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季(玖)滂沱-全篇完

花季(玖)滂沱-全篇完

在書店打工像是遙遠的記憶,臉書今天跳出回顧,嘉凌手上拿著飛往東京登機證的打卡紀錄,也不過才三年。

她租的公寓離錄音室只要搭電車半小時,她總是提早出門,和過勞的東京社畜們擠電車,悠閒吃個濃特利漢堡配咖啡等老闆來開門。

錄音室老闆是個老美,很年輕就出名的天才混音師,為了追愛一路從紐約追到日本,才在東京繼續他的跨國音樂事業,健志一得知他想要找助理兼徒弟時就立刻通知了嘉凌。

那時的嘉凌已經有許多詞曲邀約,收入雖不豐厚,也夠她在台北生活了,租間頂樓加蓋的套房,偶爾出席一些朋友的樂團表演,但她還想再接觸更高階的領域,因此一收到消息,毫不猶豫寄了用破英文寫的自傳和作品集得到這份工作。

幸好嘉凌英文程度雖然很普通,但音樂相關術語懂得多又學得快,很快就適應了助理生活,但到東京三年,日語還是只能應付簡單對話,這才明白健志的語言天賦有多驚人,他這兩年為了開拓公司業務,連韓文和廣東話都練到能和奧客吵架的程度。

更可怕的是,他竟然能把嘉凌那堆羞於見人的粉紅泡泡歌,整批打包賣給偶像製作公司,不只讓健志的公司小賺一筆,預付的費用還讓嘉凌有了底氣,能在昂貴又麻煩的東京市區租了間隔音很好的小套房,讓她不只能安心工作,也能繼續自己的創作。

遺憾的是如同健志所說的,博人赴任之後就銷聲匿跡,像是從來不存在過。

「這三年我就只見過他一次,還是在家族聚會裡遠遠的看一眼,就算是有責任義務在身,忙到連喘個氣都沒空?妳說是不是太過份?」健志酒量不錯,就是一喝聲音變超大,加上他滿身刺青搭著一頭短金毛,惹得旁邊客人有些害怕。

到東京出差時健志總會找嘉凌一起喝一杯,雖然他知交滿天下,可這點家裡瑣事也只能和嘉凌說上幾句。「我傳了多少訊息過去都沒消息……好吧至少知道他還活著,因為他媽的全部已讀,回個表情符號是會死嗎?」

嘉凌聽健志抱怨只是輕輕的一笑:「博人倒是給我留下很棒的禮物。」在成年之後能得到一個能全然信賴的朋友有多難能可貴。說完對著一頭霧水的健志舉杯。

「我要辭職了,」嘉凌聊到之後的計畫:「回台灣前還想去找個地方。」

她最近常想起剛和大車拆夥時自我放逐的日子,關掉帳號,封鎖朋友,切斷一切的人際關係,只想逃到沒人認識的地方,買了張機票就來到連語言都不通的地方,整整三個月睡在沒有對外窗的廉價背包房,吃著超商飯糰和特價便當,每天就是搭公車和電車四處拍照。

「最後是在一個老宅邸遇到一場像奇蹟般的櫻吹雪,可惜當時失魂落魄的,根本不記得我怎麼找到那裡。」嘉凌有些遺憾的說著。

那陣如夢似幻的粉色浪潮至今還記憶深刻,不求奇蹟重現,只想再次參見那座櫻樹林。

健志撓撓頭,就算他對賞花再一竅不通,也知道季節不對,她預定辭職的時節,即使是最早開花的南九州,能看到櫻花抽出花苞就很幸運了,更別提什麼櫻吹雪。

「妳是從福岡回台灣嗎?回去前來找我,請妳吃和牛。」健志說著。

「不准後悔,我要把你吃到破產。」嘉凌舉起酒杯敲一下健志的杯角。

即使已經有了不少表演和組團來接洽,但嘉凌打算等到簽證到期再說,住處的東西寄不回去的就送給同來東京奮鬥的朋友,自己則是往九州的熊本待著,這個非一線城市就是當時她逃避人群的落腳處。

