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王子 第四章-只是普通女孩的煩惱

薄荷王子 第四章-只是普通女孩的煩惱

第四章 只是普通女孩的煩惱

帶著奧蘭多回到家,米粉又像個沒事人似的攤在沙發上看電視,她一看到我們回來竟然露出奇怪的笑容,一把拉住我對奧蘭多說:「欣怡借我一下。」

咦?

來不及反應,已經一路被拖進她房間了,「叫我進來就好了,幹嘛用拉的?」我揉揉發疼的手臂。

「我問妳。」米粉怪怪的。「給妳問」反正我坦蕩蕩,不怕被問。她一臉賊樣:「奧蘭多不是妳表哥吧?」

「妳……妳怎麼知道?」這樣一問,又害我滿腦子都是剛剛在公園的場景。

「到底是從哪裡撿回來的野男人?妳說吧。」完蛋了,她竟然露出了準備要整人的表情。

「我……」眼看是瞞不住了,嘆了口氣,把奧蘭多的來歷簡單說明,她挑著眉毛笑著:「原來如此,難怪我一直覺得他腦子有問題,原來有問題還不只是他的腦子而已。」嗯?「連妳的腦袋也出問題了。」靠!這什麼結論?

原來剛剛奧蘭多在跑來找我之前,又闖進米粉的房間裡問了一大堆怪問題,什麼「為什麼在衣食無缺的狀況下,欣怡仍要去工作?人類是否有超過本身所需的慾望?」、「人類為什麼要運用金錢來請他人來代為教育後代呢?」、「人類……」

「人類人類,說得好像他不是人類一樣。」的確不是啊,我苦笑,米粉不相信也很正常。這種事情要不是親眼看過,我也不會相信。

「看他擔心妳擔心到坐立難安的樣子,他是不是妳男朋友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對妳好就好了。」米粉一反常態,溫柔的說著這些話,害我感到一陣毛骨悚然。

「他不是我的男朋友,真的不是……」

「奧蘭多不是很接近妳理想情人的樣子嗎?」是沒錯,可是他又不是人,而且動不動就會乾掉……

「妳不要一直問我,妳自己有喜歡的男生怎麼從來沒有告訴我?」我結結巴巴的反問,「好歹也要讓我看看是什麼樣的男生!」米粉臉色沈了一下,下了決心似的,打開她的筆電把檔案叫出來。

我湊近看,照片裡的米粉還沒燙米粉頭,她一頭長髮凌亂,胡亂紮著馬尾,跟一個男生站在一起,對鏡頭笑得好開心。不知道是在哪個山上拍的,後面還有一片花朵開到緋紅的的樹林。

……好樸素的米粉喔!我瞪大了眼睛。照片中,米粉雖然還是穿著她火辣的緊身上衣和熱褲,卻多了一件又醜又皺的黑色運動外套披在身上,我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更讓我吃驚的是她身邊那個男生,跟平常的米粉站在一起絕對不搭!他不太高,身材還有點略胖,外表和服裝都很一致的平凡無奇,他似乎不太好意思的露出靦腆的笑容,也是一頭亂髮,身上的T恤還是系服,印著醜醜的字,牛仔褲已經洗到泛白,身上披著一件更醜的綠色防風外套,連旁邊的機車看起來都年紀不小。

這種男生,甚至可以說是有點宅的男生……學校裡面一大堆啊!米粉是哪根筋不對了!歐買嘎!

「我沒有介紹他讓妳認識,不是因為怕妳反對,」米粉真是清楚我在想什麼。「而是妳想,我身邊那些男生的條件那麼好,妳一定會無法理解我為什麼喜歡上這種很平凡的男生,然後又要追根究底的問下去,對不對。」

我無言,的確是這樣沒錯,喜歡米粉的男生可以說是各種類型都有,她也從來不排斥跟他們出遊,甚至常常約我去,但我總是不想當燈泡而婉拒了。

「嗯……那他應該有很與眾不同的地方吼,妳才會這麼喜歡他?」

「沒有,他真的很平凡。」什麼答案啊?我眼睛都扁了。

「要說他跟其他人最不一樣的,就是他能跟我對等的相處。」我搖搖頭,聽不懂。

其實在那次筆仗後,米粉還是會去他們班系板看看,正好看見他們在交換MSN,就把他的加進連絡人裡頭了,他也沒問是誰,也把米粉加進去,除了問過幾次安之外,兩個人其實就沒再進一步連絡。

