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季(玖)滂沱-2

花季(玖)滂沱-2


博人真不知道全台灣有這麼多店家,願意不計成本在狹窄擁擠的空間擠出一方小小舞台,跟著嘉凌走這一輪,他也從一無所知變得略懂略懂。

不只年輕人登台,不少頭髮都灰白的中年人也會報名,帶些與年齡不符的羞澀,彈奏著不算出色卻是努力排練過的音樂,素人之中偶爾也會遇到令人驚喜的精彩表演。

其中除了明顯不熟練、一直彈錯讓人焦躁的演出外,無論表演專業與否嘉凌都非常投入其中。

博人也從單純的聽眾變成側錄大師,手機錄下的影像聲音不滿意,轉身就添購了隨身錄音錄影設備,至於檔案自然又交給地獄倒楣鬼健志去處理。

側錄表演也讓博人找到藉口,沿路為彼此添購許多的衣物配件,「經常穿同樣的衣服,健志那個滑頭小子會一直用重複的影像來配妳的聲音,不能讓他有機會敷衍我。」這藉口爛透了,但嘉凌不去揭穿他,讓博人盡情的為兩人打扮。

那些乍看不同品項的單品,實際上都是搭配成雙的情侶裝,博人就像片小海綿,瘋狂吸收一路上的見聞,品味被這些年輕旅行者給華麗衝擊了一輪,不知不覺審美已經脫離昭和年代了。

兩人就像普通的小情侶,沿路打卡拍照,也為嘉凌留下了許多現場演唱的紀錄,通常一開始都是博人引人注目,嘉凌開口後就成了全場的唯一焦點,看著周圍陶醉在嘉凌表演的觀眾,博人覺得驕傲極了。

沒有公開的行程,也沒有表演預告,因為是用嘉凌老妹的名字訂房、登記上台,大部分的店家也都在嘉凌被認出後才知道有明星登場,紛紛驚喜的在自家臉書和IG上分享消息和分享側錄影片。

於是在第三週起就有人試圖猜測嘉凌的下一站,IG側錄影片下也不斷有人炫耀自己就在現場,更多是惋惜錯過表演的留言。

「這是嘉嘉想到的行銷方式?」健志覺得非常驚喜。

宣傳期過後,頂多串流會再熱一陣子,但實體銷售就會逐漸停滯,畢竟嘉凌拒絕了所有的演出邀請,也不確定是否有下一張作品,或許在證明自己後,她會選擇成就愛情而就此和創作絕緣。

就算有些可惜,但為了太祖爺爺的幸福,健志覺得賺少一點也沒關係。

但這些表演又讓新的粉絲增加,猜測嘉凌的行蹤又帶來追星的樂趣,連帶串流的觀看次數又翻了幾倍不說,本來已經冷卻的實體銷售又開始收到一堆預定單,健志眉開眼笑的傳訊給博人:「你們不用急著回來,全台灣唱個三圈都行!」

最意外的還是嘉凌本人,她心虛的絞著鋼弦:「我覺得邊旅行邊表演超帥,可是從前不敢嘛,現在有你陪著壯膽,當然要試試看。」

博人默默遞上斜口鉗,免得她繼續絞下去把弦給繃斷了。

引起注意同時也惹來麻煩,某個演出後的夜晚,嘉凌被同宿的人拉著聊天,她推辭多次,但對方太過興奮,自顧自的繼續說:「沒關係,妳不用回應我,我只是沒想到會這麼巧和妳同寢室。」

接著也不管氣氛尷尬,不停說著自己如何的愛嘉凌,支持她,示愛了幾輪後又講起自己的故事,從父母離異講到被前男友家暴,邊說邊哭個不停,惹得其他床的客人忍不住掀起布簾,請她們要聊天就滾去公共空間。

不想打擾同寢休息,又怕藉口離開會讓對方的情緒更不穩定,只好起身帶著那個粉絲到大廳,一邊悄悄傳訊息向博人求救,還好博人臨睡前看了手機,連忙出面帶著嘉凌離開才結束這場鬧劇。

真沒想過會在同寢遇到狂熱粉絲,為了避免這種狀況再次發生,之後的旅程只能住在隱私性比較高的地方,嘉凌覺得遺憾,博人表面安慰她,心裡可開心極了。

不過隨口說想在宜蘭一帶多待幾天,博人興致勃勃找了間民宿,嘉凌目瞪口呆看著博人用設備陽春的附設小廚房弄出一整桌餐點,熟度剛好的法式油封鮭魚、舒心清爽的梅漬蕃茄和堅果乳酪沙拉,三色藜麥飯,還用鴨賞和三星蔥試做了涼拌菜。

「這裡的食材品質極高。」博人仔細品嚐涼拌菜後由衷讚嘆著。

雖然各地小吃都很美味,出門幾天就開始想念博人的手藝,吃著美味餐點,嘉凌不由得笑瞇了眼,不停讚美博人的同時又覺得好笑,這些菜色哪是個青春少年會喜歡的,簡直像帶著熱衷下廚的阿公出門。

