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季(貳)眷顧-1

花季(貳)眷顧-1

這間Live house在過去幾年嘉凌來了無數次,一開始只是來朝聖,有了喜歡的樂團後每週都會來報到幾天,後來和熱音社的學長姐一起組了樂團,從零開始學習,沒想到短短時間一群菜鳥憑著一股傻氣,也開始到處找舞台。

從幫熱門團暖場,到有自己團的專場,作為樂團年紀最小的人,嘉凌很樂意讓自己站在旁邊,做好陪襯的工作,看著團員們閃閃發光她就覺得開心。

大學最後一年演出的天數比去學校的時間還多,最後還是靠著交報告和暑修才拿滿畢業學分。

因為樂團的發展很順利,嘉凌認真覺得音樂將會成為她的正式工作,從到處報名活動、湊錢繳報名費,夢想著有天要辦專場表演,過著大家一起做週邊、印EP賺製作費的生活,一直到後期,只要是樂團活動,大車演出就等於人氣保證。

眼看成為職業樂手,專職寫歌創作將會是既定的未來,她卻在大家要踏入職業表演的前一刻被遺棄了。

她所有付出過的一切全變成支票上寥寥幾個數字,努力過的痕跡在別人眼中可有可無,連名字被徹底抹去了。

不過才畢業一年多,這些記憶變得好遙遠,如果當時她同意了那些條件,是不是只要專心寫歌就好,不用這樣艱辛度日,連來聽場表演都還是拿書店收到的公關票。

儘管在書店打工算是吃住全包,但為了早點達到目標,嘉凌捏著口袋僅剩的幾百塊,乾掉最後一口啤酒不再續杯,打算在表演結束前離開。

酒還沒放下,突然有人開口喊住她,是個一聽過就很難忘的沙啞甜嗓,轉頭看果然是一直支持著大車的熱情粉絲……對嘉凌來說是「前粉絲」,漂亮又有個性的富家千金沅沅。

沒等她反應過來,沅沅激動的一把抱住嘉凌,興奮得聲音更啞了:「真的是嘉嘉?妳還好嗎?離開大車以後就沒消沒息的去哪了?都沒好好照顧自己,看妳瘦成這樣!」

嘉凌無奈接受了她的熱情擁抱,等對方冷靜一點,才輕輕掙脫:「我過的還可以,就忙自己的事。」

沅沅皺著眉:「妳沒好好跟粉絲交待就突然離團,難免有很多流言蜚語,但是妳不要放心上,我們這些老粉絲還是私心希望妳可以回歸,但離開既然是妳的選擇,我會一直支持妳和大車的。」

嘉凌有點意外,大車的團長,也是主力創作者力和,後來在接受訪談時說過,嘉凌在簽約前夕離團讓他很挫折,新歌計畫延宕似乎也與此有關,所以很多鐵粉逕自把她當成叛徒。

沅沅是大車的粉絲,尤其是力和的鐵粉,以為沅沅會和那些什麼都不懂卻自以為正義的網友一樣批判她,沅沅沒有責怪也沒有抱怨,就是擔心她而已。

嘉凌接過她遞來的啤酒,她沒想過自己會這麼渴望和別人說話,沅沅也不再提離團的事情,倒是很熱切問她下一步的計畫,鼓勵她繼續寫歌,早點走出拆團的低潮等等。

可能是太久沒熬夜喝酒,嘉凌突然一陣暈眩襲來,搖搖晃晃的就癱了,只記得沅沅手忙腳亂的問她住處幫她叫車,最後怎麼回到家的則是完全沒印象。

頭痛欲裂全身燥熱,難道是太久沒碰酒精了,才兩罐啤酒就宿醉,還比以往的經驗難受。

嘉凌按著頭呻吟著,想坐起身卻發現右手腕被人抓著牢牢扣住。

勉強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躺在沙發上,而那個討厭鬼博人正坐在她旁邊的地板上,枕著沙發還握著她的手,甚至臉還湊得很近?

這傢伙自己的床不睡,跑來抓她幹嘛?

用了點力氣才把手抽出來,同住了一段時間,還是頭一次這麼近看這傢伙,之前只覺得他細眼薄唇一副刻薄樣,但近看才發現他的皮膚光滑如陶瓷似的,嘴角像貓科動物一樣天生帶著淡淡的笑意,就算還是少年,長得也太精緻了些。

可惜只有那張臉皮長的好,性格實在太差,要不然好好相處當個不太熟的朋友也不錯,嘉凌嘆了口氣。

「看來妳醒了,可以回自己房間了吧?」博人突然抬起頭說話,用比平常還鄙視的眼神斜瞟過來,讓她嚇得從沙發上彈起來回嘴:「你幹嘛裝睡啊!變態!」,接著頭也不回的衝去浴室了。

可惜沒有滑倒,博人看著快速甩上的浴室門嘴角抽了一下。

這樣急急忙忙的個性怎麼活到現在的?凌晨正要睡下,卻聽到外頭一直有來回走動的聲音,過了好一回沒聽到動靜,走出房門卻只看到嘉凌倒在沙發上,像是喝到爛醉。

這小鬼都沒錢吃飯卻有錢買醉?本來不想理她,但萬一這小鬼在他的沙發上休克也很難對老吳交代,只好湊過去確認她的狀況。

果然是不能置之不理的傢伙。

嘉凌身上的確有淡淡酒氣,但是臉色潮紅,全身冒汗加上呼吸急促,與其說是喝醉,更像有不明藥物在作亂。

就算跟嘉凌這個野孩子沒什麼互動,這段時間相處下來對她也有些觀察,找不到她想不開或是靠毒品取樂的理由,這狀況更像是誤食或者……有人對她下藥。

繼續閱讀→花季(貳)眷顧-2
回上篇←花季(壹)造訪-中場休息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