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季(貳)眷顧-2

花季(貳)眷顧-2


博人嘆口氣,起身把冰牛奶加入大量砂糖後一口氣喝下,坐到嘉凌旁邊,握著她的手腕,閉上眼,專心想像從指尖竄出藤蔓根枝,蔓延進對方的皮膚裡。

這是他從父親那邊得到的天賦,據說父親擁有強大的治癒力量,他僅遺傳到一點能力,但對付這種程度的毒物也足夠了,只是得靠皮膚接觸,才能發揮作用讓毒物快點代謝掉。

這過程對博人來說也不太好受,皮膚接觸的地方會腫脹疼痛,過程中體力被大量消耗,尤其他剛遠行歸來疲憊還沒恢復,更是難熬,這才撐不住打了個盹。

在睡意朦朧時,他想起遇到嘉凌的頭一天,印象真是差到極點。

那天博人沒躲過天氣驟變,在山上弄到一身泥濘才回到住處,就看到這毛丫頭在他的床上睡到四仰八叉,還指著他叫變態,要不是他修養好加上老吳馬上趕來解釋,他早就開窗把這野丫頭扔到樓下了。

他也很受不了嘉凌的打扮,頂著一頭染了又褪色的雜亂頭髮,穿著明顯過大的衣服和滿是洞的破爛牛仔褲,說好聽是有個性不在乎別人眼光,其實就是邋遢,明明五官還算端正,打理一下應該是個清爽的孩子。

博人從小就很講究衣著,不懂怎麼有人如此輕忽儀表。

「同居」一陣子後他注意到冰箱角落總是有一小袋吐司邊,消失之後又會重新長出新的一包,問了老吳才知道嘉凌為了存錢,平常就靠著每天打工的一份員工餐和廢棄的吐司邊過日子。

他被搞糊塗了,要存錢為什麼不好好找份正職?老吳露出頗有深意的微笑不語。

一直到他聽到那個粗糙得要命的Demo,看見檔案夾裡那一堆曲子才恍然大悟,嘉凌會選擇相對自由的工作,下班就整天躲在房間裡,原來是在埋首寫歌。

他對流行音樂不置可否,但即使這些歌很不成熟,也聽得出認真創作的痕跡。

至於剛才救了她一條小命又被罵變態,看在她認真過日子的份上,就先不計較。

嘉凌在浴室待了很久,熱水澡讓她的頭痛緩和不少,搞不清楚博人為何要握她的手睡在旁邊,難道他在幫我把脈?這種小鬼是電視看太多嗎?她嗤的笑出來,至少可以確定博人沒惡意。

剛才一時情急嗆了人家滿尷尬的,但泡了太久的熱水澡已經開始頭暈,她輕輕的推開門,看見博人正背對客廳篤篤的切著菜,她躡手躡腳的抱著換下的衣服,想趁博人沒注意時溜回房間。

博人卻像是背後長了眼睛,輕描淡寫的問著:「妳應該沒有嗑藥的習慣吧。」

「你才……」本來要繼續回嘴「你全家都嗑藥」,想到剛才人家陪著意識不清的她,嘉凌硬生生把話吞下去。

「昨晚去看表演喝了點酒,可能是我太久沒喝了,才兩罐啤酒就醉到斷片……」嘉凌懊惱著:「應該是我朋友帶我回來的,佔用沙發很抱歉,我之後會小心的。」

博人沒接話,指指餐桌示意她坐下。

只見博人把托盤往她那邊推:「喝點熱湯解宿醉。休息一下再去書店吧,我幫妳跟吳桑說一聲。」托盤上一碗還冒著熱煙的味噌湯,嘉凌張大眼睛的看著突然對她很親切的博人。

「不要給吳桑添麻煩,人家也是做生意的。」又來了,那個討人厭的口氣。

「知道了,謝謝!」嘉凌捧起湯碗吸哩呼嚕的喝掉,快手快腳洗了碗,隨便換了套衣服就衝到書店上工了。

原來那個討厭鬼還會關心別人,嘉凌決定從此以後在家要採取平和原則,對博人溫和有禮一點,至少遇到時問聲好再跑。

繼續閱讀→花季(貳)眷顧-3
回上篇←花季(貳)眷顧-1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