嘉凌是這麼打算的:雖然想不起來當時怎麼找到那座古宅,但市區內電車、公車能到,又有對外開放參觀的私人宅邸不多,找起來應該不難。

果然不該太樂觀,實際找起來簡直煩死人。

有些只給團體預約,有些一年內只開放特定季節,又或者整修只開放局部,偏偏都不更新網路資訊,嘉凌得走到現場才知道又撲空,還好勤於奔走,真給她找到一些很像的庭院,卻沒有記憶中的櫻花林。

收到嘉凌的抱怨訊息,健志很沒良心的錄了一段影音,笑她路痴記性又差,得多吃點胡桃補腦,還給了個無用情報:「中島家在那邊也有座老宅開放參觀,現在只有偶爾祭祀或家族會議才有人進駐,庭園弄得很漂亮,反正妳很閒就去那裡拍拍照吧。」

嘉凌到了現場又覺得被健志耍了一道,這宅邸她一來熊本就逛過了,殘冬少花,參觀動線就引導旅客去觀賞枯山水,看一堆石頭沙子和苔蘚,別說櫻花,放眼望去滿園子盡是綠慘慘的灌木,一小區的梅花也即將落盡。

上次來顧著找櫻花林未果,這回反正很閒,嘉凌就慢下腳步慢慢逛著這座讓人走斷腿的庭園,果然心境不同,就會發現院子裡有許多可愛的設計。

順著小巧精緻的石燈籠走上步道,會經過一座樸實的木拱橋,即使冬日未盡,獨自一人走在庭園也不覺得孤寂,流水潺潺,竹製鹿威篤篤,隨處有歇腳的矮凳或小亭子,且巧妙的融入景觀中一點都不突兀,嘉凌只能不斷讚嘆有錢人家的炫富果然非常樸實無華。

坐在石臼旁的凳子歇腳,才發現旁邊有座小小的石雕狐狸地藏,非常不起眼的掩藏在草叢中,旁邊還有條窄小的碎石子小徑。

穿過主屋群走進深處後,嘉凌開始覺得有種熟悉感,繞過彎後果然有一片剛吐出花苞的櫻花林,那個她心心念念的奇蹟之林竟然是中島家的資產,這緣份也太奇妙,縱然畫面上只見櫻花樹枝和晴朗天空,她也心滿意足的拍了很多照片。

「不知道這裡給不給拍片。」嘉凌早就寫了歌給當時徬徨無助的自己,連MV都想好要怎麼拍了,這裡應該很適合。

反正四下無人,她拿著手機錄一段影片,想看看這場景在畫面上是否一樣美。

輕輕的唱著歌,微風揚起吹得長髮飄動,嘉凌看著錄好的短片,發現身上的光影有些變化,隨著影片推進,空氣漸漸染上一層淡粉色。

是按到濾鏡了?她抬起頭,映入眼簾的竟是滿天盛開的櫻花。

滿片樹林原本只有零星的花苞,這時花朵卻茂密得幾乎擋住陽光,風聲沙沙,樹梢像是點燃粉紅色的火焰,歡快的搖曳著。

「……奇蹟?」嘉凌不可置信,這時滿天滿地湧起一陣花浪圍繞著她,像是置身粉紅色的風暴之中,她被震撼到幾乎窒息。

當花瓣陸續飄落時,瞥見有個熟悉的身影立於林中。

嘉凌愣愣的望向那人,他看起來身子變得更厚實些,臉部線條多了些稜角,像是成熟許多,身上還穿著正裝,像是要出席很正式的場合似的。

他看起來有些疲憊又哀傷,熟悉的低沉聲音卻帶些沙啞:「我終於等到妳了。」

想過無數次,若能再見博人時會有多少抱怨或者多少思念,但千言萬語還來不及到嘴邊,身子已經向著他張開的雙臂奔去。

 

花季 第玖章 滂沱(完)

山稜花季全篇完結
花季之後,這些那些
回上篇←花季(玖)滂沱-2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