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季之後

花季之後


後記,這些那些。

「老師,我怎麼想,妳都是我的唯一人選。」行程滿到爆炸的歌手都親自衝來嘉凌的錄音室拜託,嘉凌推薦了好多高手都說服不了她,只能拋出最終方案:「妳能等三個月再說。」

「為什麼!一個月,拜託最多我可以等一個月,明年的金獎對我來講太重要,這張專輯一定要妳來才行。」歌手快哭了。

她這次面臨轉型,早就屬意嘉凌當主要製作人,沒想到嘉凌明明有空檔卻拒絕,這才硬托了好幾層關係親自見面求情,都說嘉嘉老師雖然嚴格但心腸很軟,怎麼對她就這麼無情?

「我也覺得妳很棒,有機會很想跟妳合作。」嘉凌不無遺憾的拍拍肚子:「但我隨時要卸貨了,真的沒辦法答應妳。」

「妳有懷孕?這肚子頂多四五個月吧!而且怎麼只有肚子變大,四肢還這麼細?」歌手驚訝到破音,完全沒發現眼前的人不只懷孕還已屆臨盆,四肢臉頰也半分不腫,想到自家姊姊孕期胖了二十公斤,生產前全身浮腫得像隻胖海豹,平平都是人,怎麼差別那麼大?

「體質吧,我運氣好水腫不嚴重。」總不能說是靠博人他爸這個神奇密醫,嘉凌尷尬笑著混過去。

「霏霏,請妳幫我個忙。」嘉凌突然喊她的小名,歌手立刻啟動使命必達模式:「沒問題,老師您儘管說。」

「麻煩妳上樓叫助理聯絡我的家人,」嘉凌苦笑著:「還有請她幫我叫輛車,我好像快生了。」

又一個稍有風吹草動就衝來待產室的孕婦,護理師想著,畢竟頭胎又是預產期,過度緊張難免,孕婦的家人第一時間就趕來陪產,只是對話內容簡直家庭倫理劇現場,令護理師這外人非常尷尬。

「妳不要一直吃,萬一等下要生了又吐又拉怎麼辦?還有那男想躲到什麼時候?不娶妳就算了,小孩都要生了都沒來看妳一次像話嗎?」孕婦的媽媽邊說邊捶著心口,非常為女兒抱不平。

「沒關係啦阿姨,趁準媽媽吃得下多吃點,維持體力最重要嘛,有事隨時按鈴叫我們過來就好。」護理師掛起職業微笑就匆忙離開了,她可不想被情緒高漲的家屬遷怒。

孕婦本人倒是完全不受影響,繼續大口吃著排骨飯和奶茶補充體力,塞了滿嘴食物回嘴:「他就真的很忙啊,不把工作徹底交待完是怎麼來陪我?而且妳看這個VIP房住一天要多少錢,還指定院長當主治醫生,他一知道我有了就預定了整整兩個月欸,我出得起嗎我?」

嘉凌最了解自己老媽,對她們那輩來說,兒女成家就是人生成果發表會,女兒都三十好幾了,竟然還搞沒結婚就懷孕這套,對老媽的衝擊實在太大,甚至連對方是圓是扁都不知道更是難以接受,雖然嘉凌早給她看過照片,只能怪博人長得太稚嫩,毫無可信度。

至少讓老媽覺得對方捨得花錢,老媽雖然不是嗜錢如命的人,但拮据了一輩子,難免把錢看得很重。

果然老媽看看這設備齊全的待產房,還有一收到消息就趕來在門外待命的管家,彆扭的嘆一聲:「養女兒養到被別人騙懷孕,唉,我這輩子真失敗……」還在抱怨,但力道已經減輕許多。

她早認定自己的女兒不受異性歡迎,脾氣差、不漂亮還沒點女人樣,這副德性哪會有什麼正常人看上她?嘉凌笑嘻嘻的回嘴:「妳女兒就是適合跟怪人一起啦,而且他就是工作很忙要一直出差,哪有人能樣樣好,對吧。」

總之她不懂現在年輕人在想什麼,只希望對方記得給錢養小孩,免得她一把年紀還要同時當內外孫的褓姆,她這把老骨頭可撐不住。

真等傍晚男方匆匆趕到,第一次見到準女婿的嘉凌媽徹底傻住。

嘉凌竟然沒騙她,來人穿著一身挺拔的西裝和大衣,比小馬哥年輕時還要英俊,但年紀看起來比嘉凌的弟還小,人在國外這話也不假,看行李上的籤條都還來不及撕下就從機場趕來,可見極其匆忙。

