岩石幾乎露出海面,我們趁著這時走進海中央。岩石很滑,我們小心翼翼的,好幾次差一點滑下去,不小心發出的尖叫聲又讓奧蘭多笑得差點也打滑。

奇怪,就我們兩個在這裡滑來滑去,別人怎麼好像都很穩似的,原來其他的遊客大部分都是情侶,一對對兩手緊緊相握,一個人走,一個人幫忙保持平衡,充滿默契跟關心的樣子,真好。

看我發征,走在後面的奧蘭多突然擠上來:「我們也學他們吧!」說完就伸出他的手,我看著他清澈的眼睛,咬咬下唇,就把手也遞給他握實了,繼續向前走去。

站在離海岸線有點距離的地方,我跟奧蘭多並肩站在一塊岩石上,看著遠遠方的海平面,他沒有放開我的手。

我們被太陽曬著,風吹亂了頭髮,我們毫不顧慮別人的眼光開心的大叫著,海面波光粼粼,「原來海是這樣的,潮汐和海浪是這樣的,原來海風是這樣的。」

奧蘭多笑得好開心:「欣怡,這裡好棒,海邊原來是這樣的感覺。」開心到語無倫次,有這個必要嗎?我歪著頭想,大概他們那邊沒有海吧。「不,有海。」那幹嘛興奮成這樣?「因為我們的國度位於大陸,要騎馬十天,或者用法力連續飛翔三天,才會看得到海。」哇!這麼遠?「而且要經過席巴活火山、危險的月眼沼澤、還要經過飛龍艾思庫林跟怒雷神的巢穴,海裡又有危險的巨獸河豚,所以我們很少往海邊走。」哇賽!真的嗎?

看他極力憋笑的樣子,厚!騙我,我一拳飛過去,卻重心不穩的被他抱了個滿懷:「小心,別滑倒。」又……又抱我,啊是抱習慣了喔?可惡!可是我知道他也不是故意要吃我豆腐,我也就當作沒事,繼續跟他聊著天,感覺海浪拍打在腳踝的滋味。

好像差不多要漲潮了,前頭的人開始撤退,我們也開始往海岸走去,「欣怡,妳會游泳嗎?」啊?

「我想游泳。」真是過動兒,我指著另一邊:「那邊有海水游泳池,那邊比較安全……喂!奧蘭多!危險啦!」話還沒講完他就跳下去了,急忙想叫他上來,可是他卻向前游去,像一條魚在水中劃出一道美麗的弧線。

「欣怡!好棒!我浮起來了!哈哈!」奧蘭多在遠遠的距離對著我揮手,我沒帶換洗衣服欸!而且海水有波浪,還很鹹,嗆到很難過欸!想一想,反正我自己走回去也很有可能滑倒;一頭栽進海裡,那樣衣服還不是會全濕掉。心一橫,我也跟著跳下去。

奧蘭多真是游泳高手,我追上去時他還在原地等我,快追上他時他又一轉身滑向海岸,我在後頭看著被他捲起的水花,宛如一抹人魚身影,雖然是穿著牛仔褲的人魚……但真的很美。

好不容易游上岸,我氣喘吁吁的躺在岩岸上,奧蘭多還是一派輕鬆愜意,一臉笑咪咪的,我躺著看他,卻覺得他看起來就是有點不對勁。他將包包提過來要拿水給我,這時我看出來了,他怪怪的!他沒有乾掉,但是他看起來有點像梅乾菜,皺皺的。拿著包包的手臂還有點抖動,整體看起來就是一隻果凍狀的……人形史萊姆!我嚇壞了,連忙跳起來。

「欣怡~水~~給妳~~」哇!連講話的聲音都有著奇怪的抖音,這是怎麼了!我慌張急忙的拿了一瓶水澆在他身上,糟糕,好像沒什麼用,又要再拿下一瓶的時候,奧蘭多阻止了我。