去年剛放暑假的那幾天,米粉也是掛在網路上沒出門,把手機關掉,連MSN都設定成離線。那次期末她有兩科意外考差了,心情不太好,剛好遇到那個男生上線,他的暱稱就寫著:「別悶啦,走!我們到山上去!」米粉好奇點開對話視窗,他的圖示就是一張閃耀著陽光,有著遼闊天空的風景。

米粉被他的暱稱鼓舞著,不知道哪來的念頭一轉,她傳訊過去:「走吧,我們一起去山上吧!」

「現在嗎?」

「對。」

「……好,二十分鐘學校大門見。」說完,他就下線了。

米粉瞪大眼睛,他怎麼連我是誰都沒問就這麼答應了?二十分鐘學校大門?那一定是師大門口,從汀州路過去可要不少時間啊!

米粉趕緊胡亂換上外出服跟布鞋,匆忙狂奔到捷運站,很幸運的跳上正要關門的車廂,腦袋冷靜一點之後才想到,她壓根不知道對方的長相,剛剛好像太衝動了,至少得先要到手機號碼啊!一摸口袋,卻連手機也沒帶出門。這下只好在師大門口碰運氣囉。

師大門口有不少學生聚集著,有的像是剛下課,準備要跟朋友會合去吃午飯,有的則是站在門口發呆,米粉看到有個男生坐在機車上,一付等人的樣子,這下可好,連對方要怎麼稱呼都不知道,超尷尬,但她還是鼓起勇氣湊上前:「請問您是……板主嗎?」

對方愣了一下,隨即笑了開來:「我是,妳就是想去山上的那隻?」原來他不是耍酷不問米粉是誰,是他把車騎到門口之後,才想起來他忘記確認對方的身份了。

「我還以為是哪個考壞了,心情不好想去山上的同學呢。」其實猜得也沒有太多誤差啦。

他把安全帽和皺巴巴的外套遞給米粉:「雖然這衣服有點醜,不過穿著吧,山上會冷。」還是沒問米粉是誰,也沒有露出對她另眼看待的眼神,就是這樣,把一切都當成理所當然的自在,讓米粉感覺很特別。

這是第一次米粉被機車載到那麼遠的地方去,他們往烏來前進,每當看到他覺得很美的事物,他就把機車停下來,拿起相機拍照,即使只是一叢開得特別漂亮的野花叢。

這對米粉來說是很難得的體驗,雖然新烏公路已經走過千百回了,但總是坐在高級轎車上,頂多打開窗戶讓山風梳梳頭髮,男生們總會貼心殷勤的交代,怕她晒傷、怕她著涼:「女生都怕曬,曬黑就不漂漂了,對不對。」自以為了解女生的口氣,米粉只是笑笑,沒有辯駁,就這樣一路被載到目的地,頂多是有幾個景點停下來逛逛,順便再告訴米粉目的地有多好的風光。

但這個男生只會擔心跟他一起出遊的同伴會著涼,多準備了一件外套而已,其他的一切都很隨性,好像一切已經發生過千百回似的自然。

那次之後,米粉才真的跟他熟絡起來。他跟米粉相處的情形也很自在,就像是多年的老朋友一樣,會談心、會拌嘴,也曾一忙起來忘記約好的時間而把米粉放鴿子。

「妳該不會一直等、一直等,等到他半夜想起來才狂奔到妳身邊,妳看他著急的樣子就心動了嗎?」如果是這樣就太浪漫了。米粉白了我一眼:「妳以為手機辦假的啊?」

結果是米粉那個下午就這樣跑到他寢室,他在搶修電腦裡頭的作業,米粉在旁邊看著電視。「這樣不無聊喔?這男的怎麼這樣?跟女孩子約好忘記時間就算了,竟然還叫妳等他,妳這會不會對他太好?他……」還沒講完,米粉沒好氣的又瞪了我一眼,我只好乖乖閉嘴。

