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季(貳)眷顧-3

花季(貳)眷顧-3


最近嘉凌有些焦躁,累積的Demo變多,好好完成的作品卻沒多少,畢竟在房間的錄音品質不佳,風稍微一吹窗台都會嘎吱作響。

還有,這個月博人在家的時間長的過份,除了出門採購之外幾乎都待在家裡。

認真想過後才覺得很怪,像這種即將成年的少年人最怕孤單了,就算是暫時離開家鄉到台灣待著,就算不喜歡一大群人,也多半能很快交到知心朋友,最不濟都還有上網玩個遊戲打嘴炮之類的網友。

但這傢伙簡直孤僻到極點,除了老吳和健志外,沒見過他有其他人際互動的跡象。

她雖然對別人的生活模式不感興趣,但那傢伙實在令人不解,不像在唸書,也不是來工作,更不知道每隔一陣子就失蹤的幾天到底去了哪裡。

倒是那個看起來凶神惡煞的金毛仔三不五時就跑來,跟外表相反,每次巧遇時健志都會很客氣的點頭打招呼,總是很家常的拿著水果點心來訪,再兇惡的人看久了也不那麼可怕了。

他有時也會到店裡找老吳,看起來像是在談公事,但是他們全程都用日文夾雜英文對話,嘉凌實在聽不懂。

「妳別看健志一副流氓樣,他生意做的不錯,還幫我帶了很多好東西過來。」老吳自己有一套專用的老式手沖咖啡組,每當下午閒暇時就會端出來享受一番。

嘉凌捧著那杯貴死人的花神咖啡,假裝順口不經意的問著:「那個小鬼呢?他來台灣幹嘛?」

「妳是說博人?」老吳皺著眉認真想著該怎麼解釋:「他從小就計畫著成年後要回台灣一趟,我沒細問,還有,妳別叫人家小鬼,他比妳以為的要再……大一點。」老吳在「大一點」這裡停頓了一下,像是在斟酌用詞。

喝著人家珍藏的昂貴咖啡不好當面翻白眼,老吳是個老好人,但跟好多中年大叔一樣,講話總是沒重點又喜歡故作玄虛。

反正這天下午平靜無事,老吳讓嘉凌提早下班,沒料到就在書店後門遇到意外的訪客。

博人剛採買回來,只看到嘉凌跟一個高個子男生爭執,吵的很兇。

「我說過馬上就能還妳啊!要我解釋幾遍?現在只差幾萬塊就可以馬上啟動帳戶連結,連本帶利把錢都拿回來了!該給的手續費要給人家很合理吧?不然我的投資專戶會被基金管理公司凍結!」男子很激動:「現在轉帳還來得及!妳快點啊!」

「哪間正派的投資公司會搞這種合約?那是詐騙集團的手法,你清醒一點好不好!」嘉凌氣急敗壞的回吼著。

「才半年那個投資專戶已經有三倍獲利了,數位帳戶都看得到!就只差幾萬的跨國手續費啊!妳忍心讓我因為那點手續費害全部的錢都卡在國外嗎?來不及完成手續就會被視同放棄欸!」

上樓的路被擋住,博人無視他們從中間穿過去,卻聽到男子突然指著他大吼:「這男的又是哪來的?妳寧願養男人也不肯幫我這點忙嗎?」

「簡燿山!講話客氣點!」嘉凌也吼回去:「你到我工作的地方鬧什麼!現在欠錢的人都比較大聲嗎?」

博人本來不想介入,但被當成小白臉的感覺實在很討厭。

於是他轉身卡在兩人中間,對著男子淡淡的一笑:「你說的沒錯,她寧願把錢都用在我身上也不可能借給你,我們先告辭了。」

博人的突然插手讓男子愣了一下,嘉凌也一時被攪混,趁場面突然停滯,博人將嘉凌拖進大門,踏進電梯後還優雅的對那個男子點頭微笑。

電梯門關上,嘉凌還在喃喃:「我包養你?你為什麼要講我包養你?我哪來的錢包養……」

博人是不關己的的回應:「妳可以說謝謝。」

他的確中止了那場愚蠢的爭吵,但同時也把局面弄得更混亂,所以嘉凌決定主動說出事由。

繼續閱讀→花季(貳)眷顧-4
回上篇←花季(貳)眷顧-2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