自從不再住在青旅後,博人白天和嘉凌到處跑,深夜回到住處後總會熱情的和嘉凌親熱,早上七八點又興致高昂,提著菜籃的往各地早市鑽。

反倒是嘉凌天天躺到中午,真不懂博人哪來的充沛活力。或許就像她邊唱邊旅行一樣,探索市場蒐羅食材,就是博人享受旅行的方式。

博人的確很享受這些過程,市場賣菜阿姨過份熱情的叫賣、用新奇又美味的菜色迎接心愛的人起床,看嘉凌吃到瞇細眼滿足的樣子。

也是如此,他們的旅行比預計還久,足足花了兩個多月才終於繞完台灣一圈。

回台中的路上博人將車速放得很慢,但旅程總會來到終點,只見老吳和健志站在書店門口迎接他們回家,老吳什麼也沒說,只是張開雙臂將這兩個年輕旅人緊緊的抱著。

奇怪的是健志收斂起輕浮的態度,甚至換上了整套正裝,非常恭敬的向博人鞠躬行禮:「歡迎回來,稍後會有本家派來的車迎接您,請您上樓準備。」

博人點頭回應:「知道了,叫他們到後門等,不要驚動店裡的客人,我準備好就下樓。」

兩人緊緊牽著手,明白這時刻終於到來。

一路上博人都想著要怎麼向嘉凌開口,知道回去後就要正式接下家業,生活模式將有劇變,他要怎麼對嘉凌許諾未知?就算堅持帶著她回去,初期博人恐怕連點私人時間都擠不出來,屆時要怎麼讓嘉凌獨自陌生的一切?

他想不到答案,滿懷心思就這樣拖到旅程結束,關於離別一句都說不出口。

嘉凌卻像是什麼都知道了:「我會照顧好自己的,你就放心去承擔要負的責任吧。」

聽她這麼乾脆,還沒準備好離別的博人滿心不捨瞬間化成怒氣洶湧:「妳就不想留下我嗎?」明知這些話很幼稚,他還是一股腦的全說出來。

「我喜歡同妳一起,想要每天見妳,面對離別我的心如此痛苦,妳卻輕易的瀟灑道別,莫非妳沒有一點不捨嗎?」看博人突然暴怒,嘉凌偷偷預習千百次的笑容就這樣被擊破了。

「我捨不得啊!但是你不可能永遠這樣陪我,你不只是我喜歡的人,更是健志他們家的『神使』對吧!」嘉凌的聲音也大了起來:「雖然我不知道那是什麼工作,但是我知道你要繼承的責任很重,我又不是笨蛋,以為有錢人只有幸福快樂沒有責任義務。」

一說完她就放聲大哭起來,一邊哭一邊大聲的罵著:「我想要笑著送你走,偷偷練習那麼久,你為什麼要害我破功?可惡!」哭聲太響亮,把博人的怒氣都逼散了,他低下頭緊緊的擁抱著嘉凌上不停的道歉:「對不起,對不起。」

最後博人只帶上簡單的行李,紅著雙眼抿著嘴,不發一語的上了車。

嘉凌在樓上聽著引擎聲遠去,直到什麼都聽不見後才走進博人的房裡,窩在角落環抱著自己,她知道自己可以熬過去,只是需要一點時間接受現實。

直到天色全暗,健志在門外敲門,嘉凌抹了抹眼淚逼自己開口回應:「……請進。」

健志一進門就非常慎重的跟嘉凌行了大禮:「當家長輩要我向您致謝,這段時間對太祖爺爺的照顧,但我也要代替太祖爺爺向您道歉,接掌事業之後他恐怕有段時間無法和您聯繫,請您原諒我們這個不近人情的家族。」

完成任務後就該回去了,博人一句想留下回憶,健志絞盡腦汁用了各種藉口拖延,直到本家派人到他公司壓陣,他死活不透漏博人的行蹤直到旅程結束,嘉凌急忙將健志拉起:「你不要這樣,你們又沒欠我什麼。」

沒想到健志竟然哭得比嘉凌還大聲,得往他手上塞整包衛生紙,才來得及擦掉他滿臉的眼淚鼻涕。

博人何嘗不知道離別將近,旅程中不斷的交代健志,留在閣樓的東西全部都給嘉凌,要健志準備一筆豐厚的生活費,要定期定額匯給她,讓嘉凌能沒有顧忌的去作她想做的任何事,還有許多沿途一想到就下訂的禮物,要健志在他離開後轉交給嘉凌。

嘉凌只留下那把藍蜂鳥和旅行中兩人一起買的衣服飾品,她知道那些昂貴饋贈都是博人想照顧她的心意,但她只想把他的不捨和思念留在身邊。

繼續閱讀→花季(玖)滂沱-3
回上篇←花季(玖)滂沱-1


Comments are closed.