「我問妳,如果下個禮拜的大報告要交了,結果電腦突然沒理由的爆掉,妳辛辛苦苦整理的資料跟寫一半的報告全都在硬碟裡忘記備份,妳是要趕快找出原因,還是先跟朋友去喝茶再說?」唔……這個嘛……「可是我不會讓我的朋友白等啊!」

「妳就從來不會忘記任何事情?」呃……我有過期末考睡過頭的事蹟……米粉好兇喔,嗚。

後來為了省錢,米粉就常帶著筆電過去哈拉聊天,男生也會準備一些簡單的茶水,有時聊聊天,交換看書的心得,有時各自上網、準備作業。

慢慢的,米粉越來越習慣、越喜歡這樣的感覺,「就是這樣,簡簡單單的關係,他不會費盡心力討好我,我也不用小心翼翼怕傷害人家,只是後來我發現我喜歡上他了,就這樣。」米粉聳聳肩,而我則是感覺到整個下巴砸在地上。

「我…我一直覺得妳就是會嫁給企業的有為小開或者是摩洛哥王子之類的人,妳突然這樣喜歡上一個既無聊又普通的男生,那……那我的夢想怎麼辦啊!我達不到的願望誰來幫我完成啊?!」我欲哭無淚,其實我一直覺得心目中的理想情人應該要配的是米粉這樣完美女生才對啊!

「豬頭。」米粉又白了我一眼。「等一下,那他的名字呢?總該是歐陽什麼或者是拓拔什麼的吧,那種很帥的名字?」我還在掙扎,他至少會有一個帥名字吧?

「他叫做陳家豪。」什麼?跟我的菜市場名不相上下的平凡……真是叫我有夠失望。

「那…你們現在的關係是……」我還是忍不住問了。

「就只是朋友而已。」什麼?正想再追問下去,奧蘭多拍著我的肩膀,要我別再說了。「奧蘭多?你…你怎麼又自己跑到人家房間裡面啊?」米粉一腳把他踹出去,順便也把我一起扔出來。「我要睡了,晚安。」才幾點又要睡?這隻米粉最近似乎過得太糜爛了。

早上起床,奧蘭多按照慣例又跑來我旁邊捲成一團了,這回我像推糞蟲一般,把他一路滾到有陽光的地方,順便拿澆花的噴霧器噴了他一身水,看他身上掛著水珠熟睡的漂亮樣子,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突然發芽呢?

這也許是我這一生唯一有機會跟這樣漂亮的雄性生物共處一室吧?我靜靜的看著,他長長的睫毛在陽光照射下,有金黃色的反光,睫毛的影子在他臉上刷出優雅的痕跡,秀氣卻剛毅的臉,像是混合東西方美貌的奇異混血兒。

我戳戳他的臉頰,皮膚就如同人類一樣柔嫩有彈性。

他說過,他的身體是用薄荷的力量投射在這個世界中,那他在精靈的世界裡也是長這副模樣嗎?那裡的世界又是什麼樣子?我不禁好奇了起來。

我在他臉上亂戳亂捏亂摸,反正沒曬夠太陽之前他爬不起來,讓我上下其手一下應該沒關係,反正也就只攻擊他的臉而已。說也厲害,被我又捏又揉,竟然還是醒不來,是否太好睡?我突然有個奇異的念頭……

希望他不要這時候醒來,不要這時候醒來啊!我屏住呼吸,看著他美麗的臉,輕輕的靠近……嗯……原來嘴唇的觸感是這樣啊……

我用手輕撫著他的嘴唇,劃著他的脣形,如果跟這樣柔軟、漂亮的嘴唇接吻,會是什麼感覺呢?……天哪!!我在想什麼啊我!我連初吻都沒有過,竟然會想對眼前這條睡死的傢伙作這種猥褻的事情,我怎麼會這麼邪惡!胡亂穿上衣服就狂奔出去,我的腦袋得趕緊冷靜冷靜。