但當媽媽三十幾年見過的世面也不少,她深吸一口氣準備開口教訓這個阿弟,卻見那男的無視房裡的其他人,霸氣十足的說:「這已經是全台北最好的婦產科醫院嗎?」管家應聲說是。

阿弟又氣勢萬鈞的開口:「伯母陪嘉凌一整天應該累了,休息室安排得如何?」

「車程五分鐘就到了,隨時可以入住。」說著就將一隻全新手機交給嘉凌的媽:「夫人請跟我來,有任何需要可以用這電話隨時聯絡我,車子已經安排好在樓下等待。」

嘉凌憋著笑,一本正經的交代著:「我應該還沒這麼快生,媽妳先去休息,博人會在這邊啦,我需要什麼,管家也會準備好,不要擔心。」

被這陣仗搞得昏頭轉向的老媽竟然就跟著管家離開,確定走遠了嘉凌才爆出大笑。

「你當霸總好帥喔,我媽果然很吃這套。」嘉凌沒良心的笑出眼淚,博人默默脫下過份正式的大衣,因為太難解釋他那和年齡不成正比的長相,工作內容更難以說明,只好聽嘉凌建議上演年輕霸總人設,一下飛機就搞這齣可累壞他了。

但演一下就能多點單獨相處的時間,他很樂意,畢竟兩人已經快半年不見,又即將有個難以擺脫的第三者要介入他們之間。

「至少這一年我都會待在妳身邊,未來妳也更難擺脫我了。」博人笑得很壞心,他這幾年花了非常多力氣在完善公司間的線上溝通工作,尤其是百年企業,底下子公司多如繁星又有不少海外駐點,更該建立現代管理系統,凡事都要吉祥物出面只是浪費大家時間而已。

忍了大半年終於趕在嘉凌的預產期完成,計畫雖然還在實施初期,但一收到生產消息,博人扔下後面所有行程,提著早就備好的行李衝來台灣。

「但是已經有好多人在問我生完後的檔期欸,怎麼辦?讓你在家帶小孩?」嘉凌拉著博人的手,感受肚子裡那個踢著腿卻還不肯出來的小東西。

「那有什麼問題,和妳們待在一起就是現在我最想做的事。」博人希望小孩能像他一樣,即使有許多幫手,但當他需要母親的撫慰時從來不會被落下。

實際看到嘉凌臨產的模樣,他頓時感覺身上有更多責任,除了小孩,還有眼前這個心愛的人要照顧,他已經準備好之後大半年的產後食補進程、進修了一堆產前產後護理、基礎育兒知識,還早早就聘請了全天候到府輪班的褓母團隊。

「好了,你不要再傻笑,然後把你的手放開。」自從知道博人真實年紀之後,嘉凌就徹底明白了是否成熟和年齡毫無正向關聯。

「不准抱抱也不能親親,為什麼連牽手都不行!」博人委屈的抗議著。

「大哥你沒發現你一直在幫我止痛嗎?」嘉凌無奈的嘆氣:「難怪從你來了之後,我只覺得肚子越來越脹卻不覺得痛,你看這床都溼了一大半,快去叫護理師過來,我羊水好像破了……」

準爸爸博人這才驚醒衝出去喊人,嘉凌看著床邊的呼叫鈕再度嘆氣,聽說再聰明的男人在這時都不管用,果然是真的,可至少他的止痛效果還不錯,不用擔心減痛針沒效了。

從晚上破水到清晨終於順利生產,母子均安但嘉凌真的累壞了,不管身上都是汗水和血水,她只想狠狠大睡一覺。

而博人從前一天收到消息一路趕來陪產,到這時也才能稍微喘口氣,他仍打起精神擰了溫熱毛巾,輕輕幫她擦拭臉上身上的髒污,為她拉好被子:「妳好好睡一覺吧,我就在這裡不會離開。」

一直到天亮,嘉凌的媽媽七早八早就帶了一大堆發奶秘方來探視,一推開門就看見女兒熟睡著,而那個兇到有點可怕的帥阿弟還穿著那身西裝呢,就這樣趴在床邊握著嘉凌的手,兩人很親密靠著頭熟睡著。

她悄悄掩上門,掩不住滿意的微笑,把那堆補品托給了待命的管家,哼著歌打算繞去看孫子看個飽,再回家睡場好覺。

《後記,這些那些》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