「我想~~是因為~~海水~~是鹹的關係~~吧~~~,」他軟趴趴又全身抖動狀的躺下:「晒一晒~~太陽~~應該~~就~會好惹~~」

奇怪,為什麼會有一種微妙的噁心感,看著這隻史萊姆,我突然好想集氣,用火焰系魔法攻擊他--如果我有魔法的話--這樣一發轟下去,應該經驗值很肥才對。我滿臉不解的坐在他旁邊,一邊吹著海風一邊發呆。

很快的,溼漉漉的衣服和頭髮都乾得差不多了,海水的鹽分在身上結晶,一顆顆,刺得人怪癢的,帶奧蘭多去沖水吧,我一推他,哎喲!這是什麼詭異的觸感啊!沒乾掉,全身卻皺巴巴的,怎……怎麼會這樣?

我突然想起來從前老媽沒事在醃泡菜的時候,總會把蔬菜放進鹽水裡洗乾淨,然後用鹽搓過……這下可好,奧蘭多現在變成醃蘿蔔了!真是無語問蒼天……

「喂喂!你還好吧?自己能走嗎」我輕輕拍著奧蘭多的臉,其實是我太久沒運動了,剛突然來這麼一下,恐怕沒力氣把他跟剩下的水抬回去。

「我~沒~有問題~~放心~~」聽起來像是轉速過慢的錄音帶,沒問題才怪。擔心的看他蠕動了一會兒,他好像有點不好意思的看著我:「麻煩~~拉~我一下~~」

還不錯,他還能自己走,只是得靠在我的肩膀上,藉著我支撐他軟若無骨的身體,我震幅大一點他還會彈起來,真是充滿彈性的新鮮漁獲。到了洗手間,隨手拿了水桶就開始沖洗奧蘭多,把鹽分洗去,漸漸的他不再那麼皺了,皮膚也光滑了起來,看他恢復了力氣拿水,就讓他自己繼續沖洗,我到女生的更衣室去簡單沖個澡。

這下全身又搞得溼淋淋的,不過沒關係,照這太陽的毒辣程度,等我們走回公車站時大概也乾了。奧蘭多現在應該恢復原狀了吧,他還真是麻煩……

一走出來,奧蘭多已經坐在花台邊等我了。

「奧蘭多,我好囉!」他回頭衝著我笑,我一愣,他還是那副傻呼呼的笑容,噗~~!什麼狀況啊!「奧…奧蘭多,你……」

「我?」

「你是剛發好的海蔘啊?啊哈哈哈哈!」

吸飽水的奧蘭多,這次不但不乾扁,水還吸得過頭,整個人變得肥肥胖胖圓呼呼,臉頰還鼓到反光,俊美的樣子已經不見了,加上笑得滿臉呆滯,搖身一變,成了正宗的笨蛋。我就這樣一路笑到公車站,差點斷氣,奧蘭多滿臉不解:「欣怡小姐……」「不是跟你講不要用敬語……噗!」

「在下…我,我只是不明白您為什麼一直笑?」

「你的臉不要轉過來!噗哈哈哈哈!」

「欣怡……我……」

「啊哈哈哈!」笑,真是是件很累的事情,好不容易回到家,我們換上了乾淨的衣服,奧蘭多肥肥的臉頰還沒消腫,我一直戳他的臉,他也好脾氣的讓我玩著。「喂!奧蘭多,你生氣是什麼樣子?」他一臉不可思議:「生氣?為什麼要生氣?」

「聽說脾氣越好的人,生起氣來越可怕,你會這樣嗎?」他搔搔頭,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就爬到床上去:「欣怡,我想我還是先休息吧,身體不太對勁。」對我歉然一笑就躺下了。

看他應該累壞了吧,被海水醃過,水分又吸過頭,再加點辣椒大蒜之類的應該就可以吃了……怎麼有人可以這麼蠢得這麼可愛呢?我摸摸他的頭,不吵他,去找米粉聊天好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