「他是精靈,不是我們這個世界的人,我們的價值觀一定差很多,而且他很沒有常識,常常會鬧笑話,還會缺水就乾掉,最重要的,是他已經有未婚妻了!」對!奧蘭多才不是我的理想情人,雖然他的笑容那麼好看,但那一定都是魔法的錯覺。

提著蛋餅和豆漿,我在舟山路上走來走去,來來回回不知道自己到底走了幾趟,跟遊魂沒兩樣。今天沒課,但是我應該要去準備報告要用的資料,應該要去繳電話費了,應該要……腳酸了。看了看錶,我跑出來也不過半個小時,滿腦子都是奧蘭多,這種心情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妳在幹嘛?」米粉竟然出現在我面前,害我嚇了好大一跳。

「我看妳在這邊走來走去看到快暈了,妳也不把早餐吃掉,就光瞎走,妳把早餐當成是吊在眼前的紅蘿蔔嗎?想減肥也不是這樣減的。」死米粉……嘴好毒,竟然拐著彎罵我是驢子。

「那妳在這邊幹嘛?」她指指手上的書,原來是在看書啊,怪哉,看書怎麼不在家裡看,舒舒服服的,愛怎麼滾就怎麼滾,跑來外頭曬太陽?聽說人一但陷入戀愛狀態,就會變得很奇怪,照米粉行徑的詭異程度,我想她是真的很愛喜歡那位宋同學吧?

「妳有沒有想過,以後妳的人生要怎麼走?」一口蛋餅哽在喉嚨,差一點給噎死,「咳咳咳……妳幹嘛突然講這麼嚴肅的事情啊?」還挑我嘴巴塞滿食物的時候講。

「我啊……我以後,」嚼嚼嚼……「當然是先畢業,畢業以後就找份穩定的工作,準備公務員考試,先考普考,考上在說。」喝下一口豆漿,把噎死人的蛋餅吞下去。

「妳呢?妳要出國唸書還是要工作還是?」「我其實沒有想過未來,唸書我也一直很順,」米粉的確就是那種令人嫉妒的討厭鬼,不用拼命唸書,成績就可以比我好上一截,如果她肯花我一半的時間來用功成績會更漂亮,但她就是寧願讓成績維持在中間值。

「天妒英才妳懂不懂?」不懂。

「我知道自己容易變成矚目焦點,無論怎麼低調就是遮不了桃花,所以我不想在學業表現上太好,人的嫉妒心是很可怕的。」這種囂張到了極點的話讓她來說,卻一點也不覺得囂張。

「可是……妳不會覺得很浪費嗎?如果我是妳,我一定會用力大鳴大放,別人要嫉妒、要羨慕,都不關我的事,是她們心胸狹窄才會排擠比她們優秀的人。」我還是不明白。

「我領教過的負面情緒還會少嗎?」驕傲自負的米粉竟然嘆了一口氣。

「妳知道嗎?其實那個男生已經知道我喜歡他了。」什麼?米粉原來是這種行動派的女生。

「也不算是告白,我只是老實告訴他,我喜歡上他了。」這不叫告白叫什麼?米粉低頭看著書,用拇指刷刷的玩著書緣。「不能算告白吧,我們都這樣一年多了,妳想,我不說出口的話,他會來追我嗎?」

的確,真正敢對米粉展開攻勢的男生都是超級有自信、頭銜拿出來一大堆,自覺「配得上」米粉的人,才會有勇氣接近米粉,其他條件普通一點的,就把對米粉的好感放在心裡,偶爾跟她說上幾句話就高興了。

「那他怎麼說?我猜,他一定很自卑,覺得自己高攀不上妳吧!」米粉沒有說話,只是表情露出了很大的無奈和悲傷,她將頭輕輕靠在我的肩膀上,我忍不住憐惜的環住她,可憐的米粉。

我跟米粉兩個人就坐在舟山路上聊了好久,我們好久沒這樣談心了,甚至可以說從來沒有這樣親密過,過去我總是覺得她雖然在我旁邊,卻有種遙不可及的感覺,彷彿伸手觸碰就會發現是個完美的幻影。

而現在,我覺得她真的也只是個普通女孩,也有著普通女孩該有的煩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